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一百一十六章 吃飽飯,吃好飯才是仁德

無線電子書    神話版三國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法正也不是笨蛋,之前只是一直思索擊潰黃巾的辦法,沒有去留心別的東西,被陳曦一提點瞬間明白了當前最大的問題是什么。

  就現在出青州就食的黃巾就有百余萬,而一旦殺進青州黃巾就會變得更多,可以說加上婦幼老弱兩百多萬真心無壓力,曾經五個產糧地之一,若非破敗,人口可能更多。

  法正的面色極其難看,他已經明白繼續思索下去尋找最好辦法的弊端,因為時間不夠了,一旦越過五月中旬這個危險線,就算陳曦有通天手段,也趕不及在六月底之前進行屯田。

  一旦趕不及屯田,那么擊潰黃巾帶來的俘虜直接就會轉換為負擔,而百姓一旦沒有糧食,那么反叛就是一句話的事情,至于為了解除負擔全是殺掉,這個你得仁德之名還要不,你還想騰飛不,陳曦的一切謀劃都圍繞著劉備的仁德之名還有人口在轉。

  不管劉備是不是弄虛作假,是不是作秀,但是一輩子裝仁義和真的也沒有區別了。

  “所以還是用你之前的辦法吧,損失大一些就大一些吧,這次占下兩成左右的青州,我們明年奮力一把基本就能吞下整個青州,這么一來我的大戰略就能勉強實施了,早一步實施,就能多挽救一個人命。”陳曦拍了拍法正的肩膀,“作為一個謀士目光不要光盯著戰局,場外的局勢也很重要。”

  就如陳曦所預料的一般,黃巾的三個小渠帥本身就鬧不到一起去,畢竟糧食不足,各自手下人手又極多,若非劉岱跨州強擊黃巾,這三個人在出青州之前都分了。

  再加上黃巾本身就相當于無組織的流民團,整個隊伍極其散亂,內部經常發生沖突,而且經常兵找不到將,將找不到兵,因此與其說黃巾是賊匪,還不如說是到處搶掠的乞丐,不過這些乞丐數量龐大…

  自從陳敗浮云后錢三人弄翻之后,各自帶著幾十萬手下到處搶掠,不過兗州窮困,根本沒有多少糧食,很快他們就將眼光盯在了泰山上,然后不約而同的向著泰山進發,不過由于各自隊伍過于龐大,根本難以控制,所以所謂的進發實際上都是一波一波的。

  可以說除了浮云,陳敗,后錢三人手上自認為精銳的幾萬有柄武器,或者有件鎧甲的精銳步兵外,其他的實際上完全是裹挾的流民,或者說是因為沒有吃的跟風來搶點食物的流民。

  對付這種沒有組織沒有紀律,沒有武器裝備的賊匪,關羽帶領著中軍一路碾壓,將所有的遇到黃巾直接擊潰,當然也有一些見關羽不是很兇惡,直接請求投降的。

  對于這種,陳曦不管對方是不是間諜,全部交給后方孫觀,反正后面全部都是軍管,搗亂的不管有沒有理由就是一個殺,在青州陳曦讓趙云和太史慈至少了帶了三萬屯田兵,這些屯田兵上戰場不行,進行軍事化管理還是可以的,而且陳曦又不介意死上一批,這個時候求穩,只要有人搗亂不需要經過審判,直接死刑。

  亂世重典什么的陳曦也不是搞不出來,必要的時候陳曦覺得十一抽殺都可以干,只要能穩定局勢陳曦不會介意使用某些極端手段的。

  “云長我們收攏了多少流民?”陳曦感覺現在有些打順風仗撿俘虜的感覺了。

  “二十萬左右的流民了,而且多是青壯以及健婦!”關羽有些興奮地說道,這種戰斗雖說沒有太多的大戰,但是卻是撈軍功的最佳方式。

  “扎營休息,晚上肉湯饅頭,傳令翼德,子龍,子義,仲臺,回營議事!”陳曦對著關羽命令道。

  “是,就地扎營,埋鍋造飯,晚上肉羹,親衛巡營!”關羽朝著傳令兵命令道。

  說起肉羹,牛肉別想了,羊肉也太貴了,豬肉不夠,不過雞肉和鴨肉還是有點的,反正雞蛋孵出小雞,養上幾個月就能宰了,被人挑完母雞的雞***給陳曦的仆人養在城外,過一段時間宰了充了軍糧,改善伙食,所以對于這群沒見過肉的大頭兵來說,有肉吃真心不錯。

  對于改善伙食魯肅劉曄還抱怨過,畢竟這個時代當兵能吃飽已經算是不錯了,還過一段時間補充肉食,錢多燒的?

  結果陳曦算了一次帳之后,魯肅和劉曄覺得還是給大頭兵按時補充肉食算了,也沒多少錢,多喂點吃的長得壯實一點,對于伙食有認同感也就不會當逃兵了,就算當了逃兵混到別的諸侯那里,吃慣了隔十天一次的肉食,去吃別的諸侯的豬食,搞不好還能從別的諸侯那里忽悠幾個兵卒回來。

  將一個新兵養成老兵遠比給老兵吃好點多訓練點別讓他死了的成本大,而且老兵的戰斗力完全是新兵的好幾倍,所以培養新兵還不如想辦法讓老兵別潰逃,別死了,嘛,陳曦就不信了,還有哪個諸侯能給大頭兵一個月來兩次肉食,別說雞鴨不值錢,你有沒有都是問題。

  這個想法被魯肅和劉曄研究了之后只能說一句“子川你的大腦是怎么構造的”,這種事情相對于以前那種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來說太不科學了,但是卻非常有效。

  這個時代當兵的就是為了混口飯吃,好的能有點軍餉可拿,至于在哪里當兵那就沒什么好說的了,所以像這種靠著一兩口肉食籠絡住手下的兵卒不是不可能,恰恰相反的是,非常有可能!

  每次有肉吃的時候都是軍營里面最興奮的時候,肉香這種東西不但飄得滿營都是,而且連外面的流民也都被勾起了饞蟲。

  大量的流民聚集了在了軍營外面,雖說聚集了黑壓壓的一片,但是敢于沖擊軍營的卻也沒有一個,只能默默地在外面等著,之前幾天有人沖擊過軍營。每一次都是被對方碾成肉泥。

  之后流民也就學聰明了,畢竟每天這個時候都會有人出來收攏流民,然后帶走愿意跟官兵走的,說是去后方分田地還有種子。

  當然這些話絕大多數的流民都不相信,但是每一天都有人因為受不了而屈服于饑餓,抱著就算被拉到后方做成肉干,也至少是一個飽死鬼的想法投降于官兵,當然也有一些聽說過泰山狀況的流民,見了泰山旗號就來投降,還有一些宣傳玄德公仁義的暗子帶著大批青壯來投,總之形形色色什么都有。

無線電子書    神話版三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