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異常生物見聞錄

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 獻祭艦娘的腰子

更新時間:2018-03-03  作者:遠瞳
所謂的戰場翻書當然只是個玩笑,郝仁只是想緩和一下氣氛,讓莉亞能放松一下罷了——不過說實話,他之前還真沒想到莉亞精心準備了許久的新武器竟然會是這個模樣。

他原本以為莉亞會打造一把新的神劍,或者別的什么“正常裝備”——畢竟她當年砍瘋囂的時候用的就是劍,單手武器精通肯定點的比其它天賦高,但卻沒想到她弄了一本圣經出來……當然要說是讀書筆記也行。

總覺得是當初給她灌輸“知識就是力量”的時候用力過猛,讓她產生了錯誤的三觀呢……

不過話又說回來,郝仁并不擔心莉亞選擇新武器的時候做出錯誤的決定——雖然她看上去挺小只,但她仍然是個活了數千萬年、經歷過瘋囂戰爭和弒神戰爭、在學習方面有著學霸天賦的女神,她選擇了將自己的武器塑造為一本“圣典”,那肯定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郝仁覺得自己只需要相信莉亞在這個時候做出的判斷就可以,就像對方也相信他和薇薇安的計劃一樣。

“其實吧……一開始我還真想過在這上面拴個鐵鏈子,就跟老媽的那本圣經一樣可以掄著當流星錘用,”莉亞一邊說著一邊上下掂了掂手里的大書,“但后來考慮了一下,自己并不擅長流星錘——實用才是第一位,一味追求拉風帥氣是會耽誤事的。”

郝仁一巴掌拍在腦門上:“我一點都不覺得在圣經上栓個鐵鏈子當流星錘帥氣到哪去了……”

莉亞微微一笑,把手中的大書收起,走向艦橋的出口:“當然帥氣——任何武器在糊到敵人臉上的時候都是帥氣的。”

郝仁聳聳肩,拎著殲星撬棍快步跟上:“我帶路吧——你在這船里還迷路呢。”

巨龜巖臺號在一片黑暗與混沌中前進著,周圍宇宙空間中不斷冒出來的詭異扭曲之物以及飛船護盾上不斷迸發出的閃光讓她仿佛航行在驚濤駭浪之中,而在飛船的前方,一層怪異的“鏡面空間”正在不斷靠近。

那“鏡面空間”的景象壯觀而又駭人——它就像無數面各成角度的鏡子相互拼接,形成了寬廣到難以想象的一層球形屏障,它是如此巨大,以至于在飛船距離屏障還有數千萬公里的時候它便已經像是一道無邊無際的垂直墻壁般擋在前方,整個宇宙就好像到了邊界,一切事物都在它面前戛然而止。

盡管有著黑暗與混沌的阻隔,但整個宇宙的景象仍然倒映在那全反射的鏡面上——這之間的關系似乎繞過了一般的光學規律,而更像是一種信息的映射。通過外部監視器,郝仁看到那鏡面上滿是星光,夢位面的所有星辰都羅列其中,然而那每一道星光又都是異化的:在無數面各成角度的“鏡子”中,星光被堆疊、壓縮在一起,呈現出昏暗蒼白的色調,似乎每一顆星辰都在漸漸燃盡一般。

而隨著距離不斷靠近,巨龜巖臺號的影子也終于出現在了那些鏡面中。在各成角度的鏡面上,一下子浮現出了成百上千的飛船投影,而每一個投影都是這艘飛船被摧毀時的景象:有的支離破碎,有的被攔腰截斷,有的甚至熔融成一團看不出形狀的金屬液滴。

“嘩,”諾蘭的全息投影出現在郝仁身旁,“嚇死本艦了。”

郝仁一邊拆下眼前的金屬護板,一邊斜了諾蘭一眼:“你這語氣一點都沒說服力。”

“還真是嘩眾取寵的小把戲,”莉亞有些不屑地看著外部監視器傳回來的畫面,“用這層‘鏡子’來顯示自己即將摧毀這個世界的‘偉力’?真不敢相信這種丟人的家伙竟然會是我的分身……”

這里是巨龜巖臺號的推進組機械艙,正常情況下這里是由自律機械維護,并不會開啟人員通道,但在諾蘭的控制下,郝仁一行抵達了這個特殊的地方。

并準備按照計劃搞一些不符合安全條例的事情。

機械運轉時的低沉嗡鳴聲從四面八方傳來,這些嗡鳴聲就是如今諾蘭的心跳,它們聽上去沉穩有力,一點都不像是即將被人拿大鐵棍子捅個半死的樣子。

最后一層防護板被拆了下來,露出里面一條條平行排列的、仿佛燈柱一般的水晶管道,那些結晶化的能量導管發出微微藍光,為附近的安全裝置提供著能量。

這時候,周圍的嗡嗡聲變得大了起來。

諾蘭抱著膀子縮縮脖子:“我……我有點緊張了。”

郝仁舉起殲星撬棍在那些能量導管上比劃著:“沒事,就疼一下,啪嘰一下就不疼了。”

“信你才有鬼了!”諾蘭瞪著眼,但這好歹是她自己提出的計劃,事到臨頭再緊張也只能硬著頭皮莽下去,“你……你等會下手的時候準一點啊,就中間兩條管道——千萬別把旁邊的砸斷了!”

郝仁一邊舉起撬棍一邊撇嘴:“放心放心,我十八般兵器樣樣精通的主,區區撬棍還能駕馭不住?你看著配合好啊,我一棍子敲下去你就立刻朝著那層‘鏡面’沖過去,然后把這層時空結構炸掉,沖早沖晚了都浪費我這一棍子了……”

諾蘭一瞪眼:“廢話,你就浪費一棍子,我還浪費一個腰子呢!”

說時遲那時快,諾蘭這邊話音剛落,郝仁已經掄著撬棍牟足了勁狠命砸下!

諾蘭:“臥槽疼死啦啊啊啊啊!!!”

當初在X星團被神力風暴一輪打成大破也沒聽她叫這么慘過——看來被人拿撬棍捅掉一個腰子確實挺疼的。

不過叫歸叫,諾蘭作為一個AI在操控飛船的時候仍然保持著程序一貫的精準和高效,幾乎就在虛空引擎的安全裝置全面報警的瞬間,巨龜巖臺號的引擎便逸散出了明亮的粒子流,本已經緩緩減速的飛船驟然間化作一道流光,狠狠地撞向那層以無數鏡面做掩飾的“混亂時空結構體”。

安全裝置被破壞,大量能量在諾蘭的有意識引導下涌向了飛船的虛空引擎模組,本來不可能在世界屏障內開機的虛空引擎立刻被強制激活,并在數秒鐘內達到了嚴重過載的狀態。

飛船的腰部開始迸發出一團又一團明亮的火光,不穩定的秩序場將飛船的引擎護罩區撕開數百條裂隙,大量金屬碎片和水晶粉塵從裂隙中噴發出來,而與此同時,飛船周圍的空間也產生了明顯的塌陷——大量彎曲的光線形成凹凸不平的曲面,將巨龜巖臺號層層包裹。

在那些曲面接觸到飛船的瞬間,飛船便失去了控制,它開始隨機地在整片空間中出現和消失,完全無規則的空間結構破壞了航路的連續性,讓航行變成一件不可能的事情——然而虛空引擎的過載這時候也達到了極限。

并沒有聲勢驚人的爆炸,當虛空引擎核心融毀的瞬間,巨龜巖臺號的腰部只是迅速閃亮了一下,隨后一個若有若無的、仿佛肥皂泡般的球體便出現在飛船周圍,這層球體“薄膜”迅速擴大,眨眼間便達到數十公里之巨,隨后便如同真的肥皂泡般悄無聲息地破碎。

而那層包裹著黑暗深淵核心區的“鏡面”也瞬間支離破碎:虛空引擎融毀時所釋放出的、復雜度遠超任何一種時空規律的信息沖擊瓦解了那層混亂時空,所有被扭曲的時空映射都在信息洪流中被沖刷干凈,只留下這片空間原本應有的模樣。

以獻祭自家艦娘一個腰子為代價,郝仁打破了瘋囂之主的最后一扇大門。

在那混亂時空瓦解的一瞬間,郝仁仿佛產生了幻覺,他看到那些破碎的“鏡面”四散飛舞,在整個空間中飄蕩、蔓延,細小的鏡子就好像幻影一般穿透了飛船的護盾和裝甲,充塞在艙室之內,并在他面前緩緩劃過。

身旁的莉亞和薇薇安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不見。

他看向那些在空氣中緩緩移動的鏡面,從鏡面上,他看到了自己的面孔,看到了遠處的星光,看到了自己記憶中那些古舊、破落、被都市遺忘了的南郊街巷。

他看到一個蒼白的身影出現在其中一面鏡子碎片中,那張白色的面孔對他笑著:“你看到什么?你看到自己么?你看到我么?”

郝仁笑了笑:“作為開胃菜,這些幻覺太沒有創意了。”

“幻覺和現實又有什么分別呢?”那蒼白的邪神繼續笑著,“這個宇宙終將滅亡,你們的掙扎只是讓它稍微推遲那么一點點而已,末日到來之后,所有的現實也只不過是在混沌與虛無中隨風飄散的數據……如果終將消散,你所執著的現實與幻覺的界限又有什么意義呢?”

“意義?我從沒說過我追求的是什么意義,”郝仁笑了笑,隨手捏碎一塊飄過他面前的“鏡面”,那鏡面上所呈現出的是晶核研究站被摧毀、無數水晶塔支離破碎漂浮在太空中的景象,“你從未見過世界之外的真實景象,我所追求的東西哪怕告訴你,你也永遠理解不了。”

蒼白的面孔扭曲起來,露出一個恐怖的笑容:“凡人,花言巧語救不了你,在這毀滅世界的偉力面前,你的追求能有多大分量?!”

“我的分量?關鍵不在于我的分量有多大,在于你的價值有多小——”

郝仁哈哈一笑,直接捏碎了浮現出對方影像的那片“鏡子”:“你在我眼中,就只是一個移動的年終獎啊!!”

這一瞬間,所有的幻覺都煙消云散。百镀一下“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在搜索引擎輸入 異常生物見聞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異常生物見聞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異常生物見聞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