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移動藏經閣

第三千八百三十四章 戲弄

更新時間:2018-01-10  作者:漢寶
阿珠很委屈,挺著小鼻子抽了抽,眼眶里似是要掉眼淚了。

白晨一見這狀況,頓時頭大起來。

華陰看阿珠要哭,立刻上前安撫,同時惡狠狠的瞪了眼白晨:“你怎么當師尊的,以前對我如此也就罷了,如今還把黑鍋甩給阿珠,你還敢再混蛋一點嗎?”

“額,我突然想起來,還有事情,這里就交給你們了。”

看到白晨逃跑,華陰突然忍不住笑出聲,雖然幾年不見,可是師尊還是那個師尊。

“大師姐,您放心,阿珠一定幫你煉制一個全天下最好的法寶。”

“那好,就這么說定了。”

“不過……”阿珠突然糾結起來。

“怎么?”華陰原本就沒指望阿珠,不過是順著阿珠的罷了。

看著阿珠那糾結的表情,華陰不禁好笑起來:“是不是缺什么東西?”

“不是,是阿珠的煉器手段沒師尊的好,如果是師尊的話,肯定比阿珠煉制的更好,所以這全天下最好的法寶肯定是算不上,只能算是天下第二好的法寶。”阿珠抬起頭,雙眼水汪汪的看著華陰:“大師姐,你要不要天下第二好的法寶。”

華陰忍不住笑出聲來,摸了摸阿珠的腦袋:“只要是阿珠煉制的法寶,師姐都喜歡。”

“嗯,那我就幫大師姐煉制天下第二好的法寶,不過……不過……大師姐能不能答應阿珠一件事。”

“什么事?”

“能不能不要再摸阿珠的腦袋了,阿珠不想變成光頭。”

傍晚,阿珠帶著華陰回府了。

陳汐琴和陳長媛兩女也早早的恭候華陰大駕,而且是誠惶誠恐的態度。

“大小姐,準備晚膳了,您請移駕。”

華陰到了餐廳,發現晚上的飯菜豐盛無比。

“師尊沒回來嗎?”

“啟稟大小姐,主人說今天不回來了。”

華陰已經許久沒吃的這么豐盛了,只是,她總感覺氣氛有些古怪。

“汐琴姐姐,長媛姐姐,你們不坐過來一起吃嗎?”阿珠不解的看著兩女。

“奴婢不敢,請兩位小姐先行用膳。”

兩女表現的誠惶誠恐,突然,陳汐琴手頭一抖,手中的盤子突然砸在地上。

陳汐琴嚇得直接跪在地上:“大小姐饒命,奴婢罪該萬死,大小姐饒命……”

華陰張著嘴,愕然道:“不就是一個盤子嗎,不必如此。”

陳汐琴聽到華陰的話,更加的惶恐,腦袋不斷的磕在地上,額頭都磕青了:“大小姐饒命……奴婢不是有意的。”

“你且起來,只是小事而已。”

“大師姐,你要責罰汐琴姐姐嗎?汐琴姐姐人很好的,大師姐,你不要責罰汐琴姐姐好不好?”

“我什么時候說要責罰她了,我根本就沒打算責罰她。”華陰黑著臉說道:“而且她是師尊的婢女,我也沒資格責罰她。”

華陰揉了揉額頭,突然,華陰腦子里閃過一個念頭。

“等等……是不是師尊與你們說了什么?”

兩女瑟瑟發抖,不敢去接觸華陰的目光。

“他與你們說了什么?”

“沒……沒……沒說什么……”兩女的腦袋低的更低了。

“說!”華陰臉色一沉,身上放出了一點氣息,壓得兩女喘不過氣來。

“主……主人說……說大小姐您出身高貴……只是……只是脾氣有些蠻橫,些許小錯就會……就會打斷下人手腳,若是您越是和顏悅色,就越是在心中打算下重罰……他……他便是懼怕您……這才……才躲到府外的……”

華陰的臉色越發的陰沉:“那個混蛋!他在污蔑我!”

聽到此處,華陰哪里還不知道,白晨這分明就是故意惡心自己的。

這很符合白晨一貫的風格,反正他就喜歡搞這種下作的手段。

“你們且起來。”

“奴婢不敢。”

“起來,這是你們主子騙你們的,那個混蛋是故意污蔑我。”

華陰好說歹說,解釋了半天,總算是讓陳汐琴與陳長媛明白了。

自己被白晨騙了,這位大小姐脾氣極好,根本就不似白晨口中所說的那般不堪惡劣。

華陰為了解釋清楚,差點就要給兩女端茶遞水了。

兩女心中明白,這師徒幾個人,向來性格安好溫和,作為主人的白晨,更是待人寬厚,只是偶爾會說一些不著邊的話。

平日里也從不拿主人的身份拿捏她們,不可能會收一個自己都壓不住的弟子。

而白晨用這種惡劣的謊言戲弄她們,倒是很符合白晨的一貫作風。

晚飯過后,白晨就哼著小曲回來了。

陳長媛和陳汐琴兩女看到白晨,一臉的無語。

說好的不敢回家,說好的要在府外躲幾日呢?

“怎么樣?長媛、汐琴,那個惡女可有責罰你們?”白晨笑嘻嘻的看著兩女。

“主人莫要再戲弄奴婢了。”

“哈哈……”

“惡賊,給我去死!”

華陰已經殺了過來,此刻的她在見到白晨后,瞬間就點燃了炸藥桶,手段齊施,恨不得將白晨碎尸萬段。

白晨被華陰一掌劈飛出去,然后裝在身后的墻上,一口鮮血噴出來。

“你……你很……你很好……”

“啊,師尊……你怎么樣?你不會死了吧?”阿珠看到白晨重傷,連忙上前扶起白晨。

“你……終于如愿以償了……”白晨的氣息孱弱,仿佛下一刻就要瀕死一般。

陳長媛和陳汐琴看呆了,這在她們的面前要上演弒師的大戲嗎?

只有華陰站在原地,滿臉的黑線。

“你夠了,從見面開始,你就在不斷戲弄我了,整天下來,你還沒玩夠嗎?”

白晨抹了把嘴邊的血跡,突然咧嘴一笑,抱起阿珠重新站了起來。

“呵呵……怎么樣,剛才那一瞬,你有沒有驚喜?”

華陰翻了翻白眼:“你戲弄我就戲弄我,不要嚇唬阿珠,阿珠可不經嚇。”

阿珠看到白晨沒事,也隨之破涕而笑。

“我早就知道師尊沒事,師尊最厲害了。”

“你知道歸知道,不要把鼻涕抹我身上好不好。”

阿珠羞得將腦袋埋在白晨胸口,華陰一陣無語,今天整天下來,自己被這個混蛋戲弄了多少次了?

這讓華陰又想起了過去,想起了被白晨摧殘折磨的日子。

反正白晨永遠都能夠想出最新鮮的,最讓人意想不到的花樣,變著法子的戲弄人。

今天自己所經歷的這些,都還只算是開胃菜而已。

半夜把人叫醒,擾人清夢,那都只算是小兒科。

甚至有一次,白晨與一個大能斗法,結果被那個大能‘擊殺’,不但把自己騙了,就連那個大能都騙了,讓她都沒來得及歡欣鼓舞,那個大能就轉頭追殺她了,那次是真的把她玩掉了半條命。

在接下來的幾天時間里,華陰一直生活在水生火熱之中。

永遠不要小瞧白晨的創新精神,而他的惡劣行徑,是永無止盡的。

而且還是那么的讓人防不勝防,陳汐琴和陳長媛發現,自家的主人以前雖說偶爾會說幾句不著邊際的話,可是大部分時候,都還是比較正常的。

可是自從華陰來了之后,府內就開始雞飛狗跳了,‘惡件’頻頻發生。

似乎白晨突然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一樣,據華陰所說,她早就已經習慣。

這讓兩女都感到瑟瑟寒意,同時也對華陰報以由衷的敬佩,這些年她到底是怎么活過來的。

而同樣生活在水深火熱中的,還有黃衫。

黃衫很郁悶,因為他已經初步的嘗到了被如意坊懸賞通緝的感覺。

簡單的一句話,那就是痛苦。

第一天的時候,他還覺得,如果換做自己被懸賞通緝,即便白鹿城被翻過來,也休想找到自己。

可是他顯然是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白鹿城修士對懸賞賞金的重視。

第一天他就被熱情的修士找到了,當時他自以為很隱蔽的地方,其實早就被兩位被通緝了兩個月的前輩玩膩了。

兩個月的懸賞,陳開衫和瘟疫道人早就把能夠藏身的地方都嘗試了一次,而白鹿城的修士,也已經有了更為豐富的經驗。

黃衫藏身的地方,白鹿城大部分修士都知道。

而他僅僅只躲了半個時辰,就被路過的修士發現了。

而且找到他的還是一個大修士,他根本就沒有反抗之力。

那位大修士在得手后,很同情的拍了拍黃衫的肩膀,還給了他一枚療傷的丹藥,就像是在補償他一樣。

而后又有修士找到他,不過在發現他已經被人搶先一步后,指著黃衫破口大罵,說他廢物無能,比前面兩個弱了太多了。

氣的黃衫打定主意,明天一定要讓所有人空手而歸。

可是結果卻是,第二天的懸賞,他連半個時辰都沒堅持住,再次被人找到。

至于后面幾天,他倒是多堅持了一些時間,可是結果并沒有改變。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那些找到他的修士都很有經驗,沒有人下殺手,全都很有分寸。

畢竟,黃衫也是他們的財源,誰都不想做竭澤而漁的事情。

黃衫雖然氣憤,不過并未忘記自己的任務,雖然這個任務并非他所愿。


在搜索引擎輸入 移動藏經閣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移動藏經閣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移動藏經閣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