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移動藏經閣

第三千四百九十四章 異人

更新時間:2017-08-08  作者:漢寶
就在這時候,白晨背后的窗戶閃過一道光。

索羅斯看到那道光的時候,嘴角不由得勾勒出一道弧線。

下一瞬,玻璃碎了,玻璃窗外蕩進來十幾個武裝到牙齒的特種精英。

這就是索羅斯的救兵,比預計的時間要快了一半。

在過去并不是沒有歹徒知道他的報警器,可是卻從未有人得手,就是因為他們全都錯誤的估計救援人員到來的速度。

索羅斯笑盈盈的看著白晨:“真抱歉,看來我們的談話到此為止了,再見。”

說著,索羅斯已經走出了辦公室,他對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不感興趣。

在一個特種精英的陪同下,索羅斯坐上了自己的車子。

這個特種精英隊伍是他暗中培養的,每一個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干他們這行的,必須要有自己的隊伍,如果沒有值得信任的人手,那么結果就如今天這樣,被殺手接近自己的身邊。

“開車。”索羅斯等了半天,卻不見特種精英開車:“磨蹭什么?”

“老板……”特種精英無奈的回過頭。

索羅斯抬起頭,發現車窗外正有一個槍口伸進來,頂著特種精英的太陽穴。

“索羅斯先生,我們又見面了。”

“你……怎么……”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白晨打開了車門,坐到索羅斯的身邊:“過去一點,你這么有錢,怎么不換一輛大一點的車?”

索羅斯已經從驚愕中回復過來,淡然道:“如果你需要,我可以送你一輛大一點的車。”

“我們還是繼續剛才的話題吧……前面那位叔叔,你最好不要去摸你褲腰帶里的槍,不然的話,你的腦袋一定會開花。”

索羅斯看了眼前面的特種精英,輕聲道:“別做蠢事。”

前面的特種精英滿臉通紅,作為一個保鏢,被自己的老板說在做蠢事。

可是自己對此卻毫無辦法,對于他來說,簡直就是一種恥辱。

“言歸正傳,你現在還有嫌疑,所以你能證明,洛天河的女兒,不是你擄走的嗎?”

“我沒有證據。”

“那就是說,我們沒必要再談下去咯?”

“洛天河知道不是我擄走的,我和他是商業上的競爭對手,可是我們不是生死大敵,我們誰都沒必要做出威脅到彼此的事情,至少我與他打交道這么多年,我和他之間從來未曾做出過超過底線的競爭。”

“你說的很有道理,不過這還不夠,有些時候沖動就是一瞬間的事情,多年的克制也許就在一瞬間爆發也不一定,你說你和他是多年的競爭對手,也許就一直處于壓抑之中。”

“那如果我知道是誰做的呢?”

“把你知道的說出來,我自然會去驗證你說的是真是假。”

“我是個商人,我需要回報,如果沒有回報,我是不會接受的。”

“用你自己的性命作為交換,這還不夠嗎?”

“命是我自己的,所以這個交易無效,你不能拿我的性命跟我做交易,如果你有誠意的話,那就把你的價碼開出來。”

“你和強盜做過交易嗎?”

索羅斯想了想,回答道:“做過。”

“那你那時候是自己孤身去交易的嗎?”

“我從不和強盜正面交易,即便是交易也是讓手下去。”

“那你的手下帶著武器和保鏢嗎?”

索羅斯沒說話了,白晨繼續道:“在自身的安全都無法保障的情況下,你試圖獲得一場公平的交易,這本來就很可笑,我還是那句話,把你知道的說出來,我們就當今天的事情沒發生過,如果你拒絕的話,那么你連交易的機會都沒有了。”

索羅斯看了看白晨:“好吧,洛天河有幾項技術,不過洛天河的原則一直拒絕出售技術,他只賣武器,不賣技術,所以有些人非常的不滿,打算用非商業手段獲得那幾項技術。”

“什么人?”

“你可以自己去問洛天河。”

“你給洛天河打電話。”白晨說道。

索羅斯有些惱怒,拿起電話,撥通了洛天河的電話。

“洛天河,我操你ma!”

“索羅斯,你tm的發什么神經?老子現在心情非常差,你少來惹我。”

“你心情差?你心情能比我更差嗎?我現在腦袋正被一個槍口頂著。”

“什么意思?你被人綁架了?難道你付不起錢?要老子給你支付?”

“是你派來的人。”

“放屁,老子沒叫人去殺你,如果老子要殺你,你早死幾百次了。”

“是一個男孩。”

“……”洛天河沉默了半餉:“他在你身邊?”

“讓他接電話。”

“喂,是我。”白晨接過電話。

“你怎么找索羅斯了?你不怕他把你宰了?”

“沒事,等我把事情問清楚,我就殺人滅口。”

索羅斯一陣冷汗,白晨繼續道:“看起來你還有事情沒和我說清楚,我找到索羅斯,他說你根本就知道綁架麗芙的人是誰,看起來我們之間也需要清算清算了。”

“我只是說他有嫌疑,我可沒說是他干的。”

“好了,我不想繼續糾結這個話題,到底是什么人綁架的麗芙。”

“我說過了,這件事我自己會解決,用不著你插手。”

“我不是在和你商量。”白晨的聲音變的有些冷酷:“而且我對你是否有能力解決這件事表示懷疑。”

“麗芙是我的女兒,我當然不想她出事,而且你貿然的介入,只會讓事情變的更糟糕。”

“你現在正在讓事情變的更糟糕。”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用你管。”

“是你說的,麗芙被擄走是我的責任,現在我插手解決這件事,你又推三阻四。”

“我不想和你做無謂的爭執,這件事到此為止,你別傷害索羅斯,這件事與他無關。”

“那你為什么把他列為嫌疑?”

“我根本就沒料到你會去找他,你想死的更快一點嗎?”

白晨掛斷電話,把手機丟還給索羅斯:“他不說,你也不打算說嗎?”

“你應該聽他的,這件事到此為止,我可以當作什么事都沒發生過。”

“你和他似乎都很避諱提起對方,是什么人能夠讓兩個軍火商如此的小心翼翼?是政府要員?”

“準確的說是討厭,你不會害怕蒼蠅,可是你卻不愿意被蒼蠅纏住。”

“那么現在有一個將蒼蠅拍死的機會,你不想嘗試一下嗎?”

“就憑你嗎?”

“憑我怎么了?你現在還不是落在我的手上?”

“這不一樣,你先前也說過,你是殺手,我不否認你的個人能力,可是很多時候,需要的是絕對的實力。”

索羅斯閉上眼睛,陷入了沉思之中。

過了半餉,索羅斯說道:“你知道異人嗎?”

“異人?沒聽說過,是勢力?還是什么其他的物種?”

“那是潘城的特殊產物。”

“潘城有那個什么異人存在嗎?我居然完全不知道。”

“他們源自于死亡區域。”

“是那些怪物?”

“他們是感染者。”索羅斯說道:“他們因為被死亡區域的空氣污染,產生了變異,不過并未喪失自己的意志,所以他們并不被死亡區域的怪物接受,同樣,也因為他們的扭曲而不被人類社會接受,所以他們便聚集在一起,一方面對抗死亡區域的怪物,一方面針對人類,在死亡區域的怪物被清除的時候,他們還曾經想要制造一場災難,從而奪取潘城的控制權。”

“有這回事嗎?我居然完全不知道。”

“這事發生在四個月前。”

四個月前?當時自己不是在骷髏島上嗎?

“不過后來被血手印驅逐了。”

血手印?當時應該只有莫安在潘城吧?是他動手的嗎?

“雖然血手印驅逐了他們,不過他們并未完全被清除,而是藏匿在潘城附近,他們并未對潘城完全死心。”

“那你知道他們藏匿的地點嗎?”

“不知道,只有異人自己知道,我曾經試圖調查他們的藏身點,不過派出去的人最終都沒回來。”

“他們綁架洛天河的女兒,想要什么?”

“我不知道,反正就是某項技術,多半他們又在謀劃什么奪取潘城的計劃了。”

“謝謝你的配合,再見。”

“小子,你打算去找異人?”

“如果找的到的話。”

“你最好死在異人的手上,不然的話,我也不會放過你。”

“那你最好把窗戶關緊一點,免得又被我摸進去。”

“相同的錯誤,我絕對不會犯第二次。”

“也許下次我會換一種方式來接近你。”

“那我等著你,這讓我倒是希望你能活著回來。”

白晨沒有反駁,因為他已經離開了,索羅斯深吸一口氣:“你知道他是怎么離開的嗎?”

特種精英回過頭,他這才發現白晨已經離開了,他很無奈的搖了搖頭。

“那你知道怎么防備他嗎?”

“老板,我不會再讓他接近你。”

“希望吧,不過最好是讓他死在異人的手上。”

“老板,我們可以通知異人,雖然我們不知道異人的藏身點,可是我們可以聯絡到異人。”

“不用,就讓他們狗咬狗,最好是兩敗俱傷。”


在搜索引擎輸入 移動藏經閣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移動藏經閣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移動藏經閣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