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移動藏經閣

第兩千九百四十三章 屠殺

更新時間:2016-12-11  作者:漢寶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六個魔王!白晨的目光掃過這六個魔王,瘟疫之王、烈焰暴君、深淵魔君、吞噬者、寒冰之主,外加貝拉爾這個原罪之王。

面對這種場面,任何人都會膽寒,蓓蕾莎、魑、拉曼以及琳達,他們都已經變色了。

這六位魔王,拋開貝拉爾,其他五位君王,在教廷的教典中也是生動的描述了他們的可怕以及形象。

所以他們很容易就認出新出現的這五位魔王的身份,這可比先前的場面還要恐怖。

魑甚至埋怨白晨,為什么非要把局面搞的這么的僵。

貝拉爾要逃,就讓她逃好了,為什么非要窮追猛打,結果反而招致五個魔王的降臨。

首先是吞噬者,他就是野獸的形態,首先就沖向維拉斯無首的尸體。

吞噬者一口就將維拉斯的尸體吞下,然后他就將目光瞄準了白晨手中的維拉斯的腦袋。

吞噬者雖然是這個稱呼,不過他可沒有那么大的能耐,只不過是他能吃,而且什么都吃,胃口更是大的驚人,永遠都無法滿足他的胃口,所以被稱之為吞噬者。

“那是我的戰利品!你把我的戰利品吃了。”

“那又怎么樣?我不止是吃你的戰利品,就連你!我也要吃掉。”

吞噬者張開他那張腥臭的大嘴,這張嘴變得無窮巨大,遮天蔽日的朝著白晨罩過來。

白晨沒有躲避,沒有退讓或者抵抗,而是直接讓吞噬者的嘴巴籠罩住他。

吞噬者不止是將白晨吃進去,就連地面都被他的嘴巴啃出了一個窟窿。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他們感覺白晨瘋了。

白晨明明有機會逃開的,可是他沒這么做,他居然直接讓吞噬者吞噬。

“這個白癡,他以為能夠從吞噬者的體內擊敗吞噬者,卻不明白只要被吞噬者吞入體內的人,還從未有人能夠出來的。”貝拉爾嘲笑的說道。

突然,吞噬者的肚子猛的一鼓,原本閉合的嘴巴又一次張開,似乎是要往外吐東西。

貝拉爾愣了一下,其他四個魔王也是愣了一下。

他們只見過吞噬者吃東西,還從未見過吞噬者吐東西的。

吞噬者卻怎么也吐不出來,而是發出沙啞的聲音:“快……快幫我……快……”

只見吞噬者的肚子越來越大,然后開始變成一個氣球一般。

而且這還是沒有停滯的變大,吞噬者已經失控了,四肢都撐不住鼓脹的肚子,他已經失去了先前的猙獰可怖的樣子,反而看著有幾分的滑稽,圓滾滾的肚子,就在地上歪歪扭扭的擺著,而他的肚子還在變大。

終于,一聲巨響過后,吞噬者的肚子炸裂了。

白晨從吞噬者的尸塊中間走了出來,手上抓著一顆巨大的心臟。

“把我的戰利品拿走了,那就用你的心臟作為償還。”

白晨的目光充滿了戾氣,目光掃過在場剩下的五個魔王。

“你們都是我的戰利品,誰都別想逃,誰都逃不走!”

一股寒意襲向五個魔王,吞噬者的死給他們帶來的不是哀鳴,而是莫名的恐懼。

白晨并未立刻攻擊五個魔王,而是回身走向蓓蕾莎等人。

然后把吞噬者的心臟放到石桌上,偌大的石桌堪堪擺下吞噬者的心臟。

“石頭,這種東西留著做什么?”

白晨咧嘴一笑:“你不知道吧,吞噬者吞噬一切,他什么都吃,可是他卻不知道最好吃的東西,就是他自己的心臟,我曾經獵殺過幾只吞噬者,對于他們的心臟的口感,記憶猶新,沒想到今日居然又讓我逮到一只。”

蓓蕾莎捂嘴,強自抑制住那股嘔吐的沖動。

魑卻沒那么多顧慮:“這東西是生吃還是煮了吃?魔王的心臟,我還沒有嘗試過。”

“你吃的了熟食嗎?”白晨翻了翻白眼,吸血鬼除了血與酒之外,其他的任何東西都嘗不出口感。

“魔王的心臟,這么難得的東西,不吃的話太可惜了。”魑現在也學會了調侃。

白晨翻了翻白眼:“那邊還有五個魔王,等下我把他們的心臟給你,你想怎么吃都隨你。”

“小子,你太狂妄了!只是擊敗了吞噬者,你就真的以為,能夠戰勝我們五個嗎?”

烈焰暴君突然發狂,雙掌高舉著,一團猶如太陽一般光輝的火球出現在烈焰暴君的頭頂上。

白晨回過頭,只是輕描淡寫的看了眼烈焰暴君。

“我也會用火。”白晨淡然說道:“你要和我比誰用的火焰更具威力嗎?”

“狂妄自大,你要和我比火?我可是烈焰暴君,我擁有著烈焰法則。”

白晨抬臂張開手掌,一團火焰出現在長心上。

所有人都覺得可笑,這樣的火焰就想要和烈焰暴君比火?

只有魑沒有笑,她相信這個一次次刷新她的三觀的男孩,會給她帶來更多的震撼,會讓她再次刷新三觀。

“讓烈焰吞噬你的一切!”烈焰暴君砸出了小太陽。

只是,小太陽飛到白晨的面前,卻懸停在白晨的前方,沒有再動彈過。

烈焰暴君突然發現,自己失去了對小太陽的掌控。

白晨手中的小火球靠向小太陽,剎那間,小太陽的火焰變了,變成了暗紅色。

暗紅色的火焰,充滿了不詳的氣息。

烈焰暴君心頭一悸,下一瞬的退后一步。

這顆暗紅色的小太陽,開始不斷的壓縮,每小一寸,顏色就變得更加鮮艷,每小一分,就讓人更加的觸目驚心。

終于,這顆暗紅色的小太陽變成了一顆乒乓球大小,懸浮在白晨的掌心上方。

白晨一步步的靠近烈焰暴君,烈焰暴君的臉色劇變,想要逃遁開。

可是他的身體卻動不了,白晨咧嘴笑起來:“來。”

白晨掐住了烈焰暴君的下巴,拖到自己的面前,然后將暗紅色的小太陽塞入烈焰暴君的嘴里,然后將烈焰暴君推開。

烈焰暴君立刻就發出慘烈的叫聲,他的身體開始出現龜裂,暗紅色的火焰開始在他的皮膚下流動。

烈焰暴君抓狂一般,不斷的撕扯著自己的皮膚,一塊塊帶著火焰的皮肉被他**來,那些皮肉丟到地上,就開始蒸發。

“這樣才對嘛,烈焰暴君被烈焰燒死,完美的結局。”

烈焰暴君不那么**了,他變得無比的虛弱,雖然全身的灼痛感刺激著他的神經,可是他已經沒力氣再去掙扎了。

他龜裂的皮膚下,流淌出火焰與血,沒過多久,他的身體已經變成了焦炭。

白晨一腳踏碎了焦炭,一顆紅色的結晶狀的物體滾了出來。

白晨撿起這顆紅色結晶物,然后轉身丟給了魑。

“給你。”

“這……這是什么?”

“心臟啊,烈焰暴君的心臟。”

“額……他的心臟怎么是這樣的?”

“這是他的力量來源,高度純凈的能量源,都是會產生結晶化的,拿回去慢慢研究,說不定還能領悟里面的火焰法則。”

“他可是魔王……而且還擁有火焰法則,你怎么用火燒死他的?難道你的火焰也蘊含法則?”

“我剛才那只是比一般的火焰溫度高一些而已。”

“這怎么可能……”

“很簡單,只要封住他的力量來源,他也只是血肉之軀而已。”白晨淡然說道。

魑打了個冷顫,堂堂的一個魔王,就這么輕易的被白晨殺死了?

“該死,原罪之王,你到底招惹了什么樣的怪物?”瘟疫之王惱怒的抱怨道。

“現在可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如果我們不能齊心協力,只會被他逐個擊破,對付他必須拿出全部的實力。”貝拉爾凝重的說道。

瘟疫之王的身上有許多指頭大小的空洞,那些空洞里開始噴出綠色的氣體。

寒冰之主的周身也在彌漫著白色氣體,深淵魔君則是拿出一柄黑色水晶劍。

貝拉爾則是躲在最后,看起來她沒有參戰的意思,身體在微微的抖動著。

不是她不打算出手,事實上她已經出手了,她躲在最后面,一直在尋找著機會出手,在與白晨的目光交匯的剎那,她使用了幻術,試圖以此來干擾白晨。

可是白晨沒有中招,相反,中招的人是她自己。

她看到了熟悉的景象,那是她的故鄉,地獄!

只不過她卻是以旁觀者的視角觀看的,十八層地獄被徹底的貫穿,一個觸目驚心的窟窿赫然在目。

每一層的魔王都聚集在窟窿的上方,從下到上數百個魔王,還有數也數不清的惡魔領主、中級惡魔,他們圍繞在一個身影的周圍。

下一刻,惡魔之血如同下雨一般,一場針對惡魔的殘酷屠殺在她的眼前發生了。

恐怖的戰斗中,貝拉爾看到了自己的身影,自己也參與了這場戰斗?

貝拉爾的心頭升起幾分疑惑,不過很快的,她就發現,幻象中自己也隕落了,連同著其他魔王一起隕落。

尸體從第一層摔落到十八層,整個地獄都在搖晃著。

下一瞬,貝拉爾擺脫了幻象,目光恢復了清明。

只是,對于那個逼真的無法言喻的幻象,卻在貝拉爾的心中埋下了恐懼的種子。(


在搜索引擎輸入 移動藏經閣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移動藏經閣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移動藏經閣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