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移動藏經閣

第兩千八百一十章 計劃

更新時間:2016-10-24  作者:漢寶
白晨被放了出來,看到的是一個老人,一個非常非常老邁的老人。

這個老人擁有著非常強大的法力,他的法力有一半是修煉而來,還有一半則是依靠著時間的積累。

老人的目光渾濁中透著幾分睿智,平和的看著白晨。

白晨也看著老人,互相的打量著。

“你是源義公?還是安培晴明?”白晨問道。

老人的臉上露出一絲詫異,他沒想到這個座鼇童子,居然知道他與源義公。

“你是羅生奈良創造出來的?”老人第一個念頭就想到了羅生奈良。

除了羅生奈良,他實在想不出第二種可能。

如果不是羅生奈良,怎么可能有人知道他還活著?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我是安培晴明。”老人回答道。

“父親……他……”安培玲瓏警惕的看著白晨,似是是防范白晨隨時都有可能的暴走。

安培晴明揮了揮手:“我自有主張,不用你多嘴。”

雖然安培晴明看似云淡風輕,可是他同樣已經做好了出手的準備。

只是到了他這個境界的人,不需要特意的做出某些明顯的舉動。

他要出手,隨時都能出手。

“你對我的認知,是來自羅生奈良的吧?”

“是。”白晨并未欺騙安培晴明,因為他對安培晴明的認識,的確是來自羅生奈良,也就是徐福。

“我不止知道你的身份,還知道你、源義公、千鶴櫻,還有那三只大妖的計劃。”

剎那間,安培晴明的臉色劇變,整個人都繃緊了,似是下一刻就要動手。

“你怎么知道的?是三個大妖出了叛徒?”安培晴明追問道。

他不相信會是其他兩個同伴出了問題,所以如果消息泄漏出去,只能是三只大妖。

畢竟九尾狐玉藻、八歧大蛇八俁遠呂雉以及鴉天狗可是羅生奈良親自創造出來的,雖說他們是因為羅生奈良對他們的威脅而選擇與安培晴明三人聯手,可是畢竟不是同類,所以安培晴明對三個大妖還是存在著疑慮與防范。

如今眼前的這個座鼇童子知道了這個計劃,那么必然有叛徒出現。

白晨咧嘴笑起來:“你放心吧,雖然我知道這個消息,可是羅生奈良不知道。”

“他還不知道?”安培晴明的目光閃爍不定,他不確定是否應該相信白晨的話。

“是的,他還不知道,至少暫時來說,我還不打算告訴他。”

“為什么?他是你的創造者吧?你應該聽命于他吧?”安培晴明不解的看著白晨。

“八歧大蛇、九尾狐和鴉天狗也是羅生奈良創造的,他們能背叛羅生奈良,我為什么不可以?”

“你是想告訴我,你背叛了羅生奈良?我憑什么相信你?”

“我沒打算讓你相信,我為什么要讓你相信?再說了,你現在已經沒有多余的時間了,這個龐大的計劃耗盡了你們所有的精力,難道你還能想的到更好的辦法嗎?”

“那你告訴我這些做什么?”

“我有我的目的。”

安培晴明一輩子都在與陰謀詭計做斗爭,所以他也擅于陰謀詭計。

他、源義公、千鶴櫻的陰陽術法都是羅生奈良傳授給他們的,然后他們發現了羅生奈良的陰謀,接下來就是長達數十年的爭斗。

羅生奈良的難纏,是因為他的強大,近乎于無敵的力量。

可是眼前的這個座鼇童子,同樣讓安培晴明有些束手無策。

在安培晴明眼中,自己一根指頭就能碾死這個座鼇童子。

可是因為未知,所以讓安培晴明不愿意立刻動手。

目的?這么一個小小的座鼇童子,哪怕他被羅生奈良改造過,又能強的到哪里去呢?

他又能在這種強者的對決中,得到什么好處?

左右逢源不是不可以,可是他憑什么?

撿漏可是一個技術活,絕對不是一個螻蟻可以做到的。

“父親,您與源義公以及千鶴櫻大人有什么計劃?”安培玲瓏不解的問道。

自己是安培晴明的繼承人,可是自己卻不知道安培晴明的計劃,這讓她的心里始終有一根刺。

就連小小的一個妖怪都知道,自己卻不知道。

“你不需要知道。”安培晴明毫不猶豫的拒絕了自己女兒的詢問。

從安培晴明和白晨的對話中,安培玲瓏隱約的感覺到不同尋常。

一向處變不驚的父親,在聽到白晨說起他知道的計劃后,臉色大變。

“你也想讓羅生奈良死吧?畢竟他對你也是一種威脅。”

“是。”白晨回答道。

“那你更應該把你的目的說出來,畢竟單憑你一個小小的妖怪,是很難辦到的。”

“我只能告訴你,沒有人背叛了你們,誰都不是叛徒。”

“沒有人是叛徒?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是不會告訴你的。”

“如果你不說,我就殺了你。”

“如果你殺了我,我保證羅生奈良一定會知道你們的計劃。”

“殺了你,你還怎么傳遞消息?”

“我敢在你的面前說出這件事,就有把握把消息船底給羅生奈良。”

白晨的話讓安培晴明非常的難受,他甚至真的動了殺機。

可是,他又有些擔心,如果這個計劃真的被羅生奈良知道了,那么再想除掉羅生奈良,那就更困難了。

安培晴明相信,如果這個計劃順利的話,羅生奈良必死無疑。

可是如果這個計劃出現一絲一毫的紕漏,那么要殺死羅生奈良將變得遙遙無期,甚至是不可能。

羅生奈良的可怕不只是他的實力強大,更因為他懂得隱匿。

羅生奈良就是最狡詐的狐貍,哪怕是面臨著絕境,他都能夠把握任何一絲的機會逃之夭夭。

這些年他、源義公、千鶴櫻三人,多少次把羅生奈良逼入絕境,可是一次次的,羅生奈良都會卷土重來。

有些時候,他甚至懷疑,羅生奈良到底能不能被殺死。

“你要知道,羅生奈良有多難纏,你確定你不會破壞了計劃嗎?”

“我不會去干涉你們的行動,這個承諾怎么樣?”

“那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假意接近我,我甚至不知道你是不是羅生奈良故意安排的。”

“鴉天狗所偽裝的身份,如果羅生奈良知道了這個消息,鴉天狗現在應該早就被羅生奈良俘獲了吧。”

安培晴明的臉色再次變了,鴉天狗偽裝成里神社的巫女,這件事知道的人更是少之又少,甚至就連八歧大蛇和九尾狐都不知道。

“你想要什么?”安培晴明終于平復下心情,心平氣和的看著白晨。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父親,我覺得現在就應該殺了這家伙。”安培玲瓏咬牙切齒的說道。

安培晴明目光閃爍:“把他繼續的封印起來,如果他不說實話,那就讓他永遠的封印著。”

“你認為封印就能解決問題嗎?”

“至少能夠解決大部分問題。”安培晴明回答道。

“小心點……羅生奈良可比你以為的更難應付。”

“我了解他。”安培晴明回答道。

“你自以為了解他。”

“希望你是對的。”白晨笑了笑。

白晨重新回到鎮妖瓶中,那些妖怪看到白晨安然無恙的回來,全都露出失望之色。

原本他們以為,白晨會被凈化掉。

可惜,他們的希望落空了,白晨不但沒被凈化,而且看起來還非常的高興。

“你們很怕我嗎?”

廢話,當然怕……在妖怪們的眼里,白晨就是一個怪物,隨時隨地都有可能傷及他們。

“你們知道羅生奈良嗎?”白晨又問道。

所有的妖怪都是臉色一變,羅生奈良,他們當然知道。

傳說中,羅生奈良是第一個妖怪,而所有的妖怪,全部都是他的孩子。

不過玉瓶內的這些都不是第一代妖怪,所以他們也不確定羅生奈良到底是否存在。

“你說這個做什么?”

“羅生奈良又出現了,你們不覺得這是我們的一個機會嗎?”

“什么意思?”眾妖不解的看著白晨。

“我掌握了神社的秘密,他們在密謀對付羅生奈良,如果我們能把這個消息傳出去,羅生奈良一定會賞賜我們的。”

眾妖你看我我看你,卻沒有一個妖怪接白晨的話。

“怎么?難道你們不心動嗎?”

“我們怎么逃出去?”一個妖怪問道。

“我們先在這里鬧上一鬧,巫女肯定不會坐視不理,到時候我們所有的妖怪全都趁亂往外躥,我不信巫女能夠把我們全部抓回來。”

眾妖有些遲疑,畢竟白晨的意思很明白,有人要成為炮灰。

可是誰都不愿意做這個炮灰,而且以白晨兇殘的程度,這個炮灰必然非常的悲慘。

“你們挑一個出來……或者我大開殺戒。”白晨眼露兇光的看著眾妖。

眾妖在稍稍的遲疑后,立刻就推出一個妖怪,一個較為弱小的妖怪,一個山精。

白晨毫不猶豫的對山精下手了,那個山精都來不及反抗,就被白晨撕成碎片,整個玉瓶內的空間再次被血腥之氣彌漫。

其他妖怪看的觸目驚心,他們甚至懷疑,白晨就是找個借口開殺戒而已。(


在搜索引擎輸入 移動藏經閣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移動藏經閣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移動藏經閣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