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移動藏經閣

第兩千六百八十章 早朝

更新時間:2016-09-08  作者:漢寶
上官婉兒是真的糊涂了,她不知道武則天到底是真瘋了還是假的瘋了。

男尊女卑古往今來,早已成為了定理,別說區區一個武則天,哪怕是古往今來所有的皇帝加一塊也沒用。

再說儒家,不管是朝堂上還是民間,都已經滲透到了每一個角落。

至于士農工商,這四個階級就更不用說了,儒家牢牢的統治著整個階級,從最上位鎮壓著所有試圖挑戰儒家的其他階級。

不過儒家也是聰明,他們不是徹底的打壓,而是給他們希望,讓他們覺得,放棄自己現在的身份,就能夠加入他們,與他們一樣成為最高貴的士林中的一員。

讓他們自己先看不起自己的階級,這又要提到在朝堂上,想要當官?可以,先成為士林中的一員,然后你才有資格當官。

不只如此,儒家還打壓女人,將他們與小人歸納為一類,甚至還弄出了許多男尊女卑的條條框框,乃至于讓女人無法去接觸到書籍。

當然了,并不是所有的女人,而是大部分女人。

可以這么說,一個女人在這樣的背景環境下,能夠一步步的坐到金鑾龍椅上,那是何等的艱辛苦澀,那是旁人都無法想象的。

可是武則天做到了,不過武則天后世卻沒給她什么好名聲,每當后朝人提及武則天,總是免不了說周武亂政。

對他們來說,被一個女人統治,那就是亂政。

那就是乾坤顛倒,陰陽倒序。

上官婉兒許久未曾說話,呆呆的看著武則天。

這時候的武則天,不止是瘋狂,還有濃濃的戰意。

“陛下真的不殺奴婢?”

“朕舍不得殺你,因為你是一個很好的棋子。”

武則天坦言說道,她對上官婉兒的確有感情,不過她不會因為感情而左右自己的決定,可是上官婉兒的確是一個很不錯的棋子。

當初她封官上官婉兒的時候,其實也是對朝野的一次試探,甚至只是一個有名無權的虛職,都已經引得朝野震動。

若非當時武則天竭力保護,估計上官婉兒早就死的墳頭草都兩米高了。

“這是奴婢的榮幸。”

上官婉兒對武則天的確有恨,可是又沒那么純粹,畢竟對她來說,武則天是一個仰慕的對象,一個天下女子都要仰慕的對象,她做了每一個女人不敢去想不敢去做的事情。

而且如果沒有武則天,就沒有現在的上官婉兒。

天下第一女官!第一個擁有正職的女性官員。

所以,當武則天說出她瘋狂的目的之時,上官婉兒心動了。

她實在是無法拒絕這個瘋狂的計劃,她想要參與到其中。

這也是武則天希望得到的結果,白晨曾經評價過上官婉兒,有才華卻沒能力,不過她的身份可以利用。

就像是武則天這個獨一無二的女皇一樣,上官婉兒則是獨一無二的女官,這才是她最大的價值。

“很好。”武則天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你去找狄仁杰,他會告訴你,你將要做什么。”

“陛下,狄大人也”

上官婉兒隨即就明白過來,如果說朝野上有誰會參與到這個計劃中來,那么狄仁杰就是最可能的那個。

其他的朝臣,他們除了政黨派系之外,還都是一個堅定的儒士,一個堅定的士人。

可是狄仁杰不同,他并不拘泥于任何一個身份,他是個讀書人,不過讀書人也就只是他踏上政治的踏腳石而已,狄仁杰是最懂得變通的一個人。

上官婉兒不由得放心了幾分,有狄仁杰參與其中,那么計劃就可以順利一些,也僅僅是一些而已。

哪怕有武則天,有狄仁杰,依然只是螳臂當車。

他們實在是太弱小了,狄仁杰現在在朝野中,有一定的影響力。

這份影響力源自于狄仁杰的政績以及他大理寺寺卿的身份,可是一旦他們的計劃曝光,那么他們都將置身于洪流之中。

上官婉兒來到大理寺,拿著武則天給的令牌,找到了狄仁杰。

狄仁杰也事先得到過武則天的照唔,將一部分的計劃告知了上官婉兒。

不管是武則天還是狄仁杰,都沒有完全的信任上官婉兒。

這也是他們賴以生存的保障,武則天和狄仁杰之所以能夠彼此信任,只不過是有一個中間人,白晨的存在,讓他們可以彼此信任對方。

而且,狄仁杰又何嘗沒有野心,他也有想要實現的政治意圖、

統領文武百官?他要的不是這個,至少是不只是這個而已。

他想要干出驚天動地的大事,就似凌霄閣中的那幾位極致人臣一樣。

甚至是如韓信、張良和蕭何那般的天地雄才,不過現在可沒有戰亂,除非他想要謀反,正常情況下是不可能超過他們的功績。

不過現在白晨給他和武則天提出了一個計劃,一個傾覆天下的計劃。

敗了,不過是身死道消而已,可是成了那就是功傳千秋,名流萬世。

這是任何一個人都無法拒絕的誘惑,狄仁杰也是個俗人,別人求財求權,他求的是名。

天還微微亮,群臣就已經集中在金鑾寶殿上,即便幾十年如一日,他們也樂此不疲。

對他們來說,哪怕是不睡覺,只要能夠站在這里,抒發著自己的想法,影響著天下大勢,那就值得。

不過,在他們之中的絕大部分,讓他們吟詩作對,他們比任何人都拿手,可是他們并不懂得如何治理這個天下。

他們口中的天下,才是他們治理的天下。

比如說哪里發大水需要賑災,然后他們就開始請求打開國庫支援賑災。

可是他們真懂得賑災,又或者是真心想要賑災?

每年因為各地的旱澇、蟲荒等災情,國庫都要至少撥出百萬銀錢,可是真正用于賑災的只有百分之一不到。

他們的概念就是,拿到賑災款項后,就去當地開幾個粥鋪,然后就這樣了。

至于如何的安置難民,如何的重建家園,他們不懂,那是地方官的事情。

災民鬧事,那就是官府無能之過,若是平穩度過,那就是他們賑災功績。

李唐的三百年統治,為什么人口一直上不去,很大程度是因為這三百年來,大災大難幾乎沒斷過的,幾乎年年都有幾十萬百姓因為各種災難死亡。

要知道,這個時代的中原,不足兩千萬人口,幾十萬的遇難人數,已經是非常恐怖的數字了。

而這其中又有很大一部分是餓死的,中原一直都是山地地貧,很多地方開墾難,而且加上旱澇蟲災的輪番席卷,導致糧食產量一直無法上去。

至于如何讓農戶增產增量,讓這些只會吟詩作對的文臣想辦法,那還不如直接殺了他們。

不過今日的朝堂上又有些不同,因為幾乎沒有上朝過的上官婉兒,居然站在百官之末。

當武則天坐到龍椅上的時候,群臣稽首行禮齊聲吶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眾卿平身。”武則天揮了揮手:“今日可有要事啟奏?若是無事,諸位就散了吧。”

其實這早朝要談什么,基本上沒什么硬性的規定,偶爾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也會拿到朝堂上來說。

所以總是有些朝臣拿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在朝堂上侃侃而談。

幾撥朝臣在說完之后,已經是日上三竿。

坐在龍椅上的武則天,都感覺到有些乏味。

并不只是今天一天而已,事實上每天都有這種感覺。

“可還有要事要聞要上奏?”

就在眾臣都以為,今天的早朝到此為止之際,一向在朝堂上惜字如金的狄仁杰站了出來,開口說道:“啟稟陛下,臣有事要奏。”

“哦,狄仁杰,你有何要奏?”武則天輕描淡寫的問道。

“臣要告禮部尚書李山丘。”

眾人立刻就精神了,這是要開撕的節奏啊。

按說狄仁杰和那禮部尚書李山丘應該沒有恩怨吧,怎么狄仁杰居然當場就要參這李山丘一本。

李山丘也是在滿臉的驚愕之后,臉色一陣潮紅。

“狄仁杰,你這是何意?老夫可有得罪于你?”

“是啊,狄仁杰,在朝野之中,滿朝文武都看著你,你可莫要信口開河。”武則天說完,還不忘安撫李山丘:“李大人放心,若是狄仁杰今日空口無憑,朕定為你做主。”

“謝陛下。”李山丘趕忙回謝武則天,李山丘是禮部尚書,手上油頭不少,不過他一向不參與政黨執政,只想悶聲發大財,所以才能平平安安的活到現在。

其實,李山丘自己也納悶,這狄仁杰為何突然朝著自己開炮。

難道是武則天暗中授意的?

李山丘眼中閃過一絲警惕,朝堂上眾臣也紛紛陷入思索之中。

這狄仁杰這是要鬧哪樣,他如此公然攻擊李山丘,又意欲何為。

在朝堂上的參奏一個人,分為兩種,一種是諫官,他們的使命就是為了參奏而參奏的,哪怕是武則天也在他們的參奏名單之中,不過他們的參奏都是屬于無關痛癢的哪一種。

甚至有時候是明貶暗捧,比如說某某官員不顧身體,勤于政務,累壞了身體,以至于又耽擱了政務。

他們是最沒存在感的朝官,也是最能找存在感的朝臣。

還有一種就是有政黨的官員,對另外一個政黨的官員進行參奏。

這就是最危險的信號,就像是一場大戰開戰的序幕一樣。


在搜索引擎輸入 移動藏經閣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移動藏經閣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移動藏經閣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