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移動藏經閣

第二千二百二十章 又起沖突

更新時間:2016-04-28  作者:漢寶
“呂門候、呂門青,你們哪里找來的小子?你們和他有仇?”

呂門候和呂門青從見到這人后,臉色就沒好轉過,一直都陰沉著臉。

“都靈度,我們的事與你無關,快點給我們辦理任務登記。”

都靈度的臉上始終帶著嘲諷,看了看白晨:“小子,你真要和這兩個廢物混在一起?”

白晨皺起眉頭:“你很啰嗦,快點登記任務。”

都靈度的臉上頓時露出不快,。綁著臉道:“沒看我正忙著么,等著。”

“等多久?”

“等我心情好了。”

“多久?”

“小子,你是想搗亂嗎?”

“搗亂的是你。”白晨同樣不爽的回應道。

“呂門候、呂門青,你們趕緊把這小子拉走,免得我動手。”都靈度不滿的看著兩人。

“石少……我們要不明天再登記……明天其他人值勤的時候。”

“不,我現在就要登記。”白晨倔強的回應道。

呂門候和呂門青看向都靈度,眼神里帶著幾分畏懼。

很顯然,他們以前是吃過都靈度的苦頭的。

白晨感覺,在這幻獸學院中,所有人都充滿了惡意。

白晨抬起頭看向都靈度:“再問你最后一次,你給不給我們登記任務?”

“沒空。”都靈度依然如故的回答道。

白晨突然跳起來,一把抓住都靈度的衣領,用力將都靈度拉出了座位。

都靈度整個人掀過桌子,摔在地上,抬起頭帶著憤怒的目光看向白晨:“小子,你找死。”

只是。都靈度說完這句話,白晨已經舉著椅子,當頭砸在了都靈度的腦袋上。

都靈度慘叫一聲,白晨手上的椅子已經粉碎了,只留下一條椅子腿。

“現在有空嗎?”白晨問道。

“小子,你死定了!!!”

白晨手上的椅子腿直接砸在都靈度的臉上。都靈度又是一聲慘叫,同時也反應過來:“救命啊……殺人吶……”

很快,周圍就開始有人跑過來,來的是兩個導師,其中一個就是關山樰。

“住手!石頭,你干什么!你發什么瘋?”關山樰怒喝的喝止了白晨粗暴舉動。

“關山導師、石闕導師,這個小子……這個小子瘋了,他要殺我……他要殺我……”都靈度連滾帶爬的跑到兩個導師的背后,臉上血淋淋的。一臉怨恨的看著白晨。

“兩位導師,其實我那是自衛,是這家伙看我一個小孩子,要勒索我積分,我當然不愿意,然后就發生了沖突,結果他沒打過我。”白晨隨手丟掉手上沾了血的椅子腿。

信口雌黃,白晨最拿手的把戲。當然了,他也相信。自己的話不可能取信于關山樰,不過這也只是自己找的借口而已,至于關山樰信不信那不重要。

“胡說八道,關山導師事情不是這樣的。”都靈度一臉委屈的反駁道:“不是這樣的。”

關山當然不會相信白晨的話,對于白晨的行徑,她也早就爛熟于心。

“都靈度。為什么他會動你?”

“我怎么知道是為什么,這個家伙就是瘋狗,他就是瘋狗,莫名其妙的動我。”都靈度委屈的說道。

他當然不會在兩個導師面前說,是因為自己為難他們三個登記任務。如果這事被傳出去了,那么自己的臨時職務就要被取消。

對于都靈度對白晨的稱呼,關山樰倒是非常的認同。

瘋狗!這個小王八蛋就是一條瘋狗!

見到誰就咬誰,今天自己就被咬了一口,也讓自己的名聲大損。

反而是關山樰身旁的石闕辛不明白白晨的性格,有些傾向白晨,畢竟白晨的年齡還是很有可信度的。

一個小孩子和一個少年打架,很容易就讓人傾向小孩子。

所以白晨才會說,年齡是他最強有力的武器。

關山樰埋怨的看了眼都靈度,都靈度的話顯然也不盡詳實,如果都靈度不把事情的起因說出來,那么很容易再次被這家伙脫身,而且如果在事情沒弄清楚之前,把事情鬧大的話,那么輿論一定是傾向白晨的。

關山樰看向呂門候和呂門青,兩人的性格較為懦弱,所以她打算把兩人當作突破口。

“呂門候、呂門青,你們說,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你們敢說謊的話,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你們這輩子也別想成為高級學員。”

白晨輕描淡寫的掃了眼兩人,呂門候和呂門青渾身一個冷顫,相較于關山樰的警告,他們兩個更加懼怕白晨。

“兩位導師,事情是石頭說的那樣。”

“你們胡說,你們本來就一伙的,當然會幫著他說話。”都靈度反駁道。

“誰告訴你,我們是一伙的?我和他們不熟,一點都不熟,而且今天我們還發生了一點沖突,不信你問關山導師。”白晨笑盈盈的說道。

關山樰只覺得一陣惡心,這家伙是不把自己拖下水不肯罷休。

這時候,居然還要讓自己幫他作證。

關山樰氣惱的看著白晨,遲遲不肯開口。

石闕辛看向都靈度:“都靈度,看來我真該給你一點教訓,平日你在任務處亂來,我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如今居然還對一個小孩子下手,你可真行啊。”

“石闕,我覺得也許事情另有隱情,還是不要那么快下結論。”關山樰提醒道。

不是也許,關山樰是絕對相信,事情不是白晨說的那樣。

“關山,你又不是不知道都靈度平日的行事,以前也就算了,今天既然都把事情捅破了,那就沒必要再遮遮掩掩了。”石闕辛還以為關山樰是為了息事寧人,而且以往他就對任務處的幾個負責的學員有所不滿,所以他打算借此次事情,給都靈度一個教訓,也算是殺雞儆猴。

“石闕,我是在提醒你,這小子并不是你以為的那么單純。”關山樰忍不住提醒道。

白晨看向關山樰,臉上立刻就露出不滿之色,關山樰居然在這時候拆臺,那自己也沒必要和她和和氣氣了。

“關山導師,今天你把我推下樓,我都不追究了,你還想怎么樣,不就是因為昨天沒給你一枚金滄幣嗎。”

“小子!你……你血口噴人!”

石闕辛不由得看向關山樰,他今天也聽說了這件事,沒想到居然就是這個孩子。

他的目光里立刻多了幾分懷疑,不斷的審視著關山樰。

“石闕,事情不是他說的那樣,也不是外界傳聞的那樣,回頭我再和你解釋清楚。”

“關山導師,你想把事情鬧大?好吧,那就鬧大吧。”白晨聳聳肩,在任務處找了一張椅子坐了下去:“你們去把所有的導師,所有的學員都叫來好了,我讓打架評評理。”

關山樰一聽白晨的話,立刻就慫了,沒錯……慫了。

現在這事雖說沒有鬧大,可是依然有許多的學員知道了此事,而且已經被定性了。

如果這時候再鬧大的話,那么自己的名譽算是徹底毀掉了。

只是,她又不愿意在白晨的面前退縮。

白晨是有恃無恐,關山樰就沒那么自信了。

“算了算了!這事我不管了,石闕,你來處理吧,我累了。”關山樰氣惱的甩手離去。

石闕辛愕然的看著關山樰離去,又看了看白晨,最后將目光落在都靈度的身上。

雖然都靈度的樣子滿慘的,可是石闕辛還是不解氣。

“都靈度,這事不算完,這個臨時職務你也別做了,既然你做不了,也不缺你一個。”

石闕辛的處理,頓時讓白晨對石闕辛充滿了好感。

不過等他從關山樰那里知道真相后,對自己的印象肯定會發生逆轉。

都靈度怎么也想不到,明明就是他占理,為什么到頭來反而變成了他理虧。

“石闕導師,怎么可以這樣……”

“這是你自作自受。”石闕辛冷冷的說道,也不管都靈度的怨言,轉頭對白晨道:“你是要登記任務的吧?想要做什么任務?我來給你登記。”

都靈度心頭慢慢的怨恨,看著白晨的眼睛里,都要噴出火了。

可是他也明白,現在自己說再多也沒用,事情已經被石闕辛認定是自己的過錯。

哪怕自己是被打的那個,誰讓對方是個小孩。

“我要進入黑死地,獵殺變異體。”

“什么?獵殺變異體?”石闕辛愣了一下:“你沒搞錯吧?”

“沒有,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每年都有幾個學員在黑死地喪命,他們在登記之前,也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是結果就是以悲劇收場。”

“石闕導師,我的家族曾經流傳著這么一句話,給自己壓力,再克服壓力,才能夠得到成長的機會,溫室里的寶寶永遠都無法走出別人的庇護。”

“好吧……你有足夠的積分嗎?”石闕辛知道勸說不了白晨,只能放棄勸說,畢竟黃品任務是任何人都可以接的,自己沒資格阻止。

“我向他們借的。”

在登記好之后,石闕辛帶著三人出了任務處。

“你叫石頭是吧?對于你家族那句話,我還是很認同的,可是我還是要給你一個忠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極限,不要去做超出自己極限的事情。”

“謝謝石闕導師的教導,我會記在心上的。”

“希望我給你登記的任務,不會讓我自己抱憾,也希望你能平安歸來。”

在搜索引擎輸入 移動藏經閣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移動藏經閣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移動藏經閣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