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移動藏經閣

第兩千一百九十六章 噩夢開始

更新時間:2016-04-21  作者:漢寶
畫師堯在泥濘的道路狂奔著,那種死亡的氣息如影隨形。ww.jdxs.et免費小說門戶

就好像那個小子的眼睛,一直在注視著他一樣。

逃!一定要逃!

不能在這里停留,那家伙……那家伙是個怪物……

畫師堯幾乎已經超出了身體所能承受的極限,可是腳步卻是停不下來,內心的恐懼迫使他不斷的奔跑著。

終于,畫師堯看到了千面的一座小村莊,也看到了自己人。

那些人也看到了畫師堯,畫師堯招呼也沒打,直奔他們的首領的屋子。

畫師堯嘭的一聲,推開房門,看到自己人的時候,那種幸福的感覺,幾乎讓他虛脫。

而那如影隨形的恐怖感覺也隨之消失,畫師堯激動的上前去:“公輸悼。”

公輸悼不解的看著畫師堯:“畫師堯,人呢?我要你殺的人呢?你怎么一個人回來了?我讓你帶去的人呢?”

畫師堯的表情突然凝固了,噗通一聲,撲倒在地上,臉上的表情成為永恒。

公輸悼臉色微微一變,上去查看畫師堯。

“死了……累死了……”公輸悼的臉色變得有些驚疑:“畫師堯帶著那么多人過去,如今只剩下他一個人回來,而且像是受到了什么驚嚇,他到底遇到了什么?”

公輸悼滿心的困惑,一百多個死士殺手,難道全軍覆沒了嗎?

奇怪,根據自己的情報,白水滄彌的身邊,并沒有這種實力。

難道情報有誤嗎?

公輸悼疑惑中,對身邊人道:“把畫師堯的尸體丟出去,和那些村民堆一起燒掉,對了,把那兩個人帶上來。”

這個小村子已經雞犬不留,這是為了行動的隱蔽。

而且他們這么多人出來,又需要補給。所以直接鳩占鵲巢,把這村子占為己有。

很快,山雷和白水東就被帶了上來,他們的臉上傷痕累累。看起來沒少吃苦頭。

山雷最是不忿,一看到公輸悼便大叫起來:“卑鄙小人,有本身放開我,我們公平的一戰,鬼鬼祟祟的耍詭計算什么好漢。”

白水東沒有答話。他可不是山雷那種愣頭青。

不過山雷這么的憤憤不平,也是理所當然,畢竟他的實力不弱,可是偏偏遇到的對手是會隱身的,以至于他根本就不懂得如何應付。

如果這些殺手不會隱身,就算能夠拿下山雷,他們也要損失慘重。

偏偏他們隱身之后,山雷就徹底的懵逼了。

看不見的對手怎么打?

一頓老拳后,山雷就被打的鼻青臉腫。

要不是公輸悼故意留他性命,恐怕他現在已經見閻王了。

白水東只是看著公輸悼:“公輸悼。真沒想到,你居然也叛變了。”

“不要說的那么難聽,我并沒有白水的賜姓,所以我不是白水家的人,我只是被雇傭的,誰出的錢多,我當然就聽誰的。”

“如果只是錢的話,主母一樣可以拿的出來。”

“不,她已經拿不出來了,如今白水家已經是二爺說的算了。白水滄彌現在什么都不是,只是一只喪家犬,一只喪家母狗。”

白水東深吸一口氣,閉上眼睛。沒有接話。

如果換做以前,有人在他的面前如此侮辱白水滄彌,他絕對會和對方拼命。

不過現在他什么都做不了,所以他只能控制自己的情緒。

越是危險的關頭,就越是需要心平氣和。

“你說什么……你敢辱罵主母,我饒不了你……”山雷依然是愣頭青的表現。一點沒收斂。

公輸悼看了眼白水東,又將目光落到山雷的身上。

“你們看起來深受重用,實際上白水滄彌也只是利用你們兩個而已,你們一出事,她就將你們當作棄子。”

“你放屁,你以為主母與你一樣嗎?”山雷憤怒的咆哮著。

“難道不是嗎,她明明有實力救你們,可是卻對你們不管不問。”

“你放屁,主母都病了,哪里有能量救我們。”

“山雷,閉嘴。”白水東惱怒的喝斥道。

山雷就是個長不大的孩子,雖然他的忠心可嘉,可是卻實在沒有分寸,口無遮攔。

公輸悼微笑的看了眼白水東,看著山雷道:“事實就是如此,你們肯定還不知道,其實白水滄彌的身邊,還有一支隱蔽的力量吧,一直就隱藏在身邊,可是你們兩個卻完全不知道。”

白水東當然知道自家的主母有沒有隱藏力量,他根本就不相信公輸悼的話。

不過公輸悼這么說,肯定是他的計劃出現了問題。

最大的可能就是派遣去刺殺自己的主母的人出事了,他對主母那邊的情況不明,所以才來自己這邊探聽虛實。

“哈哈……”白水東突然大笑起來:“看來你終于知道了,怎么樣,你以為主母真的沒有反擊的能力了嗎?不要忘記主母的身份,她是白水家的大小姐,你真以為二爺可以那么輕松的控制白水家?太天真了吧。”

“如果白水滄彌真的有這個能力,何必畏首畏尾?”

“公輸悼啊公輸悼,難道你到現在還不明白嗎,主母要的就是這樣,借著這次的機會,讓背叛白水家的人自己跳出來,然后逐個的擊破,有些人以前不方便殺,畢竟沒有真憑實據,可是現在卻不同了,自己跳出來作死,那就更沒有留下的必要了。”

公輸悼心頭一挑,白水東這說的是自己?還是在說畫師堯?

突然之間,公輸悼猛的醒悟過來,不對,白水東這小子在嚇唬自己。

白水家的兩個天品強者,就是太老爺和二爺兩個人,如今太老爺奄奄一息,根本就不足為慮,正是因為這樣,二爺才會在這時候動手。

白水滄彌哪怕真的隱藏實力,也不可能選擇這時候清除異心。

因為她根本就沒有實力壓制二爺,如果她真的有底牌的話,絕對不會等著二爺發難再反擊,而是從一開始就逼迫二爺不敢動手。

這個前后可是有非常大的區別,白水滄彌并不需要有比二爺強的實力,只要有能夠威脅到他的底牌,就可以逼迫二爺收手。

可是一旦二爺發動的話,那么就算白水滄彌有比二爺強的實力,二爺也不可能把守,肯定是斗的兩敗俱傷的結果。

現在就要搞清楚的是,白水滄彌的底牌是什么,到底到什么程度,自己也好決定是布置陷阱除掉白水滄彌,還是回去稟報二爺。

白水東當然不指望能夠真的唬住公輸悼,不過能夠讓他起疑而不敢亂動,那么他的計劃就算成功了。

突然,房門再次被推開了,公輸悼皺著眉頭看著闖入的手下。

“干什么這么慌張?”

“大人,出……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

“那個……那個尸體坑……”

“怎么了?是不是有哪個村民沒死?我早就說過,每個尸體都要再補一刀的,不是?難道是有哪個沒死的村民逃走了?”

“不……不是……”那個手下的臉色惶恐無比,目光里帶著無比的恐懼。

“到底怎么回事?”

“村民……村民的尸體全部……全部消失了……”

“什么?怎么可能?幾百個村民的尸體,怎么可能不見了?而且尸體坑那邊有人守著的。”

“是……是真的……不見了,都不見了,全部變成了我們的人……全部都是畫師堯帶出去的人……”

“胡說八道。”公輸悼推開手下,冒著雨出了門,跑到那個尸體坑旁邊。

果然,真如自己的手下說的,全部變成了自己的手下,橫七豎八的堆砌在坑里。

公輸悼臉色一變,看了眼身邊的幾個手下:“有沒有誰看到,是什么人干的?”

“沒……沒有……”

突然,一道劃破夜空的驚雷,照亮了整個夜空,緊接著,尸體坑里的一個尸體動了。

那是一具無頭的尸體,他的手上抱著一個頭顱,搖搖擺擺的站起來。

“噩夢開始了。”那個被無頭尸體抱著的頭顱,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

這個詭異的景象,讓公輸悼和所有的殺手都炸毛。

他們從未見到如此可怕的一幕,他們完全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難道是中了魔毒?

不對,變成了魔尸的人,只要被斬下頭顱,就會直接死掉,這具尸體明顯已經沒有了頭顱,而且就算是變成了魔尸,也不可能開口說話。

那個頭顱說完話,尸體便噗的一聲撲倒,再沒有一絲動靜。

漫長的寂靜,所有人都沒有開口,因為他們全部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幕。

一直過了很長時間,公輸悼才轉動著僵硬的脖子:“你們……你們剛才都看到了吧?你們看到了那具尸體在說話了吧?不是我一個人看到的吧?”

突然,公輸悼看到站在最后面的那個手下,他在做著一個怪異的舉動。

他用刀割自己的脖子,公輸悼猛的怒吼道:“你在做什么?”

那個人抬起頭,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噩夢開始了,這是第一個!”

這個人話沒說完,已經把自己的腦袋割下來了,可是卻還提在手中:“每個時辰兩個人,希望你們能有一個好夢。”(


在搜索引擎輸入 移動藏經閣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移動藏經閣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移動藏經閣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