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移動藏經閣

第四百三十八章 鏢

更新時間:2014-08-18  作者:漢寶
過了哈桑部族后,就算是真正的進入南疆苗人的領地。

漢唐千年王朝,曾經不止一次南征苗嶺,可是都被拒之門外。

南疆密林,潮濕溫熱,中原人根本就無法適應南疆的氣候環境。

再加上毒蟲猛獸的侵擾,又有天然瘴氣屏障。

漢唐的大軍來到南疆密林,根本就無法展開陣仗,所以長久以來,南疆與中原雖然一水相連,可是卻始終未曾納入中原版塊。

鏢隊進入南疆后,速度明顯慢了下來,車馬在密林中行進,也變得越發的困難。

周木旭的傷勢漸漸好轉,可是臉色卻始終一籌莫展。

南疆本是他血脈的根源故鄉,也曾經是他以為的棲身之所。

可是現實卻給了他無情的打擊,即便是這片密林中,依然存在著爾虞我詐,依然存在著勾心斗角。

羅布部族早已消亡,就在不久之前。

具體的原因就連哈桑大布也不知道,或者說是他不敢多說。

五毒教在這片密林的最深處,然后苗人部族就如同眾星拱月一般,圍繞著五毒教向外延伸出去。

周木旭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救出羅布部族的大布,也就是五毒教的教主。

雖然他們素未謀面,可是對于體內流淌著苗人血脈,流淌著羅布部族血脈的周木旭來說,羅布大布可能是他唯一的親人。

因為苗人這種原始的社會結構,整個社會結構都處于一個小群體之內,所以相互之間,都夾雜著彼此的血緣關系,同時也讓整個部族更加團結緊湊。

這種血緣關系,伴隨著他們一生一世。讓他們永遠會為了自己的部族效忠。

車廂內的氣氛有些凝重,白晨依然漠不關心的打著哈欠。

對他來說,周沐琪與周木旭都只是一個過客,與他沒什么交集。

他這次來南疆。除了因為鏢隊本身的緣故。更主要的還是要找前來南疆的吳道德和關東天。

自從十里鋪之后,吳德道和關東天便因為自己來南疆。

白晨很好奇。這兩人怎么會跑到南疆找尋自己的。

可是這都小半年的時間過去了,兩人依然毫無音訊,如今正好來到南疆,自然是要將他們兩人帶回去。

“石頭。你覺得我們應該怎么辦?”周沐琪祈求的看著白晨。

白晨微微笑起:“有些時候,人就要學著放手。”

“放手?”

“是的,放手。”白晨看了看周沐琪,又看向周木旭:“你們覺得自己這樣顛沛流離的生活,能持續多久?當最初的熱情消退后,你們終有一人要先放手,你還有你的親人。他也有他的使命,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江湖。”

俗話說,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姻。

可是白晨很清楚他們的未來,周木旭的心意已決,決意要去救出那個素未謀面的長老。

可是周沐琪卻不愿意周木旭去冒險,甚至于她希望能夠回頭,去懇求自己的父親同意他們的婚事。

兩人的觀念已經發生了改變,與其將來反目成仇,勞燕分飛,還不如現在干脆點分道揚鑣,彼此也保留一段美好的回憶。

周沐琪不是個果決的女人,她能夠離家出走,與周木旭私奔,不是她有多大的勇氣。

甚至于她現在已經后悔了最初的決定,周木旭可以一走了之,可是周沐琪卻不可以。

因為她還有一個家,還有親人,這樣一個放不下的女人,讓她一輩子不回家,不見自己的父母,這是絕無可能的。

周木旭抬起頭,久久的看著周沐琪,周沐琪被周木旭看的心慌意亂:“不可以……我們經歷了這么多的苦難,怎么可以說放就放……”

“琪兒,走吧,我們真的不是同路人。”周木旭從周沐琪那不知所措的目光中,看到了她的猶豫,看到了她的彷徨無助。

“這次你這小情人進到南疆,就沒想過活著回來,你跟著也是無濟于事,與其成為他的累贅,還是早早的放手,大家各奔東西。”

白晨漫不經心的說道:“你不欠他什么,不要有什么心理負擔。”

“你不欠我什么,是我周木旭欠你的,也欠你周家的,向肖當家借一匹馬,現在折回去吧,代我向師父說一聲對不起。”

周沐琪并未有太多猶豫,周木旭的話讓她放下了負罪感。

她不欠周木旭什么,當放下包袱后,她就再不需要感到不安。

周木旭失落的看著周沐琪遠去的背影,心中雖然神傷,卻只能一個人舔著傷口。

“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白晨略顯老懷的拍了拍周木旭的肩膀,拆情人果然是最有樂趣的事情。

周木旭看著石頭,他有一種想哭的沖動。

其實早在離家出走之前,他就已經預料到了這樣的結果。

只是他沒想到,周沐琪走的這么快。

曾經的山盟海誓,曾經的情意綿綿,此刻都變成了一種諷刺。

“你現在是準備為那個已經忘記你的女人流淚,還是準備為那位唯一的親人流血?”

周木旭咬了咬下唇,堅定的看著白晨:“我一定要救出我們羅布部族的長老。”

“以你的能耐,此去成功的可能性近乎為零。”

“石頭兄弟……不,石頭大哥,請你給我指條明路。”

“你這聲大哥,我應了。”白晨一副老大的做派,拍了拍周木旭的肩膀:“去救人這事,有硬計劃和軟計劃,你的武功低微,這硬計劃肯定是不適合你,軟計劃嘛,就看你夠不夠機靈了。”

“請石頭大哥指點。”

“你現在最大的優勢就在于,沒有人知道你是羅布部族的人,如今五毒教內部動蕩,三大長老趕走五毒教教主,同時也被五毒教教主帶走了大批親信,手頭必然沒什么人手,肯定要大肆招兵買馬,你便可以混進去,你本身是苗人,而且又是帶藝入教,身家又干凈,想要混出個名堂不難,混入之后就看你的能力了,教內正值用人之際,想要攀升上去輕而易舉,你只需這樣……”

周木旭呆呆的看著白晨,滿臉愕然的表情,他原本以為,救人就是救人,救得出來就成功,就不出來就把自己搭進去,沒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在聽完白晨的話后,他突然發現,原來事情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簡單。

這其中居然藏著這么多的門門道道,不過不得不說,白晨給他說的這些,讓他不再那么彷徨無助,不再那么不知所措。

他的心中充滿了希望,甚至于白晨還跟他說,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內,爬到極限的位置。

“我能告訴你的,大致已經告訴你了,還有兩點你需要謹記在心,第一點,不能急,羅布大布既然沒被當場處決,那就是說他還有存在的價值,你有充足的時間完成你的計劃,其二,敵人的敵人,就是你的朋友,五毒教的教主,她不是你的敵人。”

“我明白了。”

周木旭是個很聰明的人,白晨說的這么多這么詳細,如果他還不知道應該怎么做,那就自殺好了。

進到南疆后的第一個苗人的集市后,周木旭就下車了。

鏢隊的人都很奇怪,為什么周木旭走的這么急。

不過對于周木旭,眾人也沒有過多的注意,反正他們入伙的時候,給足了車馬費,如今走個干脆,倒是讓眾人松了口氣,至少他們沒給鏢隊惹來什么麻煩。

“曾叔,我們這趟鏢是要送哪里去?”

“送東明城。”

東明城白晨倒是知道,畢竟整個南疆也就三個城,第一個是被苗人奉做圣城的多明古城,然后便是東明城和南開城。

三座古城不論是在南疆還是在漢唐中原,都是相當有名。

東明城位于南疆東部,人口也是最多,不過同樣的,東明城也是最混亂的一個城池。

南開城被天一教控制,多明古城則被五毒教控制。

所以兩個城池都還算穩定,可是東明城則是兩教沖突最嚴重的地方。

正因為沖突嚴重,所以苗人更喜歡涌入東明城。

特別是那些想要出人頭地的苗人,越是混亂的地方,就越是受到追捧。

在那里有太多的機遇,五毒教、天一教的勢力,各自占據著半壁江山。

“那我們這批貨物到底是什么東西?”白晨很好奇的問道。

其實這個問題,已經不是白晨第一次問了,每次裝卸貨物,曽不負和肖鳳兒都顯得小心翼翼,就連白晨這個自己人,都被蒙在鼓里。

白晨只知道,這貨物不小,而且多半是易碎的東西,每次裝載上下車,都要小心翼翼的,三四個人合抬。

“這個……不好說……”曽不負撓了撓老臉,很為難的說道。

“又不是大姑娘,有什么不好說的。”白晨白了眼曽不負。

曽不負卻像是做賊一般,整個人都彈起來:“你……”

白晨一看曽不負這臉色,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驚愕的看著曽不負:“你們這一路運過來的,不會真的是個大姑娘吧?”

“額……這個……”曽不負又露出那種薇諾娜的表情。


在搜索引擎輸入 移動藏經閣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移動藏經閣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移動藏經閣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