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網游之劍刃舞者

第二千五百三十四章,拜師

更新時間:2018-07-08  作者:不是聞人
作為一個老牌的強國,梅蘭帝國自然擁有一套完善的管理體系,沒了個皇帝而已,對帝國的運轉關系并不算大,當然,短時間內是這樣的,畢竟一個國家,不能長時間沒有元首。請(品書網)看最全!的小說!

貴族們的根本利益都是一致的,知悉了梅蘭皇帝的所作所為,便不再有貴族執著與已經灰飛煙滅的帝皇,他們現在,需要一個新皇帝,這個皇帝必須要擁有足夠的民望,并能夠帶領帝國從這場風波安然度過!

梅蘭皇帝雖然已經死了,但是那家伙最后展現出來的力量,還是引起了新聞媒體的注意!雖然現在死無對證,但是媒體這個團體,從來不缺少捕風捉影甚至栽贓嫁禍的家伙,他們所追求的,是新聞帶來的利益,一個個總想搞個大新聞!

為了轉移社會關注的重點,梅蘭的貴族在全國發起了新皇帝的選舉,原本,按照傳統,皇位應該是按照繼承權順序,從所有繼承人按序推選,但是,梅蘭皇帝的子嗣都參與到了他的行動,讓他們繼承皇位,說什么貴族們也無法放心,所以才有了這次全國的皇帝選舉!

林錚對梅蘭皇室并不了解,最熟悉的,也不過是春香,所以對于梅蘭這次的皇帝選舉,他是一點兒興趣都沒有,再說,他現在也沒有功夫去理會這種無聊的事情,新的皇帝會是誰,對他許下的承諾一點兒影響都沒有,起這個,他更關注的,還是杜林特和妮莎!

林錚再次看到妮莎的時候,她正坐在家窗邊,神色木訥無神地盯著窗外的風景。雖說如今皇帝已經完蛋了,但是她在婚禮的行動,還是讓不知情的雙親非常火大,所以現在,她依然處于禁足。

林錚他們的忽然到訪,讓妮莎父母大為吃驚,得知林錚是過來看望妮莎的,眼卻是流露出來幾許興奮之色,他們還當林錚是看了妮莎,若是妮莎有幸能嫁給戰神殿下,那可是他們全家的福氣啊!

回想起那兩人的神態,林錚便有些哭笑不得,狄李思一臉壞笑地正要說怪話,還沒有說出來,便被林錚伸手敲了一下!

聽到狄李思不滿的叫聲,窗邊的妮莎這才回過神來,臉一轉,這看到了林錚幾人的身影。妮莎想過來的人可能是誰,但是從來沒有想到,戰神竟然會來到她這里!

“戰神殿下?”妮莎滿眼驚地盯著林錚他們,似乎還有點兒難以置信的樣子,以她的身份,和戰神之間不可能有什么交集的才對啊!

林錚揉著狄李思的腦袋,一臉笑意地朝妮莎望去,“喲!幾天不見了,還好么妮莎?”

這輕松打趣的語氣,聽得妮莎便是一愣,戰神這口氣,似乎已經和她認識了好久的樣子,但是妮莎非常確定,自己這是第一次以個人的身份的見到戰神啊!

揣著一肚子的疑惑,妮莎盯著林錚說道:“多謝戰神殿下關心,妮莎一切安好,只是之前在婚禮時胡鬧了一場,惹得家里大人不高興,如今正在禁足!”

“這個是你不對了!”林錚一本正經地說道,“當時那情況有多危險你又不是不知道,皇帝的人可是真想殺人,萬一你被殺了可怎么辦?!”

聞言,妮莎這露出來一抹無奈的笑容,“沒辦法啊!我知道沖出去會很麻煩,可是身體自己不受控制地跑出去了!有那么一個朋友,實在是太讓人操心了!”

“真的只是朋友?”林錚神色揶揄地一笑,迎他的眼神,妮莎頓時臉色便是一紅,趕緊便將視線轉移到了旁邊。

“花瓶有什么好看的,你平時還沒看夠嗎?”

“戰神殿下!”妮莎臉依然帶著紅暈,是神色顯得很是無奈,“您不要再打趣我了!我承認,我是喜歡杜林特,但是沒辦法,那個笨蛋真正喜歡的是春香,對我,一直都是當成兄弟來看待的,這都成兄弟了,我還能有什么辦法?只好一直給他擦屁股了!”

“所以說你啊!”林錚搖著頭一陣嘆氣,“誰讓你自己老是把自己當成個王子的,一般來說,哪個男人會喜歡王子嘛!”

妮莎覺得這個戰神殿下十分怪,他特意過來,是為了和自己說這些感情的問題?不過,自己對杜林特的感情,從來沒有向別人吐露過,現在有個人能來和她分享一下,感覺也很是不錯呢!望向林錚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妮莎便感覺這張臉實在非常親切,以前都是自己這么看著那些小學妹的,被別人這么關心著的感覺,真的很不錯呢,難怪那些小學妹這么喜歡纏著她,她現在很想沖到林錚身邊,將自己一肚子的話都傾訴出來。

林錚的確挺喜歡的妮莎的,為了自己所愛而默默付出的女孩子,實在很是可愛!不過這種不求回報的付出,林錚不是很贊同了,拱手送掉自己喜歡的人,回頭自己一個人黯然神傷,傻不傻啊這是!

“戰神殿下!”妮莎好地盯著林錚,“我們在什么地方見過面嗎?”

林錚也沒有再逗弄這丫頭的心思了,聞言,立刻便化成了杜林特的模樣。親眼看到林錚在眼前變成了杜林特,妮莎眼睛都瞪圓了,而后腦袋里面便亂成了一團漿糊。既然戰神殿下能變成杜林特,那表示,自己看到的杜林特,有一段時間是他偽裝的,但是這偽裝,到底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她怎么完全沒有察覺呢?

“要是讓你察覺的話,這戲我演不下去了!”林錚解除了幻化笑道,“和你提起搶親的時候,杜林特已經換人了,搶親是我的注意,杜林特那家伙,還下不去這個手!!”

“可是戰神殿下!”回過神來的妮莎,依然顯得有些迷糊,“我那天明明看到你在賓客里面的!”

話音剛落,林錚的元神便跑了出來,看著一模一樣的兩個人,妮莎再次瞪大了眼睛。

“分身這種把戲并不難,難的是如何騙過別人,讓別人知道,他們看到的假象,都是真的!”林錚收起元神道,說著,林錚臉便露出了促狹之色,“也是說,春香并不是真的跟了杜林特走,當時她已經知道我是假冒的了,我讓你送的信,是為了告訴她這件事,讓她配合我演戲!”

妮莎臉色一紅,眼卻是閃過一抹驚喜,既然春香并不是真的選擇了杜林特,那么……

“走吧!”說著,林錚便妮莎面前打開了通往仙境的通道,“跟我去見見杜林特那家伙,有些話,你總得當面說清楚了他才能明白,別總是和剛才一樣,一個人坐在窗戶旁邊發呆,傻不傻啊!”

看著仙境通道,妮莎倒是沒有那么大反應,畢竟這是戰神嘛!戰神的話,總得有一點兒神的本事不是么?!但是當面和杜林特說清楚?!一想到要面對杜林特震驚的表情,妮莎便感覺自己有些頭暈!

“別暈了!頭暈也得!”還是個王子呢,這點兒出息!林錚好笑地盯著妮莎后便將手一揮,“四娘,伊絲,把妮莎帶!”

“是!主人!”應了一聲后,笑嘻嘻的四娘便和伊絲一塊朝妮莎走了過去,妮莎很想跑路,但是她很快發現,自己似乎跑不掉了,除非她愿意從窗戶跳出去!

看著神色有些慌張的妮莎,林錚下意識地便搖了搖頭,攤個牌而已,用得著這么慌張么?!隨即,自己便帶著狄李思和菲特走進了仙境,說起來,把杜林特扔給王翦之后,他自己也沒有注意過,也不知道那小子在王翦那兒有沒有什么收獲。

王翦的隱居之地是一道山谷,真真是芳草凄美,落英繽紛,世外桃源么,最適合隱居了!當林錚他們過來的時候,王翦慢條斯理地煮著茶,閑來無事,總得有點兒東西來消遣一下么!

金黃的茶水才剛倒好,走前的林錚便毫不客氣地端起來牛飲了一杯,完了贊嘆一聲:“好茶!”

“牛嚼牡丹!品茶是這么品的么?!”王翦沒好氣地笑道,說完自己便端起一杯,輕輕地呷了一口,神色陶醉地細細品味起茶水在口的滋味變化。

看著自得其樂的王翦,林錚笑道:“小子我生性粗魯,這種細發的東西,實在不適合我,也能粗略品味個出來個好歹是了!”

和外行人實在沒什么好交流的,聽這小子說,通天老道似乎也好這一口,或許有機會能和老道切磋切磋!放下茶杯,王翦這說道:“是來找杜林特那小子的吧?”

“恩!”林錚點了點頭,回頭一望,這看到了被伊絲和四娘帶過來的妮莎,那丫頭驟然來到這世外桃源,眼睛都看直了,哪里還記得慌張是什么事兒。

一臉笑意地回過頭來,這對王翦說道:“你看她怎么樣?”

“好一個俊秀的一個娃子!”王翦一口稱贊道,但說完眉頭便是一挑,“等等,這個是女娃子?”

“意外吧?”林錚笑道,“名字叫妮莎,性情很是不錯的一個丫頭,我很喜歡,帶她過來,是讓她和杜林特見面的!”說著話鋒一轉,“怎么樣老爺子?杜林特那小子人呢?”

見得妮莎豎起耳朵來,王翦便故意說道:“不行啊!木頭一樣的劈柴貨色,讓我一刀剁了,丟外面喂狼了!”

林錚一聽這話知道王翦在打趣,但是妮莎不知道啊!這一聽杜林特竟然被一刀剁了喂狼,淚珠子頓時便涌了出來好多。

沒等淚珠子掉下來,旁邊一座雅致的竹屋便沖出來一道身影,興奮地大笑道:“哈哈!死老頭子,你的問題我已經解開了!”

杜林特手里頭拿著一張稿紙,一臉興奮地沖向王翦,但是這才剛跑兩步,便感覺有點兒不對勁,老頭子這邊多出來好多人,和老頭一塊喝茶的,好像是戰神?還有那是……

“妮莎——?!”杜林特一聲驚叫,她怎么會在這里的?!

妮莎愣愣地盯著杜林特,不是說被喂狼了么?怎么……猛然回過神來,妮莎頓

時便露出了羞惱之色,她終于知道自己被老頭子給騙了!

看著她羞惱的模樣,林錚和王翦頓時便笑了出來,不清楚狀況的杜林特撓了撓頭,這朝妮莎跑了過去,見狀,四娘立刻便拉伊絲從妮莎身邊走開,不是四娘懂氣氛,而是她看到林錚拿出香噴噴的金屬條在召喚她了。

杜林特狐疑地回頭看了林錚他們一眼,這才對妮莎道:“妮莎,那是戰神吧?”

“恩!”

見得妮莎點頭,杜林特便撓了撓后腦勺道:“你怎么會認識他的?”說著似乎想到了什么,這附到了妮莎耳邊,小聲地問道:“難道說戰神喜歡你了?”

妮莎聽得一陣氣苦,平時你不是自稱情場圣手么?怎么到了她這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笨蛋了!沒有回答這家伙,妮莎伸手便拍了下這家伙的腦袋,沒好氣地說道:“胡說什么呢?!戰神殿下……他是我哥哥!”

“戰神是你哥哥?!”杜林特嗓音都尖了起來,這事兒他怎么從來沒聽說過啊!?

妮莎瞥了眼滿臉笑意的林錚,換覺得自己底氣很足,這白了杜林特一眼道:“你管那么多干嘛呢?我倒要問你,你在這兒干嘛呢?!”

“我……”杜林特神色有些迷糊,看了看自己手的稿紙后,這才有些不確定地對妮莎說道:“大概是在學戰術?”

“笨蛋!!”妮莎又拍了這家伙一巴掌,不用說,那個白胡子的老爺爺,肯定是戰神給這家伙找的神仙老師,結果這家伙跟著老神仙這么久,竟然還不知道自己在干嘛,虧得他還是獅鷹學院的精銳呢!

不過……看著杜林特那有些訕訕的表情,妮莎的心情卻是一下靚麗了起來,當下這丟下了這家伙,小跑著來到了林錚和王翦跟前,而后恭敬地向王翦鞠躬道:“老爺爺,我向和您學本事!”

王翦一臉笑意地放下手的茶壺,盯著妮莎道:“要入我門下,可是得吃不少苦頭的,回頭要是撐不住,老頭子我可真會把人剁了喂狼,你確定要學?”

聞言,妮莎抬起頭,一臉自信地說道:“杜林特那個笨蛋都能學會,我肯定也行啊!”

“有志氣!”王翦笑著點頭道,“但是那個笨小子可算不什么良才,你和他的話,可不見得能有什么出息!”

杜林特一聽,這不樂意了,快步前便將手稿紙朝桌一拍,“老頭子,你出的問題,我已經解開了,太簡單了,也那么回事兒!”

王翦瞥了眼稿紙的內容,繼而嘴角一撇,“半天的功夫整出來這點兒東西,你還好意思炫耀,讓條狗來,都能你做得更好!”

這老頭子的嘴也太毒了,人家一個高材生,被你拿來和狗!林錚忍著笑意,看了眼杜林特,這傻小子臉都黑了,看樣子很想撲去掐死這老頭子。這時王翦露出來溫和的笑容,望向妮莎道:“丫頭,既然你以這小子做對,那把他剛解開的這個問題解出來吧,成了我答應教你本事!”

“沒問題!”妮莎信心十足地說道,而后,這在眾目睽睽之下,直接將杜林特的稿子給抄了一遍,完了把自己的一份向王翦一遞,“好了!”

杜林特聽得便是一個趔趄,隨即便在妮莎耳邊小聲地說道:“你是要抄,好歹也找個老頭子看不見的地方啊!”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抄了?”妮莎一臉正經地說道,“這是我的答案,只不過剛好和你的答案差不多而已。”

“不錯不錯!”王翦盯著妮莎的答案點頭道,“很是工整,臭小子強多了!”

杜林特頓時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這是紅果果的偏心啊!他那個是稿紙,解答的過程免不了一些推算,看起來自然不會太整齊,妮莎是直接整理了一下抄,這能不工整么?!

“合格了!”

聽到王翦的話,杜林特腳一軟,這坐到了地,抬頭一看滿臉得色的妮莎,心頓時一片哇涼,完了,老頭子重女輕男,這下去他還能有活路么?!

林錚才不管杜林特的心情怎么樣,男人家多吃點兒苦頭不算個事兒,妮莎能拜在王翦門下,才是林錚較開心的事情!

妮莎似乎察覺到林錚的目光,一轉過頭,便迎了林錚的笑臉,想起剛才和杜林特胡謅的話,這感覺有些不好意思。

“跟著老爺子好好學,家里面,我會和你解釋的!”說著,林錚便瞥了下杜林特,這眼帶笑意地說道:“機會這東西,還得靠自己把握才行!”

“恩!”妮莎神色認真地點了點頭,這次,她一定不要再放手了,“謝謝戰神殿下!”

話音剛落,林錚的手便落到了她頭,妮莎樂滋滋地一笑,抬頭便望著林錚道:“謝謝哥哥!”

“加油!”林錚笑道,“妮莎的話,一定沒問題的!”

(本章完)

本書來自


在搜索引擎輸入 網游之劍刃舞者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網游之劍刃舞者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網游之劍刃舞者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