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大明武夫

第1281章 還有再起中興的機...

更新時間:2015-09-14  作者:特別白
在對他們這么有利的大勢下,居然不去改朝換代,居然不去封官許愿,居然沒有招攬人心,甚至沒有士紳富貴們擺明自己的態度,開出自己的條件,只知道要錢,要能賺錢的匠戶,要可以通商的港口,要說明自家的貨物不能征稅,這些比起天下來,比起士紳人心來,算得了什么,這不是鼠目寸光是什么?

甚至因為趙家軍提出了這樣的條件,吏部尚書星甚至想要談一談,覺得對方既然這般見利忘義,這般市儈,那豈不是可以用財貨說動的,而且既然是議和,那么就是一方開價,一方還價,總要有個來往,如果自己能多花銀錢將地方保住,那或許還有再起的機會,如果能將銀錢減下來,那也是功勞一件,總比日后背鍋的好。

而且使團的每一名大臣和太監對趙家軍這些年輕人的看法都很一致,覺得他們未必沒有向善之心,他們做下這等無法無天的惡行,可卻不見什么囂張跋扈的言行,待人接物很有規矩分寸,雖然冷淡,禮數仍在。

難道這些年輕人背后真有什么大奸大惡、老奸巨猾之輩指使,如果能說動這幾人改惡向善,那這局面立刻就可以翻轉,最起碼可以因為這個,可以將這次和談的條件變得對大明有利些。

只是所有人都估計錯了,趙進沒有如何囂張,也沒有惡形惡狀,時刻都有年輕人對長輩的禮貌和禮讓,只是開出這個條件之后,一分也不讓。

“大人這次見我,只有答應和不答應兩個條件可選。”

“既然是議和,難道不可商議嗎?”

“可以商議,但我提的條件不可減少變動。”

“難道不能減少嗎?”

“不能!”

“這是何等道理,既然是議和,這商議就是有來有往,難道不允許本官駁回嗎?”

“可以駁回,但我提的條件不可減少變動。”

“南直隸是龍興之地,可否商量?”

“若江北地不給,我立刻提兵攻打京城。”

想要去談的人都是灰頭土臉,沒有一場勝利,局面危急,對方隨時可以向京師進軍,而且打下來的可能很大,在這樣的局勢下,掙不來任何的緩和,只能答應徐州所提的任何條件,到現在,使臣們反倒是慶幸,多虧這趙家軍起于鄉野,眼界比較小,沒有提出什么太多的條件,不然的話,還真是沒法談。

“現在若是歸順朝廷,封王也不是不可,封地就可以是山東和南直江北地,永世富貴,還能罷兵太平,這有什么不好嗎?”

“趙公子可以封王,趙公子幾位兄弟如此人才,封侯封國公都是有的,總比大興干戈,出生入死的要好。”

當確定條件沒的緩和之后,使臣們反倒是放得開了,開始對趙進和伙伴們開出種種條件,他們心里多少還存著些說動對方,用計謀的心思,覺得自家政壇宦海沉冇浮多年,總比這幾個毛頭小子要強,開出種種條件的同時巧妙的挑撥離間。

但結果讓他們頗為氣餒,任你風吹雨打,我自巍然不動,這幾個年輕人都是油鹽不進的樣子。

雖然說不成,可大家沒什么氣餒失望的,甚至都松了口氣,這差事總算辦完了,讀史或聽人講述,說北宋和金國,南宋和蒙古的議和,那都是屈辱異常,步步驚心,甚至直接被挾持去北地圈禁苦熬,而這次議和則是干脆利索,毫不拖泥帶水。

更關鍵的是,所達成的種種條件都可以換個說辭遮掩,大明官府官吏仍在,那就談不上割地之類,就算沒有這徐州賊,各地官府還不是被豪強士紳欺負的喘不過氣,現在只不過換個人而已,既然這般,自家就不必擔心在清議和史書中留下罵名,在官場上就不至于不得翻身,星甚至已經給自己想到了復起的辦法。

無論是不是被迫擔責背鍋,使團里的文官們都打算著回去之后告老或者告病,現在的局勢太過復雜,這徐州賊雖然鼠目寸光,可眼下還是強悍難敵,大明則是元氣大傷,說不準接下來會有什么變故,大家回去之后暫且觀望不遲。

這次和談,很有幾位對趙進和他的兄弟們做出暗示,只要有個姿態做出來,他們立刻愿意“屈就。”不過這些年輕的徐州大賊很是不解風情,根本不做回應,使團里很多人或是自己打算,或者是受人委托,這次都有示好和投靠的意思,在他們想來這等賊寇憑著武勇取得這般局面,想要做大,想要謀求更大,就必然需要文士幫忙,搭建起規制,哪怕是裝點門面。

自家都是朝中大臣,天下名士,想要請都請幾次才能請到的人物,現在主動示好,這些沒見識的徐州土賊豈不是欣喜若狂,這么做其實已經失了面子,如果不是考慮到徐州靠近江南,那邊還有很多開門待售的人物,大家又怎么會這么不顧臉面。

沒曾想,暗示不管用,有被逼急了的,私下里明白表示,趙進這邊還是不理,這真是讓使臣們怨氣沖天,當真是有眼不識金鑲玉,這等不重視文士的賊寇,怎么可能做長久,果然是鼠目寸光的土賊,大家雖然沒有交流,卻都想到了一塊去,這等賊寇一定盡可能滅殺了,這是和士人們勢不兩立的賊匪。

相比于眾人的各懷心思,王在晉的態度和他的身冇份以及主動請纓一樣,都顯得古怪異常,在一起出京的時候,使臣自星以下,人人都擔心這王在晉會不辨形勢,會阻撓和刁難對方提出的條件,為大明爭利益之類,那反正是朝廷的利益,和大伙可沒什么關系,要是這王在晉為了道義和私怨一步不退,大家可都沒交代了,要知道這新任兵部尚書可不是其他使臣那樣的背鍋擔責的倒霉貨色,可出乎大家意料的是,王在晉對趙家軍提出的任何條件都沒有什么爭執。

每次官方的議和會面,王在晉都在場,但從來都是不發一言,星和其他幾人認可之后,他這邊也是點頭,對大家任何暗示諂媚的舉動都是視而不見,也不對議和的任何步驟提出意見,這種木然漠然的狀態,讓大家都覺得古怪,不過沒人多事的話,對大伙來說是正好,這樣的沉默,甚至讓星緊張了起來,以為這位要找尋證據,到時置人于死地,結果還是沒什么動向。

在議和接近尾聲的時候,使團的大臣和太監們看著徐州各路兵馬向天津集中,包括威逼京師,炮轟京城的那幾個營頭,而且這樣的動向根本不對他們做什么隱瞞。

“難道賊軍的老巢真有什么危急,所以才急著議和回程,咱們答應的是不是太急了些?”

“我看賊軍對咱們進出也沒什么限制,不如派人送急信回京城,讓朝廷調集兵馬,尾隨賊軍,再派快馬加急去往南京,讓江南那邊興大兵,各路匯聚剿賊,或許大勝!”

按說這等議和,是要互相示威,展露自家的實力,不被對方小看,才能要到最好的價錢,可這趙家軍好像絲毫不知道這些規矩道理,自顧自的準備回撤,這不是明擺著告訴大家他們急著走,既然不威逼京師了,那這議和還急什么,這些條件還有什么可談的,似乎可以爭取冇爭取。

直到這個當口,王在晉說話了“各位,若賊軍再次殺向京師,京師可有退敵之法嗎?”“各位,若派兵尾隨,或調兵會剿,事情泄露,諸位能保證必勝嗎?”

誰也不敢給出確定的回答,退敵之法?保證必勝?如果有這樣的法子,大家何苦來這邊議和,可徐州賊軍這么急著退卻,卻又讓大家心癢難捱,萬一有可能,能將這危急局勢翻轉過來的話,那可就是擎天蓋世的大功,不知道要有怎樣的富貴加身。

“諸位,賊軍老巢無論有事無事,都不是我等能揣度的,諸位難道還不明白,這京畿重地,賊軍要來就來,要走就走,我等沒有絲毫的干涉阻礙之力。”王在晉說這話的時候神色很消沉,就好像剛打了那敗仗一樣。

他這話自然讓其他使團文臣甚至太監們都很不滿意,有人當即質問說道:“那賊軍為何這么急著走,若是真有良機卻被我等放過,那我等可就是這江山社稷的罪人。”

“的確,若是本朝和蒙古以及女真議和,彼此間要大張聲勢,唯恐對方不怕,唯恐壓的對方不夠,可大家就沒有發現,這徐州兵馬,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絲毫不知道避諱我等,是因為他們眼中沒有我等,他們眼中根本沒有大明啊!”

這番話說出,大伙先是憤怒,然后就是沮喪,因為王在晉的話難聽,卻沒有半點虛假,所說的都是實情,細想想那些僥幸就會煙消云散了,沮喪之后則是灰心絕望,即便是一直在為自己打算的星也神色頹然,甚至難得的和王在晉聊了一句“難道就這么完了”?

“還有再起中興的機會!”王在晉說得很堅定。

出來走走,和老友談談人生,傾訴下彼此的過往,真的很愉快,就是這酒喝多了些..

應該早出來的,狀態飛快的向好

在搜索引擎輸入 大明武夫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大明武夫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大明武夫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