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無上仙魔

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 新的征程

更新時間:2015-11-09  作者:騎豬南下
那一物,便是未來!

他們六圣賢所創立的,是這個時代的天道秩序,道義法則。

而他這次降臨九天界的目的,正是為了毀滅過去那個時代圣帝所留下的最后的天道秩序。

在他看來,只有毀滅過去的道義秩序,才有可能重立圣帝,創建全新的未來秩序!

他在九天界,是這正無敵的存在。

而他在九天界唯一的威脅,卻是那個連他都尚未企及,亦無法琢磨的未來秩序!

可他萬萬沒想到,圣帝尚未殺死,未來秩序便已然誕生!

創立未來道義法則的,不是北極大帝,不是他,不是諸圣,而是一個五十歲不到,九天界土生土長的年輕修士。

“不!這不可能!這一方的天地由我執掌,萬眾信仰是我的專屬!這個時代是我的,未來也由我說的算……你憑什么成為未來之主!”

“宇游西”手托天道威能,面對羅川未來經中滾滾而來的時代潮流、未來大勢,他滿臉不甘,不肯避讓。

他雖為圣賢,可降臨九天界,搶占宇游西的肉身,無形之中,已然成為九天仙史潮流的一部分,受到九天制約。

隨著羅川未來經誕生,獲得眾生信仰,萬靈宏愿,繼往開來,未來盛世即將開啟,屬于他的圣賢時代也已進入尾聲。

未來秩序化作大潮,死死壓制住他!

經書文字,幻化成全新的道義法則,將他手中的天道威能一點點地削弱、融解,最終開始潰散。

“我為未來之主,即便你是圣賢,我亦能殺你!”

羅川的聲音從星淵擴散,傳遍千域,回蕩九天,配合著他的未來經。又一次讓九天界萬眾生靈沸騰。

仙魔無上,大道無極!便是圣賢,亦能殺之!

越來越多的信仰之力從四面八方聚攏而來,涌向羅川。

他站在虛空之中。卻仿佛屹立橫跨整個九天,一股極近天道的氣息意境從他手中的經書升起,化作道道靈光,聚攏成帝印,旋轉飛舞在他眼前。

“糟糕!”

被卷入未來大潮中身形不穩的圣帝神情莫測。到此時,他就算再不甘心,也不得不承認,未來大勢,已經落入他人之手。

只因為萬眾信仰,蒼生朝拜,讓羅川獲得信仰靈光,只要他接受了靈光,便可成就未來圣帝,御統蒼生。建立屬于他的天道,掌控一切!

“陛下!”

九天界四面八方,屬于天羅聯軍的修士們歡聲雷動,朝向星淵方向,匍匐膜拜,恭迎他們的唯一領袖加冕九天帝統。

星淵之地,各路諸強,巨頭霸主們神情復雜,心中更是百感交集。

他們都已知道,即將發生什么。

羅川憑未來經服眾。加冕成為新的圣帝,乃是眾望所歸。

如此一來,羅川就可以創建出屬于他的天道,殺死圣賢!可這樣一來。天道依舊在,只不過換了個主人而已。

“未來圣帝……”

萬眾矚目下,羅川伸出手指,撫摸靈光,怦然心動。

只要他選擇接受,便能成為萬古至尊。不死不滅,成為天地之主,掌控眾生,也將會獲得無上之力……這幾乎是一件令任何人都無法拒絕的事。

可就在這時,羅川心頭咯噔一下。

《未來經》嘩嘩翻飛,“仙魔無上,大道無極”八個大字映入眼簾。

“我求無上,無道無極,亦愿眾生追求大道,無盡無極。”

“我若成圣帝,豈不是走了那位被囚圣帝的老路。”

“天道再誘人,可也是牢籠。”

羅川笑了笑,伸手一揮,散去了加冕圣帝的靈光。

星淵之地,無數強者暗松口氣,露出慶幸,無論曾經是敵是友,看向羅川的目光則充滿著無限的欽佩,尊崇,以及膜拜。

與此同時,羅川也感受到了一些失望、遺憾、擔憂的信仰之力。

“看來眾生也不是都渴求無上……也有一部分生靈只求安穩,渴望有一個類似的圣帝存在庇護他們。”

“眾愿難調,如此,未來世界當分兩半,有無上和無極,亦有圣帝。”

羅川的目光落向人群中,那個揮舞著手臂滿臉通紅興奮歡呼的羅昊,臉上露出寵溺的笑容:“罷了,這個世界留給你,你若喜歡,便去當那個圣帝吧。”

“愚蠢……不要圣帝天道,不要萬眾信仰,莫非想去天外天?”

“幼稚的家伙,你以為天外天是什么地方,那可是神明也難以善終的永恒戰場。”

蜃祖圣賢從未來大潮中艱難飛出,冷笑一聲,眼中有僥幸,也有不屑:“羅川,今日本圣不和你計較。九天界,本圣還會回來……你等著!”

話音落下,蜃祖圣賢避開另一波兇猛的未來秩序,啟動獨門手印,打開回轉天外天的入口通道。

九天未來之主已經誕生,這已經不是他的世界。

“圣賢退了!”

“哈哈哈,圣賢被羅川打跑了!”

“不愧是九天第一人,本帝服了!”

歡呼聲響起,震天動地。

羅川抬起頭,望向已經逃入天外天入口通道的“宇游西”,目光閃爍,飛身而起,追向圣賢。

他不能讓蜃祖圣賢活著離開九天界。

以他如今的實力,還無法抵擋住六名圣賢同時駕臨九天……哪怕他已是未來之主,并且隨時能夠成就圣帝。

轉眼間,羅川已經進入天外天的入口通道。

此前他曾在天荒巨瀑外修行,擊殺天外邪魔,可那里終究只是一個緩沖帶,并非真正的天外天。

入口通道中,羅川抬起頭,遙望遠方,終于第一次看清了真正的天外天。

咚!咚!咚!

羅川心跳一聲比一聲響,一陣比一陣快。

這一刻,羅川終于知道。為何圣帝從天外天帶回來兩脈修士,便能輕松平定九天界。

為何他已成為開辟七重空間的恐怖存在,卻依舊選擇回到九天界稱王稱霸。

天外天,那是一個任何任務無法想象的世界。

“哼。怕了吧。終于明白自己之前有多幼稚了?打開天外天的大門,還敢不敢出去?”

圣賢扭過頭,滿臉嘲諷。

“好一個天外天,果然是真正強者所在之地。”

“很多年后,天外天。一定會流傳著我羅川的名字。”

“不過你,已經看不到那一天了。”

羅川飛身撲向圣賢,淡淡說道。

“哈哈,想殺我?幼稚。”

“你放棄成為圣帝,當那天道之主,注定了你無法殺我。”

“何況你已離開了九天界,更無法殺我。”

圣賢冷笑連連,眼神中依然充滿不屑。

“你錯了,只有你不在九天界,我才好放手殺你。”

羅川淡淡道。話音落下時,五道融和玄紋已然出手。

“什么!”

圣賢回首望來,臉色大變。

那團光華之中,蘊藏著連他也無法輕視的恐怖破壞力。

肉身已成累贅。

蜃祖圣賢毫不猶豫,掙脫肉身,化作一道靈光向天外天掠去。

羅川嘴角微揚,露出一絲得逞的笑意,一把撈回宇游西的肉身拋回星淵,與此同時,第六道玄紋飛出。融和進入前五道玄紋之中。

隨著空間玄紋的加入,六道融和玄紋猛然加速,無視空間的存在,瞬間趕上那道靈光。

“什么!你……”

蜃祖圣賢驚恐的聲音響起:“這股力量!你根本駕馭不住!你找死嗎!你就算殺死我。你自己也必死無疑!你……”

六道融和玄紋轟然爆炸!將靈光炸碎!

“龍犼無極!”

羅川低吼一聲,瞬間開啟龍犼體術第七層的終極形態。

與此同時,天南北斗生命元氣,涅槃大火,三道圣力……但凡能夠使用上的力量全部動用,共同組成了一面巨大護體法罩。阻擋在羅川身前。

轟隆!

橫亙萬里的龍犼光影法相在爆炸中湮滅。

護體法罩四分五裂,化作粉末,消散一空。

羅川猛吐一口鮮血,被震飛出空間通道,落回星淵。

“爹!”

第一個跑過來的是羅昊,眼淚汪汪。

“哭什么,我又沒事。”

羅川摸了摸羅昊的腦袋,在周不臣的幫助下,撐起身。

萬眾朝拜,天地歡呼。

空間通道中發生了什么,他們自然無法看到,可那一陣慘叫和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卻穿透通道大門傳了過來,結局如何,誰都已能猜到。

強者的信仰源源不斷地涌來,化作本源,修復補充著羅川虛弱至極的身體。

星淵的巨頭霸主們隔著老遠,朝向羅川一揖到底,有些甚至已經單膝跪拜,對眼前這一位行走于世的傳奇圣者,所有人都已心悅誠服。

“連信仰之力都已經無法完全補充元氣……看來,九天界果然已經不適合我了。開啟下一段新的征程嗎……”

羅川低聲喃喃,抬起頭,望向天空。

在星淵上空,肉眼無法看見的未來氣運中,輪回重演,那并非屬于圣帝的舊輪回,而是屬于羅川未來經中通達無上的輪回。

“等新的輪回和九天接軌,老爹,你就可以見到娘了。”羅川看向走到身旁羅十七,笑著道。

蜃祖圣賢敗亡,幻境自然也隨之消逝。

“我也可以去找她了。”周不臣深吸口氣道。

“還有孫武兩位老哥,還琉月……羅昊,若我無法等到那天,你替我接引他們。”羅川摸著羅昊的腦袋。

羅昊眼睛紅通通的,雖然滿臉不解,可還是認真點頭。

“羅川,你看到天外天了?那里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地方……我們九天界真的只不過類似一個牧場嗎?”周不臣問道。

不少人偷偷豎起耳朵,好奇地聽著。

“那是一個讓你打回最底層,重新心懷敬畏、恐懼以及期待的強者世界。”羅川說著,頓了頓。笑著道:“對于我們,九天界當然是全部。可如果相比天外天那就不算什么了。與其說是牧場,倒不如像是蜂窩……之中的一個蜂。”

“蜂……”

羅昊驚訝地張大嘴巴。

“呵呵,羅昊。有朝一日,愿不愿意,和爹一起去天外天。”

“當然愿意!”

九天之巔,瓊樓玉宇,那座最高寒也是最威嚴的廣闊圣宮之中。中央大殿的帝座上,年輕的帝王冷著臉,將書卷摔落在地。

眾仙膽戰心驚,大氣不敢喘一聲。

“哼!胡說八道!你這《天羅圣祖傳》最后一卷,分明是在胡說八道!”年輕的帝王指著玉階下的黑臉矮胖猥瑣史官破口大罵:“你是豬啊!讓你認真寫史!你卻只會胡說八道!你信不信本帝將你打入輪回!下輩子變成一頭母豬!”

黑胖史官昂首挺胸,不屈不饒,滿臉不服:“請問陛下,我哪里胡說八道了?”

“哼!還不承認?你把本帝寫成什么樣子?完全就是一個毫無城府的幼稚小童!還有,圣祖當初問我愿不愿意跟他去天外天,我明明說是不愿意。”羅昊冷冷道。

“陛下說的是愿意。小仙親耳所聽,親眼目睹。”黑胖史官昂著脖子堅持道。

“你……你是在暗諷本帝是膽小鬼?不敢隨圣祖去天外天嗎?”

“小仙并無此意。小仙只是想當一名正直的史官!”

“哦?那你的意思是,本帝不正直咯?”

“小仙并無此意。小仙只是……”

“只是你個頭!你是豬啊!來人,將他打入下界!不將《圣祖傳》寫好,不準回圣庭!還有你們……滾!都給我滾!”

眾仙慌忙告退,走出圣殿,相互打量,暗暗搖頭。

自從中天紫微大帝趙如意平定了最后一股天外邪魔,九天安寧,整個天地已經太平了整整兩百年。

圣帝身為九天之主。按祖訓,必須鎮守圣庭,監護無極道途,防范天外邪魔入侵。

可是兩百年的天下太平。卻讓年輕的圣帝無所事事,脾氣也越來越大。

身為無極道途上的第一人,沒有對手,沒有戰爭,是最無聊的事。

青龍燈下,羅昊深吸口氣。拾起《天羅圣祖傳》,隨手翻開一頁,靜靜看著,時而蹙眉,時而會心一笑。

“那年我父親擊殺圣賢,親手重啟輪回,拉開未來盛世的序幕,至于那位犯了大錯間接導致九天寂滅的圣帝,父親并沒有殺他,也沒有放他,留在星淵,延續域界大比的傳統,警示后人……”

“那年域界大比,紫云叔叔獲得第一,南離第二,父親一脈大獲全勝。唯獨周叔聽了父親描述的天外天,對域界大比再提不起興趣,放棄參賽。”

“這個南史官,其余部分倒是沒有胡說八道,不該說的也沒多說,比如我們一脈的秘密。可他偏偏老喜歡針對本帝!想要用這種方式來吸引本帝注意嗎?這個白癡……算了,這家伙也是可憐,為人呆板不說長得還那么猥瑣,讓他寫個幾年書就召回圣庭吧。”

羅昊抬起頭,望向遠處的無極道途,目光閃爍:“也不知父親他們在天外天戰場獲得多少功勛,贏得多少地盤了……好想和他們相聚啊。”

“怎么,又想師父了?”

香風從門外飄來。

“真是稀客。你今日怎么有空來,靜兒?”羅昊抬起頭,笑嘻嘻地看向走進宮殿的女帝。

“沒大沒小,我可是你師姐。”任靜兒冷哼一聲,眼中有思念,也有寂寥,轉瞬即逝,淡淡道:“你忘了,今日是師父臨走前,提到的那個日子。”

“唔?原來你也記得。”羅昊目光閃爍,低聲喃喃:“父親雖然神機妙算,可他畢竟只是寫了未來經,真正的未來世界,是我們打下的,連無極道途也是我開辟的。如今的九天界,和父親未來經中描述的未來九天界相比,已經發生了不小的偏差……我覺得,父親這一次或許算錯了。你看,已經深夜了,這一天也快過去了。”

“仙魔無上,道者無極……然而這一次,師父也許真的錯了。”任靜兒莞爾一笑:“不過這樣也好,只要過了今天,距離我們前往天外天找師父他們也已不遠。”

“是啊。只要平穩過了今天。”羅昊笑了笑,牽起任靜兒的手,沒等他說什么,宮外忽然一陣大亂。

兩人的手閃電般撤開。

“怎么回事?亂糟糟的?”羅昊問道。

半晌,一名仙人飄然而入:“回稟陛下,東門外,一名獻寶的北極域道人似乎走錯了路,誤闖入了琴魔祖尊的守宮。”

“琴魔祖尊正在閉關,本帝說了,誰也不準打擾。把那個道人趕走,三百年內,不準踏足圣庭。”羅昊道。

“是。”

仙人正要走,任靜兒目光閃爍,開口道:“等等,東門外是禁地,防御森嚴,祖尊也難闖入。那個道人叫什么?”

“這……待小仙看下禮單。”仙人取出長卷,翻到那頁,臉上露出一絲古怪:“居然是這件寶物。”

“怎么了。他獻的是什么?”任靜兒問道。

“他獻的寶貝是一個古物,名為千嬌百媚宮。”仙人道。

“噢?”羅昊抬起頭,淡淡問道:“那人姓名?”

“沒有留下名字。”仙人滿臉古怪。

“裝神弄鬼。”

羅昊冷笑一聲,吹了口氣。

半空中,浮現出一面氣紋水鏡。

水鏡中,出現了一名道人。

那是個穿著灰色龍紋鶴羽氅的男子,身形高拔,面容古樸,從相貌上看只有三四十歲,可雙鬢已然斑白,眸瞳中透著看破世情的滄桑和智慧。他的氣質更是難以言喻,竟如萬仞雄山,巍峨蒼勁,讓人無限仰望。

道人正在向東門外走,似乎察覺到什么。

他緩緩停下腳步,轉過頭,目光穿透水鏡,落向羅昊,微微一笑。

“本道九龍君,見過圣帝。”

(全書完)

(九龍君三個字打出,仿佛又回到了這四百七十多萬字開始之前,第一章的標題也是九龍君。

終于完本了,心中千言萬語,難以盡述。第一次寫這么長的故事,將近五百萬字,耗時兩年多,兩年來日日夜夜的付出和心血,心中有太多不舍和不甘。這本書是騎豬的一次全新嘗試,至少不算失敗,如果不是生活中出了那么多事,中期打亂了一些節奏,或許能夠更好。遺憾是有的,這本書創作過程中得不足、缺陷包括一些失誤騎豬都在總結,會在下本中避免。

最重要的是,能在大家的陪伴支撐下寫完無上,騎豬已經心滿意足,感謝大家一路相伴,特別是評論區留言打賞鼓勵堅持訂閱的兄弟姐們,以及書友群和貼吧的諸位,你們的堅持是騎豬最大的動力。新書應該會在十二月中旬,最遲一月上傳,有興趣的可以加書友群或者騎豬南下的公眾微信號qiz混ania01。最后祝大家身體健康,萬事如意,單身的過完雙十一快脫單吧,哈哈~)(


在搜索引擎輸入 無上仙魔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無上仙魔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無上仙魔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