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國色生梟

第兩一零五章 菩薩開門

更新時間:2017-05-21  作者:沙漠
毗多羅吒一怔,靜默la

楚歡嘆道:“大哥,恕我直言,我成為心宗龍王,也算是糊里糊涂,我對佛法一無所知,甚至對心宗的歷史也是只言片語。可是有一點我卻是明白,如果為了保護心宗的秘密,可以濫殺無辜,那么這大心宗又如何除魔衛道,又如何福澤蒼生?”

毗多羅吒皺眉道:“不可胡言。”

“這是我心里話。”楚歡道:“古薩蔌蕥沒有殺過心宗一個人,也沒有破壞過心宗的一草一木,如今為了保住這里的秘密,便要將其誅殺,卻不知真的殺了他之后,大哥日后是否能夠心安?”

毗多羅吒道:“我并非要濫殺無辜。當年風寒笑來到蓮花城,利欲熏心,讓蓮花城遭受滅頂之災,時至今日,蓮花城甚至都沒有恢復元氣。古薩蔌蕥是西梁人,此女野心勃勃,并非善類,她此行西域,其目的本就是為了找尋佛窟之密,以此東山再起,如果這里的秘密真的被泄露出去,蓮花城是否還要遭受一次劫難?”

“傷我一次,其錯在人,若是傷我第二次,其錯就在我了。”楚歡正色道:“大哥,蓮花城要安然無恙,最重要的是自己加強防備,時刻警惕。古薩蔌蕥一介女流,不惜辛苦來到西域,說到底,她也是無路可走,這才幻想借助佛窟之密東山再起,若是在西梁她還能有機會,豈會來到這里?”

毗多羅吒沉默不言,楚歡繼續道:“而且眼下這地下城門緊閉,我們也未必能進得去,所謂的佛窟之密,近在眼前,卻又遠在天邊,即使真的能夠想辦法進去,到底是什么秘密,是否真的要因為那樣的秘密濫殺無辜,我們都要好好想一想,大哥,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毗多羅吒嘆了口氣,道:“楚兄弟,你說的有道理,濫殺無辜,與風寒笑之流又有何差別?只是我有一事相求,還請你答應。”

“大哥請講!”

毗多羅吒道:“如果我們進入地下城,其中的秘密卻是關乎到我心宗的生死存亡,那么古薩蔌蕥就必須留在蓮花城,你放心,我們不會傷她,只會讓她衣食無憂在蓮花城度過后半生。”

楚歡微一沉吟,才道:“如果確實如此,程中的秘密關乎到心宗的生死存亡,也只能這么辦了。”

兩人說完,走回過去,楚歡在媚娘身邊坐下,媚娘湊近低聲問道:“歡哥,他說什么?”

“他說你與佛有緣,想讓你在蓮花城出家修行,讓我與你商量。”楚歡輕笑道:“我已經答應,媚娘,出去之后,你就留在蓮花城如何?”

媚娘伸手抓在楚歡手臂,兩指掐住,在他耳邊低聲道:“你想始亂終棄?門都沒有,這輩子你走到哪里,我便跟到哪里,你總是逃不過我手掌心。”

楚歡哈哈一笑,卻聽琉璃道:“還有不到十個時辰的時間,咱們該如何打開城門?”

便在此時,卻聽古薩蔌蕥聲音傳過來,道:“你們快來,這這上面是什么?好像好像有東西。”

火光亮起來,卻是毗多羅吒又點燃了一支火折子,眾人借著火光,才發現古薩蔌蕥竟是已經重新走到了那道鐵門之前,一只手更是搭在了鐵門之上,幾人都是起身,紛紛走過去,古薩蔌蕥回過頭來,道:“這鐵門之上有東西。”

楚歡湊近上前,毗多羅吒也是舉著火折子靠近過去,只見古薩蔌蕥擦拭掉鐵門上一片厚厚的積灰,火光之下,楚歡卻是看得清楚,那鐵門之上竟是顯出痕跡來,毗多羅吒只瞧了一眼,立刻道:“這這上面是梵文。”

“梵文?”楚歡立時用力擦拭其他地方,很快,就顯出大片的面積來,媚娘和琉璃等人也靠近過來,卻是看得清楚,只見上面密密麻麻都是字跡,每一個字,都有手掌大小。

先前眾人只瞧見是一道大鐵門,鐵門上積著污漬灰塵,倒也沒有想到灰塵擦拭過后,這鐵門之上另有玄機。

此時發現端倪,都是心下振奮,個人立時都抬手擦拭,小片刻之后,顯出來的字跡越來越多,最高處有頭頂之高,最低出則是到腳下,但是在整座鐵門而言,這些梵文卻是在鐵門的最底端,擦拭半個時辰,所有的字跡都已經顯示出來,密密麻麻,每一個字跡都有巴掌大小,從左到右,少說也有兩百來字。

楚歡回過頭,問道:“大哥,你懂得梵文,這上面都寫些什么?”

此刻毗多羅吒和琉璃都已經盯著鐵門上的梵文細看,也沒有立刻回答,片刻之后,兩人都是微皺眉頭,琉璃道:“這上面的字俱都是梵文,可是語句并不同,似乎只是將梵文刻在其上,而且這上面沒有一個字是重復。”

“沒有重復的字?”楚歡驚奇道。

無論何種文字,但凡要寫成文章,難免會有文字重復,若是沒有一個字的重復,那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毗多羅吒也是茫然不解,疑惑道:“毗琉璃說的不錯,這似乎只是將梵文刻在上面,并不是為了寫成文章,僅僅只是為了留下梵文的印跡而已。”

眾人都是面面相覷,心想好不容易發現了端倪,卻不想是這樣一副光景,頓時都很是為難。

楚歡微一沉吟,想到什么,道:“活字印刷!”

眾人立時都看向他,茫然道:“什么活字印刷?”

楚歡這才想起,這個時代活字印刷倒還沒有出現,心想回頭若是安然回到中原,可要將這門技術傳揚出去,只能深入淺出解釋道:“有一種印字方法,先制成單字的陽文反文字模,然后按照稿件將單字挑選出來,排列在字盤之中!”見到眾人都是一臉疑惑,也便懶得解釋,道:“進程的關鍵,就在這些梵文之上。”

他深吸一口氣,伸出一只手掌,按在一個梵文字上,左右瞧了瞧,見到眾人都盯著自己,也不猶豫,手上運力,猛地往里按入,只聽到卡塔一聲響,被楚歡手掌按住的梵文,竟果真陷入進去,楚歡心下大喜,收回手,眾人便看見那個梵文字深陷其中。

“歡哥,你找到法子了?”媚娘歡喜交加。

楚歡道:“我明白了,如果我沒有猜錯,這門上的梵文,其實就是通關密碼,只要解開了密碼,就能夠打開城門。”

“密碼?”古薩蔌蕥奇道:“那是什么?”

楚歡解釋道:“如同暗號,文字或數字,都有可能組成密碼。”

眾人這才明白。

“那密碼是什么?”媚娘急問道。

毗琉璃此時也已經明白過來,道:“六龍聚兵,菩薩開門,這打開城門的關竅,就在孔雀明王菩薩的手里。”微轉身,瞧向邊上的如蓮,道:“密碼就在佛母手中。”

如蓮疑惑道:“可是可是我不知道密碼啊?”

毗琉璃道:“佛母,緊那羅王臨終之前,自然是將密碼告訴了你,只是你卻并不知真相。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密碼就是!”看向楚歡,幾乎是與楚歡同時道:“佛經!”

“哈哈,琉璃果然聰慧,和我想的一模一樣。”楚歡找到其中關竅,心中頗為振奮,笑道:“緊那羅王職責所在,絕不會將佛母的秘密斷絕,她圓寂之前,留給小妹兩樣物事,一部佛經,一只孔雀吊墜,那孔雀吊墜究竟有何用途,咱們還不明白,可是那佛經,必定與這密碼有關。”向如蓮問道:“小妹,那部佛經,可是梵文?”

如蓮立刻點頭道:“是,無我相經是梵文寫成。”

便在此時,卻聽到“咔噠”一聲響,眾人循聲看去,只見到方才被按下去的那個梵文字,卻已經自動彈出來,恢復如初。

眾人互相瞧了瞧,古薩蔌蕥卻是疑惑道:“如果那部佛經是打開城門的密碼,難道是要按照那部佛經一個一個按下去?一部佛經可不少,如此繁瑣,是不是我們想錯了。”

楚歡道:“這或許正是考驗人的耐心和堅持,是否如此,我也不敢確定,但這是我們唯一的希望。”向如蓮問道:“小妹,無我相經大概有多少字,你可記得?”

如蓮道:“總共是四百七十六個字,我記得清楚,不多不少。”

眾人都是一愣,四百多字,對于一部佛經來說,雖然也不算太多,卻也著實不少,媚娘已經苦著臉道:“歡哥,難不成咱們要按照佛經一個字一個字的比對,然后一個接一個地按下去?這要按到何年何月?”伸手按在一個梵文字上,用了些力氣,竟是紋絲不動,她受了傷,內息尚未完全調過來,知道只憑人的體力,很難將梵文字按入進去,需得運動內力方可,這密密麻麻的梵文字,且不說要一個一個地比對,只是將這四百多字一個一個地按下去,那也必定要耗費不少的內力。

毗多羅吒皺眉道:“龍王,手里這根火折子用完,還剩下最后一支,一根火折子最多支撐半個時辰,剩下的火折子,已經不足一個時辰,一個時辰之后,漆黑一片,想要按照這法子找尋也是不能了。”

楚歡點頭道:“事不宜遲,羅大哥,琉璃,你二人認識梵文,小妹,你按照順序誦讀無我相經,羅大哥和琉璃二人一左一右負責兩邊,找尋梵文,找到之后,由我來出手,必須在一個時辰之內打開城門,我們別無選擇,只能如此了。”

ps國色我會盡快完本,對不住大家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國色生梟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國色生梟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國色生梟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