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武極天下

第六百九十三章 沖突

更新時間:2013-07-27  作者:蠶繭里的牛
在牧煜凰和牧鳳仙的眼中,林銘是神凰島的秘密武器,昨天她們匆匆見了林銘一眼,什么都沒顧得上談,牧煜凰和牧鳳仙理所當然的以為現在南海魔域還沒有人知道林銘歸來的消息。

要知道,當初林銘可是搞砸了炫無機的魔神帝宮之行,從炫無機手中奪走了梵天龍根,如果現在被炫無機知道林銘還活著,那后果可想而知了。

當務之急是好好培養林銘,待到他成長起來,能夠獨擋一面的時候,再讓他出世不遲。

林銘還沒回復什么,那靈舟已經落在了議事的別院之前。

“林銘,你進屋!”牧鳳仙用真元傳音道,她害怕被陰陽玄宮的武者認出林銘來,雖然這可能性很小,但不得不防。

說完,她腳步一動,與牧煜凰一起向會議的別院掠去,牧冰云看了林銘一眼,也緊隨牧煜凰而去。

一時間,在場就剩下了林銘、牧千雨和端木群幾人了。

林銘瞇起眼睛看著陰陽玄宮的靈舟,目光在靈舟上的水火標志上停留了一會兒,“雨兒,那艘靈舟里的就是陰陽玄宮的談判代表吧?”

“嗯。”牧千雨點頭,“林銘,我剛才突然想起一件事,當初南海魔域之行,不但有炫無機,還有南允王、大禪寺的白眉僧人。他們三人都是三重命隕的修為,都因為你的原因而沒有得到梵天龍根,如果你還活著的消息傳出去的話,一旦引起南允王和白眉方丈的關注就不妙了,不如真的按照掌門師尊所說,忍一時養精蓄銳,待到你本人實力也成長起來的時候,再清算這些舊賬不遲。”

“沒關系。”林銘搖搖頭。“時隔這么久,南允王和白眉僧人應該猜到梵天龍根被我用掉了,我個人實力雖然有限。可是有巨鯤在,我對一個宗門的威懾力甚至更超三重命隕強者,南允王、白眉方丈如果不是鬼迷心竅了,否則不會對我下手。”

林銘的打算很簡單。既然回來了,他就沒打算低調行事,否則反而是示人以弱。武者的世界就是這樣,只有你越強,敵人才越畏懼你。傻子都知道四大神國掌控大量資源,可是誰敢去搶呢?相反一個弱者一旦擁有大量資源,就會被人覬覦,甚至可能因此而喪命。

此時,在議事廳的別院之中。三個老者還有一個年輕男子從靈舟中走出,那年輕男子約莫三十歲年紀,身材高挑,一身黃衣,他正是陰陽玄宮少宮主星陽。而其余三位老者,則是陰陽玄宮的長老。

“牧仙子,多日不見,別來無恙啊。”

星陽似笑非笑的對牧鳳仙說道,因為前些天去拜見神國太冇子被人捷足先登,星陽的心情不怎么好,如此一來,他便將注意力轉移到神凰島了,他期望著能得到牧冰云和牧鳳仙姐妹的元陰之氣,這雖然不如結識神國太冇子獲得利益大,但也冇能為他日后成為封皇強者鋪平道路,而且如果真的能降服這對姐妹花,二女共侍一夫,顛鸞倒鳳,盡享床榻之歡,也是一大美事。

這樣想著,星陽的笑容更濃郁了幾分。

“托你們陰陽玄宮的福,老身還死不了。”牧鳳仙的回應有些冷淡,在武者世界的談判桌上,談判對手從來不會因為你的禮敬就做出讓步,盡然如此,牧鳳仙根本就懶得和星陽虛與委蛇。

“嘿嘿,牧仙子,我們廢話不多說,繼續上一次的談判話題吧,關于朱雀精血的移植秘法!”星陽說到這里,徑直走到會議桌旁做了下來,又隨意的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我這次來談判是帶了足夠的誠意來的,希望牧仙子也知所進退才好!”

星陽的聲音警告意味十足,神凰島匆忙的投靠了陰陽玄宮,一切具體事宜都未曾來得及商議,這種涉及到兩大宗門重大利益的談判自然要進行很久了。

牧鳳仙心中冷笑一聲,眼前的星陽心里打什么算盤她當然清楚,對方屢屢刁難,不單單是為了神凰島的秘法,也是把主意打到了牧氏姐妹的身上,她豈會讓對方如意?

如果說幾日之前,因為南海魔域的絕對威脅,牧鳳仙還底氣不足,要處處忍受陰陽玄宮的乒,那么現在,有了神國太冇子這一個未知因素,南海魔域屢遭重創,牧鳳仙絕不打算輕易服軟。

正要走上談判桌跟星陽爭辯一番,就在這時,她突然愣了一下,轉過頭來看著會議室的門口。

在那里站著五個人,正是林銘、牧千雨、端木群、藍沁和封神。

該死,他們來這里干什么?

牧鳳仙心中咯噔一下,林銘回歸神凰島的消息是絕對的秘密,一旦泄露出去后果不堪設想!

不但是牧鳳仙,牧煜凰也是臉色不自然,不過她竭力壓制,雖然星陽未必見過林銘的畫像,可是林銘的年齡對比他的修為,想不引起人的注意都難。

她喝斥道:“雨兒,你來這里做什么!”

牧煜凰是想著讓牧千雨趁引起星陽的注意之前盡早帶著林銘離開,而這個時候,牧千雨一時不知怎么解釋。

星陽皺著眉頭站了起來,盯著林銘,沉聲道:“你是誰?”

星陽確實不認識林銘,他確定神凰島剛來陰陽玄宮的時候沒有林銘這號人物,真的有的話,他不可能沒有印象,林銘看年紀不過二十幾歲,修為旋丹初期,而且渾身真元凝hòu,顯然不是普通的旋丹初期強者。

當然,看上去二十幾歲,其實也可能接近三十歲,畢竟武者衰老的很慢,三十歲跟二十歲差別并不是太大,因為無法確定林銘的準確年齡,他也就沒辦法推斷林銘的天才程度,但最少是頂尖圣級。

星陽關注林銘,除了林銘的天賦之外,還有更重要的一點原因。

那就是……牧千雨挽著林銘的手!

這星陽心中一沉,目光中閃過了濃濃的妒意。他很清楚牧千雨的出身,她只有一個妹妹,沒有哥哥弟弟。那么林銘只能是牧千雨的戀人。

對牧千雨、牧冰云來說,她們的感情可不是兒戲,因為第一次行房她們就會將自己的一部分元陰之氣傳給與之交歡的男子,這會在一定程度上稀釋圣女身上的圣獸血脈。

可是現在看牧煜凰、牧鳳仙都絲毫沒有反對牧千雨跟那男子在一起的意思。顯然是默許了這一段感情。

這人到底是誰!?

看牧千雨對那男子依戀的程度,怕是毫不會介意將她的處子之身交予對方的!這讓星陽心中涌起了濃濃的殺意!

雖然林銘天賦不錯,星陽也不懼怕。星陽已經三十五歲,修為初入旋丹后期,再進一步就是命隕,如果他能在四十五歲之前完成命隕,那么封皇稱帝的可能性會大大提高。

而林銘畢竟年輕了些,修為差了他兩個小境界。

旋丹之后,每一個小境界都差距不小。星陽絲毫不擔心林銘的戰斗力,只是擔心對方的出身,畢竟這種天才出身一般都不會差了,他注意到林銘身后的三個俊美男女,看樣子不似人類。也不知道是什么種族的。

詭異的是,星陽能感覺三人都是武者,可是卻偏偏看不出對方的修為(妖族修煉體系與人族不同)。

“私闖我陰陽玄宮,你是何人?”星陽想試探出冇林銘的出身,如果對方也出自五品宗門,他就不能把林銘怎么樣了,如果對方出自小宗門,那么悄悄殺了對方都沒關系。

林銘冷笑道:“本人正是神凰島弟子,小燕山已經劃給神凰島為居住地,林某出現在這里有何奇怪?”

聽到林銘毫不避諱的以林某自稱,牧煜凰和牧鳳仙都是急壞了,自爆姓氏,再加上林銘的天賦擺在那里,星陽遲早反應過來。

牧煜凰頻頻對林銘真元傳音,根本就得不到回應,牧冰云也是皺著眉看向林銘,不知道林銘這是打算做什么。

嗯?這小子竟是神凰島弟子?

星陽瞇起眼睛打量著林銘,他對神凰島的歷史并不太了解,暫時沒有聯想到這個自稱林某的人是誰,只是奇怪神凰島什么時候又出了這樣一個天才,不過,他既然是神凰島弟子,那就沒什么可怕的了。

他在思索著如何找個借口懲處林銘一番,最好能悄悄的使用某種藥物,絕了他的男性功能,避免他取走牧千雨處子之身的可能,而在這時,林銘突然開口說了一句讓他目瞪口呆的話語

林銘道:“你叫星陽是吧,我今天來見你是想跟你說談判不用談了,立刻歸還朱雀,接著將陰陽玄宮分出一半區域來給神凰島做臨時駐地,包括修煉大陣,藥園的供給,真元石礦脈等等一切資源,也分出一半的日常份額來供神凰島使用。”

林銘說到這里,星陽嘴巴微張,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小子剛才說什么?

不光是星陽,連牧煜凰、牧鳳仙也是聽傻了,一向淡漠的牧冰云也用疑惑的眼光看向林銘,看林銘絕對不似開玩笑的樣子,她又轉頭望向牧千雨。

卻見牧千雨也是微微一愕,她也沒有想到林銘開口就是這么過分的條件,這是在陰陽玄宮身上割肉啊!

倒是端木群、藍沁等人都是一副無所謂的態度,出身圣地的他們對什么五品宗門的一半修煉資源根本就提不起興趣來。

那才多少價值,林銘在千里禁區中得到的地階魔神之骨隨便拿出來一塊都夠一個五品宗門十年消耗了。

星陽愣了幾息的時間,突然哈哈大笑,“我還以為你是一個天才,沒想到你是一個蠢材,你是覺得我們談判太枯燥,故意出現逗我發笑的吧,哈哈哈哈!我不得不說,你成功了,而且做得不錯!”

星陽說到這里臉色一冷,“姜長老,孫長老,把這小子給我拿下!”

在星陽身后,有三位黑衣長老,其中兩人是旋丹后期,最后一人則是一重命隕,是來這里壓陣的。

陰陽玄宮算不得實力深hòu的五品宗門,還無法做到每個長老都是命隕的程度,因為高手數量不足,大部分長老其實只是旋丹中后期而已。

對付林銘,星陽懶得自己出手,姜長老和孫長老都是旋丹后期的修為,對付林銘已經足夠了。

林銘淡淡的掃了兩個長老一眼,笑了,他早就知道剛才跟星陽說那些等于說廢話,他原本今天就是打算來虐人的。

兩個長老一左一右,向林銘逼近過來,牧煜凰和牧鳳仙的臉色都變了,不過她們很清楚林銘并不是魯莽之人,他到底要干什么,就算他實力出眾,能夠越階戰勝這兩個旋丹長老又怎么樣,他難道要跟整個陰陽玄宮為敵么?

藍沁在這時候咯咯咯的笑了起來,聲音如銀鈴一般悅耳,她不客氣的諷刺道:“還五品宗門呢,五品宗門的長老按道理說是命隕,你們拿旋丹后期的長老來充數,也好意思號稱五品宗門,真是可笑!”

藍沁如此一說,姜孫兩位長老頓時大怒,這不但是諷刺了陰陽玄宮,也把他們兩人罵進去了,罵人怕揭短,藍沁所說,實在惡毒,陰陽玄宮雖然號稱五品宗門,但確實在很多地方不符合五品宗門的定義。

“小丫頭,你找死,老夫這就讓你知道天多高,地多hòu!”姜長老看不出藍沁的修為和種族,他料想對方是一個宗門天才,而且是那種從未出過宗門的眼高手低之輩,仗著自己的天賦高,不知所謂的蠢材。

“哈哈,笑死本小冇姐了,我就在這里站著,你能靠近他三尺之內,就算你贏!”藍沁說著一指端木群,她原本就不是乖乖女,有這種好玩的機會,她可不想錯過。

端木群頓時無語,他本來以為藍沁會出手,沒想到這小丫頭說到最后把他給繞進來了。

確實以藍沁的實力雖然能贏那姜長老,但絕不輕松,甚至還可能受點傷,很難立威。

“太狂妄了,孫老你對付林銘,我擒下這小丫頭!”姜長老已經怒不可遏了。

“好!”

兩名長老說著一左一右的撲出去。

面對這番情景,林銘連槍都沒出,食指一彈,戰靈附著在空氣之上,jī冇射而出。

下一刻,姜長老只感覺眼前青蒼色的光芒一閃,接著是砰地一聲悶響,與他一起沖出的孫長老已經不見了。

轉頭一看,會議室的墻壁上多出了一個人形的大洞,而孫長老則掛在了別院的圍墻上,口吐鮮血,四肢軟軟的垂下,像是一條被打蔫了的土狗一般……

在搜索引擎輸入 武極天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武極天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武極天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