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武極天下

第六百一十五章 入帝者之路

更新時間:2013-06-23  作者:蠶繭里的牛
林銘走上這暗紅色的祭壇之上,感受著祭壇上散發出的血煞之氣,暗暗吃驚。

這祭壇果真是由純粹的血煞晶雕刻而成,而且還是上品血煞晶,一般在血煞晶礦脈之中,開采出來的血煞晶都是一小塊一小塊的,像祭壇這么大的一整塊血煞晶尤為難得。

林銘站在祭壇中央,劃開自己的手腕,他相信血炎尊主不會設置什么陷阱,他被種下了奴印。

汩汩的鮮血流入祭壇,瞬間被祭壇吸收掉,幾息之后,在林銘腳下,一個巨大的紅色圖騰亮了起來,那同樣是一個十二翼天魔的圖案。

下一刻,耀眼的紅光沖天而起,直接將林銘吞噬了。

煞氣、邪惡、兇戾的氣息直沖林銘的精神之海,隨之而來的還有巨大的靈魂壓力,如果不是通過了王者囚籠,習慣了天魔力場,光是這壓力就會讓林銘眩暈過去,事實上,許多武者初入帝者之路的時候,包括鹽癡、摩訶,都是直接眩暈,經過很長的時間才清醒過來。

天魔武意外放,林銘以修羅力場的力量抵抗帝者之路的壓力,下一刻,他已經來到了另一度空間。

林銘所在的地方依然是一個紅色祭壇,與帝者之路入口處的祭壇完全一樣,在祭壇的下方,赫然便是萬丈深淵,一股股濃郁的煞氣從萬丈深淵中噴發出來,讓林銘懷疑,這下方會不會就是煞氣之源,如果一路掉下去的話,會不會掉進萬古魔坑中!

在這萬丈深淵之上,橫亙著一條一丈寬窄的筆直棧道,長長的棧道沒有任何支撐,但卻穩穩的懸浮在半空中。在這棧道的兩旁,每隔十丈距離,都有一團燈火照明。那燈火的基座是由黑曜石雕刻而成,基座沒有任何支撐,在一股神秘的力量作用下懸浮在空中。

看著那安靜燃燒著的幽蘭色火焰,林銘可以在其中感受到濃郁的靈魂之力。彷佛那根本不是火焰,而是燃燒著的靈魂之火。

好詭異的地方!

林銘心中暗驚。他稍微嘗試了一下飛行能力,果然禁飛,也就是說,一旦掉下萬丈深淵多半會直接隕落掉了。

帝者之路跟王者囚籠一樣,雖說只是一個修煉地,但是自古以來,還是有運氣不佳。或是錯估了自己實力的武者隕落在里面了。

毫無疑問,這條一丈寬窄的棧道就是帝者之路,林銘沒有著急踏上帝者之路,而是打坐調息了一會兒,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佳。接著,他踏上了棧道。

一入帝者之路,林銘立刻感受到了一股若有如無的壓力,這壓力與天魔力場的壓力完全不同,是來自于精神和意志的壓力,林銘對這壓力并不陌生,它就是帝者意志。

在與鹽癡、開陽交手的時候,林銘都曾感受到了這股帝者意志,帝級強者死后,留下的意志經過數千年都不會消散,這就是所謂的戰靈。

戰靈是武者修煉武道到一定境界之后所凝聚的意志,這股意志可以附著在任何物體上隔空殺人。

比如將其附著在空氣上,可以輕易將一塊巨石壓成粉末。

如果附著在招式和寶器上,便能將自己的招式威力提高一截甚至是數倍之多!

“帝者戰靈……不知道我何時才能領悟戰靈。”林銘心中充滿期待,一般武看到帝級之后擁有自己的戰靈,其中運氣不佳的即便到了帝級都沒有,而有大氣運伴身的,往往高重命隕就能領悟戰靈。

這還是天衍大陸的情況,如果是神域,怕是更變態,未必不會有旋丹領悟戰靈的。

想到這里林銘問道:“魔光,在神域一般頂級天才什么境界可以領悟戰靈?”

一直呆在林銘精神之海中的魔光沒有回答,彷佛沒有聽見一般,這讓林銘微微詫異,從一入帝者之路,魔光就沉寂無比,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魔光?”林銘又問了一句。

“林銘,這帝者之路,我似乎曾經來過……”沉默了許久之后,魔光幽幽的開口。

“嗯?”林銘微微一怔。

“準確的說,我大哥來過。”魔光的聲音有些傷感,這種情緒實在很少出現它身上。

“你大哥?”

“我的本體是三頭魔神犬,靈魂也是三位一體,我大哥最先誕生的,而后隨著實力的增長,才誕生了二哥,最后才是我,當年圍剿芊羽圣地的時候,大哥二哥為了保護我,都在靈魂風暴中被絞碎了,我體內,只剩下了大哥二哥的一些殘魂。”

魔光說到這里長嘆一口氣,彈指間萬年歲月,回想起來確實讓人唏噓。

聽魔光這么一說,林銘愣了好一會兒,腦海中突然劃過一道靈光,是了,自己怎么忘了那件事!

當初在通天塔二層的時候,林銘擊殺血蠻,從對方須彌戒中翻出了一本無名圖冊,這圖冊之上全部是拓印的人物圖像,惟妙惟肖,甚至隱隱帶著這些人物生前的氣勢和威嚴,在圖像旁邊則是文字注釋,記下了人物的生平,林銘一路讀下來,這些人全部都是圣魔大陸這數萬年來的帝級強者,至少也是頂尖的帝級天才!

其中包括幽冥大帝,還有魔帝,赫然也在其中。

林銘立刻翻找出圖冊,很熟練的找到了圖冊之中魔帝所在的位置。

圖冊上的魔帝,手持大荒血戟,一頭黑發肆意飄揚,甚至連魔帝那恐怖的氣勢和威嚴也都淋漓盡致的表現了出來。

旁邊則是魔帝的文字注釋:“魔帝,生年不祥,卒年不祥,死因不明。”

“這是……”魔光微微一怔,旋即嘆道:“這拓印的圖像,簡直跟魔帝本人一模一樣。”

“是的,一模一樣,而且魔帝死在了神域,又是數萬年前的人物,是誰雕刻了魔帝的圖像,他們又怎么知道魔帝死了?”

林銘心中疑竇重重。

魔光道:“林銘,你看那燈火的基座。”

隨著魔光的聲音,林銘抬頭一看,頓時心中驚愕,在他面前不遠處的燈火基座之上,赫然雕刻著一個妖精族武者的浮雕,這妖精族武者長得眉清目秀,手持一把長劍,一副玉樹臨風的樣子。

林銘頓時記起,這個妖精族武者正是拓印在圖冊上武者的一員!

翻開圖冊,林銘果然找到了關于一副與浮雕一模一樣的拓印圖案,旁邊則是關于這妖精族武者的記載。

“簾窟,生于圣魔歷兩萬六千七百二十年,卒于圣魔歷兩萬六千七百年五十年,此人天賦風華絕代,二十四歲成就妖王境界,同階妖王無人是其對手,成就妖帝已是必然,可惜氣運不足,在一次尋求機緣的絕地之中隕落,壽元三十歲至四十歲之間。”

妖王相當于人類的旋丹境界,二十四歲成就妖王,也就是二十四歲旋丹,比牧千雨快了五六年之久,即便比林銘自己,也不會相差太多!

如此絕代人物,稱帝是必然之事,可惜他中途隕落了。

“林銘,我想起來了一些事,是大哥二哥的記憶,你看到的這些燈火,每一盞都代表了一個帝級強者,就算不是帝級強者,也是風華絕代,原本應該輕松成就帝級強者的人物,而這些人,有兩個共同點,第一個是,他們都死了,第二個則是……他們在年輕的時候,都曾到過帝者之路!”

一盞燈火,代表了一個曾經踏入了帝者之路的帝級強者?

林銘心中一凜,他看著那安靜燃燒著的幽蘭色火焰,從火焰之中,感覺不到任何熱量,有的反而是一股徹骨的寒意,那彷佛就是燃燒著的靈魂一般。

當然這這是林銘的感覺,如果真的是靈魂,早就燒光了。

魔光道:“帝者之路的帝皇燈火,絕不會是人為建造的,而是自然形成的,否則這橫跨數萬年的時間,沒有人有這等本事,把每一個絕代人物都刻在燈火之上,而且惟妙惟肖,將人物的氣勢威嚴都完美的表達出來。”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每一個經歷過帝者之路的絕代天才,都會被帝者之路記憶,他們死后,在這里就會形成一盞象征他們的燈火。”

聽魔光如此一說,林銘心中莫名的涌起一股寒意。

帝者之路,到底是什么?

萬古魔坑下的神秘詛咒力量,又是什么?

每一個武者死后,都會有一盞象征他們的燈火亮起,那么當初他們被帝者之路記憶的會是什么呢?

一股意志?精神能量?又或者是靈魂印記?

連魔帝這種風華絕代,叱咤神域的人物,都未曾擺脫帝者之路的記憶,他在神域隕落之后,帝者之路同樣形成了一盞對應魔帝的燈火。

如同凡人擺脫不了輪回,這些踏入帝者之路的絕代天才們,同樣沒有擺脫他們的命運,風華絕代之后,依然塵歸塵,土歸土。

林銘深吸一口氣,握緊雙拳,不管帝者之路的盡頭是什么,不管萬古魔坑的最深處有什么,他都會義無反顧的走下去。

世界之大,遠超自己的想象,即便是魔帝,在真正的武道巔峰之前,怕也是一個小人物吧。

當年他為了爭奪魔方而死,而這一口氣滅殺上萬神域強者的魔方,又來自哪里?

這一切的強大而神秘的存在,沒有讓林銘產生任何頹喪之感,他有的只是無邊斗志和戰意,他已經下定決心一直走到武道的最巔峰,看看那巔峰的風景到底是什么樣子。()本文字由提供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推薦一本書:《大明地師》齊橙

技術控、工程學、地質專業、能源開采的朋友不容錯過哦!

蘇昊,一個后世的地質學家,穿越到了江西布政使司南昌府豐城縣一個農家秀才的身上。

且看我大明地師如何叱咤風云,打造一個民富國強的新時代。

貼吧傳送:

在搜索引擎輸入 武極天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武極天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武極天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