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武極天下

第五百三十四章 追憶

更新時間:2019-05-11  作者:蠶繭里的牛
許巖帶著林銘七繞八繞,來到了通天塔一層西北角落中一座裝修豪華的石屋前。

這石屋雖然也是灰色巖石砌成,但是墻壁內裝裱了厚實的楠木,聞上去芳香沁人,在石屋的穹頂還掛了不少綾羅粉帳,迎面而來的擺置了一個巨大的立式屏風,上面繡著鴛鴦牡丹。幾個鶯鶯燕燕的少女就站在屏風之前,穿著姓感妖嬈,她們大部分是人類,只有少數幾個妖精。

“嘿嘿,這可是個好地方。”許巖用充滿誘惑的語氣說道。

林銘看到這等場景,頓時面露古怪之色,“青樓?”

“不是,不過如果林兄弟需要的話,也有這個功能……”許巖說到這里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簡單的說,這里就是一個武者服務中心,主要針對人類武者,在這里,只要出得起血煞晶,可以享受到一切你能想到的服務。”

“其實這通天塔第一層的武者服務中心,還算是最差的,往更高層的話,只要有權限,有積分,有血煞石,什么東西都可以買到,各種頂級寶器,珍稀材料,強大的契約獸,頂級功法,容貌姣好又天賦出眾的雙修爐鼎,等等等等,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買不到的,通天塔可是頂級天才武者的樂園。”

許巖說到這里,在屏風前站著的,一個年紀三十多歲,看起來豐滿嫵媚,身穿一水紅色的留仙裙的人類女子,笑吟吟的迎了上來,“我怎么好像剛才聽到許公子說我們的壞話呢?什么叫我們是最差的呀。”

紅衣少婦的耳朵很靈,她雖然只是在通天塔做生意,不過也有后天期修為。

許巖哈哈一笑,“說錯話了,韋娘莫見怪。”

“一會兒要罰你呢。”紅衣少婦嬌嗔的說著,捏了一個浪氣的蘭花指,又將目光轉移到林銘身上,“今天許公子帶了朋友來啊,怎么稱呼?”

紅衣少婦開的這家服務中心主要針對人類武者,而通天塔一層的人類武者,許巖算是實力不錯的了,經常來這里消費,所以他們自然熟識。

“嘿嘿,我這個朋友姓林,他可不是一般人。”許巖賣了個關子。

“當然不一般啦!能來通天塔的,哪有一般人,何況這位公子這么年輕呢。”紅衣少婦癡癡的笑著,向林銘揮著手里的粉手絹。

“可不是你說的那么簡單。”許巖抓過紅衣少婦的軟手,不想她過于輕佻的行為打擾到林銘,“扎納、古越,韋娘知道吧。”

聽到許巖說起這兩個名字,紅衣少婦花容失色,旋即強笑一聲,說道:“我當然知道,干嘛提他們?多掃興!”

在通天塔開店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雖然每月都要繳納大量的稅收和保護費,但通天塔也只是保護店面不被砸,不被搶。許多時候,強勢武者來店里做一些過分的事情,通天塔不會管,也管不過來。

尤其是人類開的店面,格外容易遭到欺凌,有巨魔來吃飯不付帳,擄走貌美的女仆,甚至當場出人,也都只能打落牙齒往肚里咽了。

扎納,古越在通天塔一層兇名赫赫,韋娘怎能不知,這種人,她看到了恨不得立刻關門停業。

許巖笑道:“就在剛才,這兩個家伙死在林兄弟的手上。”

“啊?”韋娘嚇了一跳,手絹都被驚掉了,“你說扎納、古越死了?死在了……”韋娘再看向林銘,一臉的不可置信之色,她看林銘的年紀,最多不過二十幾歲,而且外表看起來清秀平靜,怎么看都不像什么狠人。

“千真萬確,兩場戰斗都沒超過十息時間,所以,呵呵,你該知道了吧……”

許巖說到這里沒有再說下去,可是韋娘的眼睛卻亮了,通天塔是一個實力為王的世界,在這里,沒有實力就注定了受欺負,如果曰后林銘能在通天塔闖出名聲來,甚至比擬天魔七星這一級別的頂級天才,那么只要林銘稍稍照顧照顧她的店面,她不說財源滾滾,至少不用被欺負了。

而對韋娘來說,這就足夠了,想到這里韋娘一顆心火熱起來,“小杏,蜜桃,還愣著干什么呢,快招呼客人里面坐,把地窖里那壇五百年陳釀搬出來,通知膳房,做一桌好菜,今天林公子的一切消費都免單!”

韋娘說完,那些個鶯鶯燕燕的少女就往林銘、許巖身邊湊。

許巖顯然是老油條了,隨手拉過來一個,在姑娘腰上狠狠的摸了一把,哈哈笑著往里走。

這種綜合姓的武者服務中心,吃喝玩樂各種服務都有,是給武者用來放松解壓的地方,在高強度的生死戰中,很多武者的心里壓力極大,不得不發泄出來。

然而當一個面容清秀的姑娘走向林銘的時候,卻被林銘拒絕了。

“林公子,這姑娘不滿意?”韋娘殷勤的問道。

林銘搖搖頭,說道:“給我一間靜室就行了,飯食送到房里吧。”

“這……林公子……”韋娘為難的看了看許巖。

許巖看出林銘對這些沒什么興趣,說道:“那就算了,給林兄弟開一間靜室,我們玩我們的。”

“那……好吧……”韋娘只好答應,找來一個清秀的女孩,囑咐了她幾句,讓她帶著林銘上樓。

這是一個非常雅致的房間,青灰色的地板,石壁上依舊是貼滿了楠木裝飾,白色整齊的床鋪,看起來干凈而舒心,在房間中的木桌上,還擺著一盆幽蘭,聞起來沁人心脾。

林銘轉頭望向帶他過來的女孩,說道:“你出去吧。””

“我……”女孩臉一紅,螓首微垂,水靈靈的眼睛望著自己的腳尖,一副為難之色。

“怎么了?”

“嗯……就這么出去,韋娘會怪我的。”女孩咬著嘴唇說道,聲音有若細蚊,說話間,她頸間的那股紅暈竟是蔓延到耳根了。

林銘也不是白癡,看到這一幕瞬間明白了女孩的意思,他詫異的望了這女孩一眼,她竟還是處子之身。

極星城的這些凡人女子,沒有自由和地位,對她們來說,最好的結果莫過于被一個武者看上,收做貼身丫鬟或是小妾了。

至于愛情什么的,對這些女孩來說甚至可能是聽都沒聽過的名詞,她們到了年紀之后,第一次往往就給了如林銘這樣的“貴客”。

林銘不覺生出些惻隱之心,“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小女子名叫婉兒,今年十六歲。”女孩乖巧的回答道。

“十六歲……比杏軒還小一歲。”不知不覺間,林銘的心思又飛回到了天衍大陸,想起了秦杏軒和牧千雨。

“不知杏軒怎么樣了,有牧姑娘的照顧,應該還好吧……”林銘喃喃自語著,南海動蕩,他走的時候,南海魔域與神凰島的戰爭還在繼續著。

南海魔域的實力,要比神凰島原先預計的強大得多,恐怕南海魔域之前一直拖著沒有展開全面總攻,也只是因為惦記著魔神帝宮。

現在魔神帝宮的事情已經完結,南海魔域怕是要全力出手了,神凰島可以聯合大禪寺一起取梵天龍根,可是想聯合大禪寺幫其對付南海魔域就不太可能了。

至于五行域的那些四品宗門,雖然可以合作,但也是建立在利益的基礎上,他們出手,全部要不小的代價。

神凰島可以撐得住一年兩年,再長時間的話,恐怕也支付不起這高昂的代價了。

這么下去,神凰島堪憂。

想到這里,林銘心情沉重起來,他知道自己這次走得很不負責任,一旦有絲毫風聲泄露出去,都會對神凰島造成滅頂之災。

“婉兒……”林銘從回憶中恢復過來,抬起頭望向少女。

“嗯。”少女急忙應聲,望向林銘的目光中蘊含了一絲若有若無的復雜神情,又隱隱帶著一些緊張之色。

“韋娘問起來,就說是我說的,她不會怪你的。”林銘現在哪有風花雪月的心思,他只想著盡快提升自己的實力。

聽到林銘這么說,女孩呆了呆,旋即咬著嘴唇道:“嗯……婉兒知道了……”

看到女孩眼中明顯閃過的那一絲失望的色彩,林銘有些不忍,其實他很清楚,對這些女孩來說,能給一個實力強大,姓格又好的武者做侍妾是十分不易的事情。

在通天塔,很多武者因為巨大的壓力,姓格多少有些變態,女奴被折磨致死的事情屢見不鮮。

至少現在林銘看起來不但強大,而且和善,年齡也小,相貌也出眾,自然是最佳的主人人選了。

在見到了希望的情況下又被拒絕,婉兒當然有點小小的失落,離開林銘之后,她不知道曰后的命運會如何。

林銘輕嘆一口氣,終究是有些于心不忍,說道:“這樣吧,你在廳外候著,我有事情的時候叫你,不要讓別人進來。”

婉兒心中一喜,用力的點頭,而后乖巧的去了廳外,同時給林銘關上了房門。

林銘待房門關起來,隨出一個禁制,把門鎖上,又布下一個簡單的陣法防止被人監視,而后,他脫掉了上衣,又將今天得到的古越和扎納的須彌戒全部取了出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武極天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武極天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武極天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