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武極天下

第四百三十二章 我賠

更新時間:2013-03-31  作者:蠶繭里的牛
在這戰亂時刻,會乘朱雀來此的人,多半是長老了,“莫非是爺爺那邊有消息了?”

牧青書想到這里心中有些患得患失,七玄谷長老會都是一些思想保守的老頑固組成,他們未必會愿意讓林銘將來介入權力中心,自己并非毫無希望的。

牧青書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天空中傳來了一聲高亢的鳳鳴,成年朱雀的速度極快,在牧青書收傳音符的這短短幾息時間內,已經飛到了小島上空。

牧千雨微微怔了一下,放下手中的花壺,抬頭看著天上的朱雀。

“呼——”

朱雀落地,掀起了的狂風吹歪了草木。

在朱雀背上,站了一對男女,青年男子容貌俊秀,臉帶微笑,目光柔和,但卻又蘊含著一股凌厲的意志,而他身后站著的女孩,容貌清秀,只是神態有些拘謹。

正是林銘與秦杏軒。

林銘沒有直接回神凰島,而是在過南海傳送陣的時候,詢問了守陣的弟子,首先來找牧千雨了。

對牧千雨,林銘始終有一絲分外親切的感覺,從某種意義上說,林銘愿意為神凰島出力,多半是牧千雨的原因。

當初林銘從神凰秘境中出來的時候,若不是因為急著去救秦杏軒的話,他定然先見牧千雨了。

看到林銘出現,牧青書原本醞釀在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

林銘!

竟然是他!

牧青書看著一臉微笑的林銘,心中感覺跟吃了蒼蠅一樣,不過現在不是撕破臉的時候,他只能把心中的厭惡收起來,盡力擺出一副還算平靜的表情。

“林銘!”牧千雨輕舒一口氣,神態如常,只是眼神之中,卻有一份掩飾不住的欣喜之意。

“牧師姐!”林銘從朱雀背上跳了下來,秦杏軒也小心的下了朱雀,規規矩矩的站在林銘后面。神態依舊拘謹,她早就聽說,林銘與牧千雨之間。關系密切。

隨著秦杏軒下來,牧千雨的目光也落在了秦杏軒的身上,看了足足幾息的時間,直至看到秦杏軒有些局促不安了。這時,牧千雨微微一笑,說道:“這位就是秦姑娘了?我之前聽說了秦姑娘的事情,這次秦家遭難,是我的失察。看到秦姑娘沒事,真是萬幸。”

“圣女殿下言重了。”秦杏軒恭敬的行了一禮,她還是第一次見到牧千雨,早就聽說過這神凰島圣女是人間仙子,今日一見,秦杏軒心中難免生出一份小小的自卑,無論身份、實力她都完全無法與牧千雨相比,這也就使得秦杏軒的氣場不可避免的弱了幾分。

“這位是……”林銘將目光轉向牧青書。

“在下牧青書。久仰師弟大名。幸會!”牧青書抱了抱拳,聲音聽不出喜怒來。

“原來是青書師兄。”林銘禮貌性的回了禮,而就在這時,林銘耳邊響起了牧千雨的真元傳音:“小心牧青書,因為一些原因,他對你可能會懷有敵意。”

“嗯?我好像沒得罪他吧?”林銘微微一怔。

“這個……”牧千雨不知道該怎么開口了。含含糊糊的說道:“總之小心就是了!”

“我知道了。”林銘記在心上。

“林師弟,這次你進入神凰秘境這么久。想必另有機緣吧?”牧青書漠然的開口問道。

“嗯,是有些機緣。所以耽擱的久了,讓大家擔心了。”

擔心?牧青書心中冷笑,我擔心也是擔心你怎么不死。牧青書這樣想著,轉過臉去,他怕再看林銘,就壓制不住心中的厭惡了。

牧千雨接過林銘的話來,說道:“足足十個月的時間,確實久了,好在及時出來,才沒有釀成悲劇。”

牧千雨說到這里,將目光轉移到秦杏軒的身上,“秦姑娘,其實秦家落難之時,你盡可以書信通知于我,我若是知道,定然相幫,秦姑娘不必見外的。”

“嗯……”秦杏軒秀眉微蹙,她自然知道琴子牙給牧千雨寫信的事情,聽牧千雨的口氣,她根本完全不知道。看對方真誠的表情,不似作偽,秦杏軒咬了咬嘴唇,不知道該說什么,這時候,林銘道:“牧姑娘,當初秦家落難,我的一個長輩曾經連寫兩封信給牧姑娘,然而都是石沉大海,杳無音訊了。”

此言一出,牧青書眉梢一跳,心里發虛,不過他依舊維持著臉上平靜的表情,神色如常的站在一旁。

牧千雨微微皺眉,“寫了兩封信,石沉大海?”

“是。”

“大概是……信件在戰爭中遺失了吧。”牧千雨若有所思的說道,眼角余光不留痕跡的瞥了牧青書一眼。

“這樣嗎?”林銘對牧千雨的這個結論并不太相信,信件走的是傳送陣,其實受戰亂影響并不是特別大,而且一連兩封信,全部遺失,有點說不過去。

“應該是這樣了。”牧千雨嘴上這么說,卻同時用真元傳音對林銘說道:“此事我會追查,林師弟不要管了,會給林師弟一個交代。”

林銘微微一怔,牧千雨在這時候用真元傳音,毫無疑問只在防范一個人,那就是牧青書。

林銘心中疑惑,“我得罪牧青書了?”

“這個……”牧千雨無語,這怎么說?難道告訴林銘牧青書的長輩有意讓牧青書娶自己所以才造成他的嫉妒?那不擺明著暗示煜凰師尊有意促成自己與林銘的親事么?

想到成親的問題,牧千雨心中有些亂,她本身性格就偏向于獨立,對男女之情并不向往,她的精力,主要放在追求更高武學上。

包括對林銘的感情,牧千雨自己都說不清楚。

與林銘之間,從起初認識的好奇,到后來的欣賞欽佩,原本不出意外,兩人應該會成為朋友和知己,然而因為在雷霆山那一段曖昧的經歷,卻又在這知己之情上,加上了幾分撲朔迷離的色彩。

牧千雨從小跟著牧煜凰,長這么大。與男人接觸的很少,更別說被一個男人摸了身子了。

牧千雨不得不承認,在得知林銘死訊的時候。她心中極度難過,有種被抽空了的感覺。

想到這里,牧千雨不自覺的將目光轉移到秦杏軒身上,想開口問林銘些什么。終究還是什么都沒說……

而林銘,從得知信件可能是被人扣下來的時候,臉色就沉了下來,無論這件事是誰做的,被他知道。決不會善罷甘休。

“林銘,走吧,我們一起回神凰島,掌門師尊應該等急了。”

“嗯,好。”

神凰島,朱雀殿——

長老會議室的大門由千年梧桐木制成,會議大廳之中,擺著一張十米長的桌子。十把梧桐木椅子。周圍的盆栽盡是火鶴花,九年花蕾,九年開花,開花之后,便能吸收火之元氣,也是一種不可多得的火系靈植。而且火鶴花花朵美麗,便被神凰島用來做房間的點綴。

牧煜凰坐在首席上。牧千雨坐在牧煜凰的身旁,在周邊木椅之上稀稀疏疏的坐了七八個人。這七八人林銘之前只見過一個,那就是天光上人牧天光。

在牧天光身邊是一個紅衣老嫗,她兩道眉毛竟然有一尺多長,須發皆紅,看起來跟之前見過的赤炎老祖有幾分相似之處。

林銘如今靈魂力強大,隱隱能感覺到她的修為,是旋丹中期。在神凰島,大多數長老都是旋丹初期,旋丹中期算是十分不錯的實力了。

看到林銘望過來,那長眉長老友好的一笑,點點頭,不再說話。

林銘微笑回禮。這次參加長老會,林銘盡量壓抑著自己的氣息,以示恭敬和謙卑。

除了這長眉老婦之外,其余幾人也以女性居多,他們看到林銘,神色各異,有些是欣賞,有些是淡笑之后點頭示意,不過也有少數幾人對林銘完全漠視,不理不問。

長老會是神凰島的最高權力機構,這些長老,自然是神凰島的實權人物,他們當中只要有四五個人聯合起來,就足以對牧煜凰施壓。

倒是牧天光對林銘極為友善,落座之后目光在林銘身上上下打量著,驚訝于林銘深厚的真元波動,很難想象,這是一個后天武者的真元波動,然而探查林銘的丹田,真元明顯沒有凝結成氣旋,而是散亂的一團,確實未能踏足先天。

“林銘,這次在神凰秘境之中,獲益匪淺吧。”牧天光微笑著說道。

“嗯,弟子的運氣比較好,得到了一些機緣,所以耽擱的久了。”

“好啊,你若是能早些成長起來,神凰島又添一大戰力!”牧天光哈哈笑著,不過他也只是隨口說說,這次神凰島與南海魔域的戰爭,牧天光可不認為林銘能起到什么作用,這等級別的戰斗,即便是旋丹初期強者,起到的作用也極為有限,林銘才多少修為。

長老們陸陸續續的到齊,朱雀宗加青鸞宗,總共留守在神凰島的長老有接近二十個。

就在這時,會議室的大門被推開,一個身高八尺有余,骨架寬大的老人健步走了進來,在這老人的身后還跟著一個身材瘦小的老者,此人手持一根萬年梧桐木手杖,目光平靜。

這兩人,正是神凰島朱雀分宗的大長老牧赤火和三長老牧炎卓。

牧赤火目光在全場環視一圈,最終落在林銘的身上,對林銘微微笑了一下,便徑直走向自己的座位。

牧煜凰冷漠的看著這兩個老家伙在座位上坐定,平靜的說道:“這次長老會議,三件事情,一是宣布一項的新的任命,第二商討一下未來一個月內對南海魔域的作戰計劃,最后一個,讓林銘敘述一下在神凰秘境中的經歷。”

神凰秘境對神凰島來說十分重要,然而神凰島對神凰秘境的了解卻很少,每一次進入神凰秘境的弟子回來,都會將自己在神凰秘境中的所見所聞整理成資料,以供參考。

林銘這次在神凰秘境中被困將近一年,得到的信息自然有著重大意義,能大大加深神凰島對神凰秘境的了解,所以牧煜凰才會專門召開長老會議讓林銘敘述。

當然,這次長老會議還有另外一重意義,那就是讓長老會肯定林銘的價值。

“首先,關于新任命。本座提議,任命林銘為新任朱雀使,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神凰島的朱雀使。是針對先天弟子的任命,極少的時候,會任命給后天弟子,朱雀使說白了就是未來長老人選。

任命朱雀使。不但能掌握實權,而且享有的資源,也非常豐厚。

牧煜凰說出這番話來,已經等于提前預定林銘為長老了。

對此,近半數的長老反應平靜。這已經是意料之中的事情,牧煜凰對林銘的器重,誰都看得出。

不過也有相當一部分長老微微皺眉,林銘若只是成為一個沒有實權的外姓長老,類似客卿的性質,倒也沒什么,可是如今,以牧煜凰和牧鳳仙對林銘的重視程度。再加上林銘的天賦。恐怕不僅僅是成為外姓長老那么簡單。

神凰島作為一個近似于家族的宗門,姓牧的長老,并不愿意將大權交給外姓人,千年之前,就曾經出現過一個手掌大權的外姓長老背叛神凰島的事件,那一次。讓神凰島損失慘重。

以林銘的天賦,將來只會權力更大。這相當于將整個神凰島交到林銘的手上,林銘的人品如何。很難講!

氣氛一時間陷入了沉默。

幾息之后,大長老緩緩站起身,說道:“掌門任命林銘為朱雀使,老夫并無意見,只是老夫有一件事想問一問林銘。”

牧煜凰面色冷漠,她跟牧赤火的關系一直都十分糟糕,“什么事?”

大長老站起身,微笑著看了林銘一眼,不緊不慢的說道:“據老夫所知,林銘此次被困神凰秘境,死訊傳出之后,曾有仇家向你的親人朋友展開報復,將一個與你關系匪淺的女孩逼到絕境,等到你突破神凰秘境,趕去救援之時,此女氣血耗盡,生機已絕,于是,你以十滴朱雀精血為代價,為這女孩換血,救活了她的性命,此女六品中等天賦,修為凝脈期,除了容貌清麗之外,別無其他長處,也與我神凰島沒有半分關系,不知可有此事?”

大長老的這番話極為惡毒,一句除了容貌清麗之外,別無其他長處,便暗示了林銘只是垂涎秦杏軒的美色,便拿出十滴朱雀精血相救!

這一番話說出來,全場長老神色都變了,目光齊刷刷的盯住了林銘,一時間,十幾道目光,其主人各個是旋丹大能,全部集中在一個人身上,其壓力可想而知!

連牧煜凰也是柳眉緊蹙,如果果真如此,林銘這做法將引起眾怒,朱雀精血何其珍貴!一兩滴血精,造就一個旋丹大能!

神凰島多少弟子,包括再座長老,都夢想著能弄到一滴朱雀精血,將《朱雀禁神錄》修煉到核心境界,然而朱雀精血極為有限,牧煜凰是頂著壓力,將所有的朱雀精血都交給林銘,這已經引起了許多長老的不滿,如果林銘一口氣廢去十滴朱雀精血,卻只是為了私人兒女情長,救一個女孩的性命,必然會引起眾長老的怒火,這是觸及他們的逆鱗!

連牧煜凰如此偏袒林銘,對他的這種做法,都極為不滿!

所有人,都等待著林銘的回答,一時間氣氛安靜的可怕,空氣似乎被凝聚成了實質,所有的長老,包括之前對林銘極為友好的長眉老嫗都對林銘怒目而視,只有,大長老臉上依舊掛著淡淡的笑容,平靜的看向林銘。

面對如此巨大的壓力,林銘神色依舊平靜,他目光環視全場,沉寂了幾息的時間,沉聲道:“大長老所說,屬實!”

隨著此言一出,全場頓時炸開了鍋,幾個原本就對林銘的人品持懷疑態度的幾個長老霍地一下站起身,“林銘!你好大的膽子,誰給你的權力,竟然為了一己私情,將十滴朱雀精血白白浪費!”

“十滴朱雀精血換一個紅顏女子,林銘,你可真是讓老身開了眼界!”

“今日,你能用十滴朱雀精血換一個女子性命,他日,你成為神凰島實權長老之后,會不會將整個神凰島作為禮物,獻給魔教教宗?據老身所知,現在南海魔域教宗,便是一個絕艷女人!”長眉老婦對林銘失望透頂。

“真是好得很!老身的嫡孫,只要兩滴朱雀精血便可修煉《朱雀禁神錄》的核心部分,苦求而不得,沒想到你!竟然用朱雀精血去救一個廢物!”一個老婦尖聲尖氣的說道,話語極為刻薄!

在這名長老眼中,六品天賦,沒有朱雀血脈,不說是廢物,但這樣的人幾百個加起來,也絕對不值一滴朱雀精血,在她身上用上半滴都是浪費!

在場所有長老,幾乎是一面倒的質疑,牧千雨輕嘆一口氣,她是唯一一個理解林銘的人了,只能說林銘太過重情重義,然而他這次做法,實在難以服眾啊!

林銘任憑這些長老說下去,直到有人直接罵秦杏軒是廢物,林銘才眉梢一挑,冷聲道:“這十滴朱雀精血,林某會賠給神凰島!”

在搜索引擎輸入 武極天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武極天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武極天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