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武極天下

第四百二十六章 天降祥瑞

更新時間:2013-03-27  作者:蠶繭里的牛
充滿腐蝕性的落星之火火精,從歐陽光的小腹鉆入,橫穿丹田,從背后射出!

歐陽光一只手抓著紫鉉槍的槍桿,看著自己小腹處焦黑的血洞,嘴唇顫抖,滿臉的不可置信之色。

他伸出手來茫然的在身前揮舞著,想要抓住什么,然而,他的瞳孔卻很快的渙散開來,失去了神采。

雙膝跪地,歐陽光吐出一口鮮血,軟軟的倒了下去。

至此,合歡宗在場的七個宗主長老,或是死亡,或是重傷,或是逃掉了,如今一個都不剩下了!

整個主島空蕩蕩的,歐陽明也退回了小島之上,依舊在主島的,只有林銘一行人了。

以一己之力,連戰合歡宗七大長老第四百二十六章天降祥瑞,最后將其打得一個不剩,如此強悍的震懾力,讓周圍武者全部屏住呼吸,一聲都不敢吭。

林銘拖著紫鉉槍走到歐陽博延的面前,歐陽博延此時也就剩下一口氣了,他看著林銘,眼睛已經失去了神采。

紫鉉槍寒芒一閃而逝,只聽“噗”的一聲輕響,歐陽博延小腹處出現了一個血洞,帶起一蓬血雨。

周邊小宗門的武者們,都是眼皮微跳,心里發虛,剛才還盛大熱鬧的宴會,因為突破境界而春風得意的歐陽博延,現在卻人如同屠雞宰狗一般的殺死了!

這巨大的反差,讓人們愈發敬畏。

林銘收起歐陽博延的尸體。他要驗證一件事。先天武者的精血,是否能夠再次開啟魔方?

“林銘!你沒事吧!”秦杏軒第一時間迎了上來,扶住林銘的身體,一臉的擔憂之色,林銘的樣子太可怕了,渾身是傷,而且真元嚴重透支。

“我沒事。”林銘露出了一個讓秦杏軒微微心安的笑容,又道:“我們,回家……師伯……歐陽博延死了。”

在七玄谷后山,史宗天第四百二十六章天降祥瑞垂手立在一處洞府之外。一臉的恭敬之色。

作為七玄谷谷主,能讓史宗天恭恭敬敬的人,也只有一個了,那就是七玄谷太上長老姜幻。

姜幻如今年歲五百有余。一直滯留在旋丹初期,已經時日無多了,最近他一直在閉關潛修。

姜幻這么做,倒不是為了突破旋丹初期,他清楚,自己生命枯竭,突破對他來說已經是一種奢望了,姜幻只是在用這種潛修閉關的方式,延緩自己生命力的消耗,希望能茍延殘喘到姜薄云突破先天至極的那一天。

有一個超級強者。才能保證七玄谷地位的穩固。

所以這些年來,無論發生什么事情,姜幻都很少離開自己的洞府,以至于有小宗門中傳言,姜幻在閉死關。

“我知道了……”

姜幻緩緩的說道,聲音有種行將就木的感覺。

事實上,從林銘沖入七玄谷的時候,姜幻就得到了消息,整個過程他都很清楚。

史宗天猶豫了一下,說道:“我要不要去跟林銘交涉一下?”

雖說劍宗跟合歡宗矛盾不少。甚至很多地方是對立的,然而畢竟是一個門派,林銘在合歡宗接連殺人,他們劍宗面子也掛不住,傳出去。人們會說七玄谷被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小孩子殺上山門,卻吭都不敢吭一聲。

姜幻道:“你去也沒有用。林銘既然會殺到七玄谷來,自然有他的倚仗,果真如你所說,林銘確實有報仇的理由,歐陽博延不想坐以待斃,以為可以仗著合歡宗的依靠,付出一些代價打發掉林銘,卻不想,他嚴重低估林銘的實力,其實不光是他,包括我在內,也完全沒有想到,林銘的實力已經強大到這種地步了!”

史宗天默默聽著,沒說話,他對林銘的性格有幾分了解,自己就算去了也不過被折了面子罷了,還不如不去。更何況,林銘坐下還有一只朱雀,雖說朱雀代表的是神凰島,不會貿然攻擊七玄谷,但畢竟是一種威懾。

想來想去,史宗天嘆了一口氣,也不打算管了,這件事,就由林銘與合歡宗之間自己了斷吧。

在合歡宗主峰,隨著一聲高亢的鳳鳴聲,朱雀沖天而起,沒有人去阻攔林銘,在周圍武者看來,林銘這次堂而皇之的殺上合歡宗,連殺幾大長老,可是七玄谷其他六宗,卻沒有人出頭,放任林銘這樣大搖大擺的離開。

宴會自然是開不下去了,那些小宗門的武者紛紛借口告辭,七大長老被林銘一人打得落花流水之后,現場身份最高的人變成歐陽明了。

周圍武者紛紛跟歐陽明告辭,歐陽明只得苦笑,做夢也沒有想到,這次合歡宗宴會會是這樣的結果。

對林銘,歐陽明已經懶得去想了,他注定了和林銘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如此,他也不會以林銘為目標去追趕什么,就當林銘不存在了。

風聲呼嘯,林銘、秦杏軒還有琴子牙立在朱雀之上,已經離開了七玄谷的范圍。

林銘道:“琴府主,日后有什么打算?”

琴子牙想了想,說道:“琴某日后還是留在七玄谷,琴宗與合歡宗之間本來就有很多沖突,我雖然這次得罪了合歡宗,但也不至于無可立足。”

“琴府主不打算換一個門派,比如加入神凰島?”

“神凰島……還算了吧,我此生修琴,也只能在琴宗了,神凰島不適合我。”

林銘點了點頭,琴子牙說的不錯,他半生修琴,不可能再轉修其他功法了。

“如此,只能與琴府主別過了,這次我被困神凰秘境,杏軒全靠琴府主照顧了,如此恩德,林銘銘記在心。”

琴子牙呵呵一笑,“若不是你,我連踏足先天都不可能,說恩德,你對我的恩德更大,這次幫助秦姑娘,其實我也沒起到什么作用,能夠盡一份綿薄之力,也算是通達了我的念頭。”

對琴宗、劍宗一些內心正直的武者來說,欠別人的情總會覺得心里不舒服,只有將人情還上,才會舒心。所以一般這些人,都不愿意欠人人情。

“林銘,我們就在此分手吧,保重。”琴子牙說吧,一揮衣袖,從朱雀身上躍下,他一身白衣,很快就消失在高空的罡風之中。

林銘對著琴子牙消失的身影,拱了拱手,說道:“琴府主保重……”

“林銘……我們去哪兒?”秦杏軒站在林銘的身旁,已經準備跟隨林銘走到天涯海角了。

“先回家,再去神凰島,以后,你就在神凰島修煉。”

“嗯,我聽你的。”秦杏軒咬著嘴唇說道,此時她有一種無比心安的感覺,有林銘在,一切都不需要擔心了。

七玄谷與天運國之間,距離幾十萬里,消息的傳遞,相當緩慢,開啟一次傳音法陣,需要消耗不少真元石,同時還要消耗法陣本身的使用壽命。

通常情況下,七玄武府新任府主,作為歐陽博延的徒弟,也只是一個月才向歐陽博延匯報一次消息,如今歐陽博延一死,他留在了天運國的棋子就沒有人去管了。

事實上除了歐陽博延之外,并沒有太多人知道楊振和斗篷男子是歐陽博延的人,這一類人層次比較低,合歡宗的長老們是不會關注的。

林銘一個人挑了合歡宗的消息自然掩蓋不住,然而在那些帶了消息的二品小宗門弟子回到門派之前,林銘已經趕回了天運國,朱雀的極限速度,加上沿途兩次使用傳送陣,林銘回天運國只用了一天一夜而已。

這一天時間,秦杏軒的焦急全部落在林銘的眼里,秦家全家老小的命都危在旦夕,秦杏軒當然急。

這是天運城一個平凡的早晨,太陽剛剛升起,城中還彌散著淡淡的晨霧,早起農戶扛著鋤頭去城外的田埂上勞作,商人小販挑著扁擔在販賣自己的商品,就在這時,在天邊閃過一道紅光,遠遠望去,那似乎是一團火苗在空中燃燒。

火苗原本很小,卻在以一個驚人的速度擴大,人們很快就看清了,那不是火苗,而是一只火鳥!

人們紛紛停下手中的工作,呆呆的望著天空。

隨著一聲高亢的鳳鳴從天邊傳來,巨大的朱雀展開十丈翼展的翅膀,劃過藍天!

天運城的居民們驚呆了!

“鳳凰!”

“天啊,是鳳凰!”

“這是做夢嗎?”

對凡人們來說,鳳凰就是存在與神話典籍之中的傳說,傳說只有在天下大治,皇帝有大德的朝代,才會有鳳凰現世,這是所謂的天降祥瑞。

“鳳凰,向皇宮飛去了啊!”

不知誰說了一句,人們幡然醒悟,一定新登基的君主有大德!

想到這里,人們紛紛跪在地上,對天空中的鳳凰頂禮膜拜。

此時,天運國皇宮,楊振正在上早朝,君主登基三十天之內,要召見天下各省百姓的代表,閱萬民表。

在大殿之下,跪著上百個來自全國各省的民眾代表,而楊振,正襟危坐在大殿之上,就在這時,一聲公鴨嗓子的通報傳來——

一個太監慌里慌張的跑進大殿,面帶喜色的喊道:“皇上,大喜事,大喜事啊,天降祥瑞!天降祥瑞!”

在搜索引擎輸入 武極天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武極天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武極天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