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武極天下

第三百七十六章 蒼白少年

更新時間:2013-03-06  作者:蠶繭里的牛
以僅僅鍛骨期修為,吸收先天中期高手才能吸收的紫蛟神雷,如果說林銘身上沒有什么秘密,牧煜凰決然不信,現在,以林銘的血脈為解釋,這到勉強說得通了。

紫蛟神雷中畢竟蘊含了蛟龍的意志,如果碰到更強大的血脈,被這種血脈所懾服,加上有雨兒的幫助,被林銘吸收到倒也解釋的通。

牧千雨點點頭,說道:“林銘背后的虛影徒兒也是首次見到,倒是以前青虹師姐從七玄谷回來的時候跟我描述過一次,大概也是類似的情景……徒兒認為,這應該是某個類似我神凰島一樣的遠古世家血脈,林銘通過某種機緣偶然得到的。”

關于林銘的身世,在已經被神凰島查得清清楚楚了,地地道道的天運國人,祖祖輩輩都是凡人,林銘不可能有這種血脈,那么只能是后天機緣巧合下得到了。

“遠古世家的血脈?”牧煜凰微微沉吟,恐怕沒那么簡單,哪個遠古世家的血脈能夠讓她體內的朱雀血脈都為之震顫。

難不成是神獸?

牧煜凰不敢相信,神獸在天衍大陸根本就不存在,據說在天衍大陸之上,還有神域,即便在神域,神獸也是極為稀少,林銘從哪里弄到神獸精血,給自己移植血脈?

就算弄到了,他區區鍛骨期修為怎么吸收的了?

不管怎么說,林銘身上一定有著關于血脈的秘密,那一定是一種了不得的血脈。

不過牧煜凰不想去探查,機緣其實就氣運,大機緣也就意味著大氣運,氣運是孕育出一個封皇稱帝的強者所不可缺少的東西,自古成誕生的封皇稱帝之人,大都是氣運累積到頂點的人物。

如果沒有那個氣運。卻去覬覦這些東西,往往招來橫禍,歷史已經無數次證明了這一點,所謂不祥之物,往往都是價值連城的東西,然而奇異的是,誰得到它,誰就死。仿佛詛咒一般。非有大氣運者,無法擁有。

想誕生一個封皇稱帝的強者,連神凰島都未必有這種氣運,何況牧煜凰一個沒剩下幾百年壽元的老太婆,這種東西,她消受不起。就算平安無事的得到,以她的年齡,也難有什么作為了。

牧煜凰現在最想看到的。就是神凰島能昌盛下去。

比武廣場上,林銘和蕭赤又一次戰到了一起,雙槍相擊。一方是金鐘山的槍法天才,招招玄機,而另一方則領悟了槍勢,槍法雖然不出彩,但是每次出槍都如山崩海嘯。攜帶風起云涌的山河大勢,兩人斗了個旗鼓相當。

“鏘鏘鏘鏘!”

每一次撞擊,都有肆虐的真元氣流爆發開來,青蒼色與金色混雜,似乎地面都在震動著。因為空氣的激烈震蕩,觀眾們看到的戰斗場面就如同水面泛起漣漪一般扭曲著。

兩人一斗就是幾十招,林銘體內的真元又消耗了許多,而蕭赤也同樣如此。

這一戰,是林銘打得時間最長的一戰。

以他的實力,完全可以祭出雷靈,以壓倒性優勢取勝,然而他卻沒有。

他需要這一戰來看一看,槍術究竟能達到何種程度。

蕭赤一個轉身,一槍刺出,他的槍法明明看起來很慢,但是當你以為他才刺出一半的時候,槍尖卻能瞬間出現在你眼前,這種空間錯亂的感覺讓人防不勝防。

“噗!”

即便林銘在這樣錯亂的空間感之下,也沒能完全躲過這一槍,槍尖擦中林銘的護體真元,只聽“哧”的一聲,鋒銳無比的金槍刺穿了林銘的護體真元,一抹鮮血飚出。

“嗯?”

蕭赤心中不喜反驚,這是怎么回事,他剛才感覺自己的一槍仿佛是刺在了鐵上一般,根本就沒有刺進去多少。

而與此同時,林銘一槍砸下來,仿佛山岳崩塌!

蕭赤倉促之間抬槍一擋。

“鐺!”

重重的一擊,直砸得蕭赤手中的金槍彎成了滿月,他的身體踉蹌后退,每退一步,都在地面上踩上一個深深的就腳印,經過陣法加持的廣場地磚,竟然被他一連踩碎了十幾塊,地磚上布滿裂紋。

退出七八丈之后,蕭赤才站穩身子,右臂已經酥麻,手指還在微微顫抖著。

“好恐怖的力量和槍勢!”

剛才的一擊,他雖然擋下了,但是如今卻渾身氣血翻涌,經脈紊亂。

在觀眾席上,金鐘山長老倒吸一口冷氣,“可怕的少年,赤兒用了借力卸力的方法,利用身體的筋肉骨骼將林銘的力量和槍勢沿著雙腳傾瀉到地面上,足足卸了十多次力量,還是受了點小傷,這等力量和槍勢,真如大山壓頂一般。”

“確實……這小子是一個槍道天才,可惜啊,沒有名師教導槍法,學什么基礎槍訣,真的糟蹋了……”另一個金鐘山長老有些惋惜的說道,顯然在可惜林銘沒有加入他們金鐘山。

“哈哈,真是打得酣暢淋漓!”蕭赤突然收起了槍,此時的他滿頭是汗,臉色紅潤,渾身氣血翻涌,顯然消耗得不輕。

“彼此。”

林銘也在喘息著,連續幾場戰斗,即便有丹藥補充,他的真元也已經消耗了七成多,而且剩余的真元中,還有許多駁雜的成分,林銘如今的戰斗力,不及最佳狀態的一半。

“你是個怪物,連續五場激戰,打到這種程度,竟然還有余力,我認輸。”蕭赤嘆了口氣,感慨道。他與林銘勢均力敵,然而林銘的耐力卻要好過他,繼續打下去,落敗是早晚的事情。

“承讓。”林銘拱了拱手,這一次與蕭赤交手,他學到了許多東西,看來自己真的有必要找一套系統的槍訣,彌補槍術上的短板了。

蕭赤主動認輸之后,全場一片寂靜,連六大宗門親傳弟子之下第一人都輸了。

“蕭師兄也敗了……”

五行域之前那些拼命為蕭赤吶喊的弟子都覺得有些無法接受,其實,當林銘不用雷火之力,僅用槍術就跟蕭赤斗了個勢均力敵的時候,就已經能預見蕭赤失敗的結局了,只是他們不愿意接受。

“蕭師兄也輸了,在蕭赤之上,就是六大首席弟子了……”

明知現在的林銘也已經是強弩之末,但卻再也沒有親傳弟子上場挑戰他了,林銘的連勝讓他們氣短,沒有再次上場挑戰的勇氣和資格。

林銘又吃下了一枚丹藥,撐著槍站在擂臺上,這次,他沒有叫陣,他心中清楚,如果再打,就是首席弟子出場了。

六大首席弟子,不知會交手幾個……

林銘轉身看了看牧定山,卻見他已經在做準備了,接下來,會是首席弟子之間的較量!

“定山,小青,如果打的話,多拖延一會兒,讓林銘有些時間恢復。”牧定山和牧小青耳邊同時響起了煜凰老太的真元傳音。

“是,掌門師尊。”

在雷極宗的區域,蒼白少年看向了雷震子,在示意他出場了,“你挑戰林銘,把牧定山引出來,我幫你接下!”

蒼白少年簡潔的說道。

雷震子皺了皺眉,這種趁人之危的事情,他不想做,倒不是他多么君子,而是在大庭廣眾之下,他丟不起這個人。

“呵呵,怎么?覺得乘人之危?好,我們休息一下,省的到時候他們輸了再找理由。”

蒼白少年很隨意的說著,言語中那股淡淡的頤指氣使的味道讓雷震子聽了很不舒服。

“這個家伙,好像很熱衷于他之前所說的,一個人挑戰完所有神凰島親傳弟子的事情,他到底想干什么?”雷震子心中不解。

這時蒼白少年又用真元傳音與雷驚天交流了什么,接著雷驚天便站起身,笑道:“煜凰師太,貴島的林銘果真是英雄出少年,不過連戰我五行域五大高手,如今似乎也是強弩之末了吧!不如我們休戰片刻,讓林銘也休息一下,接下來就是最后的首席弟子切磋,如何?”

“嗯?”牧煜凰柳眉一挑,這家伙,黃鼠狼給雞拜年,他到底按了什么心?竟然主動要求休戰?

要知道,林銘消耗得太大,就算牧定山和牧小青幫忙頂下幾場,休息一段時間來,林銘也無法完全恢復的。

雷驚天說完之后,也不帶牧煜凰回答就樂呵呵的坐了下來,雷震子有些迷茫了,這個蒼白少年到底是什么人?師父似乎對他的意見非常在意?

“這家伙神秘兮兮的,就像一條陰冷的毒蛇!師父說這家伙是他在北方一個域尋到的圣級天才,可是我總覺得這解釋太牽強了,他修煉天賦好得出奇,對各種功法也極為了解,初入后天的修為,卻已經能輕松戰勝自己!而且他還知道一些天衍大陸的隱秘,就比如那什么圣女的傳說……”

這個人,絕對有問題!

他到底是什么人?

雷震子有一段時間,甚至懷疑這個臉色蒼白的家伙是被一個老怪物奪舍了。當然,這是存在于傳記體小說中才有的事情,也不知道奪舍是否真的存在。

在雷震子胡思亂想的時候,雷驚天正在與蒼白少年用真元傳音交流著:“一切都按照你的計劃進行,很順利……”

“嗯,很不錯!”()

在搜索引擎輸入 武極天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武極天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武極天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