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武極天下

第三百五十章 陰冥島

更新時間:2013-02-24  作者:蠶繭里的牛
天衍大陸有許多絕地,能讓先天高手殞命的絕地數不勝數,能折損旋丹高手的絕地也不乏其數。

相對來說,陰冥島算不上什么絕地,也就是能威脅到后天高手,真正先天高手前來,躲開鬼王就不會有危險了,其實就真的遇上鬼王,鬼王也多半不會與先天高手戰斗,兩強相爭,必有一傷,若不是關系到巨大利益,自然沒必要弄個你死我活。

以林銘如今的修為,來陰冥島還是有些危險,但是以攬月宗的特殊秘法遮蔽氣息,被鬼王盯上的可能性卻非常小了。

在來陰冥島之前,林銘順道去了一趟霍羅國天池。

這是當初霍羅國七玄武府梁府主輸掉的賭約,之前因為忙于各種事情,林銘一直沒有騰出時間走一趟霍羅國。

這次來陰冥島倒是正好路過。

對林銘的到來,梁府主雖然心里極不情愿,但卻還是得做出倒履相迎的樣子,表情拿捏的誠惶誠恐。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林銘的身份太恐怖,梁府主清楚別說是他本人,就算是他身后的靠山,遇到林銘也要禮敬著。

霍羅國天池果然有些門道,玉露瓊漿一般的池水,掬起一捧來竟然清亮無比,而且有些粘滯感,捧在手心竟然不從指縫中露出。

跳入池中,渾身說不出的舒爽,林銘吸上一口氣,直潛水底,封閉六識,就像是嬰兒懸浮在母體的子宮中一般。

林銘沒打算客氣,大口大口的吞下瓊漿玉露般的池水,而后池水流經林銘的身體,又從周身毛孔中排出,一股股濁氣從林銘體內隨之被帶了出來,純凈的天地元氣則流入周身經脈。一部分留在了林銘的體內。

漸漸的,林銘發現天池的好處,相較那些極品丹藥來講,天池內稀薄的元氣實在算不得什么,然而這種元氣卻帶有凈化雜質的效果,這才是林銘所看重的。

他當即在水底運轉《朱雀禁神錄》,操縱著火精一點點的灼燒丹毒。

林銘在天池足足泡了一整天,把天池半年時間才積蓄起來的天地元氣折騰的差不多了。急得梁府主心都在流血。然而卻也只能陪著笑臉等待。

直到日落時分,林銘才從天池中走出,擦干濕漉漉的頭發,梁府主努力的擠出一絲笑容,讓丫鬟來給林銘遞上水果。

伸手不打笑臉人,林銘和梁府主的矛盾就這樣一筆勾銷了。

從天池離開后。林銘的修為沒有任何提升,依舊滯留在凝脈后期,只是體內的丹毒被清除了不少。這個效果雖然不錯,可惜,天池積攢半年的天地元氣才夠泡一次的。這就有些雞肋了,也無怪七玄谷任由天池把持在霍羅國七玄武府手上。

這些天,周心語一直沉默得很,當初在林府的時候她多數時間也是縮在房間里,足不出戶。

隨著兩人不斷的深入大海。海水的顏色越來越深,林銘用感知探測了一下,海底已經超出了他的感知極限,在千米深度以上了。

據說在南海深處,海洋的深度可以達到數萬丈,那是真正的萬丈深淵,在這樣恐怖的深度中潛居著恐怖的海洋兇獸,比如圣獸巨鯤,相傳它的長度可以達到千丈,不知真假。

“前面就是陰冥島了吧。”林銘站在飛天蛟上,指著前面灰色的陰影,問周心語道。

“嗯。”周心語點點頭。

真正看到陰冥島,林銘才知道,陰冥島比他想象得大得多,高高的站在飛天蛟之上,飛快的掠過上百里的距離,入眼卻完全是暗紅色的大地,黑蒙蒙的鬼霧覆蓋在上面,根本看不清下面有什么。“這陰冥島到底有多大?”

“縱橫幾千里吧,具體的我也不清楚。”周心語輕描淡寫的說道,林銘一聽輕吸一口涼氣,縱橫幾千里的范圍,不見得比天運國的領土范圍小多少,聽說陰冥島只是南海的一個小島,如此推測下來,神凰島和南海魔域主島的面積恐怕縱橫萬余里都極有可能了。

這哪里還是島,說是一塊面積小些的大陸都不為過。

細想也是理所當然,如果真是一方數百里范圍的彈丸之地,也不可能支持如此龐大的勢力。

“我們落下去,應該就是這附近了。”周心語從須彌戒中取出兩張符紙,遞給林銘一張,道:“注入真元就可以使用,貼在身上可以隔絕生氣,不被厲鬼纏身。”

林銘接過那張黃色的符紙,符紙中央畫著一張古怪的紅色符號,像是血咒,這個東西與銘文符顯然屬于同一系的東西,這又是一個林銘未知的技能領域。

真元注入符紙,符紙呼的一下燒了起來,化成一道紅色的血紋沒入了林銘體內,頓時林銘體內的氣血之力隱沒了下來,本來細膩的皮膚也變得蒼白中帶著一股灰藍之色,體溫冰冷,一股死氣隨之蔓延出來,使得林銘頃刻間由一個氣血強大的少年變成了如將死之人。

“好手段。”林銘贊嘆道,相傳鬼物最吸食生氣,隔著數十里都能聞到生人的味道,如果一個人的生氣被隱匿掉了,跟死人無意,那么自然沒有鬼物找上門來了。

“雕蟲小技罷了,攬月宗不會煉器,不會布陣,唯獨善于制符,不管是攻擊符,防御符,銘文符都懂得一些。”周心語說到這里嘆了一口氣,顯然又為攬月宗的傳承被毀而心生感慨。

“哦?銘文符也懂嗎?”

“嗯,我師父水月大師就是一個銘文宗師。”周心語只說一句,就不再多言了,將手中的符文點燃吸入身體,頃刻間也變得生機全無,原本嬌紅的面孔變得蒼白如紙,經多了幾分病如西子的感覺。

兩人落下去,踏上陰冥島的地域,立刻便感到陰風陣陣,眼前充斥著無窮無盡的黑色霧氣,這種鬼霧如果是凡人沾染上一點,立刻就會中尸毒而亡,數日之后化為僵尸,成為鬼霧中的一具行尸走肉。

即便是凝脈期武者,在這鬼霧中呆得時間太久而得不到丹藥補充的話,也會因為護體真元被耗盡,中毒而亡。

周心語也是第一次來這個地方,小心翼翼的前進著,拿著手中的玉簡不斷的比對周圍環境。

不提這些彌漫的鬼霧,還有霧中傳出來的隱隱鬼哭聲,就連這陰冥島的地面也讓人毛骨悚然,暗紅色的地面,猶如潑了血一般,林銘嘗試用感知探測了一下,果真無法滲透地面,靈魂力一涌下去,就被那紅色巖石像海綿吸水一般吸收了。

地面上布滿了無數半尺高的石筍,每一根都尖銳無比,如同紅色的魔鬼獠牙,如果是凡人不小心摔一跤,跌倒在這石筍上,絕對被刺一個腸穿肚爛。

走了這么遠,都沒有發現一只活物,只是偶爾能在地面上看到一些散亂的尸骨,而其中一些尸骨之上,會長出花朵一般的植物,鮮紅鮮紅的花冠,艷得滴血,花朵沒有葉子,密密麻麻的根絲深深的扎入尸體之中,吮吸著營養。

空氣中彌漫著一股血腥和硫磺混雜的味道,越往里走,這股味道就越濃,陰風陣陣,吹在身上感覺直接這股詭異的陰風似乎能直接透入,如刀子一般刮在靈魂上。

林銘倒是不覺得什么,可是周心語就有些支撐不住了,她在身上連貼了幾道血符,可是還是忍不住瑟瑟發抖,兩只胳膊下意識的抱住自己的身子,周心語此時的反應,就如同一個衣衫單薄的凡人少女站在寒風中一樣。

林銘輕嘆一口氣,手指一彈,幾股青蒼真元沒入了周心語體內,青蒼真元強大的生命力綻放出來,陰風被迅速的驅逐掉,周心語只覺得數股暖流在身體中回蕩,身體四肢都暖洋洋的,陰寒的鬼氣被驅逐而盡,她詫異的回頭看了林銘一眼,卻見林銘已經收手,而那幾股真元還停留在自己的體內,絲毫沒有消散的意思。

這讓周心語心中暗暗吃驚,一般武者發出的真元只要離開身體,失去靈魂力的支持,就會變得失去控制,慢慢的消散掉,想要幫別人在陰風中御寒,就必須把手抵在背上,持續不斷的輸入真元。

可是林銘完全不需如此,他放出那古怪的青蒼真元似乎有自我生命力一般,不斷的消融鬼霧,本身的消耗卻很少。

只要真元消耗過半,林銘便又是兩指彈出,兩股新的青蒼真元再度匯入,便徹底為周心語驅除了陰之寒。

“謝謝。”周心語小聲說道。

“舉手之勞,還有多遠?”兩人走到現在也已經大半個時辰了,主要的時間都在周圍轉來轉去,雖然周心語手中拿著地圖,但是在鬼霧中辨認方向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何況她還是第一次來,而且感知都無法使用。

周心語道:“如果沒弄錯的話,就是前面的那一座巖壁了。”

林銘抬頭一看,周心語所說的巖壁已經不足幾十丈范圍,隱沒在黑霧之中,如同一頭紅色巨獸。

在搜索引擎輸入 武極天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武極天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武極天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