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官榜

5636章楊家家訓

更新時間:2017-09-23  作者:隱為者
快看?看什么?

楊子雄,楊首政和李瀾后的雙眼都隨著楊紫鳶的手臂而轉動。

當他們看到楊鐵山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站在了樓梯口,雙眼清澈,哪里有半點渾濁的望著他們時,三個人全都激動得張大嘴,傻了眼。

“爸,您沒事了?”楊子雄回過神來,急急忙忙沖上前去,想要攙扶楊鐵山。

楊鐵山卻是揮揮手臂,瞪了兒子一眼說道:“扶什么,我還能走!”

說著楊鐵山就從樓上走下來,楊首政也趕緊圍過來,上下打量,滿臉驚奇的喊道:“不是吧?爺爺,您真的沒事了?您現在是真的清醒了嗎?您不會是跟我們鬧著玩的吧?”

“玩你的頭,混賬小子!”

楊鐵山的意識早就清醒,從楊首政質疑到蘇沐離開,他都清楚的聽到。

因為聽到,所以說他現在表現的很惱火,望向楊首政的眼神充滿著失望,“小政,我以前和你說過很多次,你為人有些急躁,要多聽多看多想,不要貿然表態,你就是不聽。”

“原以為我生病的這些時間,你能改正這個毛病,現在看來非但沒有改掉,反而是越發。”

“蘇沐怎么說都是你爸請來幫我看病的醫生,你要是能確定他沒有真才實學也就算了,既然不能確定,為什么要說出那種傷人的話來?”

“你清不清楚因為你的混賬,將會和一個蓋世神醫錯之交臂呢?”

“爺爺,我…”楊首政惴惴不安的低下了頭。

那個蘇沐真是神醫啊!

楊首政真是萬萬沒有想到,早知道會是這樣,他絕對不敢沖蘇沐擺出一副臭臉,還外加冷言嘲諷。

現在想到蘇沐剛才說話時候的冷厲和漠然,他就感覺后悔的要死。

“爺爺,哥哥不是那個意思,他主要是擔心您。”楊紫鳶在旁邊拉扯著爺爺的手說道。

“你這丫頭也不要幫腔,你也強不到哪里去!”

面對楊紫鳶的撒嬌,楊鐵山這次難得沒有像是以前那樣寵溺,而是嚴肅的說道:“紫鳶,你是我最疼愛的孫女,要是說有一點可能,我都不會呵斥你,可這次的事情你的確是做的有些過分。”

“你哥哥那樣做就算了,你不但不幫著息事寧人,反而是煽風點火,這樣做好嗎?”

“誰跟你說,所有人都必須仰仗著咱們楊家,仰仗你爸才能加官進爵。我雖然和蘇沐不認識,今天也是第一次見到,但我能看出來此子絕對非凡。”

“你們要是不相信的話,大可詢問下你老子,問問他蘇沐需要仰仗他嗎?”

楊紫鳶和楊首政都看過來,就連李瀾后也充滿著好奇。

面對這些眼光,楊子雄無奈的搖搖頭,苦澀的說道:“爸,您說的沒錯,您的眼光還是一如既往的精準。”

“首政,紫鳶,你們給我聽著,蘇沐不是個簡單人物,他在漢蜀省的成長進步壓根不需要我來撐腰。別說我現在是面臨退休,即便是三五年前,都不可能幫助到他多少。”

“你們還別不相信,就說這漢蜀省中,他以前便是陳東諦省長在環保部的下屬,屬于絕對心腹,陳東諦對蘇沐充滿著信賴。”

“省政法委書記龍震天以前也和蘇沐共事過,因此蘇沐也可以說是龍書記的下屬,而龍書記對蘇沐的支持更是不遺余力,已經明打明的說會力挺到底。”

“此外就是省組織部長林光陰,你們應該知道他是一個做事公正嚴謹的人,他從來都不會因為誰而改變原則主張,但對卻蘇沐非常青睞。”

“不說其余省委常委,光是這三位,就足以讓蘇沐在漢蜀省底氣十足了。”

“你們剛才說蘇沐需要靠著咱們楊家的關系才能往上爬,不覺得是個自吹自擂的笑話嗎?”

“再說你們看到沒有?蘇沐的年齡比你們大不了兩歲,人家已經是正廳級的實權市委書記,和他相比,你們所謂的家世真的有任何價值嗎?”

“楊首政,你最崇拜的不是盛世騰龍公司嗎?要是我告訴你,盛世騰龍的總裁葉惜就是蘇沐的愛人,盛世騰龍當初能創建起來,據說就是蘇沐出謀劃策的,你有什么感想呢?”

楊首政瞬間傻眼。“小雄,你要是工作忙的話,我自己回去。”

說完楊鐵山就轉身走回樓上,走到樓梯口的時候,他緩緩轉過身,語重心長的說道:“小雄,蘇沐此子不簡單,你是要退休了,但你退休后的旗幟是要如何樹立還沒有確定嗎?”

“我給你個建議,不妨考慮下蘇沐。反正小政對仕途也沒有興趣,咱們楊家到這代也算是就此告別官場,不如交好蘇沐,這對楊家是百利無一害。”

“還有楊首政你個混賬小子,今晚就去找蘇沐,向他賠禮道歉。咱們楊家人戰要戰的光明磊落,輸也要輸的名正言順。”

“既然是做錯事就要承認錯誤,這沒有啥丟人現眼的。要是說錯過這次機會,你才會后悔終生!”

“爸,我明白了!”楊子雄恍然大悟。

“爺爺,我知道了!”楊首政也跟著應允道。

楊首政眼放金芒,若有所思。

“小李,你半天都沒有說話,想必剛才對蘇沐也是充滿懷疑的吧?”

“不過算了,你畢竟是長輩,沒有必要對蘇沐賠禮道歉,真要那樣做,反而是會落得下乘。”楊鐵山說完最后一句話,就回到房間中,再也不出來。

客廳中一片死寂。

楊鐵山真的清醒過來!他不再像是以前那般糊涂!要不然也不可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想到他每句話傳遞出來的意思,楊家人就都感覺臉蛋火辣辣的,即便是楊子雄也覺得有些羞愧,為剛才對蘇沐的懷疑內疚。

“這事的確是咱們楊家理虧,小政,你現在就和華政聯系,馬上找到蘇沐,向他賠禮道歉。記住,一定要和蘇沐搞好關系。”李瀾后也算是殺伐決斷的人物,很快就吩咐道。

“蘇沐這會兒應該是和華政吃飯,你們還不知道吧?蘇沐是下班后從有鳳市趕過來的,別說吃飯,連口水都沒有喝就開始治療。”

“可誰想你們回來后就將事情搞成這樣,我現在都不好意思去見他。”楊子雄說著說著臉色就羞愧。

沒吃飯嗎?

“爸,這個麻煩是我惹下來的,自然要我去解決,您放心,我這就去找他們。”楊首政心中內疚的說道。

“小政,其實這事我早就該和你說的,我當初將華政安排到有鳳市,就是相中蘇沐的能耐。”

楊紫鳶這么高傲的人也無比震驚。

李瀾后更是難以置信的瞪大眼眸。

蘇沐竟然強勢如此?

楊鐵山也被楊子雄說的消息刺激到,但因為心里有數,所以很快就消化掉,越是消化就越是被嗆到,沖著楊子雄就說道,

“子雄,我的病是蘇沐治好的,他說我需要回到老家小院才能除根。不管你們信不信,我是相信了。”

“這兩天吧,我就要回去,我要回到以前的家中和你媽好好的聊聊。蘇沐說有辦法將我的思念成疾解決掉,說只有回到那里才能和你媽傾訴衷腸。”

“我想也找個機會和你說說蘇沐,希望你的集團能去幫助蘇沐搞好山脈經濟規劃的推動,可誰想竟然發生這種意外事,你去吧,做好挽救工作。”楊子雄有些意興闌珊的說道。

察覺到楊子雄的低落,楊首政轉身就走出客廳。

“我也去!”楊紫鳶緊隨其后。

李瀾后有心想要阻攔住楊紫鳶,可發現楊子雄的精神狀態明顯低沉后,也就聽之任之,她走上前拉住楊子雄的手。

兩人坐到沙發上后,她溫柔的說道:“老楊,這事是咱們家思慮不周造成的,但我想蘇沐不是一個心胸狹窄之輩,要不然走的時候也不會說出治標不治本,想要治本就必須動身回老家小院的消息。”

“再說你應該清楚小政這些年是歷練出來的,他處理這種事很得心應手,別操心了。”

“我不擔心蘇沐,他是一個值得信任的人,只是感覺有些事超出掌控有些心煩意亂。”楊子雄話音低沉的說道。

“你呀,不要想太多,咱爸的病能治好就是大幸,這樣吧,明天咱們安排下工作,后天就動身回老家。”

“到時候請蘇沐也跟著去,反正后天是周末,他應該有時間吧。”李瀾后笑著說道。

“行,聽你的!”楊子雄頷首應道。

“不過話說回來,蘇沐這個市委書記竟然還有這么精湛的醫術,確實是超出我的意料之外。”

“你說他到底是怎么治好咱爸的?像是這樣的神醫,即便不是市委書記,咱們都應該搞好關系的。”李瀾后拿過一個抱枕抱著緩緩說道。

“是啊,誰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楊子雄同樣感慨。

省委家屬院外面。

楊首政剛將車開出來,就直接撥通了華政的電話,他沒有任何遲疑,直奔主題問道:“華哥,你現在是和蘇哥在一起吧?你們在哪兒?”

蘇哥?

華政望著坐在對面的蘇沐,露出一個看到吧,果然如此的笑容后微笑著說道:“我們在中華路這邊的魚米之鄉吃飯,怎么樣?你要是沒事的話也過來吧,剛才的事的確是誤會。”

“是的,我知道是誤會,爺爺已經清醒,都是我糊涂。中華路魚米之鄉是吧?好,你們等著,我這就過去,我要當面向蘇哥賠禮道歉,自罰三杯,先掛了!”

楊首政掛掉電話后,一溜煙的開車融進車流中。


在搜索引擎輸入 官榜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官榜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官榜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