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官榜

第3735章 直到世界的盡頭

更新時間:2015-09-05  作者:隱為者
市記委對隋德華的雙規在嵐烽市的官場上雖然說是掀起點波浪,不過卻談不上多大。盡管有人也曾暗想這是不是蘇沐在故意報復,但這種念頭浮現的瞬間就立即消失了。

這算是什么樣的想法?這種想法簡直可笑的很。依著蘇沐現在的掌控力和影響力,難道說還用在乎區區一個隋德華嗎?這事擺明就是隋德華的屁股下面不干凈,才會遭到查處。

外面是如何議論的,蘇沐是根本不予理會,也無需關注。

下午下班時間。

蘇沐忽然間接到一個讓他有些意外的電話,正在和戚伽討論工作的他,在聽到手機那邊傳來的有些嘶啞的聲音后,蹭的就從椅子上站起來,急聲問道:“葉惜,怎么了,發生什么事了嗎?你怎么說話這樣了?”

“蘇沐,我想見你。”葉惜聲音哽咽道。

“你在哪里?”蘇沐臉上流露出幾分焦急之色。

戚伽從來沒有見過蘇沐會如此失態,不過聽到他喊出來的葉惜名字后,戚伽也就心知肚明了,蘇沐要是說因為自己老婆而失態也是正常的。知道蘇沐有私事要處理后,他就起身示意要走,蘇沐點點頭,戚伽就悄然離開辦公室。

“我就在你們市政府對過的人民廣場上,我想要見你,現在就想要見你。”

“好,等著我,馬上就到。”

蘇沐沒有任何猶豫。心如急焚的沖出辦公室,郭輔看到蘇沐這么風風火火跑開了,也趕緊起身跟在后面追過去。誰知道蘇沐因為情緒激動會不會遇到什么事。他必須跟著關注。甚至就連剛剛在走廊中的戚伽,也和郭輔一起跑了起來。

兩人就這么在蘇沐后面追出去,讓整座市政府的人都處于莫名其妙的緊張狀態。

“戚市長,市長怎么了?”

“應該是葉惜出什么事了吧。”

“葉惜!”

郭輔心底陡然掀起驚濤駭浪,他是知道葉惜在蘇沐心中的地位,倘若說葉惜真的出事,鬼知道蘇沐會做出什么舉動來。

處于激動中的蘇沐是很危險的。不是說他會傷害別人,而是說那些吃飽撐的閑著沒事干的人要是碰到這種狀態的蘇沐。絕對會受到難以忘記的教訓。想到不能讓蘇沐處于那種輿論的被動影響中,郭輔更加著急的加快步伐,但怎么跑都追趕不上蘇沐。

蘇沐真的就像是一陣風般從市政府大院跑出去,轉眼間就出現在人民廣場上。最短時間內就找到葉惜。

當蘇沐看到獨自一人坐在椅子上的葉惜時,臉色滿是關切,他怎么都沒想到葉惜會無緣無故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嵐烽市,更加沒想到這時候的葉惜是那樣憔悴不堪。

整個人就好像是被大雨澆過似的,頹廢不堪,萎靡不振,發鬢凌亂,雖然化了淡淡的素裝,但仍然掩蓋不了有些晦暗的氣色。當這種模樣的葉惜扭轉身。面對自己時,蘇沐感覺心都要碎了。

蘇沐趕緊沖上前去將葉惜一把抱在懷中。

“發生什么事了,你這是怎么了?”

哇哇。

葉惜在撲進蘇沐懷中的瞬間。憋著的那股情緒再也沒有辦法強忍,當場就痛苦起來。她使勁的擁抱著蘇沐,面頰上全都是淚水,顆顆眼淚就那樣宛如斷線的珍珠似的掉落,打濕蘇沐衣服的同時,浸透著他的心。

要知道即便是讓蘇沐受傷流血。他都不愿意看到葉惜痛哭流淚,葉惜臉上掉落下來的每滴眼淚。都像是一把把水刀,生硬的撕裂著蘇沐心。

蘇沐緊緊擁抱住葉惜,任憑她盡情的哭泣,他沒有想要阻攔她的意思。

蘇沐比誰都知道,既然葉惜現在是想要痛哭,那就讓她淋漓盡致的哭出來就是,要是說刻意勸說的話,反而對她不好。任何時候任何人都是這樣,只有將心中的痛苦悲傷徹底的發泄出來后,她所承受的壓力才會在無形中減弱不少,才會變的容易勸慰。

而之所以女人比男人容易長壽,正是因為女人習慣將悲傷化作淚水,而男人將悲傷壓抑在心里。

隨后趕來的戚伽和郭輔看到葉惜被蘇沐擁抱著痛哭后,雖然說不知道發生什么事,但卻都松了一口氣。只要蘇沐不是以那種失態狀到處亂轉那就行。

葉惜在這邊,蘇沐就不會自亂陣腳。此刻雖然說是下班時間,按照正常來說,這里會有路人過來,但因為跟隨葉惜而來的保鏢團隊將這里團團圍住后,戚伽兩個人也不必擔心有誰會發現葉惜的失態和哭泣。

再說即便發現又如何?

人家是未婚夫妻,是名正言順的關系,其余人能胡說什么?

“咱們去那邊等著,我總感覺一會沒準有我們什么事。”戚伽低聲道。

“好。”郭輔道。

緊緊擁抱著的兩個人,好像陷入到無我境地中,這刻這里只有他們的存在,除了他們外,再沒有誰能走進他們的世界中。

或許是因為眼淚的涌出,宣泄掉心中苦悶,葉惜緩緩從蘇沐懷中坐起來。這時候她的雙眼已經腫脹的像是桃子,紅潤的雙眼看得人格外心酸,蘇沐見了,更是心疼的不得了。

“說說吧,到底發生什么事了?有我在,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蘇沐無比愛憐的問道,他的衣服已經被打濕,但那又如何?和葉惜的痛苦相比,他發現自己竟然沒有辦法為葉惜分擔痛苦,這讓他有種說不出來的無力感。

“是工作上的事嗎?”

“不是。”

葉惜使勁搖搖頭,眼圈紅腫。她雙手仍然被蘇沐抓著,但情緒和剛才相比,明顯是平緩不少。她將大腦中的思路梳理好后。緩緩閉上眼再次睜開時,眼中的那種彷徨已經消失不少。

“不是因為工作,是我忽然接到一個電話,我不知道該怎么辦,所以說就趕緊飛過來找你。我知道只有在你身邊,我才能保持平靜的心情,我才能知道怎么去好好處理這事。要是說沒有你在的話。我真的會瘋掉的。”

“你都不知道昨天我是怎么過來的,我給自己說過很多遍。其實這事和我沒有任何關系,但我騙不了自己,我發現到最后自己還是失敗,我沒有辦法承受那種冷漠的眼光。我沒有辦法讓自己處于無關人士的角色。我是不是有點太過愚蠢?我是不是有點太過軟弱?我是不是真的應該變的更加強勢才行?”

是葉家。

就在葉惜的哭訴中,蘇沐腦海中浮現出來的只有這么兩個字眼,除了葉家外,蘇沐真的不知道還有誰能讓她這樣,還有什么事能如此重重的打擊到葉惜。

盡管葉惜經常說她和葉家已經是恩斷義絕,但蘇沐卻清楚在葉惜的心中,那種血脈相連的關系是永遠都沒有辦法斬斷的。她是對葉南山憤怒憎恨,但那又怎么樣?你能改變葉南山是她爺爺的事實嗎?

而假如說是葉家的事情,難道說葉南山?

蘇沐知道葉南山的身體狀況已經不容樂觀。從葉錦俐的嘴中說出來的就是隨時都有可能掛掉。但蘇沐心中還是留有一絲幻想,認為葉南山還沒有到那種地步。

然而葉惜現在的舉動,已經是讓蘇沐意識到情況恐怕會自己所想到的還要嚴重。這事擺明就是存在著很多不確定因素,或者說葉南山現在已經?

想到那個后果,蘇沐就柔聲道:“不要著急慢慢說,是葉家嗎?”

“是的,就是葉家,就是我爺爺葉南山。你或許也已經知道。他的身體狀況早就開始變的不好,但最近連續幾次都是變得特別嚴重。嚴重到什么地步。醫院已經發出病危通知書。知道嗎?我強迫自己不去想這事,但最近不知道為什么,我只要閉上雙眼就能想到以前小時候爺爺陪著我玩耍的場景,那些值得回憶的場景,讓我想起來時臉上是有笑容的。”

“然而這些美好的回憶只是很短時間出現,便馬上就會被那種悲慘的回憶切斷,那種悲慘痛苦的回憶,讓我整個人的精神狀態都變的不好,我不知道該怎么說這些事,但事實就是這樣。我以前給你說過,葉家從今往后和我再沒有任何關系,但我做不到。我發現,我竟然做不到這點。不但是我做不到,就算我爸也做不到,甚至他表現的比我還要差勁。”

“家中的保姆跟我說過好幾次,說我爸有著好幾次在接到葉家打過來的電話后,都是心神不寧。要是說吃過飯的話還好說點,畢竟是吃了飯的。但要是說趕上沒吃過飯,他就根本不吃了,一口飯都吃不下去。而且那幾天我爸更是吃的非常少,整個人就能看出來有些神魂不定。他是省委書記,要是說老這樣的話,那怎么能行?”

“我知道他心中是很難過的,難過當初爺爺會將他驅逐出葉家,會宣布和他斷絕所有關系。但再難過他都是葉南山的兒子,我都能想到爺爺小時候和我在一起玩游戲時的場景,難道說我爸會想不起來嗎?我相信葉爺爺對他的影響力是很深刻的。我實在是沒有辦法再忍受我爸像是那樣痛苦,所以說我就回來。”

葉惜望著蘇沐雙眼,忽然間擁抱過來,緊緊抱著他的后背,聲音呢喃。

“我還沒有回家就直接過來找你,我不是不想回家,而是真的不知道該怎么回家,我怕我沒有辦法面對爸爸那種無比焦慮卻又強忍在心的模樣。蘇沐,答應我,永遠都要陪著我,永遠都不要離開我,好嗎?”

“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的,我會一直守護著你,直到世界的盡頭。”蘇沐緊擁著葉惜眼神堅定。

夕陽余暉中,兩道身影宛如雕塑般擁抱,久久不分離。(


在搜索引擎輸入 官榜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官榜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官榜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