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官榜

第兩千七百二十七章空降吳越

更新時間:2015-01-06  作者:隱為者
我叫做談楠。

與其說這是自我介紹,倒不如說是一種宣言,屬于談楠的宣言,談楠就是要通過這樣的形式,讓蘇沐知道自己并不是存心想要欺騙他的。那種你知道我的所有,我對你卻是一無所知的感覺,肯定是會不爽的。但無所謂,我現在說出來就是我的宣言,就是我向你證明我的膽量,我的見識,我的節操。

哪怕以后真的是要和你為敵,我也會堂堂正正的擊敗你,而不是通過這些見不得光的手段。

在談家,這就是談楠。

“談楠,你是談兵的?”蘇沐故作不解問道。

“沒錯,我就是談兵的姐姐,在京城中你和談兵之間所發生的事情,我已經是知道。我過來就是想要見識下,能夠將談兵欺負成那樣的人,到底是如何的三頭六臂。不過你放心,我對你是沒有任何惡意的,我是不會從京城追到這里,只是為了和你算賬。真的要是那樣的話,倒顯得我是如何的小家子氣不是。”談楠笑顏如花道。

真的是一個讓人難以琢磨透徹的女人。

不過擁有著的蘇沐,先知先明,對這種事情當然是會了如指掌,是會知道如何去做的。既然你談楠都將身份給表露出來,難道說我還需要對你有所畏懼不成?當真是不需要那樣做。

“談楠,真的是幸會。這么說我們現在是應該要重新再認識下。你好,我是蘇沐。”蘇沐果斷伸出雙手。

“你好,我是談楠。”談楠握住蘇沐的手。感受著手掌中散發出來的那種溫度,面帶笑容。

兩個人短暫的握手后就很快放開。

誰是誰。

誰該做什么。都將徹底的劃清界限。

“談兵的事情我是不會做任何辯解的,就算是讓我再重新選擇一次的話,我還是會那樣做。這是談兵活該的,他不該去碰觸任何不該碰觸的人。做人可以囂張,但囂張卻是要有底線的。你既然不是為了談兵的事情追過來,那么這事就算是過去。不過你以后要是說為了談兵的事情再來找我麻煩的話,我隨時奉陪。談楠,要是說沒事的話。我就先行告辭。”蘇沐淡然道。

“我們很快還會再相見的。”談楠沒有挽留而是這樣說道。

“希望吧。”

蘇沐徑直走出機場,坐進早就等在這里的汽車內,一騎絕塵。

隨著蘇沐離開沒有多久,談楠的前面便開過來一輛車,從里面走下來一道身影。這是個很有魅力的男人,五官宛如刀刻般棱角分明,眼神更是閃爍著最為璀璨的精光。他站在那里,給人的感覺就是宛如標槍,沉穩內斂的他,絕對是無數少女夢寐以求的結婚對象。但直到現在還是單身的他。卻并非是誰都能夠進入到他的視線。

因為他就是談睿,談家談政融的長子,如今腳下這塊土地的副市長,是隨時都有可能邁進市委常委行列的官場新秀。

“姐。你怎么說過來就過來,過來的是這樣的倉促,我都差點沒辦法過來接你。你在京城不是好好的嗎?為什么非要過來那?”談睿走上前沖著談楠笑著問道。

“你不是一直都想要讓我過來考察的嗎?”談楠隨意道。

“什么意思?你真的準備在這里落戶嗎?”談睿將行李放進后備箱后問道。

“當然,我這次過來就是準備在這里玩兩天的。然后準備在你的轄區內開兩個小店。你這里的文化氣息還算是比較濃厚的,所以說能夠在這里開店,也是我的夢想。之前就選擇好的地段,這次過來正好是能夠落實下來。你老姐我是小打小鬧,只能夠是如此,難道說你還希望著我能夠給你折騰出來什么大政績嗎?”談楠坐進車內后。臉上露出慵懶神情,整個人的心弦也像是瞬間有點放松的味道。

別說這一路上和蘇沐的交談。真的是在斗法。

談楠是從來沒有遇到過像是蘇沐這種難纏的對手,平常只要是談楠想。隨時都能夠找到自己想要的情報。只要談楠一個眼神,對方都只能夠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就沒有說哪次能夠像是這次如此崩潰絕望的。蘇沐就像是一個油鹽不進的石頭般,任憑你如何的旁敲側擊,都是在做無用功,都是沒有任何能夠打探到想要的消息。

這是讓談楠最崩潰的。

“姐,不說這個,你過來投資我當然是會舉雙手歡迎的。不過你老弟我要是說真的仗著你才能夠崛起的話,那就是笑話。你老弟我想要前進一步,有的是機會。”談睿自信道。

“怎么?你的事情這次能夠成功嗎?”談楠驚喜道。

“不出意外應該是不會有問題。”談睿斷然道。

“那就好。”談楠喜悅道。

談睿真的要是能夠繼續前進,邁出這么堅實的步伐,對談睿的將來無疑是有好處的。一個所謂的副市長,一個入常的副市長,這中間的差別那是驚人的。倘若說談睿能夠以常務副市長的身份監管整個紫州市的話,談睿的發展空間就將是更加的廣闊。

“說說談兵的事情吧?”談睿突然問道。

“談兵?那是他自找的,你不用去管他。”談楠輕描淡寫道,想要將這個話題就這樣給撇過去,誰想到不但沒有能夠撇過去,反而是加重了談睿探索的意思。

“不要認為我這個元旦沒有回家,你就能夠瞞過我。我知道談兵雖然說有點囂張跋扈,但在京城那里。敢逼著他做出那種事情的人,卻是沒有幾個。我知道動手的是李家,是鄭家。是個叫做蘇沐的人。蘇沐我也聽說過,據說是個很有能耐的人。但就算再有能耐,再有背景,敢這樣欺負談兵,就是羞辱我們談家。

我們談家在京城那也是有所威嚴的家族,怎么能夠就這樣便被人羞辱了那?姐,我知道你是想要通過這樣的方式教訓談兵,你想要教育他,我是沒有任何意見。但談兵怎么說都是我們談家人。就算是教育,也只有我們能夠教育。他這樣算是什么?實話給你說,在過來之前,爸給我將整件事情都說過了。”談睿平靜道。

“爸,什么意思?”談楠挑眉道。

“爸的意思很簡單,沒有誰能夠欺負我們談家人。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既然蘇沐已經前來紫州市任職,那么我就要將這個仇報了。”談睿很為安靜的說著這話。

“談睿,你不要胡鬧。事情不是你所想的那樣,你要是敢胡來的話。我告訴你,事情會很夸張的。蘇沐這個人,你是不知道的。我敢說蘇沐他還算是不錯的…”

“姐,我怎么感覺你有點不對勁那?難道說你和蘇沐?”

談睿這邊是剛打斷談楠的話,那邊談楠就是反擊回來,瞬間就將他給打斷,沒有好氣的說道:“你以為我是誰?我會是那樣隨便的人嗎?放心吧,我和蘇沐是沒有任何關系的,就是前來這里的時候,和蘇沐是一趟飛機。所以說我和蘇沐聊了下,你知道的。我是不喜歡打無把握的仗,我得知道蘇沐到底是什么樣的人吧。”

“那你真的弄清楚了?”談睿問道。

“沒有。”談楠搖頭道。

“那不就是了。要是說只是路上隨便聊兩句,你就能夠知道一個人的秉性。那才是怪事。姐,這事你就不要去想了,我知道怎么做的。”談睿安然道。

“好。”談楠倒是對這個很相信。

談睿真的要是說做事沒有章法的話,也不可能走到現在不是?談政融親手調教出來的人,又怎么會是簡單的?在談家,談睿就是繼承談政融的人,也是惟一一個人,要是說沒有談睿的話,談家的將來和前途恐怕都會變的黯然無光。

一座五星級酒店。

蘇沐洗漱完畢后,就準備休息,在他的右手邊放著的是朱槐笛拿過來的情報。這些東西全都是有關省發改委的,只要是這個機關的事情在這些情報中都有。雖然說是比較籠統的,但好歹是真實的,你只要進行研究的話,是能夠琢磨出來點事情的。

吳越省對蘇沐來說是嶄新的天地,因為蘇沐知道這里是沒有任何人能夠像是其余地方那樣熟悉的。雖然說這里是團系的天下,但要知道這個所謂的天下也是有著區別的,你要是真的以為自己是團系的,就能夠隨便說句話便頂事,那是沒有可能的。

吳越省,那就開始吧。

蘇沐將所有東西全都烙印在腦海中后,就直接睡覺。

第二天

陽光明媚,嶄新的一天就這樣開始。

蘇沐從酒店中出來時,他是穿著打扮走的一種中規中矩的姿態,一系西裝革履的蘇沐,給人種很為朝氣蓬勃的感覺。在蘇沐的身上,你能感覺到的是一種沒有辦法抑制的精銳氣息,有著這股精銳氣息在,誰見到蘇沐都會有種重視。

只是這種鋒銳,隨著蘇沐走進省委組織部后,就變的低調起來。

只要在這里完成程序,蘇沐就能夠前去省發改委就職。

之所以會前來這里,是因為蘇沐知道這里的省委組織部部長就是團系的,是周奉前點名蘇沐前來這里必須第一個要來拜見的。(


在搜索引擎輸入 官榜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官榜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官榜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