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官榜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往死的收拾

更新時間:2013-12-10  作者:隱為者
盜人墳墓原本就是最為讓人不屑的事情,你們非但這樣做了,而且做的還是如此的理直氣壯,大白天的都這樣進行著,無視掉將軍嶺村的人,無視掉我們派出所,簡直就是再為放肆不過。

廖武現在倒是沒有多少反抗的意思,因為他知道他的電話雖然是打出去了,但想要在最短的時間內產生效力還是不行的。

所以他現在就只有老老實實的,不然真的要是被這些警察們盯上的話,會往死的收拾。最要命的是,收拾了你,外界還看不出來任何端倪。等著吧,很快我就能夠撈回所有面子。

“慕主任,能透露下嗎?這事怎么處理?上面是有著什么意見那還是酌情處理就成?”等到所有人都被押走之后,高峰走到慕白的身前,低聲的詢問著。

這個高峰是最早投靠到徐炎身邊的,這個慕白是知道的。因為這個高峰當初就是被排擠到水槳鎮的,不然有誰會想著前來這個山里的鄉鎮里面工作,誰不知道這里是最為辛苦的。

高峰也是很為聰明,知道徐炎剛來是最為需要人的時候,就果斷的投靠過去。慕白在一次吃飯的時候,碰到了高峰和徐炎,所以知道兩人的關系后,這時候也沒有再有任何想要故作神秘的樣子。

再說這事也沒有必要神秘!

“蘇書記現在就在將軍嶺中,這事是他親自抓著的,所以這件事情的份量你是知道的。在蘇書記沒有明確指示前,別管是誰,都絕對不能夠將人給提走,你知道嗎?”慕白低聲道。

高峰腦海一陣嗡鳴!

尼瑪啊,這事看來是真的鬧大了,沒有想到啊,竟然是這樣的。這群該死的盜墓賊竟然是被蘇沐盯上的,是落在蘇書記手中的,這樣的人做出這樣的蠢事,要是自己再不想辦法收拾死的話,那就真的是對不起給的這個好機會了。

必須往死的收拾!

“慕主任,這事多謝了!”高峰趕緊道。

“去吧!”慕白說道。

“好咧!”

高峰轉身離開這里的時候,是用心將這里的位置給記下。能夠驚動蘇沐過來的這座墳墓是肯定不會簡單的,別管這里埋葬誰,自己今后是要對這里重點進行著照顧。看來得敲打下將軍嶺的人,讓他們對這里進行著更為周到的維護。

別說高峰的這個想法真的是很好的,也就是這樣的想法,為高峰以后的順利發展提供了絕佳機會。

這說明什么?說明在人的一生之中,只要是遇到機會,便絕對不能夠錯過。你不可能隨時隨地都會遇到像是這樣的機會,但既然遇到,便千萬要抓住。

黃粱夢家里。

發生在墳墓之地中的后續處理事情,蘇沐已經是知道。既然墳墓確保了沒有任何問題,蘇沐懸著的心弦才稍微的放松下。真的要是在龍震天也在場的情況下,還讓人將祖墳給挖掘了的話,那蘇沐才真的是會感覺到丟人丟到家了。

盡管有著之前的小插曲,但這頓飯到最后吃的還是比較香的。當這頓飯吃完之后,龍震天便告辭離開。至于說到墳墓的事情,還是委托給了黃粱夢一家。

等到龍震天他們坐車離開之后,黃落詩站在家門口,瞧著車影,低聲問道:“爹,咱們真的只是為了守護而守護嗎?我怎么感覺你對這座墳墓好像還有著其余的情感那?”

“落詩,你也不小了,有些事情也應該讓你知道了,和我進來吧!”黃粱夢臉上閃過一抹堅定之情后說道。

“是,爹!”

這邊黃家在說著什么,蘇沐是不知道的。他現在還是坐在前來時候的位置上,心中對黃家的身份是越發的好奇著。光是名字就夠驚人的,而通過所謂的吃飯交談,蘇沐越發肯定著這一家人絕對是不簡單的。

別管是談吐,還是為人處事,都不可能是所謂的山村野夫能夠相比的!只是這話要怎么問那?

“爸,黃叔一家到底是做什么的?”

蘇沐不知道如何問,有人也是好奇著的。龍鸞就迫不及待的詢問道,眨巴的大眼十分疑惑著。

龍震天安然的坐著,淡淡道:“這件事情以后有機會的話,我是會告訴你的。你只要知道,黃叔這樣做,對咱們是真的沒有任何壞處的就行,絕對不要想辦法去挖掘黃叔的秘密。”

“是!”龍鸞點頭道。

龍震天的嚴肅神情已經很能說明問題,這就是在說這事絕對不能夠當作普通事情對待。龍鸞都不會告訴,蘇沐也就立馬熄了這個念頭,不再去亂想什么。

“蘇沐,今后有可能的話,照顧下那處祖墳。”龍震天說道。

“我會的!”蘇沐道。

“至于說到那群盜賊,你們該怎么處理就怎么處理,不要有任何的猶豫。”龍震天狠聲道。

想到要是不借助著這個殺雞儆猴的話,會有著更多的人前來這里,龍震天就感覺到很為厭煩。這么多年過去,自己都沒有聽說墳墓那里有什么寶藏,這群該死的盜墓賊卻不知道從哪里聽說的。

“我知道了!”蘇沐應聲道。

龍震天的想法,蘇沐是能夠猜出來的。這事就擺明著放在哪里,哪怕龍震天沒有著現在的官位,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都是不可能就此罷休的。掘人祖墳,這樣的仇恨豈是三言兩語就能夠抵消的?

“龍書記,看著現在的天氣晚上應該是會有著更大的霧氣,相信應該直到明天才能夠緩解下。要不今晚上就不要回省會了,真的要是趕這樣的夜路,是很為危險的。我已經在商禪市訂好了酒店,還有我的未婚妻也在那里,我想著我們兩人請龍書記吃頓飯。”蘇沐說道。

未婚妻?

龍震天唰的就知道蘇沐說的是誰,原本就沒有想著拒絕的他,這時候更加知道是沒有可能拒絕的。畢竟葉惜的身份擺在那里,就算沒有葉安邦這層關系在,沖著蘇沐他也得見見不是。

“好,那我就在商禪市住一晚。不過還是那句話,我前來這里的事情沒有誰知道,要保持著低調。”龍震天說道。

“龍書記,您就放心吧,我還沒有那么大的影響力能夠影響到商禪市的!”蘇沐笑道。

“啊,蘇哥,你說的是未婚妻?真的假的?你都有未婚妻了嗎?是誰那?”龍鸞驚呼著。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蘇沐神秘笑道。

龍鸞和葉惜是相識的,但龍鸞還真的是不知道,葉惜就是蘇沐的未婚妻,只是認為兩人關系充其量算是不錯而已,所以這時候龍鸞才會更加感到有些驚奇著。

兩輛車就這樣安穩的向著商禪市開去!

水槳鎮派出所。

高峰這時候將人全都帶回來之后,直接就都關押起來,分別進行著審訊。他則是主動的找上了廖武,這家伙一眼瞧著就屬于頭領,這塊硬骨頭自己必須啃下來。

“姓名!”高峰淡然道。

“廖武!”廖武傲然道:“怎么?難道你沒有聽說過我的名字嗎?我是臨山縣的,我是…”

“問你什么就回答什么,沒有關系的就不要說。”高峰低喝道。

“你?”廖武神情一怒,“你這么一個小小的派出所所長,竟然敢和我這樣說話。你知道我廖武是誰嗎?你要是不知道的話,你就趁早打聽下,別自誤。”

“你是誰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你是個盜墓賊,只要有著點就夠了!”高峰漠然道。

“我不是盜墓賊,你才是盜墓賊那?我是考古專家,知道不?我是考古的!”廖武喊叫著。

“考古?考古有需要去挖掘人家墳墓一說嗎?人家連知道都不知道,你們就動手進行著挖掘,這是所謂的考古嗎?你是真傻還是認為我比你還傻那?”高峰不屑著道。

“你?”

廖武還真的是沒有被人這樣羞辱過,在臨山縣在商禪市內那都是人前人后前呼后擁的主兒,怎么都沒有想到,會虎落平陽遭犬欺。這時候的他,神情是真的憤怒著。

叮鈴鈴!

就在這時候高峰的手機刺耳般的響起來,他看了下號碼之后,趕緊走到旁邊接聽著。

“施局長,是我,我是高峰…”

“瞧見沒有、這就是我找的人,是你們殷玄縣的縣公安局副局長施連。我和施連是很熟的關系,你們要是敢對我有任何的不敬,我讓施連往死的收拾你們!”聽到施連這個名字的廖武,神情頓時又飛揚跋扈起來。

這個電話的確是施連打過來的,施連也是接到廖武的電話之后,知道廖武犯事了才想著打電話問下的。畢竟這個廖武在商禪市還是有些人脈的,自己以前有件事情就是通過廖武的門子辦成的。

兩人雖然談不上是多么的熟悉,卻也不能說是陌生的。如今廖武有事求到他,施連是沒有道理不聞不問的。

只是這次施連的臉色很快就變化起來。

“施局長,如果說這事和你沒有多大關系的話,我勸您還是不要管了。這個人是得罪了蘇書記的,是一個盜墓賊,是被蘇書記親自抓住的…”(。)

在搜索引擎輸入 官榜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官榜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官榜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