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重生之溫婉

:蘇航番外(上)

更新時間:2013-06-05  作者:六月浩雪
蘇航從轎子里出來,回到府邸。到了正堂,從轎子里下來。走路回到自己的院子。

迎面見到的下人都恭著身道:“太爺。”

如今的蘇航已經從以前的大少爺,成長為蘇府的老太爺了,所有事,都他說了算。地位與當年蘇護在蘇家無異。

蘇航與幕僚說著朝堂上的事。宰輔大人要退下來了。這是個機會,可是盯著這個位置的不僅僅是他一個。所以,必須的做好打硬仗的準備。他在積極尋求對方的弱點。

這日,蘇航通過暗線得到一個消息。對方竟然在查他當年不在京城的事情。對方印錯揚柴知道了他當年在一小鎮上出現過,而且還在那賣過字。

蘇航心里焦慮不已,若是被對手知道了他帶著薛茗凝私奔棄家族于不顧的事情。就證明他私德有虧。對方有了這張牌,不說對方上位輕而易舉,就是他的仕途也得終止,而且蘇家百年聲譽也會不保。

幕僚驚愕地看著蘇航,竟然還有這事。當然,蘇航只是說當年是太爺放他去外面歷練了兩年,因為是隱姓埋名的,很少人知道。他原本以為事情過去這么多年,早成歷史了。但是現在卻不敢保證了,他輸不起,不能有這個萬分之一。

幕僚又不是二愣子,自然知道這中間有內幕了。什么內幕他也不會沒眼色地去問。不過這件事得解決好了,若不然,可就等于是讓對手抓住了把柄:“大人,這件事我們必須先發制人。若不然,可就再無翻盤的機會了。”他們與對手是兩個不同的派系,爭斗了這么多年。若是被對手查到這件事,就算沒有真憑實據,也能讓他家大人退出這場競逐。嚴重的話,給他們這樣派嚴厲的打擊。

蘇航自然知道先發制人。但是如何先發制人。現在宣揚出去他只是被送去歷練了。誰相信呢?當年他正好退親是離開京城的,與他一起離開京城的還有在府邸里長大的表妹。這么多巧合,只要一說出去,精明的人都不會相信的。甚至對手還有可能將這個寫成話本,傳得沸沸揚揚了。

想了很久,他不甘心就這樣退出這場競逐。為了這一天,他努力了四十多年,不到最后時刻他決不認輸。可是這件事。他如何能扭轉乾坤呢!

幕僚微微嘆氣道:“若是老相爺在,老相爺能出面證明你是他放出去歷練的,那這個隱患就不存在了。”由著當家人親口承認是自己放孩子出去歷練,別人再如何挖空心思找證據,也無用。

蘇航聽了這句話,仿若黑暗之中看到光明。自己呆在書房好半天。出來的時候他讓人吩咐備馬車。他要做最后的努力。

幕僚知道蘇航要去尊貴郡主府,很是吃驚:“大人……”難道這件事郡主知道了。若是能讓郡主出面為自家大人說話,證明確實是出去外面歷練,那比老相爺的話還管用了。問題他擔心自家老爺見不著郡主的。郡主如今深居簡出,除了她的兒孫,其他人都見不著了。

以前每逢大事郡主府還會大開大門,辦一下壽宴什么的。可是自從兩個兒子娶妻以后。不管什么事,都是在兩個侯府辦,郡主府的大門永遠都是關著的。也不應客。

蘇航其實心底也沒把握。他不敢肯定郡主是否真的會為他說話。但是不去他不甘心。這件事當年是他錯了,但是他已經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年少犯下的錯誤,他已經付出了巨大的代價。現在若是還因為這件事失去了上位成為宰輔的機會,他死也不甘心的。如今唯一寄希望于尊貴為他說一句話,只要一句話就可以了。

蘇航到了郡主府,大管家親自迎了他。聽到他說要見自家主子,面色為難。

蘇航也知道,尊貴郡主難見。其難度比見皇帝還高。皇帝還能讓百官跟后宮嬪妃見著。郡主卻是除了自家兒孫,還有皇帝。其他人一律不見。隱士也不外乎如此了。

這次若不是實在無法子。蘇航也不會厚著顏面上門來救助了。只是這關系這他的仕途,關系這蘇家的前程。

大管家接了他的信:“大人也知道。郡主這些年都不見外客了。”大管家的意思是,讓他做好心理準備。別人他是連信都不會通傳的。只是蘇航特殊,一來是親戚,二來也是宰輔的熱門人選。這個時候登門,想必是有要事。他跑一趟也不虧了什么,最決定的是郡主。

蘇航這也是想著郡主念舊情,希望郡主能看在祖父的份上,幫他說句話。若是有郡主的話,勝過任何的手段與算計。

他在客廳里焦急地等待著。每一分一秒,對他來說都是煎熬。世間沒有后悔藥吃,若是有后悔藥吃,他絕對不要做這樣的蠢事。

很快,大管家回來了。他看著大管家面上的笑容,心頭一松。這么說,郡主愿意見他了。愿意見他,給他機會就好。

大管家笑容滿面地說道:“大人,郡主說請你過去。”雖然不知道信里寫了什么,但是郡主看完以后就讓他將人帶過去。

這些年應酬交際都在神武候與文城候內。郡主府內對于上門求見的客人,十有十一個是不會見,府內除了侯爺跟侯爺夫人帶著孩子過來能進門,也就皇帝來能開正門。其他時候真正的叫清靜。

蘇航上次見到郡主的時候,還是郡主六十大壽的時候。郡主大壽辦得比較熱鬧。說是比較熱鬧,是因為只邀請親朋好友聚了一聚。并沒有大辦特辦。不過皇帝那日也是全程在場,候在郡主身邊。仿若也如兒子一般。

走在郡主府內,蘇航感覺到郡主府分外的清靜。他不由想起了太爺后來住的地方也特別的幽靜。太爺說人老了,就喜歡清靜。唯一不同的是,郡主自小就喜歡清靜。記得以前還好,現在老了就更是喜歡清靜。據說為了清靜,郡主連兒孫都不愿意放在身邊,說嫌吵。

蘇航由著人領到了上房。仰頭看著已經六十有四的溫婉,上次見到他就一臉的驚異,六十歲的人竟然沒有白頭發,滿頭的青絲。如今四年過去了。還是一頭的黑發。而且六十多歲的人,看著比他還爽朗健康。不知道底細的人,絕對會認為他更大。

蘇航行了一個大禮,還叫著溫婉:“表姑。”

溫婉笑吟吟地說道:“哪里這么多禮,起來吧。”溫婉在五十五歲那年,終于被白世年跟明瑾逼著交了手頭上的差事。

爺在那年,溫婉將商行跟銀行分成兩塊。銀行交給了她為翎k培養的人,商行卻是交給了沈不從。銀行雖然沒有商行賺錢多。但卻是大齊的經濟命脈,自然是要回歸到皇帝的手里才放心。至于商行,商行對于明睿來說有大用,溫婉自然不會交回給皇家。商行交給沈不從,其實等于是交給了明睿。

好在商行雖然賺錢多,但沒有銀行重要。從本質上來說商行只是一樁生意,不像銀行可以印象全國的經濟。而且溫婉在建昭皇帝過世后,將分成變動了。以前是九一分成,現在是六四分成。

翎k早就知道明睿在外面建設一個新的島嶼的事。當時先皇還在位都沒說什么,他上位更不會說什么了。當然,自己當皇帝了知道這件事心頭肯定不舒坦的,但是也不可能因為這件事就要對付明睿。畢竟那島嶼不在大齊的疆域內。也是用自己的私房錢去建設那個島嶼。

為這件事,溫婉特意與翎k有過一次深切的談話。最后翎k就將這件事放下了。至于談了什么,除了當時人。誰也不知道。

溫婉將手頭上的事交出去以后,非常清閑。本想著清閑了可以出去外面旅游了,可惜明瑾死活不讓她遠行。而白世年年齡上來了,也經不起顛簸,受不了這份苦。最后溫婉向去的地方都不能去。這讓溫婉相當郁悶。

好在每到十一月份,天冷她就帶著白世年去溫泉莊子上。到了七八月炎熱的時候,她就跟白世年住到明月山莊去,倒也樂呵。所以說溫婉在京城的日子,其實屈手可數。蘇航這次也是碰上了。

蘇航起身道:“是。”對于面前的人。他除了敬佩。還是只有敬佩。其他不說,單就教導出一個明君。一個大元帥與大文豪。就值得所有人尊敬。還不要說做下的其他的事情了。

溫婉面上深居簡出,不管外事。但是朝堂上發生的事情她都知道得一清二楚。這次蘇航為何而來,她知道應該是有事來找她了。具體什么事溫婉是不知道的。對于與自己無關的事,肯定不會過多關注的。只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喝茶聊天也不會找她。:“說吧,有什么事?”

蘇航也知道溫婉喜歡簡潔明了。當今陛下也是深受影響,如今下面朝臣的奏折全都簡潔明了,再沒出現過繁復累贅。基于此,蘇航也就將對方在查探他當年離京的事告訴了溫婉。

溫婉皺了下眉頭:“他們是怎么知道這件事的?”這件事都過去四十年了,竟然能查到了。手段不差,都是人才呀!

蘇航也很郁悶。說起來也是運氣不好。當年他為了謀生給人寫書信,自然也被諸多的人瞧見了。其中一個孩子對他印象深刻。結果這個孩子考了科舉,之后一直外放。前段時間進京述職,竟然認出他來了。只能說運氣實在是背了。

溫婉聽了莞爾一笑,做下的事情總是會留下痕跡的:“那你打算怎么辦?”能來尋自己,證明蘇航是不愿意放棄了。

蘇航也沒矯情,直接求了溫婉。蘇航的意思很明確,他承認當年確實是在小鎮上出現過。但是他是不承認私奔的,而是承認當年太爺為了歷練他讓他嘗嘗人家疾苦。至于那個美人,蘇航是準備說成是伺候他的丫鬟。當年在小鎮上造成的轟動雖然四十年過去,但是也不能抹掉的。說成丫鬟更貼切一些。而且薛茗凝也沒對人說出自己真名跟身份,說成是丫鬟也能讓人相信的。

只是這件事,必須要有證人。蘇航是希望郡主能當這個證人。若是郡主能當這個證人,這件事就再無負面影響。

溫婉輕輕一笑,這小子還真有膽色了。竟然求自己做證。若是她開口,什么丫鬟書生賣字,對方還能去查證什么,這件事可不就輕輕地過去了。

蘇航額頭起了汗珠。雖然郡主笑吟吟的。但是他感覺比面對皇帝都要緊張。不過,為了前程為了蘇家,他拼死也得抓了這次的機會。蘇航當下跪在地上。反正皇帝都給郡主跪過,朝臣無數也都給郡主跪過。他跪郡主無壓力:“表姑,蘇家百年書香門第之家,不能在我手里就斷送了。太爺當年也是存了這樣的心思,才下了狠心送我出去磨練。表姑,侄子懇請你看在太爺。太姑姑的份上,幫扯侄子一把了。”太爺打不動郡主。希望太姑姑(圣元太后)能讓郡主動容。看在那點血脈之情上,能幫著他,幫著蘇家度過這個難關。

溫婉見著蘇航的模樣,笑著望向身邊的秋寒。她有這么恐怖,什么都沒說就讓一個二品大員額頭起了汗珠了。

秋寒輕輕一笑。也就郡主自己認為她是一個讓人感到無比親切的人了。其他人。特別是朝中那些大臣,誰看到他不是戰戰兢兢的。有的時候,氣勢不需要外放,就這樣平平淡淡的,反而越發能震懾人。

溫婉淡笑道:“你連本宮的外祖母都搬出來了,若是不幫你說這句話,可不就不孝了。”雖然溫婉知道蘇航這是打親情牌,但是她倒也沒反感。當宰輔的人,最重要的是能屈能伸。八面玲瓏。若是硬邦邦的,遇事不撞南墻不回頭,那才要擔心了。

蘇航聽了這句話,后背都濕透了:“侄子不敢。”上,就是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的宰輔。若是刷下來,可能就淪落為被人唾棄不堪的人。所以,他只有賭了。

溫婉面色淡淡地說道:“這件事我會跟皇上說的。沒其他事,你回去吧!”這件事還是她當年提出來的。卻沒想到會引發這么有喜感的結局。當年。她還以為蘇航報廢了。卻沒想到,竟然逆襲。如今都成為宰輔的人選。

蘇航不知道溫婉會這么簡單就答應了。不過答應就好,答應了就等于這件事落地了。

溫婉望著蘇航一臉感激的模樣道:“別感激我。當年老相爺說,若是你走到巔峰卻被這件事拖累,希望我能扶持你一把。能走到今天這也是你自己的本事。”因為當年本就是抱著磨練的態度,也不算欺人。若是其他事情,溫婉是不會管的。而且蘇航能走到今天,也是付出巨大的努力與艱辛的。

蘇航一愣,他是真沒想到太爺竟然還預料到有今天。

溫婉輕輕一笑:“首輔的位置至關重要,是輔助皇帝的眾人大臣,也關系天下民生。若是你真坐上首輔的位置,你得兢兢業業,殫精竭慮為百姓謀福祉。”至于說為什么老相爺會說那句話,無非是未雨綢繆了。到了那把年紀,看事情自然也就看得長遠了。

蘇航連連點頭應了。

蘇航回去,溫婉并沒有直接去皇宮見皇帝。而是暫時將這件事放下了。她到要看看,對方是如何出招的。

過了幾天,京城里就流傳出蘇航私德有虧。當年其實是與人私相授受,后導致平家退婚。后更與那表小姐私奔,放父母與家族不顧。這樣不忠不孝不仁不義的人,如何能為宰輔。宰輔可是天下人的表率,若是這樣的人任宰輔,豈不貽笑大方。

外面傳得沸沸揚揚,蘇航也放出了風聲。說當年退親其實是妨礙于三代不能結親。至于說離京,是太爺放他去歷練。不過顯然,人們更熱衷于八卦,而對于所謂的歷練卻不上心。加上當年這件事發生的太過詭異,蘇航回來的時候又一臉的落魄。所以,大家更傾向八卦。

蘇航聽見外面的傳聞,嘴角都起了火泡了:“有沒有見到郡主去皇宮?”他是相信郡主說話算話。但是他怕這件事給人落下了這么深刻的印象,扭轉不過來。那可就糟糕了。豈不知道眾口鑠金,積毀銷骨(溫婉吐槽:本就是真相,還說別人重要呢)。

溫婉看外面謠傳得也差不多了,吩咐了人備馬車,她去皇宮走一趟。距離上次去皇宮,已經好久了。如今是翎k上位,總是隔山岔五地過來瞧她,倒是不需要她進宮了。

溫婉進皇宮。守門的負責人聽到是尊貴郡主,再見著郡主府的印記,立即放行了。心里難免嘀咕著這是有什么大事,勞動郡主入宮。他都守護城門幾年,還是第一回見著郡主入宮呢!

皇帝翎k聽到溫婉入宮,很吃驚。以為是有什么大事,放下手頭上的差事連忙出來迎接。

溫婉看著一身明黃,精神抖索的翎k笑著說道:“姑姑沒事。就是突然想進宮來看看。你去處理政務,等事完了再過來。”

翎k一聽這話,就知道姑姑是真沒事了。當然,就算沒事,他也不可能現在轉頭回去:“姑姑,也沒什么急事。我領著姑姑在宮里走走吧!”姑姑自從祖父駕崩以后。入宮的次數寥寥可數。

溫婉隨著翎k在皇宮里走著。溫婉每走到一個地方就說起了當年的事。指著一個亭子:“當年,我陪著皇帝外公在那里散步,一轉眼五十年過去了。想想,就好像還在昨兒個發生的事。”溫婉不是傷春秋的人。只是看著熟悉的場景,忍不住就想念起來。

溫婉感嘆,都說了老了的人很念舊。以前沒這個感覺,現在卻是越來越覺得這老話是對的。可不,見到熟悉的場景,就忍不住回憶。都成回憶大師了。

溫婉雖然六十有四。但是身體健朗,走路帶風,根本不需要別人攙扶。還能與皇帝并排齊步走呢!

正說著話,迎面走來幾個人。為首的女人非常漂亮,大概十七八歲的模樣,整個人洋溢著青春的活力,穿著一身粉紅色的宮裝,更是襯得人美麗動人。此女見著皇帝,面色歡快。忙走過來行了禮。再抬頭望著皇帝。滿臉的嬌羞。

一陣濃郁的香風鋪面而至。溫婉忍不住打了一個重重的噴嚏。站在溫婉身邊的秋寒忍不住皺了眉頭。

溫婉最喜歡自然的香味,比如很喜歡聞鮮花散發出來的香味。隨著年紀大了。就不喜歡濃郁的香味,就喜歡清清淡淡。到了后來,聞著濃郁的香味,就會不舒服。因為這個癖好,她的兒媳孫媳到郡主府沒人敢濃妝艷抹,滿身的香氣。都是清清爽爽的。

在皇宮的女人,都是練就了三只眼。瞧著溫婉皺著的眉頭,此女就知道自身不妥當。誰都知道攀附上了尊貴郡主就等于是得了一份保障。只可惜,尊貴郡主的大腿不是誰都能抱得上的。而且尊貴郡主只重正室,往常也就皇后陪著他說說話。對皇上得妃子都是淡淡的。她才不會這么自討沒趣湊上去。于是很識趣地告退了。

秋寒看著這個女人目中無人的模樣,眼神閃了閃。倒是膽色不小,以為有皇帝寵愛,就可以不將任何人放在眼里了。

溫婉并不認識這個年輕漂亮的女人。倒是皇帝自己跟溫婉說著這是珍妃。溫婉倒是知道珍妃是海家的姑娘,不過是個庶女。

海家不僅是皇帝的母家。海士林當年也是全力輔助皇帝的,皇帝上位他也是出了大力的。因此,皇帝對于海家人也很寬厚。海士林也是做到了首輔的位置。現在是因為海士林年紀大了身上各種毛病來了,不得不辭了首輔的位置。這也就有了這場競逐。

走了大概半個時辰,翎k叫來了軟轎。讓溫婉坐著軟轎回永寧宮。溫婉卻是擺擺手:“多走動走動對身體好。”在府邸,溫婉每天早上跑步,打拳。晚上散步打拳,每天運動量很大。走這點路對溫婉來說不在話下。

溫婉看了一眼翎k:“翎k呀,你也得注意休息。不要仗著年輕就不好好保養自己。你看姑姑,現在都六十多了,身體很健朗。就是往日里保養得當多鍛煉的緣故。”

皇帝連連點頭,他也在郡主府里住過幾年的。知道姑姑極為注重養身。而且每天都鍛煉。這也是為什么現在六十多歲的人看著這么健康又有活力。

溫婉不坐軟轎,皇帝自然也不坐龍輦了。陪著溫婉步行到了永寧宮。永寧宮幾十年如一日,半點沒變。

到了永遠寧,溫婉與皇帝談起了政務。自然而然也問起來了這次宰輔的人選。這也不算突兀,皇帝政務上也時常會問問溫婉,重新任首輔也是一件大事,溫婉會問一句也正常。

溫婉聽了皇帝的話后笑著說起了蘇航當年的事。溫婉可不會幫著蘇航隱瞞,當然也不會說蘇航為了一個女人忤逆家中的長輩。只說當年老相爺憂心嫡長孫雖有才,卻是扛不住事的人:“當日我也是隨口提了一句。說孩子只要磨練就能扛事了。卻沒想到老相爺倒是下了狠心,將蘇航扔出了京城。不過雖然是受苦了,道也是成才了。”

皇帝想著姑姑當年為了讓他們不挑食,讓他們住在鄉下房子,還讓他們喂蚊子的事,當下笑著說起來當年的事。皇帝是知道了明瑾離家出走受盡苦楚的事。這件事跟蘇航的事比起來,雖然看著不搭邊,但其實也是反映了姑姑教導孩子的方式。

溫婉也就說了這兩句。跟皇帝又說起了其他的事情。當下兩人講得最多的還是政務。

溫婉在皇宮用完了午膳,就回府了:“在這里我睡不著。老了老了,更認床了。”溫婉現在去陌生的地方,睡不好。

皇帝送了溫婉上了轎子才折回來。很快就知道蘇航去找過溫婉了。當下笑道:“他倒是能耐了。”姑姑自從辭了攝政郡主的位置以后,再沒插手過政務。當年他奪嫡,也沒有直接出面。都是私底下給他幫扶。這次雖然姑姑只是幫著他說了兩句話。澄清當年得事,不過也是給了他天大的面子了。

溫婉回到府邸,聽到明睿送了東西回來,其中很多不乏他喜歡的。溫婉看著那些東西嘟囔著:“這臭小子說話不算話。”原本答應等她六十歲,就回到京城呆在她身邊的。結果到現在她都六十多了,這臭小子還在外面奔波著。讓溫婉很是郁悶。

白世年笑道:“明睿現在只在海口,又不出海,沒什么風險。你若是想他,我們去海口看望他也一樣。”明睿現在在海口坐鎮。海口的島嶼只建設了一座。其他都沒建了。不過明睿的那個領地經過這十多年的建設,已經初具規模。明睿還將兩個孫子送過去了,以后陸陸續續還是會送過去的。只是在有生之年,他是看不到那地方了。

溫婉停了仍然不滿意:“反正我不管了。現在我身體還算好,也不逼啊。等再過些年,最多再等六年,我是定要他回來的。再不回來,我親自去抓了他回來。”養兒養兒,明睿從十二歲出了家門。這二十多年。在家里的日子都沒超越一年。溫婉每每想兒子想得難受了,想得受不住。還得自己泡去海口看望。這兩年白世年的身體差了點,出不去。也不好再去海口了。她都到了花甲了,還想兒子見不著。想想溫婉就不爽快。

白世年是知道溫婉的心病的,忙示意正好過來探望他們的曾孫去纏著溫婉。讓溫婉別在胡思亂想了。溫婉惱怒了看了一眼白世年,最后還是無奈地應付曾孫。

應付完曾孫讓人將它帶下去以后,溫婉嘟囔著:“我都成你們白家孩子的專職老師了。”教完了兒子,教孫子,教完了孫子還要教曾孫。真是要累死她了,她還想過兩年清靜的日子了。所以說,養孩子那就是自找罪受。

白世年忙說道:“每個月就見孩子那么幾天。你哪里就成孩子王了。讓他們留在府邸,你又不愿意。就我們兩口子,在這府邸住著多荒涼。讓孩子住下吧!”白世年是很想讓曾孫住在府邸里的。但是溫婉就是不愿意,說她要清靜。孩子多了吵得慌。

這讓一直都想跟曾孫一起的白世年,相當的郁悶。他們現在雖然是四世同堂,兒孫眾多。但是家里就他們兩口子,太清靜了。白世年的觀念很傳統,希望一大家子熱熱鬧鬧的一起。看著兒孫滿堂,他也高興。可是現在兒孫是很多,家族也很興旺。卻是被溫婉弄得支離破碎的。好吧,溫婉說這樣有利于家族,他認了。但是讓孩子陪陪他這個老人家不為過吧!因為觀念的不同,白世年跟溫婉吵了好幾次,溫婉死不松口。就為這事,他對溫婉可是相當的有意見。

老兩口吵架,忙壞了明瑾。可是溫婉性子倔強,說不動。為這件事。明瑾都不知道跟明睿抱怨多少回。說老娘越老越執拗。

溫婉懶得再跟這死老頭爭:“你想讓他們呆在身邊就呆在身邊。別讓他們來吵我。”白世年現在七十多歲了,身體還算健朗。這也是溫婉下了死力氣讓他保養出來的。不過饒是如此,每年都要病那么兩次。前幾天又生了一場病了,太醫說這是老侯爺心氣不順。溫婉只有讓他心順了。

白世年一下歡喜了:“你說的,可不能反悔。”

溫婉失笑。這都七十多歲的老頭子,跟個孩子似的:“不反悔,由著你折騰。”要說她現在也是四世同堂了。再幾年可就五代同堂了。再活個二十年,可不得六代同堂了。

蘇航如愿得了首輔的職位。對手當了他的副手。兩人互相掣肘,互相比拼。

宰輔是所有讀書人夢寐以求的最高巔峰。可是坐到這個位置,才知道這里面的艱辛。

一眨眼,蘇航在這個位置上已經六年了。這年,是溫婉郡主七十大壽。

溫婉的七十大壽開始是不愿意大辦的。可是兒孫不同意了,而且皇帝也不同意。皇帝的意思也是大辦的。七十可是整壽,也是大壽。

可惜溫婉執拗地表示就不大辦。皇帝過來勸說,溫婉就開始耍賴了:“要大辦也成。不過你得答應我一件事?”

皇帝忙說道:“姑姑說。”

溫婉的要求七十也不難:“明睿當年可是答應我,等我六十歲以后,他就呆在我身邊盡孝。如今我都七十了,也不知道哪日就蹬了腿。我是真害怕等我閉眼,也見不到他最后一面了。”當然,溫婉能跟翎k說這些話,之前也是跟明睿通氣了。若不然。她也不會開口的。溫婉雖然對兒子不滿,卻也不會逆了兒子的意思。

翎k知道了姑姑的意思了:“姑姑是要讓明睿退下來了?”明睿退下來,自然要有人再接了位去了。現在姑姑著重跟他提了,這接位的人選可不就得選白鈺了。

溫婉不可能給翎k推薦人選:“你讓明睿回來就成。其他的事,你看著辦。我也不知道自己還有多少日子,這樣的日子是能過一日就一日。誰知道那日閻王就召了回去了。”

翎k忙笑著說道:“姑姑說的這是什么,姑姑定然能長命百歲的。”自從前段時間姑父重病一場以后,姑姑的情緒一直不高。也罷,讓明睿回來。了了姑姑這件事心事了。

皇帝答應了。溫婉自然也松口。大辦就大辦了,反正操持這件事的是兒孫。她當個耍手掌柜的。

溫婉跟白世年在園子里散步的時候,不滿地嘟囔著:“瞎折騰。”就溫婉所知道的,光撒的請帖就由上千張。可想而知,這得多少人來啊!到時候還不得鬧死她了。

白世年笑著說道:“這也是孩子們的孝心。你受著就是了。別人求都求不著呢!”

溫婉嘟囔著幾句話,卻是說道:“明年就是你的八十大壽了,到時候給你也大辦了。”上一次白世年生了一場重病,溫婉還以為他熬不過來了,沒想到卻是挺過去了。現在溫婉是特別擔心白世年的身體。

白世年笑著握著溫婉的手:“放心,我答應過你,不會走在你的前頭。我會說話算話的。”

溫婉張了張嘴,本想說不要苦熬了。可這句話溫婉卻說不出口了:“等過幾日,我陪著你去溫泉莊子上。你呆在那里,會好些。再如何調養,也養不得十分的好。年齡越大,白世年的身體也越虛了。溫婉是真擔心,那日他說走就走了。

白世年見著溫婉緊張的模樣,笑著應了:“好。“

明睿回京,也允諾了溫婉這次回來再不做了。溫婉這才真正松緩了:“是你自己答應得,可不是娘我強求你的。”

明睿望著越老越頑童的娘,想著明瑾訴苦,當下笑著說道:“在外奔波這些年讓爹跟娘一直擔心。是兒子的不孝,以后再不走,會一直侍奉在二老身邊的。”

溫婉嘟囔著:“這還差不多。”

在搜索引擎輸入 重生之溫婉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重生之溫婉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重生之溫婉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