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重生之溫婉

兩百六十八:放大假

更新時間:2013-05-03  作者:六月浩雪
夏影退出去以后,與夏瑤說了剛才與溫婉的談話。

夏瑤其實早就看出來了,她也想勸夏影,但是武星說她勸說沒用。還不若等夏影被群主訓斥一段以后,到時候再開解她。想到這里,夏瑤說道:“夏影,其實有一句話我一直都沒說。”

夏影有些意外:“你說。”

夏瑤也是看在多年的情份上才說的:“夏影,群主是將你當親人,這些年也因為這個原因一再地包容。但是在群主心里,最重要的還是侯爺跟兩個孩子。等到有一天,你要讓群主在你跟他們父子三人之中選擇,是什么結果你該清楚。我不希望出現那個時候。”

夏影自然知道她跟侯爺與兩個公子之間,群主會選誰,這根本就不需要想的:“我知道,我以后會注意的。”

夏瑤點頭:“夏影,夫妻之間的事,外人是插不了手的。再者群主跟侯爺這么恩愛,你胡亂插手只會讓人嫌。”

夏影想了一下后說道:“夏瑤,我也不瞞你。其實我很擔心……”擔心什么,夏影卻是沒說出來。

夏瑤卻是知道夏影所想的:“你在擔心,因為群主對侯爺的順從,引發皇上的猜忌?你還在擔心明睿太出色,皇室之中沒有明睿這么出色的孩子,明睿以后可能無人能鉗制得住,以致皇上會容不下明睿:”其實不僅夏影擔心,武星也有這個擔心。出生在這樣的家庭,可以出色,但是不可以沒有弱點。明瑾也很出色,但是明瑾身上毛病一堆。明睿身上基本沒弱點,而且上進心太強。

夏影點頭。群主已經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名望太高,位置又敏感了,若是明睿再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不得不擔心。

夏影屬于冷酷型的。但是她對明睿跟明瑾的疼愛,絲毫不比夏瑤來得少。所以她很擔心將來。擔心明睿將來會有什么不沒測。畢竟,出現一個群主是奇跡,但是出現一個如群主一般的明睿,那就是難。

夏瑤的理解卻與夏影完全不一樣:“我知道你是為這孩子好。只是你真心想多了。”

夏影有些不明白:“你認為我的擔心是多余的?”知道的越多,壓力也就越大。夏影的這些擔心不是空穴來風,是有根據的。

夏瑤笑著說道:“你的擔心確實是多余的。群主喜歡安定的生活,明睿那么孝順不會去做讓群主庸擾的事。我是明睿的師傅,明睿的野心也無非是要做一個如侯爺一般頂天立地的男人。等他完成這個夢想,也會如侯爺一般功成身退的。所以不需要擔心。”

夏影眉頭還是沒舒展。

夏瑤笑著說:“換個思維,我們做最壞的打算。你覺得皇上在位,明睿會造反嗎?”其實說來說去,還是擔心明睿野心膨脹,加上有群主做后盾,以后明睿若造反可就天時地利人和了。也就擔心明睿了,若是明瑾沒人會去想這個。只是明睿的心思太深,又有著群主的悉心教導,確實是讓多疑的心不放心。

夏影立即搖頭:“不會。”皇上是明君,明睿造反也造不起來。

夏瑤點頭:“肯定不會。只要皇上到時候選出一個明君,自然能駕馭得了明睿。若是選出來的不是一個明君,而是昏君。就算沒有明睿,大齊的天下也保不住的。你擔心這些做什么。”

夏影不知道夏瑤既然這么看得開。

夏瑤失笑:“所以你該想的是如何幫皇上找到一個合格的繼承人。而不是去擔心這些有的沒的,平添煩惱。”

夏影沉默了半天,最后說道:“其實有一件事,我一直都沒說。明睿的生辰八字很奇怪。司天監算測明睿的生辰八字,結果卻是一片空白。”見著夏瑤驚疑的神色:“你可能不知道,司天監當年測群主的時候,群主的結果也是一片空白。若不然,我也不會去擔心這些。”這件事很重大,她一直都沒告訴過溫婉。就是怕溫婉擔心。

夏瑤張了張嘴,最后面色也冷下來:“那老頭是什么意思?”

夏影苦笑:“監正大人的意思是未來充滿了不確定的因素。皇上對些也是疑問重重。我現在只是希望,群主能一直平平安安的。只要群主在,明睿跟明瑾才不會有事。否則,我不知道將來會如何。”

夏瑤也陷入了沉思,過了好久后說道:“夏影,這件事我認為應該告訴群主。讓群主心里有個數。”

夏影不知道這件事說了是好是壞:“你要覺得應該告訴群主,那你就去告訴群主吧!”她一直在猶豫要不要告訴群主。說了,怕是群主又要擔心了。

夏瑤望了夏影一眼:“這件事早就該告訴群主了。”夏瑤也不去問夏影什么時候知道這件事的。對外的消息,特別是對皇宮內院還有朝野的消息,她是沒有夏影那么靈通的。

溫婉知道皇帝算過明睿的命,結果卻什么都沒算出來,與她是一樣的結果時也有些吃驚。

溫婉想了很久后說道:“這件事你就當不知道,不要聲張。”這就是一個無解的題。與其說出去也無解,還不如當成不知道。

夏瑤點頭:“我不會再讓第四個人知道了。”

溫婉想了下也就丟開了。現在擔心也沒有用,只能順其自然。白世年為了家小愿意折斷雙翼,也是因為他已經實現了自己的夢想。明壑才這么小,而且對大將軍的愿望那么強烈,她不可能去折了明壑的翅膀的。她能做的,就是盡全力保護好兒子。至于以后的事,以后的事以后再說。反正只要她活著,誰也別想動她的孩子。皇帝也不成。

溫婉的身體一好,就開始籌謀著去外面游玩的事了。現在正是炎熱的時候,自然是不能去的。等夏天一過就可以出發了。首選之地,自然是海口了。可以沿途觀看各處的風景,到了海口再去海島。看看她的島嶼建設的怎么樣了。兩全其美。

皇帝許下承諾自然兌現了。但是這個時間嘛,皇帝是要溫婉在過年前回來的。

溫婉哪里愿意,天不熱才能去海口,那就得八月底出發,路程來回要兩個多月。若是年底必須回到京城,那不是去游玩,而是趕路。

皇帝不松口,溫婉也不急。

皇帝對于溫婉這么輕易就放棄有些怪異。按照他對溫婉的了解,這個丫頭是個不達目的不罷休的人。這次太容易放棄了。

夏影對此也同樣有疑問。

溫婉樂呵呵地說道:“慌什么,還早著呢!”有一個多月時間,溫婉就不相信她還不能讓皇帝改變主意。

夏影啞然失笑。

夏日炎熱,溫婉這種怕熱的人最是不喜歡夏天了。因為身體原因,屋子里也不能用太多冰。現在丈夫回來了,老公熱得跟個火爐似的,沾著就熱得要命。

溫婉冬天很喜歡讓老公抱著睡。夏天,碰都不想讓白世年碰。鬧了幾次要分房睡都沒成。最后夫妻兩人搬到館后,溫婉才沒繼續鬧。溫婉鬧這出讓身邊的人啼笑皆非。別人當妻子的總希望丈夫陪在身邊。群主倒是好,就因為嫌熱要分房睡。溫婉以往在火熱的天都不出門的。溫婉如今卻是隔個三五天就去皇宮,跟皇帝磨嘰半天。磨得皇上都沒脾氣了。

這日,溫婉沒去皇宮,在臥房里小憩。秋寒跟秋水都拿著蒲扇小心地給溫婉扇風。

明睿過來找溫婉。溫婉見著明睿猶豫半天也沒開口說道,先開口了:“明睿,有什么事跟娘說。別跟你弟學。”明瑾有事找溫婉,總是眼巴巴地望著溫婉。一定要溫婉先開口問他什么事,他才會說。

明睿望著溫婉,好久才說道:“娘,我想知道,當初皇帝舅公是怎么脫難的。”

溫婉一滯:“怎么好好的問這個。”

明睿也不多話,直直地看著溫婉道:“娘,我是你兒子。我希望你能告訴我,我不想你騙我。娘,我想要知道真相。”

明睿遠比一般人敏感,當看到皇帝將手上的佛珠套到溫婉的手腕上,還有皇帝所表現出來的態度,不僅有擔心,還有憂慮跟恐慌。擔心是正常的,但是憂慮跟恐慌就很耐人尋味了。

明睿這段時間是想了又想,他非常肯定這里面有他不知道的事。一直以來,明睿就很疑惑皇帝對他娘的態度,他認為皇帝舅公對他娘太縱容了。縱容到好像可以托付身家性命一般。作為一國之君,這是極為冒險的做法。一個不小心可能就會亡國的。皇帝若是一個昏君也就罷了,偏偏皇帝舅公還是一個明君。身為明君的皇帝舅公對他娘的信任就好像沒有底線一般。太怪異了。明睿肯定有他不知道的事。這段時間搜集消息,分析得出,他娘有事瞞著他們。

溫婉看著懂事孝順,卻又極其敏感的兒子。心里也不知道做什么想的。這件事說出來其實是對丈夫跟兒子的傷害的。瞧著她這一昏迷,白世年跟兩個兒子的模樣,若是知道她給皇帝續了命,還不知道這父子三人會如何。所以,她是萬萬不會說出真相的。

溫婉并沒有想想后再說,對于明睿來說她若是想了再回答可就讓明睿認為她是在找借口了。溫婉非常快速地說道:“真相就是你皇帝舅公能當上皇帝,是娘的功勞。”

明睿面露疑惑。

溫婉將能說的都說了:“你可能不知道,你太外公不喜歡你皇帝舅公的養母,連帶著也厭惡你皇帝舅公。自小就討厭他,根本就沒將他當成兒子看待。”溫婉跟明睿說了皇帝從小到大的遭遇。這些是沒人跟明睿說過的,更不會有溫婉這么詳細的資料。

明睿有些詫異,原來皇帝舅公也是受盡苦頭才上位的。皇帝舅公也太悲催了,竟然被換了身份:“娘,就算如此,也只能說是陰錯陽差。為什么你會說皇帝舅公上位跟娘有關系?”只能說,這是老天的決定,老天對皇帝舅公的厚愛。

溫婉面色一下凝重了:“已仙逝的天老兒跟覺悟大師,還有一個世外高人都給娘算過命,他們算出娘本該在六歲那年,在沒見到你皇帝舅公之前就該死了。這也是為什么當年趙王會說我是妖孽的原因。”當年他們算得很對。那個孩子確實死了,活下來的是她。

明睿瞪大眼睛:“娘……”

溫婉再疼兒子,也不可能將那些話告訴明睿。就如溫婉明知道明睿是兩世為人,她也不說。有些事是不能碰的,碰了以就破了平衡。以后相處可能會有尷尬,溫婉掐斷了所有的可能:“天老兒跟覺悟大師說,有高人幫娘改了命。娘的命改了,你皇帝舅公的命也改了。很多人的命都跟著改了。”這話沒錯。若是她沒活著,皇帝的身份就不會被人發現,更不可能能上位。這就是蝴蝶效益,由她這只蝴蝶,煽動出一股風,煽改了很多人的命。

明睿張大著嘴巴:“逆天改命?”他只是聽過這個傳聞,沒想到竟然真有這樣的事。而且更驚悚的這個人還是他娘。

溫婉點頭:“恩,逆天改命。”

明睿聲音都有點發顫:“娘,誰給你改的命?”

溫婉望著明睿,笑著說道:“這重要嘛?”對著皇帝,溫婉可以說是有一個世外高人的師傅。可是對著兒子,溫婉不想說謊。

明睿沒吭聲,確實不重要,這些都是過去的事了,也許正因為如此,皇帝舅公才會如此緊張跟擔憂。

想了好久,明睿看著溫婉,張著嘴巴好久,最后說道:‘娘,你相信兩世為人嗎?”

溫婉有些意外,難道這孩子準備跟他說上輩子的事。很可惜,溫婉沒這個好奇心,她一點都不想知道:“所謂的兩世為人,無非就是再去投胎的時候忘記喝孟婆湯了。其實呀,要娘說投胎前就該喝孟婆湯。要是沒喝,不管上輩子是開心的,還是快樂的,都會印記他的腦海里。讓人很容易陷入在過往之中。不好。”

明睿不自覺地點頭。可是很快心里一個激靈。難道娘已經猜測出來了。可是見著溫婉對他一臉慈愛的,一直以來娘對他都很慈愛,與對明瑾無異。明睿告訴自己是他想多了。真是他多想了。

溫婉摸著明睿,聲音非常的輕柔:“明睿,娘知道你在擔心什么。娘還等著四世同堂,跟你爹一起含飴弄孫呢!不會那么容易倒下去的。所以,你無須擔憂。”

這句話,將明睿心底其他的問題都消散了。明睿這么問,無非是擔心溫婉的安危。溫婉這么肯定地告訴他,明睿自然不好再問。

等母子兩人說完話,秋寒才放了白世年進來。

白世年等明睿走后,不滿著:“跟兒子說什么了?說這么長時間?”溫婉跟兒子還有秘密,還有不讓他知道的秘密。白世年有點小吃醋。白世年覺得溫婉對兩個兒子,比對他好。

溫婉笑著將明睿的擔心說了,同時也將自己的解釋說了一遍。白世年心底未嘗沒有疑惑,只是他不會如明睿一般問。在聽到溫婉說一定會陪著他白頭偕老,這些問題,也就不是問題了。

溫婉興致很高:“老公,我都已經磨了一個多月,皇帝舅公很快就會答應了。等天一涼快了,我們就出去游玩。一家人出去外面轉轉。”溫婉現在興致高昂。

白世年哭笑不得。又不是孩子,這都三十歲的人了,為什么總想著出去游玩呢。不過白世年也知道溫婉一直想出去走走,皇帝都松口了他沒得潑溫婉冷水:“好,等天不熱我們一家就出去走走。”

溫婉見著白世年的模樣,笑著解釋道:“你是天南海北都去過。我最遠的地方就是去山莊了。都沒真正出過京城。很想去外面看看嘛。老公,到時我也著男裝,也很方便……”

白世年看著溫婉,惡狠狠地,一字一句地說道:“平溫婉,你若是改著男裝,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溫婉詫異道:“為什么不能?我覺得著男裝很方便呀!”若是這個時候跟現代一樣,男女都一樣可以在外面自由行走,她當然不愿意著男裝了。問題是,著女裝出去,很不方便呀!

白世年惱怒道:“我說了不準就不準。”

溫婉撇嘴,故意說道:“你說有什么用。我想穿就穿了。”溫婉其實真不知道為什么白世年那么排斥他穿男裝呢!

不管溫婉是來硬的還是來軟的,白世年都一個態度,不成。白世年不退讓,溫婉也不退讓,夫妻兩人僵持著。

溫婉對夏瑤嘟囔著:“著男裝方便,為什么不城?”溫婉其實也不是喜歡著男裝。只是穿著男裝真的很方便。

夏瑤也沒跟溫婉多說什么,只是讓秋寒取了一套男裝出來。讓溫婉穿上。溫婉正好穿上男裝,白世年進來了。

白世年看著溫婉著男裝,那臉一下成鍋底了。當下發怒了:“趕緊給我脫下。”

溫婉當即被嚇著,過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不是溫婉膽小,實在是溫婉還從沒見過白世年這么憤怒過。溫婉不知道為什么白世年這么大怒火,當下也不吭聲了。

白世年見著夏瑤跟夏影似笑非笑地看著他,最終崩不住了。冷著臉走了出去。

夏瑤看著面色不好的溫婉,當即笑著說道:“群主,你知道你著男裝跟侯爺站在一起,我是什么感覺嗎?”

溫婉納悶了:“什么感覺?”

夏瑤沒說話,夏影先開品了:“老子帶兒子的感覺。”

夏影的這句話差點獎溫婉噎死。有沒有這么夸張,他著男裝跟白世年站在一起,竟然會讓夏影認為兩人是隔輩。

當天晚上,溫婉伏低做小,主動求和。見著白世年神態緩和了,這才提了一個要求:“老公,反正也沒外人看到。等我穿了后,你要覺得不好看,我就不穿了,成不?”

在搜索引擎輸入 重生之溫婉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重生之溫婉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重生之溫婉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