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超級兵王

第2271章 大結局

更新時間:2013-06-09  作者:步千帆
雖然謝飛這么說,但是,包括謝飛在內,所有的人都十分的清楚,這三個人那絕對不是泛泛之輩,雖然都是克隆出來的,可是,他們卻是的的確確擁有著和本人一樣的功力,這些人可都是曾經江湖上叱詫風云的人物,每一個都是難得的高手,跟這樣的人決戰,說實話,葉謙他們的心中還是有些沒譜。..

付十三微微的笑了一下,說道:“就你的話最多,羅冥這么沉默寡言的人,怎么會有你這樣一個師弟呢。”付十三的話音落下,忽然間,站在他身后的龍歌身子動了一下,只見漫天的寒光朝著謝飛飛射而去。

龍歌號稱唐門第一高手,就連唐靖南提到他的時候那也是豎起大拇指稱贊不已,龍歌自創的朝孔雀,江湖上能接下這招的人并不多,葉謙曾經見鬼狼白天槐使過一次,可是,如今親眼看到龍歌使出來,還是十分的震撼,龍歌的動作非常的快,雙手不斷的揮動,就宛如孔雀開屏一樣,這也是這招的來歷。

鬼狼白天槐的眉頭一蹙,慌忙的沖到謝飛的面前,雙手不斷的揮舞,同樣的使出了朝孔雀,道道寒光在空中碰撞,最后跌落在地上,雙方同時住手,鬼狼白天槐的眉頭緊緊的蹙了起來,目光緊緊的盯在龍歌的身上。

顯然,鬼狼白天槐在暗器上跟龍歌還有著很大的差距,他的身上刺了好幾根銀針,而龍歌卻是安然無恙,一點事情也沒有,其實,這也很正常,龍歌練了多久,幾十年,而鬼狼白天槐才多久,自然沒有辦法跟他相比。

銀針封住了鬼狼白天槐的穴道,讓他體內的氣勁不斷的亂竄,很難受,鬼狼白天槐緊緊的皺著眉頭,強行的壓住,站在他身后的謝飛最先發現他的不對,慌忙的問道:“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沒……沒事。”鬼狼白天槐說完,“噗通”一聲,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葉謙慌忙的沖了過去,扶住鬼狼白天槐,關切的問道:“天槐,你怎么樣。”看到鬼了白天槐伸手插著幾根銀針,慌忙的伸手想要過去替他拔掉。

“不要。”鬼狼白天槐慌忙的叫道,“這些銀針不能拔,這是我師父的絕技,如果胡亂的拔出來的話,只會讓自己的氣勁卸掉,就再也沒有了戰斗力了,放心吧,我還能撐得住。”唐門有雙絕,暗器和毒,可是,龍歌卻是唐門里唯一一個不用毒的人,因為,他已經不屑用毒,就是這一招朝孔雀,能擋住的人并不多,他又何必要用毒呢,不過,鬼狼白天槐跟隨在龍歌的身邊也有一段時間,所以,也很清楚如何的應付朝孔雀,當身子被銀針封住穴道的時候,千萬不能胡亂的將銀針拔出,否則的話,體內的氣勁就會從銀針處泄掉,到時候就真的是一點反抗的能力都沒有了,不過,卻也不是沒有辦法。

只見鬼狼白天槐從身上拔出一根足有一尺長的銀針,看了一眼龍歌,說道:“師父,這是你教我的,你曾經跟我說,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絕對不能用這個方法,現在,是時候了,因為,我知道不這樣做,我根本不是你的對手。”話音落去,鬼狼白天槐忽然間將銀針從自己的頭頂插入,一尺長的銀針,盡根的沒入,沒有留一點在外,看的讓人觸目驚心。

這是一種激發人身體內潛能的辦法,不過,一般的人也根本無法使用,因為,這需要很強大的意志力,以及很強大的自控能力,而且,使用這種辦法對自身的傷害也是非常大的,就如同八門遁甲一樣,龍歌就曾經很嚴肅的告訴過鬼狼白天槐,不到萬不得已,需要保護自己最重要的人的時候,絕對不能使用這個辦法,如今,鬼狼白天槐正是為了保護自己最重視的人,他不得不用這樣的辦法。

銀針入腦,剎那間,鬼狼白天槐渾身的氣勢大漲,葉謙分明的可以感覺到他身體的周圍包圍著一道強大的氣勁凝聚而成的網,“啊……”鬼狼白天槐大吼一聲,身上的銀針被強大的氣勁逼出體外,倒飛出去,沒入一旁的柱子上。

“葉謙,他就交給我了。”鬼狼白天槐看了葉謙一眼,說道,話音落去,整個人頓時的朝著龍歌飛射而去,鬼狼白天槐十分的清楚,如果要論暗器的手法,自己跟龍歌是有著很大的差距的,所以,想要擊敗龍歌,最好的辦法就是近距離的近身戰,如果遠距離的戰斗,龍歌高明的暗器手法將會逼的他沒有任何的還擊之力。

“墨者行會的人應該死在墨者行會的手里。”墨龍冷冷的說道,“葉謙,他就交給我了。”墨龍口中的他,自然指的就是墨峰,不過,墨龍不承認他是自己的爺爺,因為他根本就不是,所以,墨龍只用了一個他來代替,探手入懷,墨龍掏出一把匕首,正是墨者行會的傳家寶,火隕。

葉謙微微的點了點頭,看了他一眼,說道:“小心。”這個時候,說再多的話都是多余的,這一句小心,就足以概括他們兄弟的情義了,這是一場生死之戰,勝者,將會站在權利之巔,輸者,將會一無所有,葉謙自然要拼盡自己的全力,每一個人都會拼盡自己的全力。

謝飛的目光閃動,在剩余的人身上掃了一眼,說道:“魔門的門主,我也很想領教一下,看看傳說中的魔門,是不是真的那么厲害。”謝飛估摸著利浩的功夫要勝過那個名,所以,他承擔起了對付利浩的擔子,將名交給了林楓,能者多勞嘛,謝飛的功夫在這群人之中是除了葉謙最高的一個了,由他來對付利浩自然要比林楓對付利浩要好的多。

林楓微微的撇了撇嘴巴,說道:“雖然我不是很滿意,不過,也只有這樣了,名,是吧,還記得在m國見面的時候我跟你說的話嗎,我說過,有機會我一定要領教你的功夫。”

名淡淡的笑了一下,說道:“可是,我不是很想很你比試。”

微微的聳了聳肩,林楓說道:“這種情況之下可就由不得你了,你就將就一下吧,我的功夫雖然不如他們,可是,卻也還湊合。”

無奈的搖了搖頭,名說道:“看來,也只有如此了。”

鬼狼白天槐將自己身體的潛能激發出來,整個人宛如地獄的修羅一般,渾身上下散發出強大的殺氣,不停的朝著龍歌攻擊而去,不過,越打,他也是吃驚,雖然眼前的這個龍歌只是一個復制品,可是,他的功夫卻是一點都不遜色于真正的龍歌,鬼狼白天槐很清楚自己師父的本事,龍歌可以號稱是唐門第一高手,靠的可不僅僅是他獨特的暗器手法,他的修為那也是在唐門獨一無二的。

鬼狼白天槐步步緊逼,而龍歌步步后退,仿佛不敵,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只有招架之功,可是,鬼狼白天槐的心里清楚,事實不是如此,每一次,龍歌都可以很輕易的避開自己的進攻,而自己面對他的進攻時,卻顯得倉促,這就好像是他的每一個拳頭都打在了棉花上,那么的無力,這種感覺讓鬼狼白天槐的心里十分的不舒服。

“啊……”大吼一聲,鬼狼白天槐用盡自己的全力,奮力的一拳朝龍歌打去,他必須逼龍歌出手,否則,自己因為這樣耗損大量的氣勁,而對方卻是絲毫無傷,最后倒霉的就一定是自己,鬼狼白天槐算準了龍歌的每一步退路,全部都給他封鎖住了,讓他根本沒有躲避的可能,不得不硬接自己這一招。

龍歌避無可避,只得硬接這一招,雖然鬼狼白天槐的功夫跟龍歌還有著很大的差距,可是,畢竟跟龍歌相處了有一段時間,對于龍歌的招式和功夫,鬼狼白天槐還是比較的清楚地,也正是因為如此,鬼狼白天槐才可以逼迫龍歌硬接自己這一招,“砰”的一聲,兩拳對接,鬼狼白天槐只覺得一股強大的真氣朝自己涌來,身子不由自主的倒飛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而龍歌也不好受,“蹭蹭蹭”的后退了好幾步,吐出一口鮮血,臉色蒼白。

墨龍很小的時候因為墨者行會的巨變,離開了墨者行會,而他的爺爺墨峰也死在了那次的巨變之中,因此,墨龍幾乎沒有得到墨峰傳授過什么功夫,所有的,都是他自己琢磨出來的,以及之后掌握了墨者行會之后,從各種墨者行會收藏的典籍里學習的,不過,終究時rì尚短,如何能夠跟墨峰相比呢。

縱然墨龍已經下定了決心,要將這個假冒的墨峰除掉,可是,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還是有些力不從心,墨龍完全的被墨峰給壓制住,步步后退,沒有一點的還擊之力,身上也不知道中了多少拳,如果不是墨龍強大的意志力支撐著自己,只怕早就已經垮下了,他不知道是應該開心好,還是應該沮喪好,開心的是自己的爺爺并不虧是墨者行會的高手,功夫出神入化,沮喪的是,面對這樣的高手,自己簡直沒有多少的反抗之力。

“墨者行會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到了你這一代,竟然只有這點本事嗎。”墨峰冷笑著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就送你一程,免得你留在世上丟人。”話音落去,墨峰忽然間沖上前去,一拳狠狠的打在了墨龍的身上,墨龍一聲慘叫,身子猶如斷線的風箏一般倒飛出去,摔倒在地,連連的吐出好幾口鮮血。

看到這般情形,葉謙是大驚失色,有心想要去救墨龍,可是,卻根本就脫不開身,他終于知道為什么自己的父親對付十三這么的看中了,他的確是一個高手,一個厲害到讓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應該如何應付的高手。

好像他根本就沒有出力似的,自己就有些應付不來了,感覺自己好像使出多大的力氣,在他的面前都是那么的不堪一擊,如果再這樣下去的話,后果不堪設想,自己根本就無法應付,他感覺自己是不是以前都太高估自己了,他甚至覺得自己的父親是不是對自己寄予的厚望太高了,他怎么就能放心讓自己去對付付十三呢。

葉謙有些沮喪了,看著自己的兄弟一個個的倒在了地上,他內心開始崩潰了,為什么,為什么自己竟然無能為力,為什么自己不能強大起來。

謝飛的功夫雖然很厲害,可是,面對魔門的上一任門主利浩之時,還是沒有多少的還手之力,胸口重重的挨了利浩一拳,體內的氣勁紊亂,差點走火入魔,索性謝飛平常淡薄名利,再這樣關鍵的時刻也不會胡思亂想,總算是將體內紊亂的氣勁慢慢的平復下來,可是,饒是如此,受的傷還是不輕,一連的吐了好幾口鮮血。

轉頭看了葉謙一眼,謝飛苦澀的笑了一聲,說道:“尼瑪,悲催了,老子不是他的對手,靠,這丫太變態了。”誰能面對困境依舊坦然自若,除了謝飛,還會有誰,誰也沒辦法跟他比啊,謝飛是最淡薄名利的一個,也是最無玉無求的一個,他渴望勝利,但是,并不追求勝利,即使現在敗了,他依然可以笑的出來。

林楓可能是最幸運的一個了,很明顯的名并沒有要跟他爭斗的意思,即使是知道現在雙方必定會不死不休,可是,始終沒出全力,就是他那強大的異能,名也沒有使出來,好像他根本不把林楓當做敵人似的。

一個個的兄弟倒在了地上,葉謙的心情沮喪到了極點,所有的斗志也仿佛在這一刻被消磨干凈了,或許,就這樣死了,也是一種解脫吧,自己拼了這么多年,爭了這么多年,究竟是為了什么,難道自己做了這么多,為的就是等待這一天,等待付十三把自己的一切都拿走嗎,他不甘心,可是,不甘心又能怎么樣,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嗎。

一個人失去斗志是最可怕的,葉謙這么多年走過來,不是每次都順風順水的,遇到過無數的危險,而每一次都能化險為夷,雖然有著運氣的成分在其中,但是,更多的還是靠著他自己堅強的意志力。

如今,葉謙失去了斗志,他更加的沒有辦法發揮出自己的實力了,付十三一拳狠狠地打在葉謙的身上,葉謙一陣踉蹌,跌倒在地,面如死灰,今天,就要死在這里了,或許,死,也是一種解脫。

付十三淡淡的笑了一下,說道:“葉謙,還是放棄吧,乖乖的跟我走,我可以保證,你的兄弟朋友親人,不會有事。

看到葉謙這樣,名無奈的搖了搖頭,嘆了口氣,沒有說話。

“葉謙,你混蛋,你是狼牙的首領,你是一直那么的高傲,你從來都不認輸的,怎么,你現在要放棄了嗎,你是一個懦夫。”鬼狼白天槐大聲的斥道。

“老大,能跟著你,是我們的幸福,你從來都沒有讓我們失望過,是你帶領著我們狼牙走到了今天,難道到了今天,你要放棄了嗎,老大,沒有了你,你覺得我們這些兄弟還有意思嗎。”墨龍說道。

“是啊,葉謙,你要相信自己,你是從不服輸的葉謙,狼王葉謙,這個王八蛋的話也能相信嗎,就算你死了,他也不會放過我們的,如果你真的在乎我們,那就應該站起來,站起來將這個王八蛋給打爬下。”謝飛說道。

“葉謙,還有很多的人在等著你呢,你的老婆,你的孩子,如果你死了,她們怎么辦,誰照顧他們,她們以后一定會被人欺負的,難道你希望看到這樣的事情出現嗎。”林楓說道,“我相信杰克早就有了安排,他一定可以將所有的進攻全部擋下來,華夏那邊的所有古武術門派家族都會幫你的,葉謙,你是葉正然的兒子,華夏古武界第一高手的兒子,你怎么能輸在這里,如果你輸了,輸的就不僅僅是自己的性命,你還輸掉了尊嚴,輸掉了一切。”

疲憊,葉謙從來沒有感覺到這么的疲憊過,身心疲憊,他不想再爭,不想再斗下去了,沒意思,真的沒意思。

忽然間,一道寒光飛射而來,速度快如流星,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也沒有料到,寒光直射站在一旁的龍歌,等到龍歌反應過來之時,不由的大吃一驚,慌忙的閃身躲讓,可是,已然來不及了,一把飛刀宛如帶著地獄的催眠符咒似的,刺進了龍歌的身體。

飛刀,葉謙不由的愣了一下,只見吳煥鋒從外面走了進來,跟隨在他身后的還有宋然、胡可、趙雅、若水。

“大哥哥。”看見葉謙渾身鮮血的躺在地上,若水忍不住的叫道。

宋然的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大聲的斥道:“葉謙,你混蛋,你就是一個王八蛋,你想死為什么不早一點,你現在死了,你讓我們怎么辦,我認識的葉謙不是趙雅的,他無論在什么樣的情況之下,都能夠坦然的面對。”

葉謙心里不由一顫,有一絲不名的東西,仿佛被觸動,“葉謙,月姐姐讓我跟你說,她和孩子在華夏等你,她要我們跟你一起活著回去,你明白嗎,你現在不是一個人,你還有我們,你不能放棄,我已經接到杰克的電話,天網的所有進攻都已經被攔下了,現在只差殺了付十三,你行的,你一定可以。”

“首領給我打來電話,他說,他相信你,他已經把他所有的一切都給了你,因為,你是葉正然的兒子,是葉家的驕傲。”趙雅說道。

“還愣在那里做什么,裝死嗎。”宋然憤憤的罵道,“我真是瞎了眼,怎么就沒看出來你是那么沒用,好,你想死是吧,我們陪你。”話音落去,宋然忽然間朝付十三沖了過去,完全自殺式的襲擊。

“不要。”葉謙大聲的叫道,可惜,宋然根本就不聽他的話,不但是宋然,胡可、若水、趙雅都朝著付十三沖了過去,她們知道自己不是付十三的對手,可是,她們不會放棄,如果她們的死可以換來葉謙的斗志,她們愿意一死。

不屑的哼了一聲,付十三轉頭看了名一眼,根本一點動手的意思也沒有,對這幾個女人,他是完全沒有一點的興趣,跟他們交手的興趣都沒有,他只是覺得,這出戲似乎越來越精彩了。

雖然名也不想傷害這些女人,可是,她們是沖著付十三而去的,他不能不動手,眉頭微微的蹙了一下,名的眼神閃過一道精光,頓時,宋然等女只覺得渾身好像被大火包圍,燃燒起來似的,痛苦難當,一聲聲凄厲的慘叫傳了過來,然而,她們的目光卻是緊緊的盯在了葉謙的身上,眼神里透露出無盡的不舍之情。

葉謙仿佛看見了她們躺在了地上,剩下的只是一具具冰冷的尸首,這就是失去的感覺嗎,不要,葉謙不要失去,他要緊緊的抓住這一切,無論是誰,也不能從他的身邊帶走,“啊……”葉謙大吼一聲,打開了八門遁甲的第八門,死門,就算是死,他也要保護自己最親最愛的人,不能讓他們受到一點點的傷害,眼前的右眼,閃過一道精光,剎那間,宋然等女一下子清醒過來,驚愕的發現,自己的身上根本一點火焰都沒有,這一切都是幻覺,然而,卻是那么的真實。

“哦,越來越有意思了啊。”付十三微微的笑了一下,說道。

“我要殺了你。”葉謙的雙眼赤紅,眼神里迸射出陣陣的殺意,當名接觸到葉謙的目光時,竟然不自覺地退了一步,心底升起一股寒意。

形勢,完全的扭轉了,葉謙朝付十三沖了過去,鬼狼白天槐、謝飛、林楓、墨龍,也都紛紛支撐著爬了起來,身體雖然依然有傷,可是,卻還是可以憑著自己的意志繼續的支撐下去。

“你不是想要我的雙眼嗎,來吧。”葉謙大吼一聲,雙眼閃過一道精光,付十三只覺得自己的身子一頓,身體開始扭曲,不由的大吃一驚,大吼一聲,渾身的氣勢大漲,硬生生的將自己拉了回來。

“好,那我就成全你。”付十三冷哼一聲,身子一閃,眨眼睛已經到了葉謙的面前,二人的戰斗,快如閃電,根本就看不清楚,看不清到底誰是誰,只看到兩個人影不斷的來回游走,忽分忽聚。

面對鬼狼白天槐和林楓兩個人的進攻,名明顯的有些應接不暇,有些疲于應付了,不過,他并沒有任何的緊張,仿佛早就想到過這樣的場面似的,平靜,如水,鬼狼白天槐一刀刺了過去,快如奔雷,很快速,卻也很直接的一刀,鬼狼白天槐也沒有想到名會接不下自己這招,也根本沒有想依靠這招可以傷到名。

名很輕易的避過開了他的進攻,可是,就在鬼狼白天槐要轉招式的時候,忽然間,名避讓過去的身體再次的轉了過來,對準了鬼狼白天槐的匕首,這分明就是自殺啊,鬼狼白天槐不由的大吃一驚,想要收手,可是已然來不及了,只聽“噗嗤”一聲,匕首穿透名的身體,刺進了他的心臟。

鬼狼白天槐愣住了,愕然的看著名,說道:“為什么,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名苦澀的笑了一下,說道:“這樣不是最好的結局嗎,能死在你的手里,我一點都不后悔,天槐,我這一輩子做過不少的錯事,唯一作對的一件事情,就是能和你成為朋友,希望下輩子,我們還可以做朋友,不過,不要再像這輩子一樣了。”

說完,名緩緩的倒了下去,鬼狼白天槐慌忙的抱住他,淚水,止不住的流了下來,一直以來,鬼狼白天槐都相信,在天網中如果一定要找一個好人的話,那名絕對就是那唯一的一個。

“砰”的一聲,葉謙和付十三雙拳對接,葉謙的身子倒飛出去,凌空一個筋斗,穩穩的落到了地上,只覺得體內氣血翻滾,一口鮮血就要想涌出來,葉謙慌忙的忍住,硬生生的將已經到了喉嚨的鮮血吞了下去。

付十三也不好過,身子“蹭蹭蹭”的后退了好幾步方才站穩,而此時,墨峰和利浩也都躺在了地上,他是孤身應戰了,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付十三說道:“看來我還真的是養虎為患了。”

“怎么,后悔了嗎,可惜已經遲了。”葉謙冷聲的說道,“用你的鮮血,來祭奠我死去的那些兄弟吧。”話音落去,葉謙再次的沖了上去,葉謙雙眼精光大盛,天目魔瞳真正的發揮出了它們強大的力量,天目,緊緊的將付十三鎖住,這是控制時間的一種方式,就好像將將付十三的時間停頓住,可是,葉謙卻還可以zì誘的行走,魔瞳,瞬間的開始撕裂空間,將付十三的身體扭曲,試圖將他的身體撕裂。

付十三雖然早就知道天目魔瞳的厲害,可是,卻沒有想到竟然威力大到這樣,他的心里也忍不住暗暗的想,看來自己是真的錯了,錯的太離譜了,不該等葉謙成長起來再動手的,他拼命的掙扎著,用盡力氣掙扎,可是,根本就無法擺脫,“啊……”一聲慘叫,付十三的手臂被擰斷,鮮血飛濺。

葉謙的身影迅速的跟上,手中寒光一閃,血浪匕首劃破了付十三的咽喉,宛如一道夏夜的一道流星,閃過一道光彩奪目的光芒,消失不見。

“老公。”一陣整齊的叫聲在葉謙的耳邊響起,宋然、若水、趙雅、胡可齊齊的朝著葉謙奔去,而在她們的身后,秦月、林柔柔姬雯、陳思思、王雨,也緩緩的走了進來,微笑著朝葉謙飛奔而去。

全書完

在搜索引擎輸入 超級兵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超級兵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超級兵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