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裁決

第一百一十六章 合作

更新時間:2016-12-28  作者:七十二編
如果不是雷諾就站在面前,阿道夫簡直要以為自己是在做夢。

兩個敵對陣營,恨不得將對方除之而后快,怎么忽然間就來了一個大轉彎,竟然要合作了?而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這樣的話,竟然是從雷諾的口中說出來的。以他的身份地位,居然主動請求合作,這簡直……

“是的,合作。”雷諾點頭道:“如果不聯合起來,我們都是死路一條。”

“是么?”阿道夫道:“就怕魔族還沒來,我們彼此之間就已經你死我活了。公爵閣下,我可以請問一下,這是您個人的想法,還是……”

雷諾搖了搖頭:“沒有別人,就只是我自己。”

“哦?”

這一刻,無論是馬車里的阿道夫,還是馬車外的三人,眼中都同時閃過一道亮光。

雷諾說的這些究竟是他個人的想法還是唐納德的授意,區別可是天差地遠。如果是唐納德的授意,那大伙兒想都不用想,直接當沒這回事就行了。可如果是雷諾自己,那這意味著他是背著唐納德。

這樣一來,可就意味深長了。

難道,忍了這么久,雷諾真的準備跟唐納德翻臉了?

眾人的心跳不禁一陣加速。

[一本讀小說][]要知道,雷諾可不是一個簡單人物。

四十多年前的雷諾家族,雖然在帝國軍方屹立多年,但只能算是中等家族。還沒有太大的影響力。而那時候的戰斧騎士團也僅僅是一個中等騎士團而已。當年追隨索蘭大公的榮耀,似乎已經隨著時間而變得黯淡。

可就在那時候,年輕的雷諾出現了。年僅十八歲的他,先是在三大訓練營的比武中嶄露頭角,緊接著一畢業,就加入邊軍第十軍團磨礪。在邊城龍門的一場與斐烈帝國的局部戰爭中大放異彩。以一支人數不到五十人的騎士小隊,貫穿斐烈帝國一個步兵團的主陣,直接導致了敵人的潰敗。

后來,雷諾又被調入近衛騎士團和皇家騎士團,從一個一星豹士晉升到帝國三星龍校,只花了十年時間。

而當他順理成章接過戰斧騎士團之后,騎士團在他的調教下脫胎換骨實力猛增。四十年來,他身經百戰,功勛卓著。打仗兇猛而狡猾,常常能夠出奇制勝。在帝國名將中,無論是資歷,經驗還是謀略,他都能排進前五的行列。

因此,哪怕是敵對方,皇室一系的貴族們對他的評價也相當高。私下聊天,大家不知道多少次惋惜他明珠暗投。如果是在皇室一方的話,大家相信,雙方的力量就算不能逆轉,那差距也會大幅度縮小。

而今天……

“你是認真的?”阿道夫凝視著雷諾,覺得自己的手心有些出汗。

其實問這個問題,阿道夫都覺得自己謹慎得有些多余了。

的確,就皇室陣營的立場來說,雷諾一直都是敵人。對于他的話,天然就應該先打一個問號。

可是,阿道夫知道,雷諾不是沃茨這種人,戰斧騎士團也不是一般的騎士團。以雷諾的身份地位和名聲,每一句話,都關系到他和整個雷諾家族的榮譽。就算有什么陰謀,那也不會是他親自出馬。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和唐納德傳聞中的隔閡已經很深了,而斯蒂文森的背叛更深深的刺痛了他,這才有了秘密的盧利安之行。

既然他親自站在了自己面前,親口說出這番話,那就一定是經過了深思熟慮,不容置疑。

迎著阿道夫的注視,雷諾坦然道:“認真的。”

沒有任何考慮,連一句為什么也沒問,阿道夫就干脆地點頭道:“好!你說吧,怎么合作?”

阿道夫的干脆,讓雷諾都有些意外。他深深地看了阿道夫一眼,良久,才拿出了一張羊皮卷,遞給阿道夫。

“這是雷諾家族的商團和產業,我已經交給了查爾斯,他會在最近一段時間,將其中的大部分都轉移到盧利安來。這方面,我需要你的支持。”

“沒問題。”阿道夫接過羊皮卷,回答道。

一個騎士團的強大與否,除了精銳的騎士之外,還需要優秀的指揮官和雄厚的經濟產業基礎。

戰斧騎士團能夠屹立于帝國五大騎士團的行列,最重要的兩個因素,就是身為團長的雷諾公爵和雷諾家族遍布帝國的雄厚產業。這才是他們的根基。而強大的武力,不過是露出海面的冰山一角罷了。

雷諾在合作的第一步,就拿出這張羊皮卷,讓阿道夫徹底放下了心,同時也對雷諾的果決感佩不已。

說白了,這張羊皮卷,就是戰斧騎士團的命根子。而雷諾卻毫不猶豫地就交到了自己的手里。一來,這是合作誠意的表現,打消自己的顧慮。二來,他這也是為了戰斧騎士團的未來深謀遠慮。

將這些產業轉移到盧利安,將使得戰斧騎士團擁有更大的戰略縱深和騰挪空間。就算北方一時失利,也傷不了根本。而且在北方局勢日益惡化的情況下,與盧利安的合作,能讓這些產業有更好的發展。

未來北上,解除了后顧之憂的戰斧騎士團,手中的牌會比其他的四大騎士團多得多,萬一局勢惡化,他們的處境也會是最好的一個。

“另外……”雷諾繼續道,“我會派我的黑鷹衛隊來盧利安。如果有需要的話,他們會配合你們作戰。平常無事,他們也可以協助你們訓練隊伍。”

黑鷹衛隊!

一聽到這個名字,阿道夫也好法諾三人也罷,心頭都是猛然一跳!

這個支衛隊,他們可是早聞大名了。傳說中,雷諾大公麾下除了明面上的戰斧騎士團之外,暗中還隱藏著一支秘密衛隊。這個衛隊的每一個成員都是由雷諾親自挑選的,不但是精英中的精英,而且極其忠誠,悍不畏死。

當年雷諾入主戰斧騎士團之前,其實遭遇過一次襲擊。

那時候的戰斧騎士團,內部一片混亂。不但上下軍官不思進取,耽于享樂,而且派系叢生。許多將領對雷諾家族的指令要么陽奉陰違,要么根本就置之不理。家族能控制的部隊,連三分之一都沒有。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這種情況本是歷史的多種原因造成的,而且已經持續了多年,就連雷諾家族的許多人看來,都沒有解決的希望。更悲觀一點,甚至可能某一天,家族連現有的控制權也保不住。

可偏偏就在這時候,一個年輕的,已經在帝國軍方嶄露頭角的家族繼承人出現了。

眼看雷諾就要回到家族,繼承騎士團,騎士團的將領都感受到了危機。

經過商議,所有人都一致認為,與其等雷諾坐穩了團長的寶座,名正言順的收拾自己時再來跟他斗,倒不如趁著他還沒有回來,一勞永逸。將這個雷諾家族最天才最英明的希望之星,扼殺在搖籃里。

襲擊發生在雷諾回歸家族的途中,為了確保一擊致命,這些人派出了一百六十名精銳騎士和二十個法師,其中有兩人是大光明騎士。

可最后,雷諾卻毫發無損地回到了家族。而這些人派出的襲擊者的尸體,遍布其埋伏的整個峽谷。

再后來的一個月,就成了戰斧騎士團最驚心動魄的一個月。參與了襲擊計劃的軍官將領們,在不同的地方,以不同的方式被一支無形的手抹去。速度之快,下手之狠之準,讓人瞠目結舌毛骨悚然。

軍官們在此雷霆一擊之下,完全反應不過來,更沒有反抗之力。當最后一位副團長意識部隊,試圖集結心腹公開反叛的時候,他發現,他身邊已經沒有人了。

黑鷹衛隊的存在,就是這個副團長臨死之前透露出來的。據說,那是雷諾早在軍中歷練的時候,就用雷諾家族最后的家底攢下的一支秘密衛隊。里面全是家族死士和雷諾收羅的亡命之徒。

而那一戰,是黑鷹衛隊的第一戰,也是唯一一戰。

在繼承戰斧騎士團團長職位之后,騎士團在雷諾手里煥然一新,到后來,別說出動黑鷹衛隊,就連值得戰斧騎士團長騎士出動的對手也找不到了。

不過,再有鼻子有眼,這些也只是傳說而已。

當年雷諾遇襲的事情是真的,可誰也沒有見過這支軍隊。甚至就連唐納德一系的人以及雷諾相交多年的老友都沒有見過。以至于有人說,當初雷諾之所以能贏,是因為那時候他就已經投靠了唐納德。

而讓人沒想到的是,如今雷諾居然親口證實了這支秘密衛隊的存在。而且,他還準備將其派到了盧利安來。

這讓眾人又驚又喜。

黑鷹衛隊的到來,對于盧利安來說可謂意義重大。這不但意味著一個強有力的盟軍坐鎮盧利安,遮護后方安全,而且對盧利安軍力的提升,也有幾大的幫助。

所謂一方水土養一方人,相對富足安寧,使得南方的盧利安人并不好勇斗狠。這里出了很多的藝術家和大匠師,也出了不少智者和政治人物,偏偏在戰斗職業方面卻沒什么產出。

騎士的荒漠這個名號,不是憑空得來的。

而一支軍隊從組建到成為一支強軍,需要積累的東西很多。哪怕經過了兩年戰爭,如今的盧利安軍依然亟需在戰術,訓練以及指揮官的指揮能力等方面有所提升。雷諾把黑鷹衛隊派來幫助訓練軍隊,正是雪中送炭。

“這太好了。”阿道夫一擊掌,大笑道。

不過一轉念,他看了看操場,有些疑惑地道,“你專門來軍營,就是因為這個吧?但我可要先說清楚,這南十字星騎士團可不是……”

“我知道他們不是你的人,”雷諾凝視著窗外道,“這么多顯赫家族爭搶這塊蛋糕,卻沒想到被一位名不見經傳的年輕人給贏了。雖然大家并沒有說出口,可如今帝國貴族圈都公認這是一場慘敗……”

他回過頭來,看著阿道夫:“我很好奇,這個年輕人成立這個騎士團究竟想做什么。”

“這個……”阿道夫皺緊了眉頭。

羅伊組建這個騎士團的目的,他自然清楚。不過,這牽涉到羅伊的身份秘密,他不可能告訴雷諾。

“不管他想做什么,”雷諾看出阿道夫的猶豫,說道,“恐怕都不會太容易。”

“哦?”阿道夫眉頭一挑。

雷諾道:“這可不是我危言聳聽。大公殿下你應該知道,近四百名榮耀騎士,一千多名公正騎士,還有數十位大光明騎士和一位圣域……這幾乎是將帝國南方的傭兵精華,收刮了一大半啊!”

說著,他的目光落在了操場上的矮人和精靈戰士身上:“……如果再加上兩個異族圣域,一支矮人重甲戰士和一支精靈游獵者部隊的話,這南十字星騎士團的陣容,只能用豪華到近乎奢侈來形容。”

他回頭看著阿道夫:“誰看了不眼紅?”

阿道夫苦笑。

別說別人,就連以自己和羅伊的關系,并且還收了羅伊三百套天變魔裝,也覺得被這小子拉了這么多高階騎士走有些心疼。

就像一棵千年長成,百年結果的果樹。無論是這些傭兵還是矮人和精靈等異族戰士,都救贖大陸南方數十年積累沉淀的精華啊。

可到最后,全被羅伊給一網打盡了。

正如雷諾所說,誰看了都得眼紅。別看各大家族表面上都偃旗息鼓,可暗中盯著南十字星騎士團的人,恐怕不在少數。

“所以,我這次來,其實很想見見這個名叫里奧的年輕人,聽聽他的打算,”雷諾對阿道夫道,“畢竟,先不論他的安全,就單說這些傭兵,未來也都是抵抗魔族的中堅力量,容不得閑置浪費……”

聽到這里,阿道夫打斷了雷諾:“浪費不浪費,恐怕不是我們能管的吧?”

“別這么劍拔弩張的行不行?”一看阿道夫的模樣,雷諾擺擺手,苦笑道:“我可沒別的意思。”

“那你是想……”阿道夫問道。

“我仔細看了惡魔之戰的整個經過,不得不承認,里奧的確是難得一見的人才。個人的天賦不用說了,謀略和判斷力也是一等一的出色。更難得的是,在那樣的情況下,他都敢于挺身而出承擔責任……”

雷諾一邊說著,一邊提起車廂茶幾的茶壺,倒了兩杯茶:“……這樣的人,想來是不可能無所作為的。”

將一杯茶遞給阿道夫,雷諾端起另一杯,一邊緩緩喝著,一邊道:“況且,陛下已經冊封他為南十字星伯爵,那也就意味著,他正式踏入了貴族行列。未來無論他愿意不愿意,抗擊魔族都是他應盡的職責……”

阿道夫點了點頭。

以他對羅伊的了解,未來魔族戰爭,這小子是肯定不會缺席的。

當年斐烈帝國入侵,還只是一個小雜役的他就能在危急關頭站出來領著兩千多名波拉貝爾難民逃出生天。后來的美丁城之戰,慕尼城之變,峽灣戰役,加上剛剛過去的深淵之戰,他又哪一次讓人失望過?

別看他身體單薄,相貌清秀。可要論擔當,論勇氣,論骨頭之硬,找遍帝國也找不出能比得上他的同齡人來。

有時候阿道夫都在想,為什么這樣一個優秀的年輕人,卻不是盧利安家族的人。

這些日子里,他屢屢提出把索菲婭嫁給羅伊,并不只是跟小輩逗趣開玩笑。那是著實對羅伊喜愛到了極點。私底下阿道夫甚至想過,只要羅伊點頭,他才不管索菲婭怎么想。就算是綁著,也要把她送進洞房!

對面,雷諾接著道:“……既然如此,那他就需要一個更大的舞臺。當然,我知道你已經宣布南十字星騎士團為盧利安的核心盟軍,皇室未來對他的支持想必也不會少。可坦率的說,你們對他的幫助有限!”

阿道夫的眼睛微微瞇了起來,“那你的意思是?”

“讓里奧加入戰斧騎士團。”雷諾道。

一聽到這個,阿道夫忍不住就要笑出聲來。都說雷諾是只老狐貍,果然,狐貍尾巴這就露出來了。

阿道夫正要說話,卻被雷諾打斷:“你聽我說完……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過,我沒有借機吞并他們的意思。”

“哦?”聽到這個,阿道夫挑了挑眉毛。

“我可以說說我的條件,”雷諾苦笑一聲,說道,“首先,我任命他為騎士團副統領。地位僅次于我。這能夠保證誰也不能命令他。其次,南十字星騎士團依然保持獨立騎士團的地位,只受他的指揮。第三,后勤人事和作戰部署調動等各方面,我都不插手。”

聽到這些,阿道夫倒是一愣:“那加不加入有什么區別?”

“區別有兩個,”雷諾豎起一根手指:“第一,可以讓那些盯著他的人少上三分之二。”

阿道夫不禁點了點頭。

這倒是一個切實的好處。要知道,打羅伊手下這些人主意最多的恐怕就是唐納德陣營的人了。如果他們的馬飾和槍旗上加上戰斧騎士團的紋章,那隱藏在暗處的獵食者散掉三分之二并不是雷諾吹噓。

“第二,”雷諾豎起第二根手指,“我可以幫助他訓練他的人。不至于讓這些人浪費了。他想建功立業也好,想雄霸一方也罷,總不能拉這樣一支連隊列訓練都沒有完成的隊伍跟對手作戰吧?”

聽到這個,阿道夫眼睛一瞪。不過,一想到這些日子以來訓練的確毫無起色,他就有火也沒法發,只能一臉悻悻。

“那你圖什么?”沉默了以下,阿道夫冷眼看著雷諾,“你可別告訴我你就是想當好人。”

“當然不是,”雷諾微笑著道,“我的好處也有兩個。第一,我是近水樓臺,萬一哪天這個年輕人想通了,愿意投身我雷諾家族呢?”

阿道夫撇了撇嘴。這一點,他絲毫也不擔心。

“第二,我一直都信奉多一個朋友多一條路。真要是上了戰場,誰也說不清會遭遇什么。說不定有一天,戰斧騎士團就需要他伸手拉一把。現在的我,不過是埋下一顆種子而已。”

他最后端起茶杯:“況且,和這樣一個冉冉上升的帝國新星攀上交情,哪怕沒好處,至少也沒壞處,不是么?”

“你倒是算得挺精。”阿道夫道。

“怎么樣?”雷諾凝視著阿道夫。

阿道夫沉吟一下,點了點頭:“我安排你們見見面,不過,能不能說服他那是你自己的事情。”

“成交!”雷諾微笑道……(


在搜索引擎輸入 裁決 無線電子書 或者 "裁決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裁決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