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前方高能

第六十一章 完成

更新時間:2018-05-17  作者:莞爾wr
“啊——”一見六號倒下,醫院的護士們頓時陷入歇斯底里的尖叫聲中,病人原本情緒就已經十分不穩,場面頓時失控。隨夢小說w.suimeng.lā

張小玉打中了人后,呆愣了片刻,像是不敢置信那一槍是自己開的,許久之后反應過來捂了臉就往安全通道的方向跑。

六號躺在地上呻吟,她肩膀處的病號服暈開大片血跡,宋青小看到醫院內眾人亂糟糟的樣子,厲聲的向一群嚇得膽顫心驚的護士喝道:

“慌什么?把病人安頓住,不要出事!”

這個時候,眾人早就已經六神無主,聽到宋青小的話,大家本能的照她吩咐行事。

“五號。”宋青小也跟著往安全通道的方向追了過去,同時喊道:“把六號帶上,跟我一起去追!”她隱約感覺得到,這一次任務已經到了關鍵點,說不定很快便能完成,向五號喊完話后,便頭也不回跟著沖下了安全通道的樓梯。

先前一系列的變故令五號一時反應不過來,聽到宋青小的呼喊聲后,他一個激靈,頓時明白過來宋青小的意思。

六號看樣子還沒死,只是暫時受傷了而已,宋青小追出去肯定是要處理張小玉這個場景中意外出現的‘狩殺者’。

在這樣的時刻,她讓五號把受傷的六號帶上,當然是有她自己的原因。

五號腦海里將先前的情景回憶了一遍,宋青小激怒張小玉,逼她拿出槍證明了她的‘身份’,六號當時試圖偷襲她時,五號焦急提醒的時候,宋青小應該是心中有數的,說不定六號的打算,正如她意。

試煉者的陣營是可以通過某些事件的觸發而切換的,如大漢殺人,又如六號殺死大漢從保護者變為狩殺者。

如果說從保護者轉變陣營成為狩殺者需要主動出擊,那么相反之下,想要從狩殺者轉換陣營成為保護者,應該是不能通過殺死同組‘隊友’來改變,而應該被動的受同組‘隊友’攻擊,才會使陣營發生切換。

宋青小從先前自己說的那一席話中,領悟到這一個規則,所以在激怒張小玉拿槍指著她的同時,故意給了六號一種可趁之機的假像。

趁六號欣喜若狂想要偷襲她時,卻被她趁機抓住,替她擋了張小玉的槍擊。

如果說她推測正確,六號確實因為張小玉的襲擊而改變陣營,那么三人就屬于保護者陣營,大家只需要齊心合力殺死張小玉這最后一個威脅,這一次的試煉自然就結束。

而宋青小的推測如果不是真的,六號并沒有因為張小玉的襲擊而改變陣營,那么張小玉的槍打中她,就算她不死,也能廢去她的戰力,使宋青小在解決完張小玉后,輕松能把她收拾了。

五號猜測,她讓自己帶上六號的原因可能有兩個:一是怕自己離開之后,醫院三樓失去強大實力的試煉者坐鎮,留六號在這里,她陣營沒改變,打什么鬼主意繼續殺人;

二來恐怕宋青小也存了將六號帶在身邊,如果殺死張小玉后,眾人任務沒完成,證明六號的陣營是沒有因為受襲而改變,張小玉一死,她就是最后的狩殺者,帶她在身邊,要殺她也是方便一些,不再需要事后再來尋人。

想到這里,五號彎腰將六號架了起來,兩人并非朋友,某種意義上還應該敵人,在性命攸關的時刻,他并沒有憐香惜玉的心思。

“嘶,”六號嘴里發出痛呼聲,她兩只手被五號緊握在掌心里,這種情況下,五號這樣做自然不可能是為了占她便宜,而應該是怕她突然傷人,對她防備很深。

“有必要帶上我嗎?”

六號臉色慘白,說話氣若游絲,她肩頭處中了一槍,血流不止,從破開一個洞沾了血肉的病號能看到她肩膀上深可見骨的傷痕,散發著血腥氣與烤肉、火藥的味道。

“我聽青小的。”

五號咧嘴一笑,拖了六號就跟著往安全樓梯的方向跑了過去。

宋青小跟在張小玉身后,看她下了一樓,從一樓打開的玻璃門往外面的小花園跑了過去,她緊隨其后跑了出去。

經過這一系列的事情發生,外面天已經比之前亮了許多,但周圍仍像是籠著一層大霧,沒有散去。

張小玉出了花園后,腳步便不像先前一樣急切,她越走越慢,仿佛知道宋青小跟在自己身后,卻全不在意。

她走到倚著醫院高墻的那叢花前停了下來,朦朧的大霧里,她一手撐著墻,低著頭在那里小聲的抽泣。

宋青小也跟著停了下來,遠處還傳來急促的下樓腳步聲,在這安靜的精神病院中聲音顯得格外分明。

張小玉哭得非常傷心,宋青小也不打斷她,五號扶著六號下來時,這兩個人還保持著一種特殊默契的樣子。

“她怎么……”

五號站在宋青小身旁,捉著六號的手比了個手勢,小聲的問宋青小此時的情景。

他不明白為什么現在任務時間仍在倒數,宋青小不趕緊將張小玉解決,卻任由她扶著墻哭泣。

宋青小也不回答,張小玉哭了一會兒,仿佛是將內心的情緒發泄夠了,才終于抬起頭來:

“其實我不想殺她的,青小。”她嘴皮顫個不停,對歐醫生的死顯然感到非常的傷心。

到了這樣的地步,宋青小當然不會再刺激她了,大漢當時在空間里兌換的槍不知道子彈一共有多少發,張小玉的威脅還沒有完全解除。

“我知道,”宋青小點了點頭,“歐醫生死的那天,你哭得非常傷心,替她梳了頭發,整理了衣服,編織了小魚送她。”

張小玉聽到這里,眼眶中又沁出淚水:

“我只是想要槍,她不肯給。”她那一雙眼睛里露出哀傷、懷念及后悔、決絕等情緒:“我進這間醫院很多年了,精神病院的姐妹工作是最苦的,大家相互鼓勵,都知道在這里工作不容易。”

“才進醫院的時候,歐醫生總跟我們說,他們是病人,行為、舉止是身不由己,不能跟他們計較。可我也是人,我也有情緒。”她說到激動處,指甲扣挖進了墻壁的泥灰里,力道大得使指甲反折,她卻像是感覺不到疼痛似的,

“我看到過當年同時進醫院的姐妹,因為值班時一時大意睡了過去,遭病人以藏起來刮胡刀片割斷了喉嚨死去。我也數次受傷,不知道多少次差點兒被病人掐死。”

她顫抖著抬起持槍的手,去解自己護士服領口,扣子解開后,露出她脖子上被掐過的青紫瘀痕,那是出事當天早上,十九號病房里鬧事的女病人掐的。

“你看看我的臉……”

她伸手又指自己的臉,宋青小沉默著不出聲。

劉以荀等人安頓完醫院里的病人后,也帶了幾個護士下來,大家聽到她說的話,看到她淚流滿面的臉,都嘆了口氣。

“我受夠了,我只是想找歐醫生要鎖槍的鑰匙,她不肯給我,知道我想干什么以后,還跟我說不要跟病人一般見識。”她頓了片刻,緊接著去捏著嗓子學歐醫生說話:“他們是病人啊,跟他們計較什么呢?”

外面霧氣更濃,灰蒙蒙的天色下,張小玉一個人又哭又說,學著歐醫生的聲音說話,為這詭異的場景憑添幾分驚悚的感覺。

她說到這里,又開始笑,笑完了又摸著自己的臉哭。

五號看到這里,不由覺得毛骨悚然,他看了看宋青小,指尖動了動,抬手到喉嚨處,比了個殺人的手勢:

“青小……”時間已經不多了,被五號扛在肩頭的六號氣若游絲,咬牙切齒的試圖問宋青小:

“為,為什么你還不動手?”

事情到了現在,已經十分明朗了,張小玉的心理應該是在長期的工作中累積壓力出現了問題,她去找歐醫生那晚,已經存了殺心,歐醫生不答應給她鑰匙,反倒將她教訓了一頓,成為了她殺死歐醫生的導火索。

殺人之后她應該感到內疚又后悔,所以才有后來替歐醫生收拾一事。

但殺人之后,就再也沒有回頭的路了,被宋青小點破的時候,她原本就飽受愧疚與怨恨的折磨,所以宋青小只點出真相,就足以令她崩潰。

“就算是這樣,你也不應該殺死歐醫生。”

劉以荀聽到這里,嘆息了一聲,又哭又笑的張小玉聽到他這話,愣了一愣,她的目光落到了劉醫生身上,神情有些納悶的樣子:

“劉醫生?你怎么在這里?”

她說完這話,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臉色一變:“歐醫生呢?”

幾個與她曾經共事過的護士臉上露出不忍之色,下一秒張小玉拿起槍,幾個護士抱頭尖叫,劉以荀也嚇了一跳,她卻‘咯咯’笑著將槍指向自己的頭頂,“歐醫生,小玉來陪你……”

‘砰’的槍響聲中,子彈從她左側頭顱穿過,帶起大片鮮血夾雜著碎肉,灑落到那花叢里。

張小玉的手軟軟的垂了下去,那開得正艷的花被血一灑,搖晃個不停。

宋青小想起自己才進入場景中時,張小玉帶著她從劉以荀辦公室出來的那一剎那,曾指著這里的一叢花道:“你看,那邊去年的時候,小玉種了些植物,長得可好了。”那時她的心態,恐怕就已經有些不正常了,只是強行在壓抑。

隨著張小玉一死,腦海里倒計時的秒鐘提示嘎然而止,倒計時的數字定格在:0::7。

同時提示的聲音在宋青小的腦海中響起:試煉完成,十秒后脫離空間。

五號欣喜若狂,就連六號也露出松了一口氣的神情。

宋青小的推測果然沒錯,她賭贏了。

周圍的場景逐漸模糊,人物逐漸淡去,五號目光轉了轉,看到了落在遠處約七八米外開外的那把曾經大漢留下來的槍,臉上露出貪婪之色。

十……

九……..

八……

宋青小像是并沒有去揀槍的意思,已經倒計時到‘五’了,他將扛在肩頭的六號一扔,下意識的想往張小玉自殺的方向跑過去。

一直沒有動的宋青小此時突然動了,她捏了捏手掌,掌心里她還抓著那只張小玉曾編織出來的小魚,六號被扔下的痛呼聲中,她抓起這只小魚往張小玉自殺的方向扔了過去。

張小玉的身影已經在逐漸的模糊了,這個東西被扔出去時,五號已經離槍僅有一步之遙了,他還以為這個時候宋青小突然偷襲,跑向槍的腳步一頓,本能的偏頭去躲。

三……

二……

一……

場景頓時變幻,硝煙味、血腥味兒盡數消失,宋青小睜開眼睛時,她穿著自己才進入試煉空間時的衣服,一手抓著鞭,正站在自己家那熟悉的廚房里。


在搜索引擎輸入 前方高能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前方高能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本站Android客戶端,純綠色,全免費.
點擊這里下載或者在手機上輸入 http://www.ifreeing.com/dl

上一章  |  前方高能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
浮云閱讀Android版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