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回到明朝當暴君

第四百七十七章 焚其祖廟,絕其苗裔

更新時間:2018-07-13  作者:天煌貴胄
許顯純躬身道:“陛下,鄭芝龍部在途經馬六甲航線的時候,正好遇到幾個一起出海的海商被追殺,下手的是爪哇和荷南人。

受雇于那幾個海商的李吖子艦隊也是損失慘重,李吖子重傷,手下幾乎死光,負責保護監視李吖子的錦衣衛總旗沈煉也暴露了身份。

如果不是正好遇到鄭芝龍部歸航,只怕一個活口都剩不下。

鄭芝龍部雖然擊退了荷南人,可是他自己那邊也有一艘福船沉沒,整艘船上面的鐵礦石全部沉了,倒是人員上沒什么傷亡。

臣估計,五軍都督府那邊的奏報也快要到了。”

崇禎皇帝的臉色有些難看,嗯了一聲之后問道:“起因呢?無緣無故的他們就敢襲擊我大明的商人?”

許顯純躬身道:“回陛下,據沈煉回報,爪哇眼紅于我大明商人往來貨物之利,所以聯合了荷南人一起設卡收稅。

因為此前從來沒有過這種關卡,這些商人就選擇了沖關,所以才起了沖突。”

崇禎皇帝的臉色依舊難看,卻沒有再說別的。

大明商人不喜歡交稅這事兒屬于社會科學,那根本就是一門偽科學,別說是現在了,就算是后世,偷稅漏稅也是大家在想著辦法搞的事兒。

君不見多少大佬都栽在這個上面了,比如某美的大老板某某裕,還有一代女皇某曉慶,也是栽在了這上面。

如果說這些家伙們在大明敢這么玩,崇禎皇帝會毫不猶豫的關門放錦衣衛,可是問題在于,現在這些家伙是在馬六甲那邊出的事兒。

然后崇禎皇帝就覺得不爽了——自己家的事兒自己關起門來怎么處理都行,砍的人頭滾滾血流成河那也是朕自己的事兒,爪哇和荷蘭這兩個逗逼敢搞事情?

憑什么?誰給你們的勇氣對大明的百姓下手的?

崇禎皇帝打算對著爪哇下手,光靠鄭芝龍的南海艦隊,估計都能擺平爪哇了——除了陸戰的士卒少了點兒,南海艦隊足夠把爪哇給困的片帆不得下海。

正好借著這個機會,把陳子壯想的事兒一塊給辦了。

禮部右侍郎陳子壯上書,想要給已故遼東總兵官寧遠伯李成梁祭葬。

理由很簡單,李成梁疆場上廝殺了四十多年,斬敵首級一萬五千多,就算是打個折扣,估計也得有個七八千吧?

至于說李成梁放充了哈喇海子那片地方,朝中有充地之說,那是因為春冰未泮,人渡冰裂才溺死的那么多,要不然的話這事兒應該是靠譜的。

關鍵在于李成梁拓土七百余里,這是大功,不能因為棄地之說就把人家的大功給抹掉了吧?

過是過,功是功,該有的死后恩榮還是得有的不是?

原本崇禎皇帝是沒打算讓李成梁好過的——甚至于打算把這貨給剖棺戮尸算逑。

畢竟這貨的家奴里邊出了努爾哈赤這么個混賬東西,李成梁自己身上也不干凈,什么變敗為勝之類的屁事兒也沒少干過。

但是陳子壯說的沒錯,功是功,過是過,而且再考慮到李成梁當時在關外對于女真各部的鎮壓屠殺,還有其長子李如松也是戰死疆場,崇禎皇帝最后還是決定給李成梁一些優待。

遷入忠烈祠祭祀是肯定的,但是寧遠伯的爵位就算了,這個爵給已經死去的李如松也不能給李成梁。

有了李家父子這么一茬子事兒,雖然說都已經過世了,但是對于軍方卻無異于釋放出一個信號——朕看中的是開疆擴土之功。

如此一來,原本就時時刻刻想著上哪兒撈軍功的軍方自己就會把目光投向任何一個可能撈到軍功的地方。

尤其是爪哇這種敏感地區,原本不出事兒的時候還好,現在出了事兒,那就是明晃晃的軍功啊!

事情的發展也不出崇禎皇帝所料——鄭芝龍上給五軍都督府的奏章一到,五軍都督府就把目光投向了爪哇。

從五軍都督府的扛把子張惟賢到最下面的小吏們,心里都清楚,崇禎皇帝早就知道爪哇的事兒了,但是到現在都沒有召見任何一個人商議,反而把李成梁父子給塞進了忠烈祠中祭祀,估計就是不打算留著爪哇了。

要不然的話,就這種證據確鑿的事兒,肯定要先下旨切責,然后再讓爪哇王交出兇手,以還大明一個公道。

然而到現在還沒有什么動靜,其實就跟咬人的狗不叫是一個原理,估計皇帝陛下正在憋著什么大招。

事實上,崇禎皇帝原本是打算先禮后兵的——先派個人去去通知爪哇一下,朕準備懟死你。

但是好巧不巧的是,汾州府臨縣正好下了場大雨,連下三天不說,冰雹大如鵝卵,還堆了足足有三尺深。

與此相比,平谷和遵化的蝗災根本就不是個事兒,畢竟那玩意根本就沒來得及成災就被抓的差不多了,連莊稼都沒來得及吃上幾口,就被百姓們給扔鍋里去了。

冰雹這種玩意沒辦法控制,又不能說這玩意是什么神水,只能再調撥糧食賑災硬挺了。

所以崇禎皇帝連跟爪哇玩什么王道的心情都沒有了,開始直接玩起了霸道。

當張惟賢在朝堂上把這事兒捅出來之后,崇禎皇帝就臉色陰沉的吩咐道:“擬招,爪哇不臣,殘害大明百姓,以鄭芝龍為爪哇行軍大總管,擒其王,滅其國,毀其貢獻,焚其祖廟,絕其苗裔!”

崇禎皇帝的話落在大明朝堂上面,跟落了一顆震天雷的效果沒什么區別,除了五軍都督府的各位大佬之處,剩下的所有人都被炸懵了。

爪哇大總管?滅國?絕其苗裔?

這種事兒適合拿在朝堂上面來說?

適逢大朝會,爪哇國的使者在張惟賢把事兒捅出來的時候已經面如土色,等到崇禎皇帝的話音落下,爪哇國使者已經噗通一聲癱到了地上。

咬了舌尖一下,借著巨痛緩過神來的爪哇國使者沙斯特羅阿米佐約向著崇禎皇帝的方向膝行了幾步,哭喊道:“陛下息怒!陛下息怒!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誤會!下邦小國,如何敢傷害上國百姓?”

崇禎皇帝冷笑道:“怎么?你的意思是朕在說謊?或者是朕的將軍們在說謊?你爪哇并沒有跟荷南人勾結在一起?”

沙斯特羅阿米佐約被崇禎皇帝一句話給噎的想死。

說崇禎皇帝在撒謊?自己馬上就會被拖出去喂狗。

說明國的將軍在撒謊?自己同樣會被拖出去喂狗。

說爪哇沒有跟荷南人勾結在一起?張惟賢拿出來的奏報里面,可是有些爪哇人和被俘的荷南人兩方的供詞。

而自己又算是個什么東西?在爪哇國內,左右不了爪哇王的決定,在大明,更是連條狗都比自己的地位高,自己算什么身份,自己得看得清楚才行。

崇禎皇帝看著癱軟在地上的沙斯特羅阿米佐約,冷笑道:“有道是兩國交戰,不斬來使。朕今天也不殺你,你快些回國罷,或許能趕在朕的大軍前面見爪哇王一面!”

崇禎皇帝的話說完,魏良卿就揮了揮手,開口道:“扔出去!”

幾個錦衣衛的大漢將軍上前拖起死狗一般的沙斯特羅阿米佐約就向著殿外行去。

而大殿之上,連往日里最喜歡跳出來找毛病的御史們都沒有一個人開口說話。

滅了爪哇好啊,得空出來多少官位?大家在現在這個位置的時間太長了,也該動一動了。

尤其是爪哇那里聽說一年好幾熟?還是海上咽喉之地,現在不設海關,歸了大明之后還能不設海關?

雖然說爪哇提督的位置無望,可是只要是能運作到爪哇市舶司的位置或者爪哇海關的位置,那白花花的銀子可就落到口袋里面了不是?

海外之地啊,聽說施鳳來那老東西在九州島上面玩的花活兒更多,別管什么亂七八糟的路子搞來的銀子,反正人家是裝到自己口袋里了,就算是大頭歸了皇帝,那也足夠他施家九族三代吃穿不盡了!

再說了,崇禎皇帝的臉色已經陰沉成那個鳥樣兒了,再加上殿上的武將那邊個個都是蠢蠢欲動的模樣,這時候跳出來找毛病,不是找死呢么?

要死你們去,本官沒興趣!

大朝會散去,溫體仁就先找到了崇禎皇帝:“陛下,爪哇滅國之后,以何法治之?”

崇禎皇帝道:“依愛卿之見呢?”

溫體仁訕笑道:“洪承疇現在每天都來內閣找臣,抱怨人手不夠用,不若遷其民為勞工以贖其罪,再于我大明受災如臨縣之民以實之,分設郡縣?”

崇禎皇帝心下了然,溫體仁這是擔心自己把爪哇給分封出去,萬一要是賣給了哪個藩王,這地兒的官員可就由不得朝廷內閣和吏部說了算了。

至于說丞相太尉什么的雖然依然要由大明指定,可是那樣兒才能安排多少個官員?

如果換成郡縣制,那能安排的官員可就多的很了。

一個縣從上到下,起碼能安排十來個吧?更何況爪哇的面積在那兒擺著呢,起碼幾百個官位就空出來了。

正好,崇禎皇帝也沒打算把爪哇給分封出去——一年三熟四熟的好地方分封出去才是腦子有毛病!

再者說了,那里的地里位置多好啊,左鄰右舍的都是蠻子,上下牙還經常咬舌頭呢,爪哇那里成了大明的地盤,萬一哪個鄰國的野豬沖進了大明的地盤壞了糧食,不又可以把地盤再擴大一些了?

地盤這東西可沒有人送!

至于說四夷離心什么的,朕要你們的心有什么用?朕得到你們的土地和人口就行了!

朕又不需要你們解鎖什么新姿勢!

崇禎皇帝笑了笑,開口道:“暫時先如九州島之例,一邊兒遷其民,一邊遷大明百姓過去分田地,該地不會分封。”

得到了崇禎皇帝承諾的溫體仁心里大爽,當時就回了內閣,把內閣成員還有六部的郭允厚、崔呈秀、房壯麗等人給集到了一起。

怎么打,那是五軍都督府的事兒,內閣也好,兵部也罷,現在根本就插不上手。

但是兵部又不是一點兒用沒有了,更何況還波及到戶部的物資調配什么的,這里面的事兒也絕對不少。

當然,這些不是關鍵,關鍵是爪哇那邊的官位該怎么安排,畢竟那么一大塊地盤,空出來之后的官位誰去誰不去,里面的講究可不少。

誰沒有個親朋故舊什么的?

消息傳出,除了各個藩國之外,剩下的大明的各路人馬可都興奮起來了。

洪承疇心里是真高興,高興到無法形容的地步——爪哇那破地方再怎么小,幾萬幾十萬的人總有吧?

雖然說南洋那邊黑瘦的猴子多了一些,個個都沒有三分的人樣,可是好好調教一番用來干活也沒問題吧?

這破鐵路修起來那么要命,建奴白奴昆侖奴死了那么多,怎么樣兒也不夠用,等有了這些猴子接著去填,一定會再提高一些速度吧?

等到京城到南直隸的線路修通,俺老洪也差不多該入內閣行走了吧?

鄭芝龍在接到五軍都督府傳來的軍令時,整個人都陷入了狂喜之中——爪哇行軍大總管啊,滅國之功啊!

俺老鄭這回不撈個國公也得撈個侯爺!

唯一或者說唯幾蛋疼的,就是那些個藩國的使者了——從來沒見過,甚至于從來沒聽說過有哪個皇帝會像這位爺這般任性妄為的!

直接在朝堂上面赤裸裸的喊出了焚其祖廟絕其苗裔的話,這位皇帝未免也太狠了點兒?

萬一哪天這事兒要是落在自己國家的時候該怎么辦?

至于說私下串聯,一起組成聯軍來懟大明,這種事兒想都不用想,但凡還有點兒腦子的就不會這么干。

光一個沐王府的黔國公就能嚇的緬甸不敢動彈,更不要提大明那么多的軍隊,比黔國公更嚇人的將軍還有不知道多少呢!

唯有朝鮮使者金彥涵還有琉球使者尚家鳴表示很蛋定——天下間就再沒有哪個藩國比老子更乖更孝順了,大明爸爸的板子怎么樣兒也不會落到自己頭上。

至于你們這些個好好的孝子不當,非得當逆子的家伙們,死光了干凈!

尤其是尚家鳴,現在怎么看那些個藩國的使者都是戰五渣——琉球并入大明之后,老子可就是堂堂正正的大明官員了,身份就高你們一等,現在跟你們玩,那是瞧得起你們!

至于因為琉球國小而瞧不起自己的那些個渣渣,以后老子就是你們高攀不起的存在!

天才一秒:m.


在搜索引擎輸入 回到明朝當暴君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回到明朝當暴君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本站Android客戶端,純綠色,全免費.
點擊這里下載或者在手機上輸入 http://www.ifreeing.com/dl

上一章  |  回到明朝當暴君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
浮云閱讀Android版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