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體內有個修仙界

第八百零二章奪舍

更新時間:2018-01-10  作者:西園林
這是劍氣,進入他的身體,正在破壞他的經脈。

“好厲害的劍氣,居然破掉了老夫的護體護盾。”

錦袍老者立即調動體內的寒冰真氣,準備將那一股侵入體內的劍氣,逼出體外。

緊接著這名錦袍老者的面色大變,隨后再次吐出一口鮮血。

“師弟,你怎么了..”?中年修士立刻緊張的看向了老者。

錦袍老者似乎想說什么,不過只是張了張口,便直接倒在了地上。

“不要與他廢話,為師弟報仇。”瘦弱青年大喝一聲,隨后便取出一把弓。

“殺..”。瘦弱青年說完,手中的長弓中便有一道紅光飛出。

紅光飛出之后,便直接朝梁子誠激射而來。

梁子誠看到那道紅光,眼中閃過一道殺意,隨即直接朝瘦弱青年沖去。

瘦弱青年的箭術了得,對梁子誠有不小的危險,必須先將他干掉。

那道紅光快要接近,梁子誠的時候,他的身影突然消失。

緊接著,瘦弱青年看見一道人影,出現在了他的身后。

“來得好!”

瘦弱青年立即松開手指,搭在弓弦上的鳳羽箭,立即飛了出去。

鳳羽箭像是擁有靈性,略微轉彎,飛向梁子誠的胸口。

梁子誠一掌打了出去,手臂上的真氣就像形成一道龍影,擊了出去。

“嗷!”

一條淡淡的龍影,從梁子誠的掌心飛出,將鳳羽箭崩飛。

掌風將瘦弱青年擊中,逼得瘦弱青年不停后退。

“好霸道的掌法。”

瘦弱青年的臉色微變,感覺到全身血氣不順,就像是有一股看不見的力量,在擠壓他的胸口。

在瘦弱青年后退了第七步的時候,梁子誠出現在他的左側,一槍斬向他的脖頸。

不好。

瘦弱青年臉色一變,梁子誠那一槍,來得極快,已經來不及躲閃。

逼不得已之下,瘦弱青年只得將真氣注入手腕上的一串玉珠。

那是一件護身寶物,他花費了上百萬靈石,才購買到。

隨著玉珠中的銘紋被激活,一面兩米長的光盾,在虛空呈現出來,擋住瘦弱青年的身前。

“嘭!”

在亮銀槍的面前,那一面光盾,瞬間就被斬破。

長槍,從瘦弱青年的頸部斬了過去。

瘦弱青年的雙目瞪大,手中的戰弓掉落在地,整個人變得一動不動。

梁子誠收回亮銀槍,向瘦弱青年手腕上的那一串玉珠看了一眼,道:“你的護身寶物的品級太低,擋得住別人的劍,擋不住我的長槍。”

“哧!”

瘦弱青年的頸部,出現一根血線,鮮血就像瀑布一樣涌出,將頭顱沖飛出去。

“師弟..”?中年男子吃驚的叫了起來,他沒有想到才短短的兩個回合,他的兩名師弟便已經戰死。

“廢物,讓我來..”?只有元嬰的男子重重哼了一聲,隨后便準備出手對付梁子誠。

男子目中厲色一現,驀然張口一噴,一團黑霧一涌而出,為之一凝,當即化作了一團黑漆漆沙粒來,并在翻騰中瘋狂猛漲而起,凝聚成了一口黑燦燦巨劍的轟然朝梁子誠斬去。

“哼”!梁子誠重重的哼了一聲,隨后便說道:“區區元嬰也來獻丑...”?

梁子誠的手輕輕的一番,緊接著便出現了一道三色的火焰。

“三味真火..”?只剩下元嬰的男子驚愕的叫道。

“大人,他只是一名金丹中期的修士,這名會擁有三味真火..”?中年首領站在男子旁邊說道。

“嗯..”?男子陰晴不定的看著梁子誠手中的三色火焰。

梁子誠手輕輕的一指,三色火焰便直接朝巨劍沖去。

“呲..呲..”。黑色巨劍沒有絲毫的抵擋,便直接被三色火焰燒毀...。

“嗯..”?男子的臉色再一次便的凝重了起來。

“去”。男子輕輕一指,頓時滾滾的黑色魔焰一涌而出,并在翻涌滾動中化作了一片黑色魔海,遮蔽了小半邊天空的沖三色火焰對撞而去。

“茲茲...”。黑色的魔焰根本不是三色火焰的對手,剛剛接觸三色火焰便直接消失在了空中。

“這是三味真火...”,男子的臉色一變,隨后手一揮便捉起在他身邊的中年男子朝三色火焰丟去。

而他的元嬰卻直接朝韓飛飛去。

秋師姐等人看到那元嬰沖來,便在同一時間出手。

鶴發老者張口一吐。一團黑焰滾滾涌出,一個滾動,就立刻化作了一條丈許長火莽的首先撲了過去。

秋師姐衣袖揮動,數道紅芒激射而出。光芒一斂。現出了數條面目猙獰可怖的靈蛇來。絲絲聲陣陣的卷動而去。

黃師妹則一個手掌虛托下,一尊黑色小印騰空而起。并眨眼間漲成黑蒙蒙巨印的猛砸下來。

韓飛背后光芒一閃,一口黑亮長劍沖天而起,嗡嗡一響,霎時間就化作了一座小型劍山虛影的一落而下。

“給我滾開...”。只有元嬰的男子大喝一聲,體內再次出現黑色的火光。

鶴發老者等人的攻擊,打在男子的身上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作用。

“滾..”。男子輕輕的揮了揮手,秋師姐,黃師妹還有鶴發老者瞬間被擊飛了出去。

“起..”。男子大聲的喝了一聲。

于此同時,以男子為中心,地面上丈許方圓忽然刺目光芒閃動下,浮現出了一座晶光法陣,頃刻間,一道光幕激發而出的將韓飛和男子困在了其中。

“不好!”韓飛心中驚駭下,手中法決飛快一掐的虛空一點而出,光芒閃動間兩把寬大的金色飛刀“嗖嗖”的飛射而出,并朝四周的晶瑩光幕猛斬而去!

“砰砰”的悶響聲接連的傳來,晶瑩光幕一陣波紋蕩漾開來,但卻并沒有一點要破碎而開的樣子!

“啊..”。這個時候那名中年男子直接被三味真火,燒成了灰燼。

而三味真火燒毀中年男子之后,便直接消失在了空中。

“嗯..”。梁子誠立刻看向了那個大陣,隨后眼中全是疑惑之色。

這個大陣他根本就沒有見過。

“韓道友..”?秋師姐看到韓道友被困在大陣里面立刻大聲的叫了起來。

“秋師姐,我們還是趕緊走吧...”?黃師妹的眼中都是驚愕之色。

她根本就沒有想到會是這個結局。

“前輩,我等先告辭了..”?秋師姐朝梁子誠抱了抱拳。

自從梁子誠使出三味真火之后,他們便已經確定梁子誠是一名元嬰真君。

梁子誠掃了這三人一眼,隨后便看向了前方的大陣。

“走..”。秋師姐見梁子誠并沒有說什么,連忙招呼兩人離開。

“當..”。只是秋師姐三人準備逃離之時,一道金光頓時擋住了他們三人的去路。

“不好,是防御法陣,我們快攻擊..”?秋師姐的臉色立刻變了起來。

鶴發老者張口一吐。一團黑焰滾滾涌出,一個滾動,就立刻化作了一條丈許長火莽的首先撲了過去。

秋師姐衣袖揮動,數道紅芒激射而出。光芒一斂。現出了數條面目猙獰可怖的靈蛇來。絲絲聲陣陣的卷動而去。

黃師妹則一個手掌虛托下,一尊黑色小印騰空而起。并眨眼間漲成黑蒙蒙巨印的猛砸下來。

只是他們的攻擊,根本就不能擊破前方的大陣。

梁子誠的臉色這個時候也變了,以他的能力擊破這個防御大陣,估計要半個時辰。

可如果那個陣法里面的魔頭出來,那可不就好辦了。

黃師妹看著前方的防御大陣,臉色一下子變了起來,隨后她便說道:“秋師姐,這該如何是好..”?

秋師姐的臉色也變的很差,如今她也根本沒有任何的辦法。

“前輩,如今我等該怎么辦..”?秋師姐立刻看向了梁子誠。

梁子誠掃了她們三人一眼,隨后便說道:“我等一同使出金丹法相,等那人出來之后給他致命一擊..”。

秋師姐三人互相看了看,隨后便直接點了點頭。

如今她們三人只能相信梁子誠,剛剛那名魔頭連自己的手下都殺,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

隨后三人便開始念動著金丹法相的咒語。

頓時天空中,便有三個法相慢慢的浮現。

梁子誠這個時候也開始念動著金丹法相的咒語,他必須給予那名男子,致命的一擊。方能在接下來的對戰中獲得一絲生機。

這時,男子的奸笑聲傳來!

“嘎嘎…就憑你一個結丹期修士還想破除本尊的禁錮陣法?也太自不量力了一些!”。

“你是何人”韓飛臉色一變,瘋狂的掙扎起來。

“哈哈……本尊在此地已經被困了萬年之久,終于能夠奪舍重生了!小子,乖乖的交出肉身吧…”這時,男子忽然“噗”的一聲悶響的消彌不見了蹤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團頭顱大小的漆黑魔氣。

漆黑魔氣一經現出后,就一下的撲到了晶瑩光幕上,隨后朝韓飛撲去。

“什么?你居然想奪舍?”韓飛聞后,不可思議的驚叫道。

“你一個小小的結丹期修士,還是乖乖的交出肉身為好!”中年男子很是不屑的說道。

“哼!想要我交出身體,做夢!”韓飛面色陰沉,強壓心中恐懼之心,口中威喝道。

“哦?你一個結丹期修士竟然敢對本尊無禮。如今沒有任何人能夠救你。”中年男子呵呵的笑著,隨后便再次說道:“本尊的這個防御大陣,就算是元嬰真君也要攻擊半個時辰..”。

“半個時辰足夠某奪舍重生了,不過唯一的遺憾便是不能和朱雀神石一起”。

“禁錮……”男子哈哈大笑的說了幾句后,面色忽然一變,口中低喝了一聲。

頓時,晶瑩光幕一下的爆發出刺目晶光,數道光霞飛卷而出的籠罩在了韓飛的身軀之上。

“怎么回事?”頃刻間,韓飛就感覺到身軀一下的沉重無比,體內更是連一絲的法力都不能催動。

“當當”的脆響聲傳來,韓飛的數件法寶紛紛的掉落在地面之上,其竟瞬間面露不可思議之色的站在原地動也不動起來。

“哈哈……憑你還想在禁錮法陣內有所掙扎!本尊就不客氣的將你的肉身接管了!”男子虛幻面目得意的大笑了一聲后,“噗”的一下又幻化成了一團頭顱大小的漆黑魔氣,并一閃而逝的沒入了韓飛的頭顱之中。

“啊……”隨著韓飛口中發出一聲慘叫后,其面上一下扭曲起來,并浮現出了絲絲的漆黑魔氣。

片刻后,其周身上下遍布了滾滾的魔氣,而韓飛周身散發的氣息,竟然由結丹初期快速接近結丹中期。

片刻之后又由結丹中期升入了結丹后期。

一刻鐘的時間后,韓飛的氣息徹底的進入了元嬰初期,同時,其雙目中精光一閃,雙臂一抬的細細打量起來。

“沒有朱雀神石,居然只能到達元嬰初期..”?韓飛似乎很不滿意。

“不過就算是元嬰初期,憑借這具火靈根的身軀和自己數萬年來的修煉心得,斬殺那名元嬰修士不在話下...”。

“嘿嘿……如今肉身已得,就差將其余之人解決了!”韓飛陰冷一笑,手中法決一掐的將法寶收起后,手輕輕一動,便直接將陣法收了起來。

“小子,交出朱雀寶石,我饒你不死..”?這個時候韓飛從大陣內走了出來。

他此刻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防御,似乎根本就不將四人放在眼中。

“攻擊..”。隨著梁子誠的一聲大喝,秋師姐三人的金丹法相瞬間攻向了韓飛。

“呵呵..”。韓飛得意的笑了起來,隨后便說道:“區區金丹法相也來獻丑...”?

韓飛手中法決再次一掐下,袖袍在身前一抖,一團頭顱大小的金色火焰憑空的浮現而出,并在翻涌之下幻化成了一條尺許大小的金焰蛟龍,同時狂漲巨大起來的朝黃師妹的法相飛去。

“擊!”隨著韓飛手中法決一頓,一指虛空點出的低喝,一道尺許長的漆黑絲線一下的激射而出,與秋師姐的金丹法相糾纏在了一起,似乎根本就不落下風。

于此同時,其五指一攏的往前方虛空一探而出,“噗”的一聲悶響聲后,一只頭顱大小的漆黑魔爪憑空的浮現而出,并在一個閃動后就到了鶴發老者的金丹法相面前。

鶴發老者的金丹法相碰到巨手之后,僅僅持續了片刻便直接消失在了空中。

緊接著韓飛再次揮了揮巨手,巨手立刻朝秋師姐和黃師妹的法相飛去。

只是片刻便將黃師妹和秋師姐的法相擊碎了。

“呵呵..”。

韓飛剛剛笑完,突然感覺到天空之中傳來了一陣恐怖的威壓。

“什么”?韓飛吃驚的看向了天空,只見天空中一把巨劍正快速的向他飛來。

“嗯”。韓飛馬上將巨手指向了那道巨劍。

“給我破..”。在韓飛看來,那道巨劍絕對不是他巨手的對手。

天空中的巨劍十分雅致漂亮看起來充滿力量,任誰見之都能感覺到它擁有莫大的威能。

天空中巨劍便以泰山壓頂之勢向著韓飛斬去!巨劍所過之處紫光灼灼、風聲赫赫,空氣仿佛都畏懼它的威勢以落荒而逃之態給它讓出了道路!

“茲茲..”。巨手剛剛接觸到巨劍,頃刻之間便化為了灰燼。

“這不可能...”?韓飛怎么也沒有想到這個巨劍居然會有這么大的威力。

剛剛韓飛對他的巨手非常的自信,認為梁子誠的金丹法相,根本就攻不破他的巨手。

也沒有過多的防御,如今巨劍已經鎖定了他,韓飛根本就沒有時間釋放防御法寶。

他只是來得及撐起一個防御護盾。

“轟”。韓飛的防御護盾和巨劍撞擊之后,發出一陣強烈的靈氣波動。

韓飛的護盾,根本就沒有擋在梁子誠的金丹法相,金丹法相直接穿透了韓飛的身體。

韓飛驚愕的看著穿過他身體的金丹法相,他怎么也沒有相信,自己才剛剛奪舍成功,便受到重創。

“你..金丹法相怎么這么厲害...”?韓飛指著梁子誠驚愕的說道。

“哼,去死..”。梁子誠沒有和這名奪舍老魔多說任何的話語。

隨后手臂一抬,頓時出現了兩把紅色的飛劍。

隨后手指往前方虛空一點指,兩把紅色飛劍紅芒閃動間在空中一轉,幻化成了一把紅色巨劍,并猛然的一斬而下!

此時,韓飛心中驚怒異常。

他根本就沒有料到,在他奪舍成功之后,會遇到這種情況。

待見到飛速下落的巨劍后,臉色瞬間大變,手中法決飛快掐起,一層血色之光一下的浮現在其身軀之上,接著刺目光芒一閃。

“開..”。韓飛手指朝前方一點,那個防御大陣立刻化成了灰燼。

韓飛便就化為了一道血光的朝洞口處飛遁而去。

同時,虛空中傳來了韓飛滿含怨恨的話語“小子,你等著,本尊終有一日會將你斬殺的!”。

“不必這么麻煩了,閣下今日就留在此處吧”梁子誠口中一聲的低喝后,手中便出現了一道三色的火焰!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體內有個修仙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體內有個修仙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本站Android客戶端,純綠色,全免費.
點擊這里下載或者在手機上輸入 http://www.ifreeing.com/dl

上一章  |  我體內有個修仙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
浮云閱讀Android版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