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逆流純真年代

第二百六十九章 鄭書記的困境體驗

更新時間:2017-10-13  作者:人間武庫
五點稍多,天蒙蒙亮,海邊的天光仿佛是帶虛影的,泛著淺淺的海水藍,浪打海灘的聲音,莫名的給人一種清冷的感覺。

一路下來,跑的時候跑,走的時候走,兩個多小時,人都已經疲累得不成模樣。

江澈等一行七人,現在停在海邊不遠的一處山灣里,有個棚屋先暫時安頓下來。

將冬兒和鐘家姐妹安頓休息,江澈打了個招呼走出去。

古聽樂坐在棚屋外面抽煙,看見江澈,彈了一根過來。

“這地方原來是個鴨寮,后來不知怎么沒人了。”他扭頭看一眼棚屋,說:“我以前在混的時候惹到事,跑這里躲過幾次,昨晚才帶你們來。”

江澈點了點頭,他現在的感覺,只能說有點神奇,未來的大明星,默默在內地捐建近百所希望學校,近千眼愛心水窖,數十間衛生室的古聽樂同學,23歲,莫名帶著自己跑了一夜之后,現在坐一起抽煙,聊他的江湖人生,跑路經歷。

“這次的事,謝謝你,呃……古仔。”江澈一下還真不知道怎么叫他好。

“……叫我阿華好了,我叫古聽華。”稍稍愣了愣,現在還是古聽華的古聽樂說:“不用客氣啦,人都有落難時嘛。”

說完,他抬起夾煙的手,指了指四周,又說:“這附近住的人不多,有也是沒拿到居留證的偷渡客,所以治安可能不太好,但是對你們來說,應該是安全的。你們里面那位陳兄弟,他應該很能打……我以前也是打仔來的,看得出來。”

江澈點頭,還是忍不住好奇了一下,說:“對了,你跟老……胡總怎么認識的?”

“他找我的啊,現在你們內地的有錢人過來,很多想玩高級的,都找這邊經紀的嘛。胡總想找模特兒,那正好,我在一個模特公司跑腿,他不知哪里知道的,就找來啦。”

“模特經紀,聽你說的,那豈不是跟拉皮條的差不多?”鄭忻峰從背后冒出來,打岔說。

“不算啦,我們正規公司的嘛,那有些模特因為個人,自己錢的問題,要做,也跟我們沒關系的……”古聽樂解釋說:“胡總那里,我就沒介紹到啊,不過倒是這樣認識了,后來他過來,吃飯什么的,常常都會叫我。”

原來是這樣,難怪老彪昨晚找不到地方,會找他開車帶路。江澈估摸一下,古聽樂現在的情況,應該是坐牢出來還沒太久,然后照他自己說的,在模特公司跑腿……還在一個迷茫期。

不過現在的個性,倒是比后來外向許多。

“模特經紀,賺得多嗎?”江澈故意問,“賺不太多的話,干嘛不自己做模特啊?拍幾支廣告,既賺錢,又有機會紅……就跟郭富城那樣。”

“當模特,很糗的嘛,要擺姿勢被人拍,還要化妝。其實我拍過啦,還演過音樂錄影帶你信不信?”古聽樂笑笑說:“要賺錢嘛。我有在無線藝人訓練班旁聽的,還有聽說要簽我……但我做不做,還沒想好。”

“可以做啊,當明星多好,回頭演個神雕俠侶什么的,說不定就紅了。”江澈笑著說。

古聽樂也當做是玩笑聽,大笑回應說:“我演雕啊?”

“當然演楊過啊。”武俠迷鄭書記用他開了光的嘴接了一句。

“怎么可能當男主角啊。”一起逃亡一夜,再聊了這一會兒工夫,就熟絡了,古聽樂笑著,站起來,認真說:“是這樣,你們現在放不放心我啊?要是放心的話,我想出去打聽一下消息。”

現在的情況,沒有爆炸聲,但老彪沒有跟來,電話也一直打不通,江澈確實需要古聽樂幫忙打聽消息,想了想,他說:

“那辛苦你了,出去你自己注意安全。”

“我沒事啦,又沒露臉,不用這么客氣的。”古聽樂說:“那我就先不顧你們了……餓了的話,山路過去不很遠,有內地客開的小鋪,出去小心點就好。”

“好。”江澈說。

古聽樂走了幾步,回頭又說:“總之還是小心一點,撞見人的話,裝作剛偷渡過來的就好,反正你們也是內地來的……沒事的。我有消息晚上十點后會過來。”

江澈點了點頭,說:“好,放心。”

古聽樂揮了揮手,沿著小路很快消失在視線里。

“這家伙還挺講義氣的。”鄭忻峰指著古聽樂消失的拐角,從江澈手上把剩下的半截煙拿走,說:“跑的時候,煙跑丟了……哈哈,怎么樣,這一年下來,沒想到還會有這么一天吧?”

江澈把他遞回來的煙擋掉,“你抽吧,我沒癮。”

看一眼,心底困惑:經過昨晚那樣的陣仗,奔逃,一般人現在都應該有點后怕吧?鄭忻峰同學雖然皮,但其實也才剛出學校一年而已。

可是現在他一臉輕松,還帶點小興奮,不像裝的,江澈苦笑說:“怎么,你覺得挺帶勁?”

意外地,鄭書記連點幾下頭,特認真說:“有點,挺刺激的。”

“……”江澈一度覺得自己很了解鄭書記,現在看來還是幼稚了。

見江澈無語,鄭書記把目光投向遙遠的海面,感慨著,開始解釋:

“老江你想啊,咱們現在才多大?二十歲。我見天的西裝皮鞋談生意,一頓酒,一頓假模假式的客套,拍肩膀叫兄弟,心里算計,有時候,我也厭啊。”

“好像少了點什么東西……其實打小我就天天盼著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你知道嗎?”

“我的青春,它得熱血,得壯烈啊。我要爬雪山,過草地,從一個紅小鬼成長成一名神槍手……機槍手,給我一把捷克式ZB26輕機槍,我趴下射擊我就是一座堡壘,我端起沖鋒,我就是一道洪流……當然,坦克兵也行……反正最后我得壯烈犧牲,蓋著紅旗,埋骨他鄉。”

“后來吧,長大點,我看武俠,又看港片……我心里,就有一個江湖,然后我叱詫風云。”

鄭書記在說的,其實是這個時代大多數男孩在他們木槍、木劍的童年,還有楚留香和小馬哥的少年時代,都做過的夢。

問題這個時候,莫名其妙的說起兒時夢想,這什么情況?

江澈困惑一下。

鄭忻峰接著說:“昨晚擱黑里跑的時候,我在想什么,你知道嗎?我想,要是那個鐘放也在就好了,走之前我得跟他說一句啊……說,記住,我失去的東西,一定會親手拿回來。”

“……”英雄本色,小馬哥,江澈好像弄懂了,為什么鄭書記能在這樣的沖擊和處境下,不后怕,反興奮?

因為,他又在給自己加人設了……畢竟老鄭同志是一個總能夠通過添加人設,來改變自身角色形象的人。

鄭忻峰突然說:“欸,老江?”

江澈反問:“怎么了?”

“你說咱們現在要真是剛從海上游過來的,黑戶,會怎么樣?”鄭書記把煙含在嘴角,“躊躇滿志”問。

偷渡客的底層崛起?這么快又出小馬哥之后的新人設了。

二十歲鄭書記的中二病越來越嚴重了,得治啊,江澈問:“你腦子現在是不是還有許文強初到盛海灘?”

鄭書記說:“欸……你怎么知道?”

“望聞問切,診斷出來的。”江澈悠悠說:“這是病,不過別怕……等你餓兩天肚子,挨兩頓打,自然就好了。”

“餓屁,這有地買,你剛沒聽到嗎?”鄭書記呸一聲說:“咱還剩兩千多港幣呢,就一天工夫,咱們幾個人怎么吃喝不夠啊?”

棚屋里就一張竹床,曲冬兒和雙胞胎姐妹縮在床上,枕著、蓋著江澈三個的衣服,累壞了睡得很沉。

“錢呢?”江澈郁悶問。

“不怪我。”鄭忻峰說:“吶,我收拾東西當時,你是怎么安排的你自己還記得吧?”

江澈點頭。

“所以啊,按你當時的安排,我們很可能會分散。”鄭忻峰說:“那我當然把錢和移動電話都偷偷放冬兒的書包里啊,我心里也是冬兒最寶貝嘛……我怕她餓著,怕她回頭找不著了啊……”

聽他這么一說,還真不能怪他,除了他剛剛毒奶那一口。

要怪只能怪昨晚摸黑這一路上,江澈和陳有豎輪著背冬兒,換來換去,她背上的小書包掉哪了都不知道。

“現在怎么辦?要不要回頭去找?”鄭忻峰問。

江澈搖了搖頭,現在回去找,能不能找到兩說,一個說不準,就是自投羅網。果然我的運氣槽是攢久必爆,爆完就空啊……上次爆在黃老同那種小人物身上,太不值了。

“那怎么辦?真一毛錢都沒有了,也沒電話。”鄭忻峰從窗口朝外面山坡看了看,說:“那邊好像有人種了菜,咱們去偷點茄子、卷心菜烤一烤?”

這個可以考慮,江澈點了點頭。

“可是萬一老彪一時半會兒沒找來怎么辦?咱們還得考慮先回去再說吧?”鄭書記冥思苦想一下,沒主意,睜眼看見床上睡著的鐘家姐妹,說:“她們身上有錢嗎?”

“你說呢?”江澈反問。

鐘真和鐘茵姐妹倆是睡夢中被驚醒,直接跟著出來的,身上就一身睡衣,而且又是長期被軟禁的狀態,不可能帶錢。

鄭書記沮喪一下,揉了揉肚子,說:“那要不,把她們倆賣了湊路費吧?”

何其奔放的腦回路啊!

江澈先是愣一下,接著察覺,床上的鐘家姐妹眼皮動了動,似乎有點緊張……原來在裝睡偷聽。

“噓,小聲點,這個倒是可以考慮。”江澈故意沉聲說。

“對吧,反正她們現在也沒人管,沒人要的,而且她們家黑你錢……正好,先收點利息。”鄭忻峰繼續說:“話說你覺得能賣多少?這玩意湊對的,是不是跟鐲子什么的一樣,價格能高點?”

“你們……你們……”

姐妹倆裝不下去了,一齊坐起來,她們現在的情況,說實話處境比江澈慘多了,家是虎穴,人無處去,還不能露臉,養不活自己。

跑了一夜,兩人身上都是一身的泥沙,發絲凌亂,嘴唇蒼白……整個疲憊不堪,這么成對坐在床上,眼神哀怨地看著人,整個慘爆了。

很不人道,可是真的很想笑。江澈努力忍住。

“其實賣了我們,你們也回不去的,鐘家的關系,現在鐘放說不定已經在關口安插人了,你們一被發現,他讓人隨便找個理由報警,就能把你們弄回去。”鐘茵可憐兮兮說。

真成黑戶了?江澈聽完,扭頭看了一眼鄭書記。

這世上有人是烏鴉嘴,有人是毒奶,他今天兩樣都中。8)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在搜索引擎輸入 逆流純真年代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逆流純真年代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本站Android客戶端,純綠色,全免費.
點擊這里下載或者在手機上輸入 http://www.ifreeing.com/dl

上一章  |  逆流純真年代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
浮云閱讀Android版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