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大逆之門

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 魔種

更新時間:2018-05-17  作者:知白
徐拾遺的話誰也不敢確定都是真的,猴子眼神里的恨卻是實打實的。

徐拾遺飛父親,居然就是上一代佛陀,這其中到底存在著什么樣的關系什么曲折只怕連徐拾遺都不知道,徐負的后人,怎么會成了佛宗的佛陀?

讓猴子無法接受的正是這一點,徐拾遺的父親算計了他,搶走了他的天賦異變,現在這異變又到了他兒子的手里。

“這其中有太多連我都不知道的事。”

徐拾遺嘆了口氣:“我只求你們相信我,我不是談山色的人。”

安爭看向猴子,猴子咬著牙顫抖著:“信他,既然是償還,我看看拿多少東西來償還。”

如果沒有上一次安爭拉著猴子進入了那個時間碎片的空間之中,已經解開了他和和尚之間的心結,也打開了猴子的心魔,不然的話,現在的猴子又怎么可能會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我會的。”

徐拾遺又說了一遍這三個字,然后轉身往前走:“跟著我吧,里面的魔種已經被鎮壓了幾萬年,當初我先祖得到魔種的時候也沒有想到過,居然會在未來有用處,他只是以為那是大魔將出的一種信號,所以將魔種鎮壓在這。”

“時間不對。”

安爭微微皺眉:“徐負得到魔種的時候,是大戰之前,那個時候的陳少白怎么可能沒有魔種?”

“是啊,怎么可能?”

“進去再說。”

眾人小心翼翼的跟在徐拾遺身后,對于徐拾遺的話他們不敢全信,又不能不信。

“就在那邊了。”

徐拾遺一邊走一邊說道:“我的界動儀已經感受到了魔種的氣息。”

安爭看向陳少白,陳少白臉色有些發白的點了點頭:“確實有魔的氣息,很濃,很強,真的很強......”

“我先祖是一個極為自負的人,所以在外面設置了折疊空間的禁制之后里面就沒有禁制了,這個世界上能破開他折疊空間禁制的人,只能是他自己,或是他的后人。”

徐拾遺說這些話的時候,語氣之中有一種淡淡的自豪感。

其實到現在為止,知道徐負存在的人,對徐負的評價也是褒貶不一......有人說他是一個智者,提前察覺到了先秦大帝的異變,所以逃離......還有人說徐負其實就是一個膽小鬼家陰謀家,他尋找的東西未必就是為了避難。

但是徐拾遺提到徐負的時候,總是有一種掩飾都掩飾不住的驕傲感。

順著通道走了大概十幾分鐘之后就看到了一片空曠的地方,這里居然有一個巨大的池塘......要知道這里還是小洞庭湖的下邊,水被隔絕了。

“就在那里面。”

徐拾遺指了指那巨大的池塘說道:“魔種就被鎮壓在這池塘中的鎮魔石下邊,你得自己去,只有你才能得到魔種的傳承,不過......下去的時候大家一起下去,因為那其中不僅僅有魔種。”

“你到底知道多少。”

“并不多,這些都是打開這里之后界動儀才會自動釋放出來的消息,界動儀是我先祖傾盡心血所打造,里面有他曾經創造的所有秘境的消息,但是在沒有打開之前,這些消息是不會釋放出來的,就好像一種保護......只有用界動儀配合我徐家的空間之術打開的秘境,界動儀才會釋放信息。”

“我先。”

安爭還是走在最前邊,也不愿意多耽擱時間,直接跳進了那池塘之中。

“謝謝。”

徐拾遺喃喃自語,似乎有些感動,他知道安爭還是偏向于信任自己的,不然不會這樣直接一躍而下,哪怕他更多的是為了保護自己的朋友們,但徐拾遺還是覺得有些溫暖。

眾人進入池塘,里面的水明顯和小洞庭湖的湖水不一樣,這里的水感覺格外的沉重,進來之后就仿佛每個人的肩膀上都壓了一座大山似的。

但是幸好,進入之后他們的修為之力沒有被壓制。

杜瘦瘦他們到了地方的時候,安爭已經站在池塘的底下了,水看起來很奇怪,人的樣子在這里沒有任何的改變,好像水并不存在,沒有任何光線上的折疊。

“這水是一種假象吧。”

“是,是一種更為玄妙的空間折疊之術,不過沒有什么傷害,因為水針對的是里面的東西。”

那里有一個很大的光團,看起來大概有方圓百米左右。

“怎么進去?”

安爭回頭看了徐拾遺一眼:“為什么我也在這里感受到了熟悉的氣息。”

“我說過了,這里不僅僅有魔種,還有很多和你們有關的東西。”

徐拾遺道:“當初我先祖偶然看到這東西的時候也極為詫異,他最擅長最強大的就是空間之術,但卻對這個東西有些束手無策,他解不開......因為要解開這個東西,非但需要這東西內部氣息相吻合的人,還需要時間力量和空間力量的完美結合。”

“什么意思?”

“連你先祖都解不開?”

“是的,我先祖也解不開。”

徐拾遺道:“準確的說這里面根本不是一個空間,再復雜的空間我先祖也能解開,這里是一個......時間碎片。”

“時間碎片?”

安爭忽然想到了什么。

“當初我以無始輪將時間撥亂的之后,就好像把一個完整的圓劃分出來很多碎塊,這些碎塊在經過一個固定的運轉軌跡之后,最終還會回到原來的位置成為一個圓,但是......在切割時間的時候,難免就會出現一些細微的卻不可控制的事發生,就好像你用再鋒利的刀子去切開一塊饅頭,也還是會有些特別細小的殘渣掉下來。”

“這就是時間碎片?”

“是,一種很獨特的存在,不會被破壞,也不會回到原來的時間軌跡里,除非遇到特別的契機才會出現變化。”

陳少白的臉色已經有些不對勁了,看向安爭的時候眼睛都有些微微發紅:“不會是......”

安爭點了點頭:“極有可能。”

徐拾遺看向安爭:“現在咱們之中空間掌控能力最強的是我,而時間力量掌控最強的是你,所以需要你我聯手才能試試是否打的開這個時間碎片。”

安爭嗯了一聲,悄悄的用血培珠手串里的傳音法器聯絡了逆舟之中的霍爺,霍爺就是無始輪,真正意義上的超越了品級的法器。

徐拾遺和安爭配合,再加上霍爺對時間的掌控,打開這個時間碎片卻還是足足用了兩個時辰的時間,其他人等的心焦,卻不敢打擾。

白色的光團出現了一條裂痕然后慢慢擴大,最終像是打開了一扇門似的,安爭還是第一個走了進去,杜瘦瘦他們緊隨其后。

當安爭進來之后,杜瘦瘦在后面看到安爭的肩膀很明顯的顫抖了一下。

他走到安爭身邊往前看了看,然后他也不由自主的顫抖了一下。

進入白光之后,腳下是一條很夯實的土路,可想而知當初建造這條路的時候耗費了多少的人力物力,即便已經過去了那么悠久的歲月,土路上依然很難有野草鉆出來。

順著土路往前看,前邊是一座已經斑駁的城門,城墻上的磚都已經有很多腐蝕的并不完整,城墻看起來坑坑洼洼的,城樓上倒是野草叢生,看起來已經差不多有半人高。

城門樓坍塌了一大半,那些殘缺的木材瓦片就堆積在那,看著格外的破敗蕭條。

城門正上方刻著三個大字,雖然飽經滄桑,但依然可以辨認出來那三個字是什么......函谷關。

陳少白看到這些的時候不由自主的又去看安爭,安爭對他點了點頭:“你猜對了。”

“也許,真的沒有辦法解釋了。”

他們看著那斑駁的城門樓,看著那好像斷了脊背的龍一樣的城墻,心中無限感慨。

旁邊的草叢里忽然有一個身穿布甲的老兵跳了出來,手里握著一把已經彎曲的不成樣子的長矛,他的手劇烈的顫抖著,以長矛指著安爭他們:“你們是誰!你們是......你們居然是?!”

他顯然激動起來,手里的長矛啪嗒一聲掉在地上。

很久很久之前,安爭他們曾經遇到了一個時間碎片,在那個時間碎片里看到了一個年輕的先秦士兵,手持著他的長矛堅守著城門,那個少年的眼睛里都是恐懼,還有堅毅。

“我看著你們很眼熟。”

老兵顫抖著手往自己身后的方向指了指,那邊對著很多空的酒壺和酒壇:“很多年前,你們是不是遇到過我,然后給了我很多酒?”

安爭點了點頭:“我以為你會不記得。”

老兵的眼淚刷的一下子就流了下來,那張臉就好像干渴開裂的西部隔壁一樣,淚水滑下來的那一刻,竟是讓人特別心疼。

“酒早就喝完了。”

老兵喃喃自語似的說道:“每一個空的酒壺酒壇我都想辦法盡力封住,最寂寞的時候就打開聞一聞味道,可是時間過去的太久太久了......它們,它們連味道都沒有了。”

安爭從空間法器里取出來一壺酒遞給老兵:“給你。”

老兵顫抖著手接過來,小心翼翼的打開塞子聞了一下,整個人似乎都變得不一樣了。

他朝著自己身后堆放著空的酒壇的地方指了指:“你們當年留下來的東西都在那呢,好好的,一直都沒有動過,我還記得你們走之前還商量著說,留下的東西將來會有用處......我已經不記得過去多少年了,我本以為自己也早就應該死了,幾萬年應該會有的吧......”

他像是精神出了問題一樣喋喋不休的說著話,卻不肯真的卻喝一口酒......他舍不得。

“我們當初在時間碎片里每個人都留下了一道自己的元力,最精純的元力。”

安爭看向陳少白他們:“輪回數萬年,你的元力已經成了魔種。”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在搜索引擎輸入 大逆之門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大逆之門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本站Android客戶端,純綠色,全免費.
點擊這里下載或者在手機上輸入 http://www.ifreeing.com/dl

上一章  |  大逆之門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
浮云閱讀Android版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