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天武圣主

第二百五十四章 這頓酒

更新時間:2016-12-24  作者:宸心
“我們該如何進行對話?”這是書生問的,因為李霸天真的去學了那些說話的道道,讓他此時很不喜歡與他交流。

李霸天也是認真思考了書生的問題,自己真的有那么討人厭?或者自己說的話真的讓他有些糾結?

讓堂堂魔君糾結這應該是值得高興的事情但是想起今日為何會到此他卻如何都高興不起來所以舉起了酒壺道:“當年如何交流現在就如何交流。”

“當年?”

又是當年,魔君不想去回憶但是當年卻又是他這一生抹不去的回憶,也不想抹去。

當年李逍遙想灌醉他但是他酒量真的很好于是他便找來了兄長。

這二位的酒量可真的不簡單,就算是京都天香樓的佳釀都禁不起這二人的摧殘。

年輕有很多熱血的事情,這拼酒就是其一,兩人酒量相當,最后也只能雙雙醉倒。

所以啊,提到當年如何交流,似乎也只有喝酒二字,不過這酒卻不是現在這個喝法,不是自顧自的喝,雖然只是多了一個簡單的動作,但是那動作卻讓獨飲變成了共飲,讓孤獨變得不是那么孤獨,這當然是好事。

“差個杯子。”

“簡單。”李霸天拿出了早就準備好的酒杯,白玉做的,非常襯書生的那身白衫。

可是這酒現在卻喝不得,為何喝不得?只因那雨夜中的那道黑影。

黑影來的很快,來了自然也坐在了一旁,她先拿出了一個酒壺,再拿出了一個杯子,也是白玉做的,通透的白,所以將酒倒入其中甚至還能通過杯身見到那搖晃的酒水。

喝個酒都要用如此講究的杯子之人,又是他們二人認識的,也只有那人。

但是那人已經逝去,這黑夜,這風,這雨,也是為他而來。

能用他的杯子,應該說能當著他們二人的面用他的杯子的也只有一人。

她穿的是白袍,將整個身子都罩了起來,她將臉藏到白袍的連衣帽中,藏得很深所以就連他們二人也看不清她的樣子了。

這是故意為之,只因他不想讓眼前二人見到自己,但是她仔細想想,若是想喝杯酒似乎也只能來此了。

柳依依。

不想再說她的風華絕代,出水芙蓉,因為此時的她真的很憂傷,憂傷到把自己都隱藏到了黑暗之中,不見光明。

她將酒杯舉起,然后伸入衣帽,一口飲盡。

二人相視一眼卻聽到她沙啞的聲音,聲音真的很沙啞,可能也因為這么沙啞所以才要來此飲酒,她道:“不要嘆氣,我不想聽到嘆氣。”

卡在喉嚨處的嘆氣自然咽了回去,雖然二人真的好不容易才會嘆一口氣,但是此時此刻他們卻顯得小心翼翼,甚至連嘆氣都要咽回去,這讓其他人知道是驚訝,但是在他二人看來確是無奈。

誰都明白他們無奈并不是因為嘆不了氣,因為眼前白罩衣中的女子實在是太過倔強了,就如同那個浪蕩公子。

他們三人坐在一桌真的很容易回憶起當年,也不得不去回憶當年,因為這天地滿滿的都是為他而來又如何不讓人回憶他?

二人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她繼續為自己倒酒。

他二人也繼續為自己倒酒。

這似乎又回到一開始了,為了喝酒而喝酒,為了醉而喝酒,只不過一開始的一人,到兩人,到準備共飲然后來了第三人,然后三人一起飲酒。

很平靜,因為除了涓涓細流的聲音便再無其它,若一定要說點其它聲音那就是漫天的風雨,那風雨是因為李逍遙而來,那么這漫天的風雨又如何不是他的聲音?

他在陪著他們飲酒,只不過也不知道這漫天風雨中究竟有多少喜悲。

一杯,一杯,再一杯,再接著一杯。

沒有人打擾,他們三人也不想再多說什么話,于是也只能一杯接著一杯。

也不知道喝了多久,是真的不知道,因為他們并沒有也不想去知道這個時間。

柳依依走了。

她靜悄悄的來,靜悄悄的走,沒有任何交流,沒有說任何一句話,只是倒酒,飲盡,再倒酒,再飲盡,然后就走了。

書生與李霸天并沒有醉,因為她來了,他們如何醉的了?

她帶來了他的杯子陪他們喝酒。

“你說是他的意思還是她的意思?”

李霸天嘆了口氣,他終于能嘆口氣了所以這一次嘆氣的時間很長,隨后才苦澀道:“這些門道本來應該由你解釋。”

他真的不適合這些道道,否者他也不會將一生所學總結為兩刀,一刀兩斷。

“其實也不用解釋。”

李霸天有些不解書生繼續說道:“既然他不在了,那么她便代表著他,所以思考是誰的意思又有何用。”

是啊,人都已經不在了,那么她來不論是為什么而來,只要她來了,一起共飲便可。

其實她來了二人心中都有一絲壓抑,因為他們一個是親兄長,一個是結拜兄長,但是在這件事情上卻只能看著他如此,書生知道阻止不了也便沒有阻止。

雖然這件事情瞞不過李逍遙的,但是把蘇啟送到李逍遙身邊卻是李霸天也同意的一個決定,他很難下決定,更不能為李逍遙下決定,所以他將蘇啟送到了李逍遙的面前。

李逍遙愿意這樣做,為了他心中的大義,為了兄弟之情早死個幾十年又會如何?但是他始終對不起一個人,這個人書生也對她愧疚,李霸天更是無臉見她。

兩人都沒想到她今日竟會主動前來,她似乎想表達一件事情,李逍遙想說的一件事情,因為當年幾人爭吵之后都是以一醉方休解恩仇的方式來迎接更美好的明天。

她來了,代表他而來所以帶來了酒壺,帶來了酒杯,他雖然不能與他們一醉方休,但是終究讓她與他們喝了這頓酒。

她無法在短時間內接受這一切,所以她不想見到他們便用罩衣罩住了自己,但是這酒始終是喝了,不論是她自己想喝或是因為明白他心中意而前來。

終究這頓酒是喝了,雖然沒有一醉方休但是當年的情卻無人能忘懷,他在告訴他們,不論你們認為我該埋怨或是不該埋怨,那么喝了這頓酒,一切便煙消云散。


在搜索引擎輸入 天武圣主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天武圣主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本站Android客戶端,純綠色,全免費.
點擊這里下載或者在手機上輸入 http://www.ifreeing.com/dl

上一章  |  天武圣主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
浮云閱讀Android版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