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韓娛之影帝

第344章新態度(中)

更新時間:2017-08-13  作者:榴彈怕水
允兒說的一點都沒錯,高雅拉這個晚上確實挺難熬的!

本來嘛,她請金鐘銘吃飯都是努力鼓起勇氣才開的口,沒辦法,兩人交情說深不深的,說淺不淺的,也就是之前做練習生時有過這么一段見面含笑點頭問好的時間,勉強算是有些來往……而即便是這種交情,也隨著兩人人生道路的分叉,以及金鐘銘開了掛似的起飛還有她高雅拉開了掛似的墜落,變得毫無意義起來。

但就是這種努力鼓起勇氣才開口換來的一頓晚餐,高雅拉還指望著攀點關系,回復一點情分呢,允兒卻突然心急火燎的要過來……你林允兒想找金鐘銘說話,至于蹭我的場子嗎?直接去他家啊!可偏偏高雅拉卻又根本沒法拒絕,因為人家竟然跟金鐘銘說好了!

你說氣不氣?

但這還不算,如果說允兒過來一起吃晚飯,最起碼像是個女伴的樣子,氣氛什么的也不至于太糟糕……可是李秀滿老師蹭過來是個什么意思?!

您老人家到了,讓我們這些人怎么辦?

更可怕的是,本來就很尷尬的場景,這位老師偏偏還要用一副慈祥的目光盯著她,然后說著一些讓她聽了就覺得柰子疼的話。

高雅拉是真覺得自己柰子隱隱作疼,搞得她都想吃完飯就去查一下有沒有乳腺癌!

“想當初我們雅拉也是打破過百想最佳女新人記錄的年輕演員……05年,她才16,實在是不能再小了,再小就算是童星了。”某家中餐館的小包間里,四人相對而坐,李秀滿看著自己左手邊的高雅拉,然后一臉寬慰,看起來頗有幾分長輩的意思。

高雅拉一臉無奈,訕訕的沒好意思說話……是,當初自己是和金鐘銘齊名的演藝圈新星,可現在呢,你怎么不說?

“確實比允兒強多了。”金鐘銘被對方憋了半天,卻也只能蛋疼的對另一邊頗為無辜的允兒使出斗轉星移了。

不過,結果有些出乎大家的預料,向來自尊心極強的允兒今天晚上卻絲毫不以為意,甚至還敷衍的點了點頭。

“允兒嘛,當然也不錯。”李秀滿又看了看自己右手邊的林允兒。“不過她終究是idol,不是專業的演員,差一點也是可以理解的,但這也是相對而言,08年她不也拿了百想最佳新人嗎?演員這條路我覺得她還是能走的通的。”

金鐘銘又開始覺得蛋疼了……李秀滿這廝今晚上陰陽怪氣的,絕對是不懷好意。

“那個鐘銘啊。”說著,李秀滿果然又抬起頭盯住了正在他對面的金鐘銘。“你說,為什么這么好的演員苗子,卻一個個落到這份上呢?難道真像是外面說的那樣,是我們S.M公司耽誤了她們?”

此言一出,饒是允兒心事滿滿也立即回復了注意力,高雅拉也馬上變得緊張了起來了,可金鐘銘卻愈發蛋疼了,因為此時的他已經猜到對方今晚上是個什么意思了,

菜開始一樣樣的上來了,熱氣騰騰的,根本不是所謂韓式中餐,看的出來高雅拉是下了功夫的,可桌子上的四個人卻明顯心不在此,只是任由這些菜肴擺在桌上冒熱氣而已。

而等菜陸續上的七七八八,服務員開始退出去以后,李秀滿不管不顧,竟然又繼續質問了起來:“你說我們S.M公司在影視這方面,錢也沒少過,誠意也沒少過,下的水磨工夫更沒少過,雅拉和允兒她們小時候上的課,都是從正經藝術大學請來的教授……那個現在最火的,里面的樸成雄,他不就是首爾藝術綜合學校的表演系主任嗎?當初也是來給她們倆上過課的……”

“樸成雄前輩還是不錯的,但可惜身上匠氣太重。”心里早已明了的金鐘銘當即搖了搖頭,決定不能再讓這廝陰陽怪氣下去了。“給允兒這樣的idol當老師勉強還行,給雅拉這種職業演員當老師就差了點……今天人少,說句不尊重人的話,整部電影,就數他最拖后腿!”

李秀滿似笑非笑:“原來樸成雄還不夠格?可是雅拉上一部電影,我可是專門請了安圣基前輩過來合作的,而且我們S.M公司還主動為這部電影投資了很大一個份額,結果卻只有四十幾萬觀影人次……”

高雅拉當即站起身,明顯是想表達一些什么,但卻被李秀滿提前伸手示意,又無奈的坐回去了。

“那部電影我也知道。”金鐘銘毫不示弱的應道。“過時的體育勵志題材,前不挨村后不挨店的,根本沒法引起韓國民眾共鳴;然后投資也小,場面寒酸;還有演員,三個演員,安圣基老師明顯是沖著跟導演的交情去的,而雅拉那個角色……明明一場教練和運動員的男人勵志戲就好,那個女性角色著墨過多反而是敗筆!”

“反正就是我們公司怎么摻和影視上的事情都不對了?”李秀滿反嘲了一句。“是這意思嗎?”

“差不多吧。”金鐘銘毫不避諱的抬起頭直視對方。“就是這個意思!”

“憑什么呢,就因為我們是唱歌的,是搞韓流起家的?”李秀滿依舊面帶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但卻也不再隱藏自己的那股子邪火了。“所以人家演電影的人就看不起我們?!甚至看不起我們的錢和演員?!”

這下子,兩邊兩個女孩子已經齊齊面色呆滯了,一個是來道謝攀交情的,一個是來求情的……自家這位老師如此作態,讓她們怎么辦?!

“也跟時代有關系。”金鐘銘沉默片刻后,卻是承認了這個說法。“過些年觀念放開了,說不定就會好的。”

“換句話說……”

“換句話說。”金鐘銘截斷了對方的話。“不是前輩做的不好或者不對,而是你低估了這個圈子里的保守程度。我學歷史的,喜歡跟人舉歷史上的例子,今天也舉個不恰當的例子好了……中國歷史上的后趙政權,你認真讀史書的話就會發現,開創者石勒也算是個了不起的人物,在西晉之后率先統一北方,可就是這個人在歷史上的存在感極低,有一些印象也是負面的……”

“為什么呢?”李秀滿繼續略帶嘲諷意味的嗤笑了一聲,

“因為他是個雜胡外加奴隸外加盜匪出身。”金鐘銘毫不客氣的答道。“不要說漢人豪杰了,就連匈奴、鮮卑這種族裔都勾搭不上,而當時胡漢矛盾是主流矛盾之一,在那個背景里他的族裔和身份是個致命的弱點,所以當他出現在中國歷史進程中以后無論做什么,無論怎么做都是錯的……甚至他出現在中國歷史進程中本身就是一件錯誤的事情!”

“你是想說……這是個天生賤種了?!”這下子,李秀滿一點笑意都沒了。“你學歷史就是這么學的?”

“我只是在說他確實不該摻和到一些不該摻和的事情。”金鐘銘搖頭道。“實際上,以他的軍事才和表現的個人特質,真要是能投奔個其他豪杰,一輩子當個將領什么的,一定能夠在歷史上享有一席之地,可一旦成了君王之后,卻反而被歷史給刻意的遺忘和貶斥……”

“不可能的!”李秀滿毫不猶豫的搖頭道。“金鐘銘,我李秀滿也是首爾大出身的,我也讀書的……據我所知,石勒以前不就是前趙的將領嗎?可他作為一名將軍,打著打著地盤就比自家皇帝大了,這種人物,怎么可能會一直寄人籬下?成為皇帝是怪他本事太大了還是怪他原本的皇帝本事太小了?”

“是啊。”金鐘銘面無表情的點點頭。“沒能遇到一個真正能拿捏住他的人,反而是石勒的悲劇!”

場面一時間僵持了下來。

“那個李秀滿老師,還有那個鐘銘oppa。”看著這幅傻子都知道是在互懟的場景,高雅拉這才想起來自己才是今天的主人,于是趕緊尷尬的出言調和。“菜都涼了,還是先吃菜吧。”

“就是嘛。”允兒也用自己那個標志性的假粗嗓子勸道。“你們兩位說的那些話,前面的倒也算了,后面的什么東西我和雅拉姐聽都聽不懂,還是先吃菜……”

“還是別忙著吃菜的好。”金鐘銘無奈的搖搖頭。“今天不把話說清楚,恐怕沒人能吃好這頓飯……”

“那就請你把話說清楚吧!”李秀滿黑著臉答道。

“不是該前輩先說清楚嗎?”金鐘銘板著臉反問道。“出事的是你吧?我反正最近平平安安的,挺愉快!”

“看這架勢……我這個當事人不一定有你清楚!”李秀滿依舊憤恨難平。“你怎么知道我遇到事情了?”

“我也是根據一些雜七雜八的傳聞猜的。”金鐘銘實在是有些無語。“然后剛才見到前輩這個樣子,才算是確定了事情的真偽。”

“猜的竟然也比我知道的多……”李秀滿越來越上火。

“到底怎么回事?”允兒趕緊出言滅火,這時候她也只能暫時把自己的滿腔心事的給壓下去了。“oppa你知道嗎?”

“那就我來說好了。”金鐘銘看了一眼惶急的允兒,有些戲謔的搖頭笑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們李秀滿老師還有你們S.M公司,今天應該是吃了一個超級大虧……被人坑的連皮帶骨頭都沒了的那種!”

“老師?”高雅拉趕忙回頭驚愕的看向了自家會長。“公司出事了?!”

“哼!”李秀滿冷笑一聲,然后低頭端起眼前一杯白水喝了下去,倒也沒有否認。

“oppa,到底怎么回事?”雖然心里還有別的事情,但事關自己的公司,允兒也和高雅拉一樣是真有些關心了。

“是張東健。”金鐘銘搖頭笑道。“本來你們公司想仗著自己有錢,把張東健那幫人給一勺燴了,可沒成想那個老小子反倒把你們公司給一鍋燴了!你們李秀滿老師現在可不僅是人財兩空的概念了,干脆就是被人給反套了!”

原來,之前就說過的,金鐘銘這邊越是顯得咄咄逼人,李秀滿那邊就越想營造一個屬于S.M公司的小娛樂圈生態,從而達到不求不受制于人的目的。可是話又說回來,電視臺他是不指望了,直接制作影視劇什么的他也吃夠了虧,于是李秀滿和金英敏思來想去就開始打起了其他領域頂級人才的主意……

比如說.C剛剛簽下來的姜虎東。

說實話,S.M簽下姜虎東絕不是為了什么藝人收入抽成,實際上這個前國民MC的合同條款是非常寬松的……那這個合作意義何在呢?答案很簡單,只要這個胖子算是S.M公司的人,那這家韓國最大的韓流經紀公司就不會在綜藝節目這個方向上受制于人!想想就知道了,無論是誰回歸需要上什么綜藝節目,又或者是將來哪個idol需要轉型去當個綜藝MC,姜虎東都可以很自然的發揮出自己的作用,然后將這些idol給無縫銜接過去……說不定就能讓利特、金希澈這樣本來就擅長綜藝的人一路跟著他走下去呢!

不過回到眼前,S.M公司這一波行動的真正戲肉卻并不是在綜藝和姜虎東身上,前者雖然很重要,但是相對于另一個方向的強強聯手,就顯得有些不夠吸引眼球了……沒錯,這就是張東健和他的AM娛樂經紀公司。實際上,就在姜虎東被李秀滿三顧茅廬之類的動作給打動,然后正式簽約了.C的時候,這個專門用來容納大牌外援的子公司也同時完成了對AM娛樂經紀公司的收購。

至于AM整個公司的價值……講句大實話,這家公司本身毫無價值,它根本就是張東健和幾個業內好友一起搭建的工作室,然后靠著張東健的名頭方便接戲而已。那么換言之,所謂收購AM,實際上就是為了獲得張東健、金荷娜、韓智敏這幾個人的專屬合約!張東健不用說了,老牌影帝,而且是最擅長作秀的那個影帝,所謂idol化不亞于張根碩嘛,所以這幾年他雖然越來越坑,而且已經結婚生子,但商業價值大體還在,、時尚劇、國外商業電影也都時不時能拿到;金荷娜自然也不用說什么了,11年剛剛大鐘青龍雙料影后,看起來正當年的頂級女演員;然后韓智敏,這位沒什么過硬的榮譽在手,但卻是這幾年電視臺最青睞的當紅電視劇女演員。

那么,李秀滿和他的S.M公司怎么想的自然就不用問了,這就和姜虎東一個道理,這三個人,前兩個都能擔綱一部電影,后一個也能獨立擔綱一個電視劇,到時候以舊帶新,利特那幾個人想走MC路線當然沒問題,可是允兒、秀英這些人也可以跟著這幾個人跑電影、電視劇的路線吧?

總之,算盤打得噼里啪啦響,而且一切看起來都很順利……直到今天上午!

“別的幾個小演員就不說了,而你們公司實際上看中的就是那三位的經紀合同。”金鐘銘滿臉戲謔的跟旁邊兩個女孩解釋道。“然后想來這應該是張東健的意思,比如說什么大家是一體的,自然要共進退之類的,我不能放下其他幾個小演員去直接簽約……然后逼著你們公司以收購整個AM的方式拿下他們三個的合同。”

“這有什么問題嗎?”允兒小心翼翼的問道,藝人嘛,對于合同問題總是很敏感的。

“看起來確實沒問題,S.M拿下了整個am公司,同時獲得了幾個人的專屬合同,然后張東健那幾個人將手里的股權變成了.C的股票,不再享有控制權……雖然這個過程中你們公司多花了點錢,可是由于股票的問題,反而加深了雙方的羈絆,雙方的目的似乎都達到了,這么一想的話也不是不可接受……”

話到這里,金鐘銘突然頓了一下,然后賣了個關子。

“到底是怎么回事?”允兒一臉無語的扮演了捧哏的角色。

“沒怎么回事。”金鐘銘笑道。“唯一的問題在于,張東健那幾個人的專屬合同年限似乎都已經快到了,而他們不想續約!”

“哼!”李秀滿再度冷哼了一聲。

“聽懂了吧?”金鐘銘不以為意的回頭看了看高雅拉,在對方點了下頭后,他又回頭瞅向了允兒。

“這不是相當于詐騙嗎?”允兒迷糊了很久才恍然大悟。“一個影帝、一個影后,還有一個正當紅的電視劇女演員……這種大人物怎么能一起做出這樣的事情?”

“誰知道呢?”金鐘銘搖頭笑道。

“是啊,誰知道呢?”對面的李秀滿已經氣得嘴唇都哆嗦了起來。“所以我才不懂的!他們怎么就能做出這種事情來?!”

“我說一句話。”毫無存在感的高雅拉小聲的插了句嘴。“從道德上來說,這跟詐騙沒區別,但在法律上毫無問題,說不定等以后風頭過去了,張東健前輩他們還會把手里S.MC.C的股票賣了套現呢……”

“是啊。”金鐘銘贊同的點點頭。“法律上沒有任何問題,這就好像體育轉會時自由人的口頭承諾一樣,絕大多數人都會去遵守,但真要是有人因為利益變了卦你也無可奈何!而且我補充一句,雅拉你把人心想的太純潔了點……根據我的消息,最近因為虎東哥的簽約還有am的被收購,你們C.C的股票在飛速上漲,于是,我們的張東健前輩就在今天上午,已經趁機套現了!”

這下子,高雅拉也目瞪口呆了。

“實際上這就是我為什么看到李秀滿前輩這個姿態以后能立即反應過來的原因……來之前,我就知道這件事情了,只是覺得姓張的有點太貪心了,當時沒往續約這個路上想。”金鐘銘接著講道。“不過他這么一瞪眼,我馬上就想明白了一切!”

“想明白的話那我就再問你一句好了。”李秀滿長呼了一口氣。“這個姓張的就算是影帝又如何?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他難道還想在這個圈子里繼續混下去嗎?你們這些演電影的一個個的就這么不要臉?”

“這個請前輩放心。”金鐘銘趕緊正色搖頭,頗有幾分義正言辭的味道。“據我所知,我們這群演電影一般而言還是要些臉的,張東健既然干出這樣的事情,估計名聲也就臭了,以后也沒幾個人會跟他合作了!”

“可是我為什么覺得他這人有恃無恐呢?”李秀滿瞇起眼睛死死盯住了對面的年輕人。“昨天晚上金英敏社長去見他說續約的事情,他嘴上答應的好好的,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甚至還留了金社長吃了晚飯。可今天上午,他上來就把手里的股票全都套了現,然后下午當著我和金社長的面死不認賬……這像是擔心后路的樣子?!”

“哦!”金鐘銘這才做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原來如此,張東健看起來不擔心后路,所以前輩是懷疑是我在給他撐腰,所以才來找我對峙?”

“不是嗎?!”李秀滿被氣笑了。“除非得到你的點頭,否則他們敢這么把我們S.M公司當肥羊涮?!整個韓國娛樂圈,也就只有你有這個動機和能耐吧?”

話到最后,李秀滿的聲音已經徹底不受控了,很顯然,不是說他這輩子就沒吃過大虧,但當年把他逼出國去的可是政治問題,而今天,他竟然被張東健一個破落戶給玩成這樣,能不讓他邪火直冒三丈高嗎?!

“在前輩眼里,我就是這種人嗎?”金鐘銘一臉誠懇的反問道,儼然無語至極。

李秀滿再度氣笑!而旁邊的兩個女孩子根本連吭都不敢吭,高雅拉已經準備想著如何脫身了,而允兒也在猶豫要不要把事情再拖一下,或者吃完飯叫上鄭二毛、鄭大毛,還有貝克之類的生物在旁邊壓壓場子再說事……

“你今天就給我個準話吧!”李秀滿笑完之后再度端起茶來,然后輕描淡寫的問道。“是你做的嗎?又或者不是?”

這次輪到金鐘銘突然笑了出來。

“oppa笑什么?”允兒明顯是被心事給沖到了,竟然在這個關口不知死活的捧哏。

“我笑我這位前輩端茶的手都是抖得。”金鐘銘笑道。“明顯是氣到極點了……你說我要是點了頭,他會不會下一秒直接把茶杯砸過來?”

“啪”的一聲,允兒和高雅拉嚇了一大跳,扭過頭去才發現是李秀滿把白開水給重重的砸回到了桌面上。

“看來今天確實是要給前輩一個交代了。”金鐘銘無奈的收起笑意,然后一邊點頭一邊瞅向了允兒。“不過既然如此的話……一起來好了,省的三番兩次的吃不好飯!”

“什么?”允兒不明所以的問道。

“能有什么?”金鐘銘認真的反問道。“你找我又是什么事?你別忘了,今天這段飯可是人家雅拉請得,你和我對面那位前輩可都是不請自來的不速之客!他找我來對峙,你找我又有什么事?正好一并說了,我再一并給個答復,也省的麻煩!”

允兒猶疑了一下,很明顯,在不討論合同問題的時候,李秀滿她還是很信任的,但是高雅拉嘛……以兩人不咸不淡的交情,估計只有討論合同的時候她才是值得信任的同伴。

不過,這一切在迎上了金鐘銘斜過來的目光后卻都無所謂了,她相信這個人能罩得住場子。

“是這樣的。”想通了之后,允兒微微嘆了口氣,然后娓娓道來。“去年戀愛禁令到期以后,我和一個人有所……”

這一番話停下來,別人倒也罷了,高雅拉卻是聽得目瞪口呆,她突然自己今天請得這頓飯還真是精彩,其他人的飯局有哪個像自己這頓飯這么高端的,又是影帝影后玩詐騙,又是主編被人司法報復的……

“前輩覺得是怎么回事?”出乎意料,金鐘銘聽完之后竟然先問了下李秀滿。

“想不明白。”事情是允兒的事情,李秀滿倒也沒推拖,但卻也一個勁的搖頭。“根據我的經驗,銀行那邊的人做事基本上要講個臉面的,就算是真不爽了最多出錢請人罵回去……再說了,李勝基他爹本身就是銀行系統出身的人,真要是覺得不對勁,打聲招呼總是可以的,怎么會上來就甩黑材料?他發的頭條文章是前天吧,然后一個招呼不打,隔了一天就被人搞到司法調查的地步了?!太奇怪了!”

“前輩說的有道理。”金鐘銘連連點頭。“而且據我所知,移動銀行和實體銀行之間也并沒有什么太大的矛盾……”

“總統不是剛剛下令將水電費業務移交給移動銀行嗎?”允兒趕緊不解的插嘴問道。“以前這是實體銀行的專享業務吧?怎么能說沒太大矛盾呢?”

“那算什么?”金鐘銘不以為意的答道。“這個東西對我們最大移動銀行的作用主要是在推廣方面……我這么說你可能不大相信,但事實上實體銀行系統的那些要員跟我們的關系反而普遍性是挺不錯的那種。”

“這又是為什么?”允兒更加茫然了,因為這跟她下午得到的信息截然不同。

“因為金融業的人比誰都懂得什么叫做時代的進步。”金鐘銘認真的答道。“那些人從一開始就明白什么叫做科技融入生活,也比誰都懂什么叫做大勢不可逆,所以那些舊銀行系統的要員們反應非常有趣……一開始他們是沉默,是無動于衷,這就已經說明他們能看得懂時代方向,知道什么叫做不可逆了;然后他們開始試探性的接觸,希望跟我們合作;而現在,我也不瞞你,在新政府表達了態度以后,舊銀行系統的人現在是蜂擁而至,爭著搶著想跟我們融為一體!”

允兒當即怔了一下。

“我舉個例子。”金鐘銘坦然自若的繼續說明道。“雖然還沒公布,但國家投資基金已經成為了我們這個移動銀行的第四大股東,然后很自然就多出了一個半官方色彩的副總裁位置,而現在爭奪這個位置的主要是兩個人,一個是原韓亞銀行副總裁,一個現任金融監管委員會的一名委員,這兩者就是你所理解的所謂‘舊銀行系統’的代表性人物。而且,前者跟現任總統走的近,但年紀偏大,是想提前退休來我們這里繼續延續自己的……呃,金融生命的;后者是正當年,是企業金融管理的專家,明顯是想過來有所作為的,但可惜選舉時跟文顧問走的太近。所以,這兩位現在是龍爭虎斗,偏偏各有千秋,還都面子極大,從三星到sk再到我全都在躲他們倆……雅拉這頓飯我要說聲謝謝的,因為你今天把我從那兩位同時發來的飯局邀請里給救出來了。”

高雅拉尷尬一笑,不知道是該高興該悲哀……感情對方答應的這么痛快是這個緣故?

“所以呢?”允兒依舊茫然不解。“oppa你說這個,到底是想說一個什么意思?”

“我就是想告訴你。”金鐘銘毫不猶豫的應道。“不大可能存在所謂因為幫移動銀行搖旗吶喊,然后就被舊銀行系統人報復的這種可能性的,李勝基他爹被司法調查,我能想到的,只有兩種可能!”

允兒認真以待。

“一個叫做拔出蘿卜帶出泥。”金鐘銘笑道。“是那些臟事的另一頭事發了。而另一條,則是有人因為私怨,然后私人蓄意報復!”

李秀滿也點了下頭:“我贊同鐘銘的看法。首先,舊銀行系統這個說法根本就不成立,因為金融行業向來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更何況是擠進了足足九家大銀行的韓國?而且這個事情根據我的理解,手機支付還有移動銀行的出現和推廣,唯一一個需要緊張,或者說唯一一個有可能有對立情緒的,其實只有政府一家,因為它們需要對這個新東西進行金融監管!而這一點,在新政府作出的姿態并讓國家資本介入以后也就變得無所謂了起來,那些人也自然會變得特別熱情。總而言之,我確實想象不到什么人會因為李勝基的父親發表了移動銀行業務的文章,就對他看不順眼!”

允兒還是有些恍惚:“那位伯父我還是知道一點的,很精明很可靠的一個人,不至于判斷的這么離譜吧?聽勝基oppa轉達過來的意思,他似乎是已經認定了……”

“他不是認定了什么舊銀行報復。”金鐘銘可惜的抽了下鼻子,眼前的菜已經全都涼了。“而是和現在坐在我對面那位前輩一樣,認定了我金鐘銘而已。”

李秀滿漠然不語。

允兒則恍然大悟:“所以,他其實是想找個由頭,然后讓我搭線,請oppa你幫忙解決問題嗎?Oppa你是不是確實知道這事是誰干的?那能幫幫忙嗎?”

金鐘銘點點頭:“我還真知道是誰干的,不過這就是你今天一定要過來的緣故嗎?請我幫忙把事情按下去?”

允兒也跟著點了點頭,但馬上又搖了搖頭。

“什么意思?”金鐘銘反而有些不解了。

“有點不爽罷了。”允兒坦然答道。“在老師和oppa你面前沒什么不能說的,對方是前輩,真要是認真說實話我肯定也會照做的,可現在你們一講我才明白,他明顯是覺得我是個沒文化的idol好糊弄,所以扯了一個挨不著邊的理由,讓我覺得找oppa你是有些正當性的……確實突然有些生氣了,感覺那位長輩雖然接觸起來挺和藹,但骨子里應該還是有些看不起我這個小idol的。”

李秀滿沉聲不語,而是繼續給自己倒了一杯白開水。

“所以呢,允兒你現在到底是個什么章程?”金鐘銘向后靠在椅背上,擺出了一個很從容的姿態,但嘴上卻緊追不舍。

“oppa告訴我是誰干的就行了,我也算是能交代的過去了。”允兒咬咬牙應道。“然后我回去看看他這個長輩的進一步反應,真有誠意咱們以后再說!”

“我明白了。”金鐘銘陡然嘆了口氣,然后拿手指指了指手邊和對面的這兩人。“兩位不速之客,突然跑過來打擾我吃飯……一個是想問是不是我搞了他的公司,另一個則是想問是誰搞了她男朋友的爹……是這兩個問題吧?咱們有言在先,我要是干脆利索的回答完了,能讓我安生吃頓飯嗎?”

“沒錯,給個答復吧!”李秀滿低頭晃了晃自己手里的白開水。“不管怎么樣,你金鐘銘的話我還是認得!”

“oppa放心吧,你說了我肯定就不打擾你了。”允兒也趕緊勸了一句。

“那好,我說著,你們聽著!”金鐘銘再度嘆了口氣,然后板起臉正色了起來。“第一個問題,不是我!”

李秀滿陡然捏緊了手里的杯子……這個答案其實比‘是’還要來的窩心,因為,這意味著連張東健這個破落戶打心眼里都瞧不起自己和自己的韓流公司。

“第二個問題。”金鐘銘扭頭看向了一臉期待的允兒。“是我!”

允兒繼續保持那副期待的表情和姿態,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一直在隱身的高雅拉抽了下鼻子,忽然扭頭看了看李秀滿,但后者一直在低頭看自己手里的白開水,完全沒有注意到金鐘銘的第二句話……

這時候,講實話,高雅拉特別想喊一聲老師、總監或者會長……但是她喊不出口,因為她突然覺得自己柰子疼……疼的特別厲害那種!

今天晚上這頓飯,到底算個什么事啊?!

PS1:繼續推書。

ps2:說兩個有趣的事情,也算是給八月份兩次斷更一個解釋。

一個是昨天,這個原因很簡單,老媽突然視頻過來,我們倆難得都很有精神頭,所以一口氣說了得有三四個小時,手機沒電一起充著電接著聊那種,所以這章直接是夜里開始碼的。

另外一個是前幾天連續兩天沒更新……那個原因更有趣,本來不好意思說的,但是書評區有個祝我身體健康的帖子,很羞愧,覺得還是要說一下的。

大家應該都知道,我白天一般需要打卡,晚上才能碼字,所以晚餐經常是從學校回來路上訂餐,正好回到住處稍微收拾一下就能接到外賣。而群里的少部分人應該恰好知道,我那兩天迷戀上了某家麻辣香鍋的炒面,沒錯,就是麻辣香里面炒方便面……但是那天我一時不察,選錯了鍋底,將平日的微辣選了變態辣。總之,打開外賣盒,一口下去沁心甜,差點沒死過去!但是呢,我這人小時候家里是所謂的標準農村窮孩子那種,浪費糧食是絕對不干的,于是我做了第二件蠢事,我拿涼白開倒進了香鍋熱面里面,希望洗一下讓它變回微辣……果然勉強入口了,雖然吃進肚子里依舊辣的難受,但是吃著還是沒問題的……當時我一邊吃一邊就覺恐怕要出問題,所以還在群里扯淡,說今晚上可能要不行了,明天早上再看更新吧……事實證明,我低估了這盒變態辣香鍋面摻涼水外加空調的作用……我拉了一夜肚子,變態辣的肚子……兩天沒緩過來!

其實很尷尬的是,人都是矛盾的,每個月領稿費和被催更時總覺的自己一個兼職這么辛苦,才這么點收獲還要被人催,簡直沒有天理。但每次斷更的時候看到這種打賞,又總會覺得自己真無恥……憑什么讓這么多人一直如此厚愛……好尷尬。。


在搜索引擎輸入 韓娛之影帝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韓娛之影帝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本站Android客戶端,純綠色,全免費.
點擊這里下載或者在手機上輸入 http://www.ifreeing.com/dl

上一章  |  韓娛之影帝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
浮云閱讀Android版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