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霸皇紀

第八百四十六章 密會

更新時間:2017-08-15  作者:踏雪真人
太極天,神龍城。

天霸艦就像是守護的神龍城的星辰,永遠都高懸在神龍城的上空。

高正陽站在舷窗前,俯覽著腳下熱鬧的神龍城。只從規模來說,神龍城已經超過人界的任何一座人族國都。

和人族國都不同的是,神龍城內有各種生命種族。不同的生命形態,不同的文化,都在神龍城匯聚融合,和諧相處。

多元的生命形態,也讓神龍城充滿了勃勃生機。

從這個層面來說,高正陽到是更喜歡神龍城一些。

紀元有億萬生命種族,全新的紀元,必然是經過淘汰篩選過的強大生命種族。但高正陽覺得,不太可能是某個單一種族獨占新紀元。

最終的結果,很可能就像神龍城這樣,多個生命種族互相融合,開創全新紀元。

不過,這樣的多種族文明形態,必然要有一個強大力量統合管理。否則,不同的文明形態必然會造成沖突,積累矛盾,最終爆發戰爭。

高正陽并不是對管理有興趣,他只是通過神龍城的模式,推測新紀元的方向。

對于他來說,確定新紀元的方向,才能更好的選擇前進道路。更快的攀登巔峰。

譬如說新紀元會讓世界變成大海,確定這個方向以后,那他就應該努力學習游泳,學習造船。這樣才能在新紀元中更好的生存。

紀元的演化,就是所謂的大勢。個體的力量,不論如何強大,就算是神主,或者更高層次的生命個體,在恢宏浩瀚的紀元大勢中都不值一提。

所有逆勢而動的生命,必將成為新紀元的祭品。

高正陽在明月劍宮中轉了一圈,收獲破豐。同時,也開闊了眼界。他也是第一次深刻體會到,十三階強者的威能。

以前總說神階,神王,神主。高正陽殺了許多神階后,對于神王、神主其實已經不是很在意了。

明月劍主卻糾正了他的觀點。十三階,和神階完全不是同一個層次生命。雙方的差距,不止是數量級別,更是本質層面的差別。

一道劍意能化明月,做法則,維持住整個空間的存在。而且,這還是明月劍主已經死了的情況下。

還有,明月劍主能劍游天上明月,和明月共鳴,在時光長河中逆流而行,直見紀元前的種種。

如此神威,已經超乎了高正陽對于力量的想象。

相比之下,他還停留在拿著龍皇戟和敵人肉搏的層面,彼此差距的太遠了。

從明月劍宮回來,高正陽就一直在考慮這些問題,考慮他未來的道路。

以前不知道就算了,見識過了十三階強者的威能,高正陽如何還對自己的四圣合一洋洋得意,那未免太愚蠢了。

按照風月所言,他現在第一步就是要成就先天神階。

血神旗能夠洗滌血脈,重塑先天靈體。但是,現在的血神旗還做不到這一步。風月說她還需要積蓄力量,還需要各種天材地寶,這才能幫助高正陽重塑先天靈體。

但這些都需要時間。哪怕有神龍會的雄厚力量,也很難在短時間內收集到足夠資源。

鳳輕翎到是說過,要帶高正陽去源火海洗滌塵骨,重塑靈體。這個方式固然極其危險,卻見效最快。

高正陽其實也有些心動,但無功不受祿。他和鳳輕翎關系是很親密,卻還遠遠沒到這一步。

鳳族正遭遇巨大危機,高正陽要是能幫的上忙,到是可以和對方商量借用源火海的事。但鳳族的事情,牽涉的層次太高了。高正陽有自知之明,他這身板湊過去,很容易就被碾成碎渣。

所以,高正陽很明智的保持了距離。這種事情,他暫時還沒有摻和的資格。不自量力的跑過去,徒惹人笑。

鳳輕翎,就只能很失望的自己回家了。

對此,高正陽也覺得有些窘迫。他一路走來日天日地日空氣,突然發現還有很多日不動的大家伙,心里當然也有不小的落差。

和屌絲不一樣的是,他不會自怨自艾。反而充滿了動力,要奮發向上。

人界委員長雖然挺牛逼,但放在神武三十六天,也就至多是一層天界之主的層次。比起敖貞也強不了多少。

不過,越天鵬的投靠改變了太極天的格局。

用不了多久,敖貞也許就能一統太極天,成為名副其實的太極天之主。

當然,神龍會的強勢崛起,必然會引發各大勢力的強力反彈。所以,這段時間高正陽不會走,他要幫著敖貞壓住場面。

從長遠來看,一統太極天的好處巨大。不說別的,只是各種修煉資源就遠比人界豐富高端。這也是紀元空間法則所決定的。

牢牢掌握住太極天,還可以為人界輸血。反過來,太極天也能從人界獲得許多磨礪的機會,還能先一步在人界占據位置。

從這個層面來說,太極天和人界資源互補,很適合全方位的合作。

當然,在這個時間點上,太極天比人界要高端許多。合作起來會很吃虧。所以,高正陽也需要太極天統一,服從他的意志。

“在想明天的北冰島大會么?”

不知何時走過來的敖貞,和高正陽并肩而立,隨口問道。

北冰島位于寒冰海的中心,由萬古不化的寒冰組成的巨大冰島。因為冰島太過寒冷,上面生命稀少。

這一次敖貞親自寫了請柬,邀請了太極天內其他九大組織首腦,在北冰島舉行大會。

各大組織的首腦接到請柬后,都意識到這是一次巨變。不管他們有什么想法,都必須參加這次大會。

所以,十大組織將全部出席這次大會。為了應變,幾大組織這幾天正瘋狂互相聯絡溝通。私底下小動作不斷。

敖貞對此心知肚明,但她和高正陽一樣,對于太極天的紛亂已經有些不耐了。不如趁著這個機會,全力壓下所有聲音,一統太極天。

事實上,這件事并不那么容易。

十大組織各個底蘊深厚,背后都有強大勢力作為依靠。就像是神龍殿,要沒有龍族背書,誰也不會允許敖貞崛起。

其他組織也一樣,背后都或多或少有各種后臺。只是,在太極天終究要依靠自身勢力說話。背后的勢力再強,自身不行也沒什么大用。

敖貞這幾天一直在研究各大組織的情況,說實話,她其實沒有多少把握能壓下所有強者。實質上,這件事有些操之過急了。

正常來說,最好是先和七劍山合并,完全消化了對方的力量后,其他組織就再沒有任何抵抗之力。

到時候,再挾著大勢席卷而下,逐一掃平其他組織。

這個辦法相對穩妥,弊端卻是耗時太久。而且,一旦神龍會吞并七劍山,其他組織必定會抱團對抗。局勢肯定會很復雜。

現在發動,至少有越天鵬這個奇兵。操作的好,就能一鼓作氣搞定所有組織。

敖貞這幾天也是殫精竭慮,腦子里想的都是北冰島大會的事情。

“你想的太多了……”

高正陽拍拍敖貞的肩膀,寬慰道:“我們占據這么多的優勢,要是還不成事,那也無話可說。”

敖貞卻沒高正陽那么淡定,神龍殿是她的事業,是她的成就。對高正陽來說,神龍殿卻不過是玩具。

不同的定位,也讓兩人心態完全不同。

敖貞也不怪高正陽,她心里很清楚,別說是神龍殿,就是諸天萬界,對高正陽來說也只是游戲場。

除了自我,沒有什么是不能舍棄的。

敖貞能理解這一點,但她和高正陽到底不一樣,也沒辦法像高正陽那么灑脫。

“越天鵬正在開會,看起來挺熱鬧……”

高正陽向遠方看過去,他沒有燭龍眼,可強大心靈卻能鎖定億萬里外的越天鵬和柔云劍圣。

這種心靈上的聯系,極其微妙極其晦澀。也只有高正陽,才能通過強大的圣心,鎖定所有曾經見過生命的心神波動。

越天鵬和柔云劍圣都是圣階強者,雖然不是心圣,心靈卻極其強大。

在高正陽的心佛界中,兩人就像是夜空上閃耀的星辰,雖然微小卻閃亮顯眼。

高正陽心神一動,就通過圣心感應到兩人的準確位置,并通過心神微妙之極的感應,在心佛界投影出兩人所在位置的情況。

這種強大神通,也是高正陽領悟了明月劍意后,對圣心力量的更高層次運用。

敖貞沒有高正陽的本事,自然無法透過重重法陣看到遙遠的越天鵬。她好奇的道:“越天鵬是七劍山的創立者,威望極高,權力最大。難道還控制不住七劍山?”

敖貞有些不信,以越天鵬的城府和本事,還壓不住其他劍圣就太扯了。

“來,我帶你看熱鬧……”

高正陽對敖貞一招手,周圍空間突然無聲粉碎。無數的七色碎片又瞬間重組,化作一個全新的空間。

白色的大殿,巨大的橢圓狀穹頂,白色巨大石柱,白色的玉石地板。大殿的最中心,是一張長長的白色長桌。

這座大殿,所有一切都是純白色,沒有半點雜色。但那白色卻又明顯分出不同的層次,穹頂,石柱,桌椅,把大殿分割成有層次的空間。

越天鵬坐在長桌的一端,其他十個人分坐兩側。其他十個人,也成為這大殿中的不同顏色。

但他們的存在,就像在白玉上幾個瑕疵,像幾塊被隨意丟棄的垃圾,破壞了大殿的完整。

敖貞發現自己就站在越天鵬的身后,除了看不到越天鵬的臉,其他十個人的表情清晰可見。

神妙的是,似乎所有強者都沒察覺到任何異常。沒人看他們,也沒人做出任何反應。

敖貞不能置信的看了眼身旁的高正陽,她覺得這一切好像是幻術,但是,一切又都是那么真實。

包括越天鵬等強者的氣息,表情,他們的衣著,所有一切都是那么真實。

“沒事,他們聽不到……”

高正陽看出敖貞的疑惑,微笑著說道。

敖貞試探著摸了把旁邊的石柱,石頭堅硬光潤的質感從指尖真實的反饋回來。她有些難以置信,這感覺是如此真實不虛。

為了驗證她的猜測,她指尖微微發力,就在石柱上留下的五道深深指痕。粉碎的碎屑,在控空中飛揚出很遠。

會議桌旁的十一個強者,則對此一無所覺。

敖貞也不知該如何形容自己的感受,突然之間,她發現有些看不懂高正陽了。

一個明顯的是幻境的投影虛空,竟然騙過了她的感官。高正陽這本事太厲害了!

要是在戰斗中被幻象迷惑,還不是任憑高正陽擺布。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高正陽看出敖貞的震驚,解釋道:“沒你想的那么厲害。這里是我的心佛界,你是主動跟著我進來的,才會被心佛界迷惑。換做其他圣階強者,心懷警惕,肯定不會主動進入心佛界。”

頓了下又道:“不過,現在心佛界能容納外物。你可以在這里隨便演練,不用擔心走火入魔。喜歡的話,我們還可以在這里滾床單,可以玩各種花樣!”

敖貞沒好氣的瞥了眼高正陽,這個男人幾句話就奔著下三路去了。不過,他說的演練卻很有誘惑力。

從敖冰那得來的龍族煉體秘訣,過于精深。有許多東西沒有試驗過,她也不知對不對。現在她可以在心佛界試煉,錯了也沒關系。

這樣一來,就沒有走火入魔的顧慮了。

想到這里,敖貞也是心情大好,瞥向高正陽的眼神,也多了幾分親昵。

高正陽看的心里一動,正想借機和敖貞親熱一下,就聽砰的一聲巨響,那面開會的觀海劍圣已經拍著桌子站起來。

觀海劍圣在七劍山中排名第二,越天鵬閉關修煉幾百年時間里,都是觀海劍圣在掌管七劍山。在七劍山的聲望僅次于越天鵬。

上次高正陽和羽盈童三圣決戰,觀海劍圣還親自前去觀戰。他也和高正陽寒暄過。對于這個人,高正陽還有一點印象。

觀海劍圣這會氣急敗壞,端正五官有些扭曲,雙眼中碧波流轉,如怒海潮起。

他憤怒的瞪著越天鵬道:“老大,七劍山是你一手創立的,但也是我們七兄弟一起齊心合力,才有今天這番成就。你不能說合并就合并,我們幾個人該如何自處!”

觀海劍圣久掌大權,越天鵬又多年不插手具體事務,他早就習慣了發號施令。聽到越天鵬提出要和神龍殿合并,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不止是觀海劍圣,其他幾名劍圣也都滿臉遲疑不快。七劍山一直是太極天最強組織之一,神龍殿崛起的速度雖快,他們也只是把神龍殿當做后起之秀。

哪怕神龍殿勢頭越來越猛,隱然已經有超過七劍山的趨勢。眾人也從沒想過,要向神龍殿低頭。更別說和神龍殿合并,這是他們完全無法接受的!

柔云劍圣一臉擔心,她其實也不怎么贊同合并。但見識了高正陽的強橫,她到也能接受這一點。

只是,眼前的情況卻有些不妙了。越天鵬太久沒有管理組織事務,雖然高高在上,卻和眾人都關系疏離。

再不能像以前那樣,一言九鼎,乾綱獨斷。

看眾人的強烈反對態度,越天鵬要是不退步,七劍山只怕會立即分崩離析。

觀海劍圣也正是看到了這一點,才有恃無恐的當面拍桌子。他一臉的失態,也大半是做給其他人看的。

的確,越天鵬很強大,修為遠遠勝過他。但要讓一個龐大組織運轉,可不是力量強大就能做到的。

觀海劍圣相信,越天鵬這么聰明的人,是不會眼看著七劍山分裂,必然會讓步。

越天鵬到是不急,也沒有任何怒氣。他淡然平靜的道:“有話好好說,拍桌子不能解決問題。”

說著對觀海劍圣擺手示意,讓他先坐下。越天鵬的態度這么柔和,到讓觀海劍圣不好再發作。又懾于越天鵬往日威勢,他也不想直接翻臉。

沉吟了一下,觀海劍圣慢慢坐下。其他幾名劍圣和圣階供奉,神色也都是一緩。

只要越天鵬愿意商量,他們也不愿意鬧崩了。他們也相信,這么多人的強烈反對,越天鵬也不可能一意孤行。

越天鵬又笑了笑道:“大家不必那么緊張。先聽我說完,再做決定不遲。”

觀海劍圣忍不住出聲道:“老大,不論如何,我都不同意和神龍殿合并。敖貞何德何能,敢吞并我們。反過來還差不多……”

頓了下又強調道:“敖貞無非就仗著她的姘頭高正陽!可肉身成圣又不是天下無敵,高正陽敢來,我們就絕不客氣!”

越天鵬不說話了,就看著觀海劍圣。觀海劍圣有些不安:“老大,我說的哪不對么?”

“你要想說你就先說。等你說完了我再說。”

越天鵬不動聲色的說道。

觀海劍圣被說的有些慚愧,只能閉上嘴。

越天鵬這才又道:“從紀元大勢來看,諸天萬界都要打碎重來。我們的組織,就更要懂得應變。拆分重組,統合所有勢力,這是一個趨勢。這件事我們做不到,神龍殿卻能做到……”

越天鵬洋洋灑灑說了一篇大道理,解釋了組織合并的重要意義。在座的眾人卻神色漠然,不為所動。

這種大道理,可說服不了他們。

越天鵬最后道:“我知道你們都不在意這些。我說點實在的吧,反對這次吞并重組的人,就是反對高先生,那么,他就只有死路一條。”

他語重心長的道:“諸位,為了自己生命考慮,你們沒有別的選擇了。”

“你怕高正陽,我不怕,他要有種就來殺我!”

觀海劍圣憤怒大吼道。

其他劍圣也都是滿臉怒色,越天鵬的話實在是太蠻橫了。

沒等眾人發作,虛空蕩漾,一個高大威武身影走出來:“聽說,有人想見我!”

華美深邃的暗金盔甲,飛揚長長的血色披風,來人站在那里,眉宇間自然帶著一股氣吞天下的無雙霸氣。眼神掃過處,眾人都為來人威勢所懾,各個是神虛氣沮,都是不禁低頭避讓。

一時間,大殿中一片死寂。


在搜索引擎輸入 霸皇紀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霸皇紀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本站Android客戶端,純綠色,全免費.
點擊這里下載或者在手機上輸入 http://www.ifreeing.com/dl

上一章  |  霸皇紀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
浮云閱讀Android版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