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貞觀大閑人

第九百五十四章 燙手山芋

更新時間:2018-04-23  作者:賊眉鼠眼
李素覺得有點惋惜。

其實這種跟蹤之類的事最適合王直的那群手下去做,可惜那股勢力已經被李世民派去的人滲透得跟篩子一樣,李素已不敢動用它了。

現在李素要考慮的,是如何把這個燙手山芋扔出去,扔給誰都行,脫手就安全了。

從東宮門前往城外走,李素一邊走一邊琢磨,眼前這個最大的危機,該如何自保期限似乎越來越近了,李世民駕崩閉眼的那一刻,如果自己還沒有個交代的話,李素絲毫不懷疑李世民的遺詔里會加上一條,著令涇陽縣公李素殉葬寢陵。

而自己便只能毫無還手之力的被扔進寢陵里,與常涂那個像鬼一樣的家伙大眼瞪小眼,直到自己生機耗盡的那一天,千百年后,寢陵被考古學家打開,一群專家學者圍著自己的骸骨研究,把自己定性為殉葬的奴隸,與牛馬羊牲畜一樣,最后蓋棺定論

想想那種下場,李素就覺得的慌。

甩鍋必須馬上甩鍋甩給誰都行。

李素走著走著,腳步忽然一頓,一道靈光如流星般劃過腦海。

對了,有一個大小長短很適合的背鍋俠呀,為何早沒想到他

腳步停下,李素忽然轉身道:“五叔,馬上去長安東市,將王直和他的幾位心腹手下叫到東宮門前,快去”

方老五愣了一下:“這里叫到東宮門前”

“沒錯,趕緊去。”

方老五急忙派出一名部曲,絕塵而去。

李素轉身朝東宮門前走去,門前的禁衛們見李素去而復返,不由奇怪地看著他。

繼續通報,李治再次請李素入內。

走到大殿門口,李素朝李治行禮。

“臣李素,拜見”

“行了行了,你一天拜見我兩次了,這里沒外人,不必拘禮。”

李素走進殿內,見李治正在批閱奏疏,愁眉苦臉抓耳撓腮的樣子,很可笑。

李治擱下筆,道:“子正兄為何去而復返”

“臣剛才有東西落在這里了。”

“什么東西”

“節操。”

李治:“”

“哈哈,開個玩笑,臣的節操滿滿,不曾掉過,臣想請殿下出宮一趟,有點事想跟殿下說。”

李治疑惑道:“有事在這里說不行嗎”

指了指桌案上堆積如山的奏疏,李治愁道:“看看這些奏疏,我今日怕是連睡覺的時間都沒了,哪里有空出宮呀。”

李素態度很堅決:“殿下,今日做不完明日再做,有什么事比出門游玩更重要呢這些奏疏扔給三省便是。”

李治遲疑半晌,終究也是少年心性,聞言一咬牙:“也罷今日做不完明日再做,實在不行扔給三省,總不能啥事都交給我辦吧三省那么多臣子是干啥的走,出門玩去”

李素臉頰抽搐一下,嘆道:“話呢,是同樣的話,可不知為何,從你嘴里說出來,卻帶著一股濃郁的昏君味道”

李治臉黑了:“你再說我可就真不去了。”

滿頭霧水的李治被李素拉出了東宮,李治出宮很低調,并未動用儀仗,僅只帶了幾十名禁衛。

宮門外的廣場上,王直帶著四名心腹手下靜靜地等候,他們也是滿頭霧水,不知李素將他們這幾個見不得光的人叫出來做什么。

李素也不解釋,出了東宮后,與李治并肩而行,朝長安東市走去。

邁步之前,李素特意朝王直的手下看了一眼。

這幾年,王直的那股勢力李素一直未曾參與,不過維持一個組織的日常需要大量的錢財,這一點上,李素并未放下,每年總要交給王直數千貫,讓王直分配給下面的手下部屬,不過李素卻一直沒露過面,他成了這股勢力里最大的幕后黑手,非常的神秘。

今日看到王直的四名手下,李素特意打量了一下。這四人看起來很沉穩,絕不多話,而且看到李素時也不吃驚,明明李素已經算是正式公開身份了,可這四人神情平靜,目不斜視,似乎早已知情。

李素暗暗嘆了口氣,王直說他可以肯定有兩到三人是朝廷的人,另外一人不大確定,可李素今日僅僅只打量了一眼便已確定,這四人全都是李世民派來的,而且他們已經完全掌握了這股勢力,至于久不露面的王直,大抵已成為了這股勢力的精神領袖之類的人物,人已不在江湖,而且江湖很快也不會再有他的傳說。

李治稀里糊涂的被李素帶著節奏,越走越糊涂,好奇心也越高漲。

“子正兄,好歹透露一下,你到底要干什么急死我了。”

李素笑道:“臣想領殿下見識一下好玩的事,殿下也該出來走動一下了,整天待在宮里批奏疏,偶爾還是要出來看看民間疾苦的,越是掌重權,越不能與百姓脫離,否則,很多政令一拍腦袋便頒布,沒有調查沒有實踐,原以為是造福百姓的善政,最后卻禍害了百姓。”

李治點頭:“治明白了,以后我會經常出來走走的,長安城里看不出究竟,或許該往城外貧困偏僻的村莊去看看。”

李素贊許地點頭:“甚善,殿下有此心,子民之福也。”

既然出了門,李治索性便放開了心思,以游玩的心態慢慢晃悠起來。

走了小半個時辰,眾人來到長安東市,看著人來人往的繁華景象,商賈們賣力的吆喝,以及牽著駱駝的胡人商隊與本地商賈討價還價爭得面紅耳赤的畫面,李治忽然笑了。

“若大唐天下的每一個角落都是這般景象,便可稱作盛世了吧”李治悠然嘆道。

李素笑道:“不必強求每個角落都是這般景象,但求百姓們無論何時都不會為糧食發愁,那便是盛世,便是殿下的功德。”

李治重重點頭:“會有這一天的,當然,還要靠子正兄不遺余力輔佐我才是,子正兄,一定要多出把力氣呀。”

“你這樣說搞得我很惶恐,以后想偷懶編借口請假都要多費些心思了”

李治大笑:“何必說出來,你若想偷懶,無論多扯的理由我都會假裝相信你的。”

二人相視而笑,李素忽然神情一肅,道:“殿下在長安城多年,長安的東西兩市也很熟悉了,你對長安城了解嗎”

李治一愣,這個問題問得沒頭沒腦,李治眨了眨眼,道:“那要看怎樣的程度算是熟悉了。比如你問我長安東市里最便宜的絲綢在哪里買,我一定不知道,但你若問我東市最好看的雜耍百戲班子在哪里,我肯定知道。”

李素緩緩道:“臣很少逛東西兩市,不過臣可以告訴你,無論東西兩市里最貴的,最便宜的,貨物最好的,掌柜最不老實的等等,我全都知道,可謂了如指掌。”

李治驚訝道:“你不逛兩市,為何都知道”

李素沒回答,轉移了話題道:“殿下,咱們玩個游戲如何”

李治一臉警覺地看著他:“你看上我家啥東西了直說吧,我送你,別玩什么游戲,做人要有底線,不要跟程老匹夫學壞”

李素黑著臉道:“不跟你賭,純粹玩游戲。”

李治放了心,釋然笑道:“那就沒問題了,說吧,玩啥游戲”

“殿下在腦子里想想,此時此刻你最想知道什么事,比如你曾經最想買什么東西,卻沒買到,或者你想找一個什么模樣的人,一炷香時辰,臣都能幫你辦到。”

李治驚異地看了他一眼,道:“你有這般本事”

李素笑道:“臣的本事不小,今日便想讓殿下親眼見識一下。”

李治愈發糊涂,不過眼睛卻大放光彩,顯然李素提議的游戲讓他突然有了很高的興致。

“今年上元夜,長安城解除了宵禁,我微服出王府游玩,記得在東市南端的街邊小販那里買了一根糖霜做的面點,小販將它雕成一只狗的模樣,栩栩如生,我都舍不得吃它,后來快化了我才把它吃了,味道特別好,后來那幾日,我心心念念都是它,派王府的管事出去買,管事走遍了東市,卻再也找不到那個小販了,子正兄,你能幫我找到他嗎”

李素淡淡一笑:“沒問題,殿下請耐心等候一炷香時辰,必有結果。”

說完李素轉過身,朝王直看了一眼,王直會意,馬上朝四名手下下令。

“會雕動物形狀的面點小販,馬上找,一炷香時辰為限。”

四名手下抱拳領命,一聲不吭地離開,如滴水匯入了大海,他們的身影很快在人海中消失不見。

李治一臉茫然地看著四人消失不見,又扭頭看了看李素,嘴唇囁嚅幾下,欲言又止。

一炷香時辰很快過去,四人重新出現在李素等人面前,跟他們一起回來的還有一位神情拘謹緊張的中年人,這人頭發有點早禿,面貌有些丑陋,臉上坑坑洼洼很不平坦,像個馬蜂窩似的,戰戰兢兢地被四人夾在中間,仿佛一只被獅群包圍的兔子。

李治看到中間這名中年人不由眼睛一亮,指著他興奮地道:“不錯,是他是他就是他”

扭頭看著李素,李治臉上充滿了驚奇:“好厲害,怎么找到的我派人在東市找了好幾天都沒找到,你卻一炷香時辰便找到了。”

李素朝四人中的其中一人努了努下巴,這人躬身抱拳道:“太子殿下,此人姓周,名健良,潭州人,五年前攜家小來長安,做面點為生,住在東市后巷的矮房里,上元節后,家中妻子臨盆,此人放下營生,專心在家侍候妻兒,故而有三個多月不曾出來做買賣。”

李治驚愕地睜大了眼睛,聽著這人將小販的來歷如數家珍,越聽越驚奇。

上前走了兩步,李治望著這位名叫周健良的小販,道:“他說的都是真的”

周健良神情有些畏縮,緊張地點頭,雙手局促地搓著自己的衣角,道:“回貴人的話,他說的都是真的。”

李治好奇道:“他們是如何把你找到的”

周健良露出哭相,道:“小人也不知呀,好端端在家里給孩子把屎把尿,一個沒留神便被人架跑了”

李治愈發興奮地望向李素:“快說說,怎么做到的”

李素含笑不答,道:“這個游戲好玩嗎殿下還有什么想知道的事,盡管說,馬上給你辦。”

李治顯然已投入到這個游戲里去了,聞言沉思片刻,道:“隨便找個人出來吧,嗯,找個胡商,缺只眼睛,瘸了腿,三十歲左右。”

李素點頭,然后望向那四人,四人沉默抱拳,很快又消失在人海里。

一炷香時辰不到,四人帶回了三個胡商,如李治所描述的那般,都是缺了一只眼睛,瘸了一條腿,而且都是三十歲左右,三人神情惶恐不安地站在李治面前,不停地行禮,說著聽不懂的猢猻話,看神情似乎在求饒或是表示臣服之類的。

李治走到三人面前,一個個輪流看過去,發現他們的特征果然跟自己的要求一模一樣,沒有任何差異,李治高興得不行,吩咐身旁的宦官每人贈一貫錢,放他們離去。

“好玩如此說來,長安城東西兩市無論任何人或物,子正兄都了如指掌”李治興奮地問道。

李素含笑道:“不僅僅是東西兩市,殿下還想知道點什么,兩市之外的地方,臣也能辦到。”

李治眉梢一挑,神情忽然變得凝重起來,顯然這個時候李治終于不再單純,從這件事上想到了許多。

沉思許久,李治緩緩道:“上月初五是褚相生辰,我代父皇登門恭賀,席間我代父皇向褚相敬酒,褚相滿飲之后,對我低聲說了一句話,這句話只有我和褚相兩人知道,賓客人聲鼎沸,殊未知也,子正兄能查出來么”

李素沉吟片刻,道:“殿下稍待,仍是一炷香時辰。”

李治深深看了他一眼,緩緩點頭。

面前的四人也聽到了,這回不等王直吩咐,馬上轉身離開。

一炷香時辰后,四人回來,朝李治抱拳道:“褚相當日向殿下言道:殿下仁孝聰慧,惜惰于學業,字書尤陋鄙,臣有親書孟法師碑一帖,愿贈殿下,望殿下勤練。”

李治倒吸一口涼氣,臉色頓時變得很復雜,似驚嘆,又似忌憚。

李素靜靜看著李治的表情,沉聲道:“殿下,褚相當日與殿下說的,是這句話么”

李治木然點頭:“一字不差。”

李素輕舒出口氣,道:“殿下還有什么想知道的嗎”

李治搖頭:“我已明白你的厲害了,想必長安城里,無論是市井街巷,還是高門權貴,你想知道一件事,必然會知道。”

李素神情不變,道:“是,我想知道的,差不多都知道。”

不等李治反應,李素忽然朝他躬身長長一揖,道:“臣今日帶殿下出宮,為的就是想送殿下一件禮物,普天之下,只有殿下才配擁有這件禮物。”

李治頓時明白了他的意思,指了指面前的四人,道:“你想送我的,是他們么”

“是。”

李治沉默半晌,道:“他們四人的背后,有多少人供其驅使”

“成千上萬,不計其數。”

“他們被安插在什么地方”

“從宮闈到權貴高門,再到街頭巷尾,無孔不入。”

李治神情愈發平靜:“父皇知道這件事么”

“以前不知,現在已知,這四人全是你父皇安插進來的。”

四人聞言大驚,高層的事情,他們并不知情,原以為自己隱藏得很好,結果李素一句話便道出了他們的身份,于是四人神情惶恐地一齊跪下了。

李治思索許久,問出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子正兄向來是坦蕩君子,為何會暗中培植出這股勢力你應該知道,這是很犯忌諱的。”

李素苦笑道:“殿下總算問到點子上了,貞觀九年,臣認識了東陽公主,我與她兩情相悅,奈何世事無情,我與她的這份情愫終不被你父皇所容,事泄之前,我便提前做了準備,讓我同村的兄弟王直帶錢長居長安城內,用錢財邀買人心,收服長安街市上的潑皮無賴和游俠兒”

“后來,這股勢力漸漸成了氣候,在我和東陽公主事泄之后,在我的吩咐下,這股隱藏在陰暗里的勢力在長安市井間發起了輿論,幫我和東陽度過了一次劫難,從此以后,這股勢力愈發壯大,不知不覺,它已滲透進了長安城的每一個角落,當有一天我自省歸結之時,發現這股勢力已龐大到連我都害怕了,于是趕緊急流勇退,從此不再露面,而你父皇早已察覺了這股勢力的存在,暗中安插的人漸漸掌握了它,我與王直便順水推舟,將這股勢力無聲無息地交給了眼前這四個人”

李治聽著李素娓娓而道,神情愈發復雜起來。

待李素說完,李治陷入久久沉默之中,不知過了多久,李治幽然嘆道:“這股勢力的可怕,我今日也感受到了,它委實太可怕了,子正兄,你向來甚少犯錯,可這件事”

李素嘆道:“這件事,我原本的初衷是為了自保,殿下應該清楚,我為人從來沒有野心,高官顯爵從未在意,甚至經常有意退拒,我想過的是田園牧歌,炊煙裊裊的淡泊日子,我對陛下,對你,對朝廷并無一絲反意,這股勢力,已不能掌握在我手里了,而殿下是大唐未來的君主,你的手中若掌握著這股勢力,想必很多事情解決起來會方便許多,從今日起,它已完全屬于殿下,屬于大唐朝廷,臣從此絕不再過問。”

李治沉思片刻,道:“好,我便收下了,不過,我還是要跟父皇稟奏此事的,相信你也清楚,既然父皇早知此事而隱忍不言,說明他在等你的反應,今日你將它送給我,或許是最合適的結果,這股勢力只能掌握在大唐的君主手中,不能落入旁人。”

李素笑了:“殿下監國半年,長進很多了。”

李治也笑了,接著又道:“子正兄能向我坦陳如此機密大事,治領情了,還是那句話,你我先是朋友,其次才是君臣,愿你我一生君臣不疑,共創盛世,給未來的史書留下一段佳話。”

“臣,謝殿下寬容。”

燙手山芋扔出去了,李治欣然接受,李素終于長舒了一口氣。

這個結果很好,幾乎完美。李世民想必也松了口氣。

窗戶紙沒被捅破的前提下,這樁要命的麻煩事其實君臣心里都憋得慌,想必李世民的內心深處也不愿殺李素,因為他是李世民留給李治的肱骨重臣,輕易不可殺,李素當然更不愿因為這件事稀里糊涂的掉了腦袋。

如今無聲無息間將它解決,李素很滿意,李世民也會滿意,李治更是撿了一個天大的便宜,皆大歡喜,不亦樂乎。


在搜索引擎輸入 貞觀大閑人 無線電子書 或者 "貞觀大閑人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本站Android客戶端,純綠色,全免費.
點擊這里下載或者在手機上輸入 http://www.ifreeing.com/dl

上一章  |  貞觀大閑人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
浮云閱讀Android版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