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原始戰記

第八四一章 你祖宗依舊是你祖宗

更新時間:2016-10-23  作者:陳詞懶調
邵玄站立在破冰而出的巨獸頭上,身邊呼嘯的風帶著不斷發散的白色氣焰,身后,高聳的冰雪山脈崩塌,一只只大小形態各異,本不應該生存于如今這個時代的巨獸們,站在那里。

它們的雙眼暗淡無光,曾經的犀利也一點不剩,但僅憑那龐大冰冷的自帶殺氣的體態,已顯示了它們曾經的兇悍。

翅膀扇動的呼呼聲,由遠及近,從這片冰雪世界的深處飛來。

喳喳縮著頭,安靜如木雞,它好奇地看著那些長著翅膀飛起的大家伙們,對于那些,它有種古怪的敬畏感。

它不認識那些巨獸,未曾見過,也從未從其他同類、人類那里聽說。真要比的話,與此時空中的這些巨獸樣子相似的,只有部落里那只小小的、被邵玄從海面的冰里融出來的,那只似鳥非鳥的家伙。

陣陣沉重的腳步聲從遠處朝這邊靠近,四周所有的聲音匯聚在一起,形成了一股奇異的力量,在這一刻,仿佛穿越了千萬年的戰場,徹底爆發出來。

前方沖過來的那些傀儡獸,即便已經沒有了生命氣息,但仍舊保留著它們作為當今海洋食物鏈中頂級捕食者的強悍。

這個仿佛跨越億萬年的戰場上,一方是新時期的海洋霸主,另一方,則是遙遠時期的古老強者,在這一刻,終于碰撞在一起。

翻起的帶著冰層的堅硬土塊,眨眼間被踩得粉碎,體型龐大的巨獸們,戰場在哪里,哪里便沒有一塊完整的地面。

轟隆隆!

寬闊的冰封大陸上,到處都是塌陷的龜裂的地面,無數冰塊碎石飛起,大大小小的裂縫要將這片陸地分割,大地在沉淪。放在任何一處都是有如末日的情形。

地面在顫抖,不知何時興起的狂風更猛烈了。若是有普通人靠近這片戰場,定會被震得吐血,不死也會被震暈,獸尾擺動、獸爪揮舞帶動的強勁氣流,能將人硬生生撕碎!

帶著尖銳棱角的碎冰,如把把利刀,被狂風卷帶著沖進戰場。能給人帶來威脅的鋒利冰晶,卻在撞到那些巨獸身上時,干脆地碎裂,就算能扎入獸身,也無法再深入。

雖然已經死亡,雖然很多都沒有堅硬的鎧甲,但那些巨獸身上僵硬結實的肌肉,以及利劍也難以砍斷的骨頭,都能輕易阻擋這些冰晶的沖襲。

別說這些巨獸只是無知覺的傀儡,就算它們仍舊活著,也不會去在意那些不痛不癢的冰晶。

一只體型粗壯的食肉猛獸,細小的前肢被咬斷,卻絲毫不作停頓,沒有任何忌憚和猶豫,面對嘴里還咬著自己斷臂的相似體型的巨獸,沖去就是一口,強有力的頜部讓尖銳且堅硬的牙齒死死釘進冰晶也難以刺入的肉里,連骨頭帶肉釘住,撕咬,擺動,硬生生咬斷了對方的脖子。

沒有噴涌的血液,只有那些帶著腐爛臭味的殘骸。

一只體型稍小的猛獸被咬住拖拽,甩出,身體飛向遠處,砸在地上發出嘭的聲響,若是在安靜的環境下,猶如悶雷,但在這片戰場,卻掀不起一點聲浪。

開裂的厚厚的冰層發出爆碎的轟鳴,這些來自天空、陸地、海洋的巨獸,不管是億萬年前的,還是如今這個時代的,都如殺場爬出的兇魔,似要毀天滅地。

死亡的身體沒有血液,撕咬對抗中皮肉骨頭的崩裂,地上到處都是斷肢殘骸。

大地時不時會因為這些巨獸們強悍的碰撞而發出爆炸般的動靜,作為傀儡,被控制之下,它們的攻擊力量可能只發揮十之一二,但就算這樣,也給這片冰封之地造成了毀滅般的沖擊。寬廣的冰架,以及這片冰雪覆蓋的陸地,都成為了凄冽的戰場,大地還在不斷顫抖,那不只是火種力量帶來的顫抖,還有那些數量龐大的巨獸們強大的戰斗力在對抗。

冰塊與石土在冰封之下凍得結實,在獸掌踐踏之下,被踩成碎屑。

寬廣的冰架不知不覺中已經被不斷地分裂,縮小,碎冰和一座座冰山從冰架上崩離,隨著海浪飄遠,浮在海上的冰山,被從冰地那邊刮來的氣流吹得上下顛倒。

大陸邊上那一條綿延數公里的冰山帶,已經分崩離析。

邵玄身上,圖騰紋中不斷爆出白色的焰氣,仿佛要將身上的皮肉都撕裂。也是這些白色氣焰,將周圍肆虐的冰寒氣流擋住。

緊盯著這片戰場,邵玄并沒有一絲一毫的放松,即便奴役這些被冰封的巨獸使用的是始祖巫的力量,但控制數量龐大的獸群,精神和體力上都消耗巨大。好在,局勢在朝邵玄希望見到的方向傾斜。

不斷有巨獸從海中爬上陸地,也不斷有巨獸從冰地深處走來。有被邵玄奴役的,也有被易祥控制的。雖然易祥從海上,從其他地方,帶來了許多傀儡獸,但同冰雪之地這邊的獸群相比,卻還是差了。

一開始還能漸漸占據些優勢,但隨著不斷從冰雪之地各處趕來的巨獸的加入,戰況開始扭轉。

比拼身體強度,如今的這些海洋霸主們未必輸給那些遠古巨獸,但奈何這里數量實在太多,體型還大,偏偏邵玄來這里之后就一巴掌將體內所有的始祖巫的力量全部釋放出來,如今這邊冰雪之地上,一個極大的巫印正燃燒著,仿佛要將整塊陸地都燒盡。

白色的火焰看似沒有溫度,也沒有燒融那些凍結的冰塊和石土,但卻在不斷“喚醒”一些沉睡的遠古巨獸,仿佛有一個生命源泉注入這個人跡罕至之地。

易祥倒是想將這里適合作傀儡的巨獸奴役一些,可燃燒在這片冰雪之地的白色火焰,讓他自身火種的力量,無法更進一步!

這是易祥意識無法控制的,屬于火種的退讓!

雖不至于同其他火種那樣,在面對始祖巫力量的時候膽怯和完全的回避,但退就是退了!

在此之前易祥也一直覺得自己的火種相比易家火種,要更加強大,是在易家火種之上的進化提升,這也是為什么在易祥的火種火焰上,白色比易家其他人要更多的原因。

在此之前,易祥也一直想著,自己的火種力量,與始祖巫相比,如何?只是,始祖巫的力量很久沒出現在世間,先祖手記上關于始祖巫的記載,也是大片的空白和斷層,他曾不惜耗費生命卜筮,卻只預測到一個模糊的結果,也這個模糊的卜筮結果,讓易祥想方設法延長自己的壽命。

等了一千年!

易家先祖手記中曾記載,很早以前,各個部落火種的出現,并非易家先祖自己創造,而是始祖巫給點燃!

易家先祖說自己是離始祖巫最近的人,意思其實是說,始祖巫第一個點燃的火種,就是易家,即曾經的易部落的火種。所以,很多時候,除了易家自己的先祖之外,易家人也將始祖巫當成自己另一個先祖。

易祥對始祖巫力量的追尋從未停止,只是,不同于易家的其他人對始祖巫力量的敬畏,他在追尋的過程中,更像……挑釁?

是了,是挑釁!

當年易家幾個老家伙察覺到易祥的心思之后曾狠狠斥責過他。

在很多人看來,因為炎角的邵玄是他易祥最大的威脅,然而,易祥最主要的目的,并非一定要邵玄死,他只是想看看,始祖巫的力量到底如何,自己如今的力量,能否超越?畢竟,易祥自認為自己是易家千年來,甚至萬年以來,最強大的人,對易家下手就是一個證明自身實力的手段。

然而,事實證明,你大爺依舊是你大爺,你祖宗依然是你祖宗。

即便,邵玄并非始祖巫,僅僅只是得到了一部分始祖巫的力量而已。但就是這點力量,卻總是能高他一籌。

上一次在意識世界是,這一次,同樣也是,用的也是相似的手段。

易祥閉上眼,這個局面是他始料未及的,卜也卜不出來。這也是易祥第一次清楚意識到自己與始祖巫力量的差距。

“不夠,還是不夠。”易祥如砂礫打磨的聲音低低說道。聲音中充滿了各種復雜的情緒,像是不甘心,又像是認命,讓人聽不明白。

不知是因為控制傀儡獸群而體力不支,還是因為場上局面顛倒所帶來的壓迫,又或者是情緒的劇烈波動,易祥身體微微顫抖,握著木串的手指,緩緩撥動木串上刻著各種紋路的木飾,隨后驟然收緊,拇指按在一個圓形木飾上。

被兜帽的陰影籠罩的凹陷的雙眼猛然睜開,紅光閃動,像是能滴出血來,讓人望之生寒。

而就在這個瞬間,被易祥奴役的傀儡獸仿佛被掐斷電源的機器,停止了所有的動作,一些原本呈攻擊姿態的直接倒趴在地,剛爬上陸地的傀儡獸,從冰層上滑入海水中。

邵玄看向前方,沒有了巨獸們的遮擋,他又站在一只高大的巨獸頭上,自然能夠看到易祥的身影。

放棄了?認輸?(


在搜索引擎輸入 原始戰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原始戰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本站Android客戶端,純綠色,全免費.
點擊這里下載或者在手機上輸入 http://www.ifreeing.com/dl

上一章  |  原始戰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
浮云閱讀Android版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