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原始戰記

第八三五章 來了

更新時間:2016-10-03  作者:陳詞懶調
炎角在王城停留了三天,就算邵玄打算盡快離開,但隊伍也需要時間休息,沒有一個好狀態趕路,中途遇到事情可能耽誤更多的時間,損失也可能更多。

不過這三天大家也都沒閑著,采購的采購,接待的接待。66續續有商隊過來套近乎,炎角暫時只與黑熊商隊簽訂了一個協議,這各協議涉及炎河流域、長舟部落以及黑熊商隊三方,而且對三方都有利,至于其他商隊,炎角沒有接觸過,并不了解,等看以后那些商隊的表現了。

炎角這此次王城之行,也意味著海上航運的通道正式打開,往后會有越來越多的商隊通過海上航線前往另一邊。

除去那天大街上的混亂群架,后面兩天里,許多王城人還是非常歡迎炎河流域的這些部落人過來的,因為這群部落人手中好貨不少,大家交易起來都非常滿意,部落人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王城的商販們也以滿意的價錢弄到了那些寶石。

王城人很愛面子,所以少不了裝飾臉面的東西,稀有的寶石無疑是一個彰顯身份的標志,這一次流入王城的寶石比以往都要多,很快就能看到大街上走動的人脖子上手指上帶著的寶石飾品,仿佛一夜之間脫貧致富。

而部落人也非常滿意這一行所獲得的東西,不只是物質上的,還有許多重要的經驗,付出的寶石不過是他們手中很少的一部分,就如阿不力手上的那根水晶,其實在疐部落,那樣一根水晶根本算不了什么,但卻能在這邊引起轟動,一如當年金器在部落引的震撼一樣。

交流是加毀滅還是促進展,沒人能說得絕對,誰聰明誰傻蛋,誰獲取了最大的利益,現在都無法確定,時間能證明一切。

三日之后,炎河流域的隊伍離開王城。

看著遠去的那三面旗幟,王城的商販們還挺不舍。沒寶石賺了,當然不舍。對于另一塊大6,他們的印象也只有炎河流域和炎角,以及能海運的長舟,至于那邊的其他部落,在這邊并沒有存在感。

商隊們已經蠢蠢欲動,黑熊商隊也開始準備著他們第一次跨海遠行。讓人驚訝的是,王城的六大貴族們,卻安靜得異常,遲遲不見動靜,似乎在等待什么。

在炎角的隊伍往回走的時候,遠離海岸和王城的某處,山上的一片樹林中。

盜七躺在一根粗粗的樹枝上睡覺,從炎角手里將領骨錯又偷回來之后,盜七就遠遠避開了炎角的隊伍,藏在這里。在這之前,他也將消息放給盜內的其他人,讓同盜中人都知道,他盜七,又將巳的領骨錯偷到手了!

盜七想著等炎角那些人離開之后,他再出來興風作浪,到時候也不用顧忌什么了,除了邵玄之外,盜七還真不怕誰,甘切雖然給他的感覺很危險,但盜七自認為他能躲過一次就能躲過第二次。甘切算個屁啊,盜七心道。

這樣想著,盜七過了一段時間的安穩日子,每天隱藏在山上樹林里睡覺,無聊地數著時間。

一聲鷹鳴將盜七從美夢中驚醒,山上常出現的鳥他都知道,但此時響起的鷹鳴,并非山上可能會出現的任何一種,而且,這鷹鳴盜七聽著甚是耳熟,他想起了炎角的那只鷹,但又覺得不太可能,他都躲這么遠了,怎么還會聽到?

謹慎地翻身起來,盜七輕輕挑開上方的樹枝,從不大的葉片空隙中觀察天空中的情形。

一只鷹在周圍盤旋,山上的其他鳥都因為它的出現而遠遠避開,野獸們也都藏了起來,生怕被盯上,對于高級的捕食者,它們只能躲避以求保命。

周圍一下子安靜不少,只有時不時出現的鷹鳴回響。

天空中的鷹又飛低了一些,比尋常鷹要大出很多的體型,以及那個毛色花紋和叫聲,讓盜七不再心存僥幸。

真是那只!

它怎么會來?

這只鷹都出現在這里,那邵玄呢?邵玄是不是也來了?

盜七頓時緊張了,感覺渾身的骨頭都在疼,他不敢想象再次被抓到的話會是怎樣的情形,上次被他溜走,是因為巳帶人出現,拖住了邵玄。這次,沒有其他人過來吸引注意力了,他是不是要慘了?

不過很快,盜七就現,鷹背上并沒有其他人,但這并不代表就沒有其他人會出現。

不敢亂動,盜七快將自己當成一棵扎根于山林的樹,與周圍融成一體,被蟲子咬了一下也像是沒察覺到一般,只有雙眼緊盯著天空,同時注意著周圍一切異動。

天空中的鷹只是在山上盤旋,又轉了幾圈之后,盜七就見空中那只鷹朝地面扔下了什么,一直墜落在樹林中,再看空中的鷹,并未飛下去近地面查探,而是在盤旋之后離去。

盜七耐心地等了小半天,并未察覺到其他異動,而且,周圍的一切也開始恢復原有的生機,藏起來的鳥獸們也出來活躍了。那只鷹已經離開,而附近也沒什么陌生人或獸靠近,反正盜七沒有探知到。

當太陽快下山時,盜七才忍不住好奇,朝物體墜落的地方小心摸過去,最后在一棵樹上找到了墜落的東西。

那是一個竹筒,上面寫了兩個字——“盜七”。

看到那兩個字的時候,盜七心里就一咯噔,直覺不會是什么好事,但心中卻又更為好奇,為何那只鷹會在這里扔下這個竹筒?是偶然還是有意?

猶豫之后,盜七還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心,過去將掛在樹上的竹筒取下,扭開。

竹筒內放著一張獸皮卷,獸皮卷上有字。

盜七仿佛雕塑一般,僵硬著身體,看著獸皮卷上的字,越看臉色越差,一陣青一陣白,似驚懼,似氣餒。

盜七猛地將手中的獸皮卷摔向地面,面色氣得從青白變得漲紅,粗粗喘著氣。

這張獸皮卷里面的話,是邵玄寫的,讓盜七自己將東西送到炎角去。

上面沒有說若是盜七不這么做會如何,但盜七卻想得更多了,心中的僥幸也越淡。在盜內其他人都無法知曉盜七的蹤跡,畀的人怎么都找不到他的身影時,那只鷹卻在這里投下了一張獸皮卷。

區區一張普通的獸皮卷,對盜七而言,就像是投下的炸彈,幾天都緩不過來。

不說盜七接到那張獸皮卷之后是如何決定,炎角的隊伍依舊按照原本的計劃回程,不同于來時,回去的時候經過的那些城邑,不再是全城戒備,甚至還大開城門歡迎,非常希望炎角的隊伍能夠在城邑內久留。一些沒能去王城的商隊,嘗試接近炎角談一談合作。

和平契約的事情已經傳遞至其他城邑,然后由遠行的隊伍們再將這個消息帶往更遠的地方,

新的局面即將打開,有人看到危險,亦有人看到機遇,抓不抓得住就看各自的本事了。

長舟部落的船隊名聲已經打響,木伐已經收到了好幾個商隊的合作請求,回想當年他帶著隊伍過來的時候,受到多方的排擠,舉步艱難,再看看現在,形勢已經扭轉,只要他們長舟的人不自作死,興盛指日可待。

隊伍回到登6的地方后,又等了幾天,等送信的喳喳飛回才起航。

這一次,長舟的人和其他部落的人都是心情輕松的,野心的萌芽,同樣在生長。如果雙方差距太大,他們還沒那個膽量區域想著越,但現在卻現,其實那邊也不像傳說的那么恐怖。

不過很快,他們就察覺到,炎角的人似乎格外沉默,而且從離開王城起,就一直非常警惕,比之前去的時候戒備程度還要高。

“莫非有什么事情生?”木伐想到邵玄有卜筮的本事,過來問道。

“不知,但此行還是謹慎些為好。”歸壑回道。

邵玄獨自站在船頭,看著前方無邊的海面。他們已經遠離大6,前后都無法見到大6,但不安的感覺還是越來越強烈,肯定有什么即將生。

繩結還是老樣子,打出來的結根本無意義,亂碼依舊是亂碼,邵玄也不指望能用它卜出什么,而是靜靜地去感知周圍。

今日天氣晴好,天空一片干凈的蔚藍,也只有海天相接的地方,才有一些蒙蒙的白色云霧的影子。風也不大,在出海前,長舟的人就說過,接下來是連續的晴好天氣,短時間內不會遇到風暴,不過海上的天氣瞬息萬變,還是得時刻注意。

到現在為止,邵玄并沒有從長舟部落的人那里聽到風暴將來的消息,海流稍稍有些變動,但長舟人說沒事,不會有大影響。

那么,暗藏的危機,到底是什么?

邵玄盯著遠處出神,突然,一個巨大的黑影沖過來,看不清樣子,但僅憑那龐大的體型,就足以讓邵玄震撼,那與邵玄曾經見過的那條巨大的鱷魚相仿,可與鷹山那邊最大的那些巨鷹相比!

船隊中,別說最大的船,就算是整個船隊加起來,也不及對方的體型。

無形的壓力和殺機,如驟然掀起的海嘯,直面沖來!

猛吸一口氣,邵玄再看時,卻現前方依舊是平靜的海面,耳邊只有其他人說笑的聲音,以及海水拍打在船上的動靜。

可邵玄知道,那不是幻覺,而是預示!

“來了!”邵玄沉聲道。

“什么?”過來找邵玄的木伐聽到這話,慌忙拿出單筒望遠鏡看了看四周的海面,并未現有任何可疑物體出現,天氣也都在他們預料范圍內,所以他不明白邵玄說的“來了”是什么意思。什么來了?

歸壑幾人也都急忙湊過來,他們知道,邵玄不會無緣無故說這話。既然邵玄說“來了”,那就一定是有事情要生,而且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怎么打算?”歸壑問。

“我引開他,你們先走。”邵玄道,“他的目標是我,在海面上不宜與他正面碰撞,你們也撞不贏。我先引開他,你們繼續按照原本的計劃回去,注意凱撒的動靜,它能比你們更早察覺到危險,你們看不到的東西它也能看到。”

邵玄一直以為,易祥會在6地上對付他,畢竟,在印象中,易祥應當是比較喜歡無水之地,否則也不至于一直生活在沙漠,而且易祥制造出來的那些傀儡,都是脫水的,更喜歡干燥的地方。比如甘切,就算如今很多習慣改了,但還是不喜歡水多的地方,在海上航行的時候就不喜歡出船艙。沙漠上的那些干尸一樣的傀儡們,應當也是如此。

在前往王城的時候邵玄一直戒備著,從王城到海岸的途中,也做過準備,但最終,竟然會在海上遭遇到。

海上限制太大,以易祥的能力,真要是拼起來,他們就算贏了,也會損失極為慘重。而且,有其他人在,邵玄也會束手束腳,既然如此,倒不如他先引開易祥,讓船隊先回去,再作打算。

邵玄躍上鷹背,又對歸壑和木伐他們叮囑一聲,“小心海里,你們要防備的不一定是人。”

邵玄騎著鷹飛到空中,他要選擇一個方向,但卻不能隨意選擇。

往哪邊飛?

這種時候,邵玄還是更相信自己的直覺。

“往那邊過去,飛高些!”邵玄對喳喳道。

船上的歸壑等人,見到邵玄騎著鷹離開。

“那個方向,莫非他想去6地上解決?”木伐說道。

那個方向過去,越往前,兩塊大6相隔得也越近,而兩塊大6離得最近的地方,就是沙漠巖陵長期與貴族奴隸主們開戰的地方。

歸壑聽木伐這么一說,也這么覺得。海上的確限制太大,到6地上,哪怕是沙漠,也要好過海里。

然而,事實并非他們所想的那樣。邵玄其實在選擇的時候第一個感覺到的并非木伐所說的猜測,他感覺,往那邊才有生的機會。

這是一種直覺。

其次,邵玄才想到了各種能用來對付易祥的方法。若是能提早登6,自然是好的。去沙漠,還是去其他地方?(


在搜索引擎輸入 原始戰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原始戰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本站Android客戶端,純綠色,全免費.
點擊這里下載或者在手機上輸入 http://www.ifreeing.com/dl

上一章  |  原始戰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
浮云閱讀Android版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