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原始戰記

第八二八章 天地契書

更新時間:2016-09-22  作者:陳詞懶調
湊過來的部落人壓上了他們自己帶的寶石,沒有寶石的,賭坊的人勸說他們押上手中的刀斧矛錘等武器,只是他們拒絕了。

部落的人,手里可以沒有寶石,但是不能沒有武器。否則,一旦開戰,他們用什么拼?那些寶石嗎?

博益有些可惜,他也從一些渠道聽說過炎角人手里有許多品質不錯的武器,本想將這幫人手里的東西都坑過來,沒想到,這幫部落人還挺警覺,特別固執,怎么誘惑都不押。

雖然遺憾,但再看看那些已經押在賭桌上堆積成小山的寶石,博益又興奮起來。發了發了,這次他們大收獲啊!

隨著參與者的增加,博益很快算出了對自己最有利的方案。

壓炎角超過王城六部的,是一賠五,而其他六個選擇,都是一賠二或者一賠三,這里都講整倍,最少的只有一賠二,沒有一點幾的。

這方案一出來,下注的人又增加了,這是有些老賭徒以博益拿出的這賭賠方案來作依據,然后才下注,他們擔心這里面有詐,現在方案出來了,他們也就安心多了。不過,基本上都是選的靠后的幾個,前面稷家和易家之后的區域,極少有人去選,這也就是說,王城的人壓根不看好炎角。

就算炎角的人當年一巴掌將麓家前任家主打飛,那也證明不了什么,王城稷家和易家在王城群眾心中是特別的存在。

“才一賠五啊?我還以為會來個一賠十、一賠一百呢。”有人嘟囔。

這么想的人不止一個,甚至博益一開始也這么打算的,不過很快就否決了。

一個是這些跨海的部落人剛來王城,博益不知道王城六大家族對這些部落人是怎樣的態度,所以不敢來得太明顯,他倒是想來個一賠十一賠一百之類的,引更多人下注,他們也能賺得更多,但他擔心做得太明顯,這幫聽說脾氣不太好的部落人會鬧騰。要是亂起來,黑鍋只能他們背,得不償失。一賠五正好,聽起來與其他幾個的差別也不算太大。

為何賭坊那么多,只有富博能在這里立足?創建早實力強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富博懂得看人臉色,揣摩王城貴族們的意思,該賣好的時候就該堅決。

再說了,給這幫部落人面子不搞得太難看,后面才好坑他們更多的財物嘛。博益心中想道。

博益說出賭賠方案時,賭坊的人倒也不覺得如何,甭管選炎角的是一賠多少,反正押上去的東西肯定都是他們的。

王宮內。

邵玄正被領著往天地契書所在的地方過去,他看到了稷放佩戴的那把劍,劍未出鞘,卻能讓人感覺到其內隱藏的寒芒。這應該就是稷放用血鑄造,并用以登上王位的劍。

見邵玄對自己身上的佩劍感興趣,稷放笑了笑,“等簽了契約,咱們切磋切磋?”

“好。”邵玄應道。

這時,一名炎角的戰士過來,他原本是留在宮外待命的,因為賭坊的事情急匆匆進宮,告訴了邵玄外面賭坊發生的事情。

“大長老,如今現在外面都在議論。”過來的戰士面上帶著不滿,因為外面那些人話語間看不起他們炎角,都覺得他們這幫人全是人傻財多的蠢貨。

邵玄想了想,并未直接回答,而是道:“你出宮的時候讓甘切跟你一起出去,他不想在宮內待。”

之前追殺巳,甘切并沒有同邵玄一起行動,邵玄讓他先行一步看看那些被抓過來的人的情況。只是,甘切歸隊之后告訴邵玄,王宮內有他不太喜歡的火種氣息,待的時間長了不舒坦,想要出宮。

等那位炎角的戰士離開之后,稷放繼續帶著邵玄幾人往天地契書那邊過去,賭坊的事情他也知道,只是沒在意。

“前面就是了。”稷放腳步放緩,面上漸漸被嚴肅代替。

很強烈的火種氣息,歸壑和敖他們都感覺到了,之前剛進宮的時候他們就有所察覺,只是現在離得近了,這種感覺更強烈。沒有異部落火種帶來的排斥感,里面火種的氣息,似乎只控制在一個很小的范圍內,就像一個睡著的人一樣,降低了存在感。

“里面有火種?”歸壑驚疑地望著那邊。因為有高高的院墻擋著,他看不到里面究竟是何種情形。

這邊的人早就不再以部落的形式存在,而各個部落的原始火種,也早就被融合進各個部落的成員體內,隨血脈傳承,那么,里面那個火種氣息是怎么回事?那絕對是原始火種!但為何并沒有排斥他們?

稷放神秘一笑,并未解釋,“進去就知道了。”

周圍的守衛森嚴,稷放也不打算帶太多的人進去,能進去的僅僅只有邵玄,以及歸壑、敖和塔四個人,他是想與炎角簽訂契約,與其他部落無關,自然不會讓其他部落的人進來,即便那些部落都是炎河流域聯盟的。

稷放在意的,只有一個炎角而已,確切地說,他忌憚的人,僅僅只有一個邵玄。

隆隆——

厚重的金石制造的門被推開,稷放先一步進去,邵玄幾人在感知了一下四周的情況后,才抬腳往里走。

里面除了稷放外,還有五個人,分別是王城內另外五大家族的人。易家來的人不是易彖,而是另一個邵玄從未見過的老者,此人并未參與易家與易祥的對戰。

與易家很多人的張揚高傲不同,那老者顯得很低調,相比起身邊的另外四個家族的人,并沒有什么存在感。邵玄看過去的時候,那老者頭微垂,耷拉著眼皮,并不與邵玄對視。

看了那老者兩眼,邵玄才注意起院中心處的那座石山來。

這個院子很大,種植著很多花草樹木,看上去就像是精心照料的花園,中間那座石山,像是裝飾花園的假山一般,目的似是造景。然而,任何進入這個院子的人,都不會忽視它,因為,那股強烈的火種氣息,就是從它那里發出來的。

它,才是這個院子的主體!這里面,蘊藏著巨大的力量!

踏進這個院子后,火種的氣息更強烈了,再遲鈍的人也能感受到。只是,正如之前歸壑他們所察覺的,從這座山傳來的火種氣息,僅僅只限于一個小的范圍內,出了這個范圍,就很難感受到了,王宮內其他地方也未必能感受到這種氣息,更別說宮外的人,也難怪他們剛進城的時候不知道,因為根本感受不到火種氣息。

邵玄看著這座山,它就像是一個縮小的山體,與山林里那些陡峭的山壁很像。

在斷崖的那一面,邵玄看到了一些圖騰紋,除了稷家的之外,還有王城內另外五大家族的族徽,還有一些其他部落和組織的,邵玄在上面看到了黑熊商隊的標志。這些都是與稷家達成契約留下的痕跡。

那些圖騰紋大小有異,深淺不一,越淺,就意味著年代越久。黑熊商隊那個就比較淺了,應當是黑熊商隊以前的首領跟稷家達成過某個契約。

也是,沒立契的商隊,稷家不會放任他們在王城坐大。

至于那些圖騰紋的大小,邵玄看了看,王城六大貴族算是其中比較大的了,尤其是稷家和易家,比其他的明顯要大一些,這兩家之間相差卻并不明顯,算起來,稷家其實只比易家大出來一丁點而已。

“莫非,這就是……天地契書?”歸壑不確定地問。

“不錯,正是它!”稷放站在山前,看著上面留下的大大小小的圖騰紋,心中再次涌起一股自豪感。

王城定在這里,也是有原因的。

最早的時候,稷家的先祖選擇這里,就是想,若是某一天遇到不可抵抗的外敵,不管是人還是獸帶來的威脅,在無路可退的時候,稷家可借助天地契書的力量來做最后一搏!

為何稷家會壓過其他幾家成為王城霸主?實力是一方面,還有一個原因,當年能夠獲得這座山認可的,只有稷家!連一向覺得自家火種最強大的易家,也沒能做到!

稷家先祖留下的記載中說過,是稷家先祖的血,喚醒了這座山!

這座山,它只認稷家人,并且還是稷家內部足夠強大的王者血脈!弱者它是不認的,稷放能成功奪位的另一個不為人知的原因就是,他也得到了這座山的認可!

沒有稷家王者血脈的人,誰都不能在這上面私自留下任何痕跡。

是的,任何痕跡!

即便是工甲家制造出來的鋒利的劍矢,就算在上面留下痕跡,也很快會消失,就像是被山自己抹去一樣。這就是稷放所說的,一旦在天地契書上立契,便無法更改的原因。

歸壑幾人仰頭看著眼前的山,這面山壁更像是一個刻著各種圖騰的圖騰墻,而在它里面的,是不屬于任何部落,不屬于任何人、任何獸的原始火種!

他們一直以為天地契書是一個由獸皮、布匹,或者植物制作而成的、類似他們所用的獸皮卷的東西,但沒想到,所謂的天地契書,竟然是一座山!

有一個原始火種附著其上,從某種角度上說,這座山,它是“活”的。(


在搜索引擎輸入 原始戰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原始戰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本站Android客戶端,純綠色,全免費.
點擊這里下載或者在手機上輸入 http://www.ifreeing.com/dl

上一章  |  原始戰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
浮云閱讀Android版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