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大明帝師

第六百九十章 真正的大結局

更新時間:2015-06-22  作者:今晚又打老虎
(女生文學)

“留不留皇上,你以為是你說了算的?江夏,你還是擔心自己死后會不會有人來給你收尸吧。”

江夏還沒從地上站起身來,李八一大吼一聲便一掌朝著江夏拍了過來。江夏頭一扭,眼神猶如利劍。他張口狂吼一聲:“滾!”

這一聲猶如奔雷在耳,李八一頓時感覺自己五臟六腑好像都被這一聲給震裂開了一般,他整個人向后倒飛出去,落地以后身子還**了好遠的距離,李八一猛的一咳嗽,鼻孔、耳朵、嘴里全都滲出了鮮血。

他全身顫抖著,身子橫臥在地上,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江夏。他不相信,他實在是不敢相信。只不過是一聲怒吼,竟然能夠把他傷到如此地步。難道……

李八一全身顫抖的更加嚴重了,一個猶如夢靨一般的猜想在他腦中滋生出來。他怕,他怕自己猜對了,所以他不敢再繼續往那個方向猜。李八一吐著血,提著最后的一口真氣對智覺禪師說道:“大……大師……殺了他,一定要殺了他……”

“南無……阿彌陀佛。”智覺長長地誦念出一聲佛號,看向江夏的眼神之中充滿了艷羨之色。但是很快,那智覺便收斂了那艷羨之色,長長嘆息一聲道:“貧僧常常懷疑,傳說中的超凡之境,是否真的存在。但是直到今日貧僧才明白,超凡之境一直都在那里,只是貧僧未能超凡而已。

身為出家人,期佛法傳誦天下,是貪。羨慕施主入超凡宗師之境,是欲。堪不破紅塵,白修半生佛法,貧僧不配為僧。”

對于智覺說的什么,江夏并不太關心,他知道淡淡地問道:“大師,江夏只想問你,我的兄弟是不是你打傷擒拿的?”

“出家人不打誑語,正是貧僧。”智覺道。

江夏點了點頭,雙手合十對他行了一禮。“大師,江夏敬你是悟道高僧,所以可以承諾你,在你死后絕不將此怒牽連給佛門。”

“施主大善。”智覺一點兒不為江夏這略顯狂妄的話語所憤怒,反而對江夏那話滿懷感激之色。

江夏說道:“既如此,受死吧。”說完,江夏身形一晃,整個人竟然一連帶出了十幾道殘影。在普通人看來,江夏就好像是**成了十幾個人一般。他右手食指伸出來,直接按向智覺的眉心。

智覺五指一張,想要去抵擋江夏這一指。可惜江夏這一指落到智覺手心以后,一道真氣直接就穿透了過去,同時還連帶著穿透了智覺的眉心。

如同花葬魂死時的那樣,智覺后腦彈出一道血箭,身體立刻轟然倒地。不同之處在于,花葬魂死后是睜著眼睛的,而智覺卻是閉上的。這代表著花葬魂死的太快,沒來得及閉眼。而智覺明知自己要死,所以提前就已經先閉了眼。

看見智覺竟然沒在江夏手底下走過一招,李八一哪里可能還不明白,江夏這絕對是已經進入到了超凡宗師之境。他強行提起一口真氣,大聲吼道:“殺了江夏,不然所有人都得人頭落地!”

江夏殺了智覺以后,直接走到蕭殺跟前。“受苦了蕭大哥。”砰!江夏徒手捏斷鎖著蕭殺琵琶骨的鐵鉤。蕭殺悶哼一聲,強行把那穿透了琵琶骨的鐵鉤從身體拉出。他對江夏點了點頭,江夏身后,震天地喊殺聲已經響起。

蕭殺坐在地上盤膝打坐,**地恢復著**真氣。江夏轉身目光一掃,齊齊跑上來的一眾兵將竟然被他這個眼神嚇得倒退了好幾步。江夏眼神淡漠地看著眾人,淡淡說道:“既然你們想要取我性命,那今天江夏就讓你等看看,什么叫超凡宗師之境。”

江夏左右手五指一張,兩名錦衣衛被他強行吸過去。二人被他一把捏碎喉骨,然后手中繡春刀被他握在手中。

此刻蕭殺的真氣也恢復了,正在破開張猛他們身上穿透了琵琶骨的鐵鉤。一名錦衣衛的千戶大喊了一聲,“大家一起上,絕不能讓這幾個逆賊脫去鎖骨鉤!”

“找死。”江夏雙手一揮,兩把繡春刀一下飛出去,然后這兩把繡春刀竟然在空中轉了向,按照江夏揮舞的雙手砍斷了兩名錦衣衛的頭顱。

江夏一下沖進人群當中,兩柄繡春刀虛空漂浮在他的身旁,隨著江夏的手臂揮舞,繡春刀自動翻飛著。血腥的氣息不斷變得濃郁,江夏這殺人的手段哪里還是人?根本就已經是天神才會的法術才對。

“哇哇哇……江夏好猛,好猛啊。比我張猛還猛!”剛剛脫身而出的張猛甚至連盤膝打坐都沒有,直接就沖進了人群。他大聲狂笑著:“終于他奶奶的能殺個痛快了,小雜種們,過來你張猛爺爺這里來受死!”

伴隨著千絕行、布縉云、蕭殺、馬云峰、冷雨、于忍、黃飛躍、尹人面、耿中秋、鐘彬他們一一沖進人群,雖然錦衣衛、京營兵馬的人數不少,但看上去占著上風的,竟然江夏他們。

關鍵還是江夏的手段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你能想象嗎,他現在身旁竟然漂浮了二十多柄繡春刀,刀身所過之處,人就是一排排接連的倒下。

如此一邊倒的殺戮,如此詭異的殺人方式。誰的心臟能承受的了?這一刻什么異姓王,榮華富貴都是假的,全都沒用自己的小命重要。

終于,人群開始潰散,空蕩蕩的京城街道上全都是大喊著“救命”的聲音。等到人群徹底散開了,江夏腳底下的四周全都是尸體,鮮血在他腳下匯聚,看上去好像真正的尸山血海一般。

江夏右手一揮,二十多柄漂浮在身旁的長刀落地。他再次走到鐵棺旁邊,扛著鐵棺往午門走著。蕭殺他們跟著江夏,江夏扭頭對蕭殺他們說道:“你們十一人,一部分去救陽明先生他們,一部分去保護逍遙山莊的人,一部分去聯系講武堂的人。”

“不用我們陪你入宮?”蕭殺問道。

江夏搖了搖頭,堅定不移地吐出兩個字:“不用!”

蕭殺他們相互對望了一眼,都明白以江夏剛才所表現出來的實力,的確是不需要他們陪伴。他們十分有默契的分作了三部分,各自去完成江夏布置的事。

江夏扛著鐵棺,一步一步地走進午門。

皇宮內,自然不會缺少護衛。從走進午門開始,剛剛暫停的殺戮便一直在持續。江夏揮舞間,人命頃刻被其收割。沒有人做到江夏的真氣究竟要什么時候才會被耗盡,也沒有人知道江夏究竟有多強。

只有江夏自己知道,超凡宗師之境,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境界。這個境界完全已經脫離了人所能想象的范疇,否則……又怎能用“超凡”二字來形容?

有詩曰:男兒莫戰粟,有歌與君聽。殺一是為罪,屠萬是為雄。屠得九百萬,即為雄中雄。雄中雄,道不同。看破千年仁義名,但是今生逞雄風。美名不愛愛惡名,殺人百萬心不懲。寧叫萬人切齒恨,不教無有罵我人。放眼世界五千年,何處英雄不殺人!

一步一人頭,一步一亡魂。就這樣,江夏踏著尸體來到了乾清宮門前。在他身后再無一人跟著他,能夠走到此處,膽敢跟著他的人要么是去閻王殿報了到,要么就是已經被他嚇破了膽。

江夏站在乾清宮的門外,并沒有第一時間進去。

反而,滿臉血漬的江夏眼角滲出了眼淚。兩行清淚洗滌著血水,江夏死死地用牙齒咬著自己的下嘴唇。他今時今日的功力,已經能夠聽出朱載江因為害怕,所以劇烈顫抖所引發的空氣微微震蕩。而江夏呢,他卻是心痛。

試問,這人世間還有什么事,能比你視若己出的人想要殺你,會更讓你心痛的?

江夏記起自己當初是如何辛苦保全朱載江的母親李鳳把他生下來,又是如何辛苦的輔助他登基。此心此情,又豈是一句“我本將心比心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能形容的?

江夏哭的幾乎崩潰,已經是超凡宗師的他,無力地單膝跪地。

終于,江夏目光一凝,站起身來。他扛著鐵棺,推門進入乾清宮。

宮內,一身龍袍的朱載江頭戴珠冠,端坐于龍椅之上。他很想竭力保持皇帝的威儀,但是江夏那一路殺人而來的濃濃煞氣,還是讓他控制不住身子越來越大幅度的顫抖。

朱載江顫抖著聲線對江夏說道:“江……江夏……見……見到朕,你……你為何不跪!”

江夏把肩上鐵棺往朱載江面前一扔,鐵棺的重量直接把朱載江面前的龍案壓斷。江夏直接那鐵棺道:“當初劉瑾派人想要殺你,是我妻子的父親用病拖延時間,是棺中之人以一人之力大戰東廠三十六名高手,這才把你救下來。若非是你,棺中之人不會死。要跪,應該是你跪他!”

“不!朕乃千金之子,朕乃萬金之軀。朕……朕不會向任何人下跪的,朕不會!”

“臣王守仁!”

“臣閻洛!”

“臣王仁恩!”

“率文武百官,求見皇上。”

“進來!”江夏淡淡回應。

身上還穿著囚服沒來得及換的王守仁、閻洛、王仁恩三人帶著一眾官員走進乾清宮,王守仁對著江夏跪倒在地上道:“微臣叩見皇上,愿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萬歲萬歲萬萬歲……”

群臣對著江夏山呼萬歲,朱載江頓時崩潰了。他激動地大聲叫道:“你們干什么!朕才是皇上,朕才是皇上!你們!你們!你們都該死,朕要誅你們九族,朕要把你們五馬五尸。哈哈哈……哈哈哈……”

朱載江在乾清宮面前手舞足蹈,整個人似乎已經陷入到了瘋癲的狀態中。江夏走到朱載江面前,一臉心痛地看著癲狂的朱載江。

朱載江在地上翻滾了半天,突然站起身看著江夏問道:“你……你是誰?”

江夏沒有回答。

朱載江眼睛一亮,拍著手道:“我知道了,你是我爹,是我爹!爹,爹……”

朱載江抱著江夏的大腿,口中叫著:“爹,我好餓啊,我要吃飯,我要吃飯……”

“皇上,請千萬不要心軟,養虎為患最后往往為虎所傷。他現在這副模樣,很可能是在偽裝。”王守仁對著江夏說道。

江夏點點頭,他伸手扶起朱載江,替他捋了捋朱載江散亂的頭發。江夏道:“載江,擁有越多,在乎的也就越多。爭的越多,失去的就會越多。生而平凡,也許不是一種悲哀,而是一種幸福。你累了,睡吧……”

江夏右手覆蓋在朱載江的頭頂,真氣微微一吐。朱載江整個人顫抖了一下,頓時吐出了一口鮮血……

(全書終)

后記1:

入冬時,江夏帶著三路大軍準備北伐,卻因為遭遇暴風雪而導致北伐夭折。經過一番折騰,如今春回大地,江夏自然不會忘記還遠在韃靼等待著自己的阿爾蘇。

這一次,江夏沒有再帶任何兵馬,而是一人一馬一劍,就這樣進入到韃靼境內。一路前行,江夏沒遇到絲毫阻礙,直接到了兀良哈。

可汗王庭內,江夏直接提著長劍殺了進去,在江夏的長劍逼迫下,雅仁托婭只好釋放阿爾蘇。最后阿爾蘇親手手刃雅仁托婭,重奪可汗王位。

后記2:

十年過去,江夏召集文武百官,將皇位傳給了江念君。江念君登基儀式完成以后,跑到后宮去見江夏。江夏正與一眾妻兒子女在一起,江念君不解的問江夏:“父皇,您正值壯年,為何不繼續為君?”

江夏微微一笑,說道:“父皇武功已經突破天人之境,可以憑真氣打開微量子恒力力場。憑此,父皇可制造出時空溶洞,然后回到屬于父皇的那個時代。”

“屬于父皇的那個時代?”江念君直接愣住了,他心想屬于父皇的時代,不正是當下的大夏皇朝嗎?

后記3:

中國海南,一棟私人別墅的陽臺。江夏正躺在太陽椅上戴著墨鏡曬太陽,口中卻不停地說道:“哇靠,這妞起碼36c啊,好大……哇靠,這妞的腿,讓老子看看,究竟有多長……喔喔喔……這咪咪,咦?跑的時候抖的那么不自然,假的?又是韓國的整容技術,操了。”

“娘!爹他又在偷看**了,娘……”

“誒,載江,你別亂叫。爹給你買哈根達斯,給你買哈根達斯可以吧……”

“不好意思啊爹,娘她們已經每人給我買了一個哈爾達斯放冰箱里了。大娘、二娘、三娘……爹偷看**洗澡了……”

“江夏!”一頭波浪卷,年輕依舊猶如十八的崔如霜帶著崔念奴等人手提棒球棍走出來,口中罵道:“你個老不羞的東西,你突破天人之境能夠長生不老,活了一百八十年,為什么你這好色的毛病就改不掉呢……”

“江載江,當初爹就不該只毀你的記憶,你個忘恩負義的東西……”

全書就到此結束了,有遺憾,老虎承認。但好在我還是順利結束了他。新書《絕品保鏢》已經在縱橫發布,目前快滿十萬字了。如果覺得老虎已經不值得繼續支持,要走的,老虎只能含淚表示惋惜。如果覺得老虎尚能博君一笑,愿意繼續支持老虎的,老虎感謝您。一路走來,謝謝每一個支持老虎的人。謝謝每一位正版訂閱本書,打賞了本書的人。是你們,給了老虎繼續寫下去的動力,也是你們讓老虎用文字換到了可以溫飽的收入。我不知道該如何回報你們,只能在此說一句對不起和一句我會繼續。

對不起,是因為老虎的更新緩慢拖拉,以及《》太多的情節因為訂閱成績不夠,而夭折在老虎的大腦之中。我會繼續,繼續的絕不是如同《》后期的更新,而是繼續認真的,包含熱情的寫下去。我會繼續,繼續的是一如既往的對你們感恩在心,記得你們每一個訂閱給我的支持。

好了,會繼續跟著老虎走下去的,我們新書繼續再創輝煌。不會跟著老虎走下去的,請相信老虎,老虎真心祝愿你們幸福快樂,感謝你們對于本書的支持。


在搜索引擎輸入 大明帝師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大明帝師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本站Android客戶端,純綠色,全免費.
點擊這里下載或者在手機上輸入 http://www.ifreeing.com/dl

上一章  |  大明帝師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
浮云閱讀Android版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