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移動藏經閣

第三千九百八十一章 沖突

更新時間:2018-06-08  作者:漢寶
    “我送你吧。”

    “不用了,謝謝。”素紅衣拿起傘,慢慢的走入雨中。

    這時候,兩個身影跑到路邊,正好躲在白晨所坐的餐桌旁。

    “白老師。”其中一個男孩是白晨的學生,叫做周彰,可以說是一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

    不過他最大的夢想是成為武者,可惜他在武學上真的沒有一點天賦。

    至于周彰身邊的女孩,應該也是學校的女生,不過不是白晨班級的,所以白晨也不認識。

    女生看到白晨的時候,非常緊張。

    畢竟學校里可不允許戀愛,至少不能明目張膽的戀愛。

    而她和周彰在一起,還被一個老師遇到了,所以很擔心白晨會把他們上報校方。

    白晨只是微微點了點頭:“坐下吧,下這么大的雨,你們去哪里玩了嗎?”

    周彰倒是挺隨意的,對白晨也沒有什么畏懼。

    拉著自己的女友坐了下來:“阿夢,別怕,白老師人很好的。”

    “白老師好,我是高二三班的,陳如夢。”

    “你好。”白晨點點頭:“要喝點什么嗎?我請客。”

    “給我一杯高佳水,阿夢,你要喝什么?”

    所謂的高佳水,其實就是一種超級純凈的純凈水。

    陳如夢還是有些拘謹,低著頭道:“什么都好。”

    “那兩杯高佳水。”

    “你們這是跑了不短的路程吧。”白晨問道。

    “我們去海邊了。”

    “這個時節不要去海邊玩,這個時節會有些變異生物上岸產卵。”白晨說道。

    “哦,那我們就不去了。”周彰很爽快的答應下來。

    在班級中,白晨很少會要求自己的學生做什么,哪怕是學習成績很差的學生,他也從來不會去區別對待,基本上每個學生都是一視同仁。

    可是,他所要求的事情,那就一定要遵守。

    在一年前,他的同學就有一個,因為和鎮子上的流氓混在一起。

    白晨警告了兩次,最后那個同學原本混一起的流氓還跑到學校來,白晨把那些流氓解決了后,他讓那個同學在學校操場跑了七天,每天都一直跑到那個同學吐了為止。

    第二天繼續,第三天繼續一直持續到第七天。

    自那以后,就再也沒有人敢違背白晨的要求了。

    別說是他們這樣的學生,就連學校的老師都沒有人敢惹這位白老師。

    上次幾個自己組建了學校社團的同學,向學校申請活動室,結果教導主任一直不批。

    白老師直接踹開教導主任的大門,當時那位教導主任可是正在和另外一個女老師。

    白老師直接提著教導主任,把他半個身體懸在十二樓的陽臺外面。

    然后把申請拍在教導主任的臉上,讓他簽了申請,這才把他丟陽臺內。

    不過那天之后,教導主任和那位女老師就再也沒來過學校。

    “白老師,我剛才看到你桌子這邊坐著一個白衣服的女人,那個女人是誰?”

    “相親對象。”白晨淡然說道。

    “那結果呢?你們談的怎么樣了?”

    “沒有結果。”

    “又失敗了啊?白老師,不行啊,你老是這樣,女人最不喜歡你這種冷漠的人了,你應該表現的熱情一點。”

    “你現在不是為我的感情擔心,而是應該擔心一下自己的。”

    “白老師,你會阻止我和阿夢?”

    “不,我不會阻止你,可是她父親會。”白晨轉過頭,看向雨中過來的一個人。

    看那個男人怒發沖冠的樣子就知道,他現在的心情有多狂躁。

    男子過來,直接一把提起周彰的衣領子。

    “爸爸,你不要動手啊。”陳如夢連忙拉住自己的爸爸。

    “小子,你敢誘騙我女兒,看我不打死你。”

    “白老師,救命啊”周彰只能向白晨求助。

    白晨依然坐在原位上:“先生,你請隨意。”

    白晨這么說,陳爸爸反而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你是他的老師?”

    “是。”

    “你的學生勾引我的女兒,你還在這里袖手旁觀,你怎么做老師的?”

    白晨看了眼周彰,對陳爸爸說道:“感情這種東西,堵不如疏,只要能夠確保,在他們成年之前不會發生關系,治愈感情方面的訴求,我不覺得他們任何一個有什么錯,你越是阻止,可能激起的反彈就越大,倒不如在有監管的情況下,適當的給他們一些空間當然了,如果是感覺自己的女兒吃虧了,你完全可以打他一頓。”

    “阿夢,這小子有沒有欺負你?”

    “沒有啊,爸爸你不要在這里說這些事好不好。”阿夢滿臉通紅的說道。

    “算你小子走運,你要是敢碰我女兒一根指頭,看不打打斷你的腿,阿夢跟我家。”

    阿夢只能跟著她爸爸去,周彰滿臉的委屈:“白老師,你怎么不幫我?”

    “怎么幫你?幫你打你女朋友的父親一頓嗎?我剛才沒告訴他,你和你的女友牽手了,已經是在幫你了。”

    周彰郁悶的看著白晨,白晨又道:“對了,這兩杯高佳水,你要一個人喝完。”

    白晨起身,看著周彰問道:“你需要傘嗎?”

    “不用了,白老師,您要走了嗎?”

    “嗯記得把水喝完再走。”

    周彰看著白晨,漫步在雨中,逐漸消失的背影。

    周彰對白晨的認識非常的奇怪,他總覺得白晨是個非常奇怪的人。

    這位白老師知識豐富,幾乎問他什么問題,他都能對答如流。

    可是他又是個武者,目前明確知道的是,他是個先天武者。

    而武者的待遇遠比教師要高很多,甚至有諸多的光環。

    可是這位白老師卻從不以武者自居,他似乎對什么都不感興趣。

    只是,他同時也是一個態度強硬的老師,他不會為任何人改變自己的決定。

    很多時候,身份地位比他更高的人對他做出什么要求,他也都是置之不理。

    哪怕是學校的校長,每次面對白晨的時候,也是屏住呼吸。

    白晨在學校里動手的次數不在少數,只要在學校里待過一兩年的,不管是學生還是老師,都對白晨的暴力不會陌生。

    估計也就新來的老師或者新生,才會誤以為白晨只是孤僻。

    有小道消息說,白晨連校長都打過。

    雖然白晨平日里不和任何的老師交流,可是他在學校里的傳聞也是最多的。

    白晨走在林間的小路上,這時候一輛車從后面追上來,車上冒出一個腦袋。

    “朋友,這附近哪里能打獵?”

    白晨低頭看了眼車內,四五個年輕男女擠在車內。

    “這里不允許打獵。”

    “我怎么沒聽說過?”

    “是啊,我也沒聽說過,我來這里的時候就打聽過,這里沒有禁獵的規矩。”車內的男男女女,你一言我一語的說道。

    白晨淡然道:“這里是我的地,我說不允許打獵,那就不允許打獵。”

    “你算什么東西?你”

    年輕人正要推開車門下來,可是白晨的手已經抓過來,直接把年輕人從車窗扯了出來,摁在泥濘中,一只腳踩在年輕人的腦袋上,讓他的臉完全的浸在水坑里。

    “現在聽明白我的話了嗎?這里不允許打獵?”

    所有人都嚇到了,不敢做聲。

    地上臉著地的年輕人也是重重的點頭,白晨這才松開腳,撐著傘離去。

    可是就在這時候,從地上爬起來的年輕人,突然從車內拉出獵槍,指向白晨的背后:“給我去死”

    只是,沒等他開槍,他就看到眼前一道血色的弧線劃過。

    他的一條胳膊連同獵槍一起飛了起來,他的半個肩膀都被切了下來。

    年輕人倒在地上,哇哇大叫起來。

    白晨冷漠的轉身離去,車內的人這才反應過來,手忙腳亂的把同伴拉上車。

    “我兒子怎么樣?我兒子怎么樣了?”

    “羅先生,我很抱歉,你的兒子左臂無法接上。”

    “什么?為什么會這樣?我兒子的手臂不是撿來了嗎?而且從事發到手術,也沒超過一個小時,為什么無法接來?你知道我兒子可是個練武的天才嗎?如果失去了手臂,他的未來就毀了。”羅奧激動悲憤的叫道。

    “羅先生,你兒子的傷口似乎受到了感染,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

    “一點辦法都沒有?”

    醫生搖了搖頭:“抱歉,我無能為力。”

    羅奧臉色陰沉無比,來到手術室前的時候,他看到自己兒子的幾個朋友,就在手術室門口,一個個神色惶恐的看著羅奧。

    “說,到底是怎么事。”

    被羅奧的語氣嚇到,一群人更加惶恐,其中一個年輕的女孩已經嚇哭了。

    “是那個人是那個人他傷了羅達。”

    “那個人?那個人是什么人?”

    “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們要去那里打獵,他說那里是他的,不許打獵,然后然后羅達羅達就要開槍射他,接著就”

    羅奧臉色一寒,這件事不能是自己兒子的錯,因為他必須找一個正當的理由出手。

    自己兒子的傷不能白受!

    自己要給兒子報仇!

    請:


在搜索引擎輸入 移動藏經閣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移動藏經閣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本站Android客戶端,純綠色,全免費.
點擊這里下載或者在手機上輸入 http://www.ifreeing.com/dl

上一章  |  移動藏經閣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
浮云閱讀Android版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