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網游之劍刃舞者

第二千五百二十五章,救贖

更新時間:2018-06-26  作者:不是聞人
想要在萬眾矚目之下完成搶親,那絕對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另外,搶到了人可不算完,真正難的,是如何在搶到人之后脫離現場,并避開皇帝的追捕!

“以你們家和史塔爾伯伯家的關系,婚禮的時候,你完全可以成為瑞克的伴郎,這樣的話,你就能盡可能地接近春香!”

說著,妮莎便打開了一張電子地圖,一邊放大著地圖一邊說道:“從目前的宣傳上來看,婚禮的會場,應該會選擇在斯特威爾大教堂,因為到時候會有各國政要參與婚禮,所以會場的警備工作,必然會非常森嚴!”

“這個我倒是有不同的看法!”

聞言,妮莎這就朝“杜林特”望了過去,示意他接著往下說,在她的注目下,“杜林特”盯著電子地圖說道:“獅鷹城近期才展開了一輪地毯式的搜查行動,治安情況可以說是近幾年來最好的時期了!而咱們的皇帝陛下好大喜功,這種情況下,他不可能不向外界炫耀一下獅鷹城的治安,是以,我認為,婚禮會場的警備人員,反而會比正常情況下要少不少!”

妮莎皺著眉頭考慮一下,而后輕輕地點了點頭,“但是,最基本的警備人員還是有的,我們必須要想辦法從他們的眼皮底下溜走才行!”

聽到這兒,考慮了片刻的“杜林特”忽然便笑了出來,“妮莎,你說,以我的身份,如果我主動請纓的話,成為會場警衛隊隊長的機會有多大呢?”

妮莎微微一愣,繼而挑著眉頭道:“你要是主動請纓的話,只要能說服克魯伯伯,成為警衛隊長還是沒有什么問題的,但是那樣一來,你就沒辦法近距離接觸到春香了!”畢竟,作為警衛隊長的話,便需要一直駐守在崗位上,就算婚禮正是進行,從職責上來說,他也是不能抽身離開的!

“但是這樣才更符合我的身份不是么?”“杜林特”一臉笑容地說道,喜歡的人要結婚了,新浪卻不是他,這種時候要是讓“杜林特”再以伴郎的身份出現,反而會讓其他人感覺有些怪異!但是“杜林特”作為克魯家唯一的子嗣,如果沒有特殊情況的話,不論如何是必須要出席婚禮的,這種情況下,選擇不去直接參加,而是成為婚禮的守護者,這反而更符合“杜林特”應有的定位!

“好像是這個道理呢!”妮莎驚奇地想了想,結果發現,果然“杜林特”所想到的這個身份,反而要比伴郎合適太多了!

“但是,就算成為了警衛隊長,警衛的最優先服從對象,還是皇帝啊!一旦你準備搶親的事實暴露,皇帝只要一聲令下,你這警衛隊長根本屁用都不頂,除非你能讓所有警衛只聽從你一個人的命令!”說到這兒,妮莎的表情便是一驚,繼而瞪大了眼睛盯著“杜林特”道:“你不會想要用拘禁頭盔吧?!”

拘禁頭盔是什么玩意兒呢?林錚聽得有些疑惑,不過算了,反正又用不著這種東西,當下這就和妮莎說道:“用那個的話,太過明顯了,只要有人稍微注意一下,很快就會被識破的!”

“這樣的話,你到底準備怎么做呢?”

聞言,“杜林特”這就狡黠地說道:“我一個人都不打算用,等我把警衛隊長的身份弄到手,我就立刻改造一批機器人!因為會場需要的警衛并不會太多,所以,在婚禮開始之前,是完全足夠我改造出足夠的機器人的!”

“你想得也太美了!”妮莎沒好氣地說道,“婚禮開始之前,你這個警衛隊長就需要帶領隊伍對整個會場周邊進行嚴密的排查,那會兒你上哪兒弄到足夠的機器人呢?”

“這有多難的!”“杜林特”滿不在乎地說道,“一開始當然用普通的部隊充當警衛,等到我把的機器人都做好了,再把所有隊員集合起來,想辦法把他們綁起來不就行了!”

“被你這么一說還真是簡單呢!”妮莎沒好氣地說道,“那既然你都已經想好了辦法,還拉我下水干嘛?!”

“什么話!”“杜林特”一本正經地說道,“你可是這次行動最為重要的人呢!”

“我?最重要?”妮莎聽得一陣驚奇,“我怎么就成最重要的了?”

“這是當然的啊!”說著,“杜林特”便嘆了口氣,“說到底,搶親這事兒,總不能是一廂情愿的,如果說春香不愿意跟我離開的話,那么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無用的!”

妮莎聽罷,這就沉默了起來,確實,以春香的本事,假如說春香并不想跟杜林特離開的話,那么杜林特是完全沒有機會的!而就目前來說,春香對杜林特的感情,更多的是傾向于反感,讓春香在瑞克和杜林特中挑選一個的話,妮莎也不敢肯定她一定會選擇杜林特!

這時,“杜林特”換便拿出來一個裝裱得相當精致的信封,對妮莎說道:“春香與皇室的姐妹關系并不親密,應該不會有人公主想要當她的伴娘,所以,我想讓你當這個伴娘,到時候你就能提前見到她,將這封信送到她手上。”

妮莎接過了信封,卻又白了“杜林特”一眼,“我可是獅鷹學院的王子殿下,你讓我去當伴娘?”

“王子殿下守護在公主殿下身邊,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王子殿下應該成為公主殿下的丈夫而不是伴娘!”妮莎沒好氣地說道,說著便抬起手中的信封看了一眼,“你里面到底寫啥了?”

“你打開來看看不就知道了!”

但話音剛落,妮莎卻將信封收了起來,瞪了一眼“杜林特”道:“不想說就干脆點兒,讓我自己看算什么?!王子可不會偷看別人的信,更別說是別人的情書!”

“你還真把自己當王子了!”“杜林特”好笑地說道,“小心嫁不出去哦!”

“那么多可愛的學妹準備嫁給我呢,我干嘛要嫁人啊!”妮莎一臉得意地說道,說完后,這又將電子地圖給拉到了面前,“行了,情書我會幫你送到她手上的,咱們還是討論一下,人搶到了之后,你改往哪兒跑吧!”

討論了一個多小時之后,兩人基本算是把計劃給確定下來了,“杜林特”還想留下妮莎吃個午飯,但是妮莎現在一刻也待不住,伴娘的事情,她還得回去好好想想辦法才行,公主的伴娘,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當上的,更別說,是如今已經成為焦點的公主,如何自然地得到伴娘的資格,這可是個大問題!

林錚走到窗邊,向外望去,正好就看到了走出門的妮莎,似乎察覺到注視著她的目光,妮莎忽然抬起了頭,而后一臉笑意地揮起手來。

“真是個帥氣的女孩子呢一平!”巽很是贊嘆地說道。

“獅鷹學院的王子殿下呢,你當是水貨不成?”林錚好笑地說道。

“但是咱們好像沒有必要將她給拖下水呢!”巽幽幽地說道,給春香傳達消息的話,他們自己過去就行了,幽影姿態下,皇宮那點兒守衛力量根本就是擺設!

“那樣的話就太突兀了巽!你想想,春香不喜歡杜林特的事情,可是有很多人知道的,這要是婚禮上簡簡單單地就和杜林特一塊離開,豈不是太不符合常理了?”和妮莎碰面之后,林錚還真是想到了不少之前沒有留意到的問題,可以說,妮莎的出現,真真是幫了林錚的大忙了!

妮莎離開了杜林特家之后,立刻便回到了自家的大宅中。正好這就趕上了家中的午餐。餐桌上,就在妮莎琢磨著要怎么提出成為春香的伴娘時,雙親忽然便興致勃勃地聊起了塔巴斯侯爵家那鋪天蓋地的大宣傳,這次由塔巴斯侯爵家親手操刀的皇室婚禮,可真是擺足了排場,絕對是百年來最為隆重的一次婚禮了,這就算是當初梅蘭皇帝新婚的時候,可也遠遠沒有現在這個場面啊!

說著兩人這就打趣起了自家閨女兒,問她要不要體驗一下世紀婚禮什么的,當然,前提是,你得趕緊找到對象才行!

聽得一陣無語的妮莎隨口說了句,要體驗一下這世紀婚禮還不簡單,只要成為春香的伴娘就可以了,正好她在學院里面和春香關系還不錯呢!

沒想到就是這么隨口的一句話,竟然大有奇效!母親聽罷,立刻便幻想起了閨女兒穿上伴娘裝的模樣,那是越想越樂呵,平時妮莎除了學校的制服之外,總是打扮得像個男孩子呢,作為母親,她自豪地認為,自家閨女兒也可以非常溫婉漂亮的!于是就這么定了,為了看到女兒穿上伴娘裝,雙親這飯才剛吃完,這就興致勃勃地朝皇宮跑了過去,準備給妮莎爭取到伴娘的身份。

這就成了啊!

站在春香的房間門口,妮莎表情一臉的呆滯,這速度快得,讓妮莎到現在都有點兒沒反應過來。回過神后,妮莎這就拍了拍自己的臉,露出來在學院時那爽朗燦爛的王子微笑,而后伸手敲響了春香的房門。

“誰——?”春香的聲音從屋內傳出,讓妮莎聽著感覺有些不對勁,不過還是應道:“是我啦春香,妮莎!”

妮莎話音落下后,屋內便沉默了起來,片刻,妮莎這才聽到了輕輕的腳步聲,隨之:“咔嚓”一聲,房間的大門便被打開了。

看到眼前的春香,妮莎頓時便給嚇了一跳,卻見春香臉色蒼白,雙目有些呆滯無神,頭發都顯得相當的凌亂,“你怎么憔悴成這個德行了!?”妮莎吃驚地叫道。說著,這就扶著春香的肩膀一塊走進了房間內,結果進了房間之后,屋內那一片狼藉,更是把妮莎給嚇得不輕。

“春香!到底發生什么事情了?!”

“沒什么特別的事情。”春香努力擠出來一抹干澀的笑容,“只是心情不好,稍微發泄了一下而已。”

這只是稍微發泄一下而已么?!妮莎四下張望了一番,發現除了那張床之外,屋里面幾乎所有東西被摧毀了,你這得發多大的火才能把好好的房間給折騰成這個德行啊!

看了眼彈簧都蹦出來的沙發,春香這就對妮莎說道:“到床上坐坐吧!”

兩人在床上坐定,春香便問道:“你怎么過來的?我現在的情況,他們應該不會隨便讓人過來見我的才是。”

“你結婚的時候,我可是伴娘,能不過來看看你么?”

春香聽這便是一愣,回過神來,這就淡淡地笑道:“是么?我們的王子殿下竟然要成為我的伴娘了么?我很想看看,我們的王子殿下,穿上伴娘裝之后,會不會就變成公主殿下了呢!”

“你這是在挑釁我是吧?!”妮莎沒好氣地指了下春香的頭道,但說完后卻長嘆了一口氣,“具體的事情,我也就不問你了,想必你也不會和我說!”

春香笑而不語,妮莎說得沒錯,很多事情,是不能對別人說的,哪怕她再怎么相信妮莎都不行!忽然春香的神色便是一愣,這時,拿著信封的妮莎說道:“這是某個笨蛋托我給你帶過來的,不介意的話,你就看看吧!”

“杜林特么?”

見到妮莎輕輕地點了點頭,春香便沉默了起來,許久,春香伸手接過了信封,輕輕道:“你為什么總要做這種事情呢妮莎?”

“誰讓我認識那么一個笨蛋呢!”妮莎無奈地搖起頭道,說著,妮莎便站了起來,“那么,我先回避一下吧!”

“不用了妮莎,你也看看吧!”

“算了吧!這是寫給你,又不是寫給我的!”說完,妮莎便大步地離開了房間,并把門給帶上了。

“嘭——”地一聲之后,春香的房間便再次陷入了一片寂靜中。床上,春香捧著信封愣了好久,終于還是伸出手,緩緩地揭開了信封。

從信封中取出來一張信箋,展開后,春香的眉頭便皺了起來,這是,白紙?

就在春香懷疑杜林特無聊地耍出來什么小花招時,她手中的信箋忽然便綻放出來一片金光,隨之一道道金色的符文便從那信箋上投映到了房間四周,形成了一個封閉的金色空間。

杜林特那家伙,竟然還有這種奇妙的本事?春香才露出驚詫的表情,下一刻,她手中的信箋便燃起了黑色的火焰,嚇得春香下意識地便將信箋給扔了出去,結果信箋落在地上之后,上面的黑色火焰猛然燎原,轉瞬間便化成了一人高,而后在春香驚愕的目光下,一道人影這就從火焰之后現身了。

“指揮官!!”

看到從烈焰中走出的林錚,春香頓時便震驚地大叫了起來,但叫完之后,春香猛地便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神色有些慌張地四下張望了起來。

“不用擔心,這個房間已經被我布置下了隔音結界,這里再大的聲音,外面也是聽不到的!”

聽到林錚的話,春香這才松開了自己嘴上的手,長吐出來一口氣。但很快,春香便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指揮官怎么會在杜林特的信箋上出現的?

“現在的杜林特就是我,至于他本人,已經被我扔去修煉了!”

原來是指揮官變成了杜林特,這樣的話,那倒是說得通了呢!但是,“指揮官,您特意用這種方式來找我,究竟有何事情?”想到自己已經被逐出了新月號,春香的眼神頓時便暗淡了幾分,是了,她已經沒有資格喊指揮官了,現在的她,應該喊……

“菲娜很是想念你呢!”

春香聽得身體便是一震,隨之低下頭便掉起了淚珠子,“我已經沒有資格再去見她了,我,我已經不是您的部下了!”

看著默默落淚的春香,林錚這就輕輕地嘆了口氣,走上前,伸手便按住了春香的頭,“春香,新月號的傳統你還記得吧?”

“上了新月號,大家就是親人!”春香喃喃地說道,“可是呢……”

“這就夠了春香!”林錚打斷了春香的話,微笑道:“親人的話,就應該相互體諒,既然是親人的話,那么你被別人欺負了,我們自然會幫你出氣!!”

聽到這兒,春香猛地便抬起頭,吃驚地盯緊了林錚,“您……”

“傻瓜!”林錚用力地揉起了春香的頭,“像這樣的事情,你就該第一時間和大家說,你覺得是新月號和大家的能耐大一點兒呢,還是梅蘭皇帝的能耐大一點兒呢?”

林錚話音一落,春香的淚珠子就再也控制不住,一肚子的委屈頓時便爆發了出來,撲到林錚身上便痛哭了出來,“我舍不得!我舍不得菲娜,我舍不得大家,也舍不得我的冬雪!可是媽媽!媽媽不見了!指揮官,媽媽不見了!!”

和白麗的親情,成了束縛春香的枷鎖,她無法拋棄白麗,正如她自己所說,不管希望有多渺茫都好,總歸是有希望,而她要是一走了之,那么白麗就連這最后的希望都沒有了!作為一個女兒,她只能這般委屈自己,以獲得媽媽那微乎其微的,活下去的希望!

摟著痛哭的春香,林錚不由嘆了口氣,隨之眼中便流露出來暴虐的火氣,用白麗的孝心來束縛她,這樣的渣滓,沒有資格稱之為父親!更沒有資格稱之為人!!


在搜索引擎輸入 網游之劍刃舞者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網游之劍刃舞者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本站Android客戶端,純綠色,全免費.
點擊這里下載或者在手機上輸入 http://www.ifreeing.com/dl

上一章  |  網游之劍刃舞者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
浮云閱讀Android版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