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網游之劍刃舞者

第二千五百零八章,春香

更新時間:2018-06-08  作者:不是聞人
“神棍,你剛才干嘛了?”離開地下實驗室的路上,狄李思納悶著問道、

林錚聽著便是一笑,“沒有干嘛。就是看那些人研究得那么辛苦,稍微給了他們一點兒提示而已,估計這兩天,他們就能研究出來非常強效的肉體增強劑,以后也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狄李思立刻便露出了一臉狐疑之色,“你會這么好心?!”

“怎么不呢?”林錚神色揶揄地說道,“機械降神可是個找死的計劃,早點兒讓計劃完成,也能讓皇帝早點兒去死嘛!”

“但是主人!萬一這研究成果給埃文森那些家伙拿走了呢?”四娘有些擔心地說道。

但林錚卻笑道:“他們要是能拿走的話,我不知道多高興呢!”

聽林錚這么一說,就算是狄李思這個小笨蛋也已經明白了,果然神棍這家伙就沒安好心,他給那些研究人員的提示的東西,只怕副作用不小呢!

離開了地下通道,林錚神識一掃,一下便感應到了春香的氣息,而后直接便瞬間移動了過去,反正,就春香的實力,還沒辦法察覺到空間波動。

這一到春香的房間,林錚幾個頓時便有些瞪眼!放眼望去,屋里面幾乎所有的東西,都已經被砸得稀巴爛,墻壁上,衣柜等家具上,更是布滿了一道道斬痕,不知道的還以為這里經歷過一場兇惡的大戰!

看著著一片狼藉,林錚心下也是一陣咋舌。果然性格這種東西,就是沒辦法那么簡單地矯正掉啊!在新月號那充滿了友誼與歡樂的環境中,春香可以一直保持著那種陽光活潑的性格,或許,那才是她內心深處真正想要的吧!而一回到這個令她感到厭惡的環境,她以往的性格就很難再壓抑下去了,看看這房間,整得跟六國大戰是的。

狄李思正要發出驚呼,林錚伸出手指便堵住了這小笨蛋的嘴巴,結果狄李思氣憤地張嘴便是一咬,差點兒沒讓林錚慘叫出來!這小笨蛋不愧是一條笨魚啊!絕對是用魚鉤都能釣上來的笨蛋!

就在林錚疼得齜牙咧嘴的時候,躺在床上的春香忽然便翻過了身,香汗淋漓的臉上貼著一縷縷產長發,看上去頗為嫵媚。茫然地盯著華麗的天花板一陣之后,兩行清淚這就從春香眼角滑落了下去。

“媽媽——!”春香充滿眷戀地一聲呢喃,“你到底在哪兒啊!?”

想起了溫柔的媽媽,春香頓時便不爭氣地抽噎了起來,這樣的日子,她已經受夠了!曾經憧憬的父親,只是一個人渣,外人眼中鮮亮的皇室,也只是個藏污納垢的糞坑。這樣的皇室,這樣的家庭,不是她從小所渴望的童話生活,而是一場揮之不去的夢魘!如果有媽媽在的話,就算是夢魘,她也還能支持下去,可是現在,她連媽媽都見不到了,以那個人渣的性格,她都不敢去想象媽媽的情況,或許,她這輩子已經無法再見到媽媽了!

看著抽噎中的春香,狄李思咬著林錚的嘴巴這就松開了,總的來說,狄李思還是挺心軟的,畢竟歲數還小,看到春香這種模樣,心里便感覺有些酸酸的。回過頭,這就伸手拽了拽林錚的衣領,他不喜歡看到這種凄慘的場面,反正現在也已經弄清楚了春香背后的關系,也就沒有必要再讓她留在這里了,看她傷心的。

林錚眉頭微微一皺,雖說讓春香回來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但是這時候貿然地把春香帶走,只會暴露出來他們的意圖而已,萬一讓皇帝和埃文森那些家伙有了防備,行動起來可就麻煩多了!

就在林錚琢磨著要怎么解決春香的問題時,房間的門忽然被敲響,讓林錚猛地回過神來。

敲門聲連續響了兩下,春香這才反應過來,連忙坐起后,抓起床上的衣服便往自己臉上糊了起來。擦干了臉上的淚痕后,春香這才喊道:“請進!”

話音一落,門便被打開了,走進來的,正是將春香領回皇宮的老管家哈博。一看到來人是哈博,春香的神情頓時便輕松了不少,而哈博在看到屋內的一片狼藉之后,卻是苦澀地嘆了口氣。

“哈博爺爺,有什么事?”

聽到春香的話,哈博這就朝她望了過去,繼而走了上前,從胸前的口袋拿出來潔白的手巾,擦拭了起了春香的眼角。在春香有些不好意思地接過手巾之后,哈博忽然說道:“公主殿下,您還是走吧!”

春香身體微微一頓,隨即一邊擦著眼角,一邊說道:“謝謝哈博爺爺,但是不行,我要是就這么走了,不就是拋棄了媽媽么?”

“殿下!”哈博滿眼心疼地按住了春香的肩膀,“您的母親,很可能已經不在了,您就算再勉強下去,也不一定能夠看到希望!”

春香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淚,又一次滑落了下來,然而,在擦了下眼淚之后,春香卻搖起頭,說道:“就算只有微小的希望,我也要留下來!”

“這不值得啊殿下!”

但春香依然搖頭,“這是我作為一個女兒,必須要去做的事情,不管希望有多渺茫都好,總歸是有希望,而我要是一走了之,那么媽媽就連這最后的希望都沒有了!”說話間,春香已經淚流滿面,忽然她抬起頭,望著哈博道:“哈博爺爺,我已經沒有什么是屬于我的東西,只有媽媽,還是屬于我的,永遠都是屬于我的,要是連媽媽都沒有了,那我就算離開了這里,又該如何生存下去呢?”

哈博被春香說得便是一愣,凝視著她那堅定而絕望雙眸片刻,哈博終于痛苦地閉上了眼睛,拳頭緊握地低喝道:“當初你們就不該來到這里!!”

春香露出了凄婉的笑容,輕輕說道:“現在說什么都已經太遲了,不過,來了也好,來過了,下輩子就不會再對這里有任何的牽掛了!”

“殿下——!!”哈博心疼地看著春香,從春香來到這里,就一直都是他在照顧的,十年的時間啊!從一個頑皮的丫頭,成長為現在亭亭玉立的少女,哈博為她傾注多少的感情,在他心目中,春香和自己的孫女就沒什么兩樣,如今看到春香心死如灰,哈博簡直心如刀割!

抹了一把眼淚,春香機械地對哈博微笑道:“哈博爺爺!那個人讓您過來做什么?”

哈博痛苦地緊閉上雙眼,始終不愿意說出他的來意。但春香見狀,卻徑自從床上站了起來,“是史塔爾公爵家里來人了吧!”說著,春香便走到了化妝臺前,隨手抓起一塊鏡子碎片放好后,就這么對著那碎片梳妝了起來。

哈博抓住了她手中的梳子,無言地替她梳理了起來,亂糟糟的一頭棕發經過哈博的整理,轉眼便恢復了柔順的外形。看著碎片映照出來的自己,春香臉上露出來一抹干枯的笑容,起身便對哈博說道:“謝謝哈博爺爺!”說完,這就盈盈地走出了房間,看著她離開的背影,哈博兩顆老淚便涌了出來,回過神后,連忙擦了擦眼睛,這才追著春香一塊小跑著離開。

“啪嗒——”兩顆晶瑩的明珠,忽然掉落在房間中,林錚一低頭,便看到狄李思兩眼的淚珠子不斷地涌出來,最后化成了一顆顆明珠,掉在地面上。

四娘也發出了一聲抽噎,帶著鼻音說道:“主人!春香也太可憐了!”一直安靜不語的伊比絲,下意識地便抓緊了林錚的衣襟,對她來說,主人的重要性,就和白麗之于春香一樣,她無法想象,要是自己等不到主人回到身邊,會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神棍——!”狄李思有些氣憤地叫道,“春香都變成這樣了,你就不能把她帶回去么?!”

聞言,才安撫伊比絲和四娘的林錚,這就按住了狄李思的腦袋,“帶走她容易,但是那樣一來的話,我們之前所做的事情,就全都白費了!”

“這種時候了,還要考慮那么多嗎?!”

聽著狄李思言語中的一絲怨念,林錚不由得嘆了口氣,“并不是隨便把人給帶走,就是對春香最好的狄李思,你有沒有想過,現在的她,已經對新月號上的大家充滿了負罪感,假如說,因為救了她,又把事情變得更加糟糕,你猜她知道了,心里會是什么感受?!”

狄李思聽得一陣啞口無言,他不得不承認,神棍這家伙說的,的確很對!春香的性子其實非常偏執,這個從她陷入幻境時的表現就能知道了,如果讓他背負上更多的負罪感,她一定會死鉆牛角尖的,以后甚至可能永遠不會回到新月號上,那樣的話,他們該怎么和菲娜交代啊!

眼看著狄李思郁悶地鼓起臉,林錚這就露出了無奈的笑容,“別操心了!會有辦法的!至少春香也不會輕易地去尋死,畢竟她對白麗的執念,你們也是聽到了的!”

“可是春香就要嫁給那個什么公爵的兒子了!”四娘還是難以平靜,“那個皇后看起來就不像是什么好人的樣子,她給春香挑的老公,肯定不是什么正經人!”

“就是!就是!”狄李思一陣附和,可算是找到重點了!

這小笨蛋,你是為了挑刺而挑刺的嗎?!看著連連點頭的狄李思,林錚便有些哭笑不得,“結婚這種事兒,怎么可能是一兩天就完成的事兒,更別說是臭規矩最多的皇家!”說著,林錚便拍了下狄李思的腦袋瓜子,在狄李思不滿地嚷嚷時,這就笑道:“好了,都安靜點兒,咱們跟過去看看再說!”

神識一掃,在捕捉到了春香的氣息之后,林錚便直接瞬間移動了過去,一眨眼的功夫,他么便從春香的房間,來到了皇宮的大廳中。

才來到大廳中,林錚他們便聽到了一陣憨笑聲,循聲望去,頓時便瞪大了眼睛!雖然他們早就預料到,那個惡毒皇后,只怕不可能給春香安排什么像樣的婚事,但是萬萬沒有想到,結果竟然會如此的不堪!

映入林錚他們眼前的,是一個看上去相當憨厚的男人,三十歲左右的光景,身上穿著華貴的禮服,一看就不是什么平凡出生的人家!而站在他身邊的,是一名發鬢頒白的半老男人,他的個子很是挺拔,雖然穿著顯得有些樸素,但身上的氣質卻很是非凡,基本上用不著猜便能知道,那定然便是那個史塔爾公爵!這樣一來,那個憨厚的男人只能是史塔爾公爵的長子了!

好吧!“憨厚”只是客氣點兒的說法,直觀來說的話,這就是個白癡。史塔爾公爵滿眼無奈又帶著關切地拉著兒子的手,而他兒子卻流著口水,一直對著春香傻笑,因為皇后剛才說了,以后春香就是他的老婆了,他不理解老婆的意義,但皇后告訴他,成了他的老婆后,春香會一直陪他玩,他想要一個一直陪他玩的人!

無奈地嘆了口氣后,史塔爾公爵對皇帝和皇后說道:“陛下!殿下!瑞克的情況您二位也看到了,這孩子癡愚不通世事,實在不是公主殿下的良配,還請陛下殿下,收回成命,切勿耽誤了公主殿下的幸福!”

聞言,皇帝這就笑道:“公爵何出此言,瑞克和孩子可是您的嫡子,論身份地位,和春香也是門當戶對,再說這孩子雖然癡愚,但對春香來說卻也是一件好事,春香個性要強,容不得伴侶三心二意,和瑞克正是絕配,成婚之后,定能幸福美滿一生,何來耽誤一說啊?”

而皇后也笑道:“早前提起這門親事的時候,我和陛下便已經征求過春香的意見了,她自己對于這門親事也沒有任何的意見,很是贊同!不過公爵大人既然擔心,不若聽聽春香自己的意見,是吧,春香!?”

在皇后那帶著快意的怨毒眼神中,春香卻一點兒不為所動,她的心都已經死了,嫁給誰,和她又有什么關系呢?!皇后話音剛落,春香便機械地對著史塔爾公爵一笑,“公爵大人,春香對這門親事并沒有什么意見,能與瑞克哥哥結為夫婦,也是春香的榮幸!”

春香的反應讓皇后感到一陣不痛快,但還是對史塔爾公爵笑道:“公爵大人聽到了,這孩子可是非常期待呢!”

“那就這么定下來吧!”皇帝這就敲定了春香和傻子瑞克的婚事,面帶微笑地對史塔爾公爵說道:“我看過了,三天后正是個婚嫁的好日子,擇日不如撞日,婚期就定在三天后好了!”

“這么快?!”史塔爾公爵大吃一驚,就算明知道皇帝夫婦不待見春香,但不管怎么說,春香都是一個公主,按照公主出嫁的禮儀,三天的時間是絕對不夠的!

“畢竟良辰吉日難得!”皇帝一臉笑意地說道,“不然公爵以為哪天比較好呢?”

迎著皇帝那充滿了侵略性的目光,史塔爾公爵到底只能低下頭道:“那就以陛下的意思來操辦吧!”

“如此甚好!”皇帝點了點頭,“那么,婚禮的事情,就交給公爵操辦了,說起來,我國也有好長時間沒有什么喜事了,這次可得辦得盛大一點兒才行,婚禮所需用度,公爵可以向財政官支取!”

“是!陛下!”史塔爾公爵躬身應道,“那么陛下,婚期緊張,老臣還得加緊時間準備才行,這就告退了!”

“恩!辛苦公爵了!”

目送公爵離開之后,皇后轉過頭便對春香說道:“婚期在即,這幾天你還需認真抓緊新娘學習才行,了解了嗎春香?”

“是!春香明白了!”春香微微躬身。

看著春香離去的背影,皇后眼中兀自有些不解氣,忽然,皇后轉過頭便對皇帝道:“陛下,白麗那個女人現在在哪兒呢?”

然而話音剛落,皇帝卻兇狠地瞪了她一眼,嚇得她猛地便是一顫,冷哼了一聲后,皇帝這才說道:“不該你知道的就別問,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些什么嗎?!”

皇后慌忙跪倒在地上,低下頭喊道:“請陛下恕罪!”

“聽好了皇后!”皇帝冷眼說道,“現在最要緊的,便是完成春香的婚禮,堵住那些記者的嘴巴,所以了,你最好不要再給我橫生枝節,不然出了什么紕漏,我饒不了!哼——!”

哼——!

出了皇宮,狄李思立刻便忿忿地哼了一聲,“真是個混賬王八蛋,不對,是兩個!”

“那個皇后太討厭了!”四娘滿腔怨念地說道,“我討厭她!”

“不過那個史塔爾看著倒是個不錯的人呢!”狄李思話鋒一轉道,“就是可惜了,兒子竟然是個傻子,看樣子他過得也是很辛苦了呢,明明沒有多大歲數,頭發都已經發白了!”

“有那么一個要操心的兒子,給誰都得愁白了頭啊!”林錚有些感嘆地說道。

“那春香怎么辦啊?”

“什么怎么辦呢?”

聞言,狄李思這就一臉愁容地說道:“那個公爵看著就感覺很可憐的樣子的,現在好不容易能給傻子兒子找到個好老婆,可我們又要把春香給帶走,那樣一來的話,他不是太可憐了嘛?”

“你這同情心也泛濫得過頭了吧?!”林錚有些好笑地說道。

“什么同情心泛濫?!”狄李思瞪了林錚一眼,“不過那老頭子人還不錯,感覺咱們要是坑了他的話,有些不地道而已!”

“這個倒是真的!”要說這次的婚事,最無辜的就是史塔爾父子倆了,這要他們不是個東西也就算了,偏偏老頭子看上去人還不錯,要是再把他們坑上一次,的確就像狄李思所說的,太不地道了!

“走吧!”

“上哪兒呢?”

“史塔爾公爵那兒!”

天才一秒:m.


在搜索引擎輸入 網游之劍刃舞者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網游之劍刃舞者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本站Android客戶端,純綠色,全免費.
點擊這里下載或者在手機上輸入 http://www.ifreeing.com/dl

上一章  |  網游之劍刃舞者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
浮云閱讀Android版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