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網游之劍刃舞者

第二千五百零五章,皇帝

更新時間:2018-06-05  作者:不是聞人
按說,林錚他們既然是以春香為魚餌,這時候應該盡快地趕到皇宮中留意春香的動態。但是不巧,從網上得到的情報可以知道,梅蘭帝國的皇室,今天正好到地方上去了,說是去視察民情,但誰都知道,這是去旅游度假了,獨裁國家,就是這么任性!

從唯在網上收集到的情報來看,林錚以為,最有可能控制著春香的,還是皇室的人,畢竟再怎么說,春香也是一個帝國公主,作為公主,她自然擁有著屬于自己的傲氣,不可能輕易為那些莫名其妙的勢力賣命!當然,就算萬一不是,那也沒關系,巽早就在春香的次元戒指里面動了手腳,現在,春香相當于隨身攜帶著一個監視陣圖,只要林錚他們想的話,隨時都可以監視到春香周邊所發生的情況。

所以,在梅蘭帝國的皇室成員回來之前,他們還是到其他的地方收集一下情報吧,比如說,凱龍和春香都待過,獅鷹學院!

作為一國首都,獅鷹城尤以其古老而華麗的建筑風格,在國際上享有盛名,每年到此游玩觀光者,不知凡幾。像林錚這樣托兒帶口的游客,并不在少數,尤其是在參觀獅鷹學院的游客中,更是極為常見!畢竟,作為末法宇宙頂級的學府之一,憧憬獅鷹學院的孩子還是不少的,更有不少父母希望,孩子們在參觀了獅鷹學院之后,能樹立起遠大的理想,將來成為獅鷹學院的一員。

十歲大小的有希,身上穿著黑白色的公主裙,左手抱著伊比絲變化而成的布偶,右手牽著林錚,可愛得像個精致的娃娃。那寶石一般的雙眸好奇地四下張望著,天真無垢的模樣,對四周的學生和游客們,都有著巨大的殺傷力!托了她的福,林錚他們從獅鷹學院的學生口中,聽到了不少的東西。

“偷偷告訴你哦!”一個女學生滿眼八卦之光地說道,“春香公主的母親啊,其實并沒有死呢!”

“沒死?”林錚聽得一臉的詫異,“不是說,她的母親在旅游的時候遭遇到了黑鐵獸而喪命的么?新聞上都報道了!”

“哼哼!”少女露出了小小的得意之色,抱著有希道:“那個都是騙人的呢!”說著便小心地張望了下四周,這才小心地在林錚耳邊說道:“其實是皇室不喜歡她的頭發和出身,才會在承認公主殿下的身份后,想辦法讓她在大眾的面前消失!”

“當然了!”離開了林錚耳邊的少女笑嘻嘻地說道,“這些只是學校里面的傳聞啦!到底是不是真的,那就沒辦法確定了!”

“只是傳聞哦?!”狄李思有些不樂意了,他想知道的可是確鑿的情報呢!這樣回頭才能顯得更有成就感!

林錚伸手便在狄李思頭上敲了一下,這個小笨蛋,像這樣的事情,怎么可能有確鑿的情報?!不過,在獅鷹學院這個貴族云集的學府里面,既然能流傳出這樣的傳聞來,那么基本上已經可以確定,這件事情八成是真的,區別最多也就是個中的細節而已。

忽然林錚眉頭一動,抬頭便朝天際望了過去,頓時便看到了一艘涂裝莊嚴華麗的飛船從太空中降落了下來,隨即便聽身邊的少女說道:“是皇室的人回來了呢,這次回來得真快啊!平時少說也得半個月來著。”

林錚聽著便是一笑,低下頭便對少女道:“非常感謝您的向導,很可惜,我們這次出來旅游的時間也有限,得趕緊回去了!”

“要走了啊!?”少女聽到林錚的話,立刻便露出了一臉不舍之色,她還想要多抱抱有希這個小可愛呢!但是沒辦法,有希到底只是游客,最終還是需要離開的。

“有希——!”少女不舍地蹭了蹭有希的臉蛋,“再見了哦!有希的話,以后一定能夠考上獅鷹學院的,姐姐在這里等你回來哦!”

你這是準備留級多少年啊?!林錚好笑地看著少女,最后少女拉著林錚讓別人給他們拍了個合照,這才依依不舍地和有希道別。

離開了獅鷹學院,狄李思這就興奮地問道:“終于要開始潛入作戰了嗎?!”他早就想玩一下了,感覺非常刺激的樣子!

看著這小笨蛋興奮的模樣,林錚伸手便沒好氣地拍了他一下,“咱們是要去干正經事兒,不是去玩兒呢!”

“知道啦知道啦!”狄李思的興奮勁可一點兒沒有受到打擊,依然一副興致勃勃的樣子,“趕緊走吧!晚點兒過去說不定就要錯過什么好戲了!”

都說了不是過去玩了!哭笑不得地看著狄李思一陣后,林錚這才領著他和有希一塊走到了無人的角落,隨即有希小手一揮,狄李思便化成了巴掌大小,再一揮手,自己也變小了。這個時候,林錚將身上的服裝外形一改,這就變成了一身黑色大衣,將有希、狄李思、伊比絲和四娘逐一放到口袋里面后,幽影姿態一開,一行五人立刻消失得無影無蹤。

翅膀一收,幽影姿態中的林錚這就落到了皇宮中,那用于防御的透明力場,對林錚來說完全形如虛設。狄李思好奇地打量著四周的環境,看到皇宮的侍女們姿態優雅地打點著巨大的庭院,頓時便一陣暴汗了起來,這種姿態的確是非常好看了,可是這樣的工作的方式,一天下來能干多少活啊?難怪要用那么多的侍女呢!

回過神后,狄李思這就問道:“這里這么大,我們得怎么才能找到春香啊?!”

見得四周的侍女露出異色,林錚趕緊便捂住了狄李思這個小笨蛋,并一下沖到了僻靜的角落。才松開手,狄李思便大口地喘息了起來,隨即便氣憤地叫道:“干嘛呢神棍?!”

“你也不看看剛才是什么場合,說話說得那么大聲,你當這是來參觀旅游呢?!”林錚哭笑不得地說道。

狄李思這才反應了過來,頓時便露出一臉訕訕之色,隨即便聽林錚說道:“小心點兒,等下要看到的,可是皇室的精英,要是像剛才那樣,一下就會被發現了,知道了嗎?”

“哦——!”

“主人,有人過來了!”

聽到四娘的警示,林錚立刻便停止了談話,隨即將身體朝墻壁上一貼,整個人一下便穿過了墻壁,進入了皇宮的偏廳中。

看著站在偏廳門口的侍衛,林錚眉頭頓時便是一挑,這氣氛,感覺十二分嚴肅的樣子呢!大搖大擺地從侍衛身邊經過,來到大廳中后一看,這氣氛就顯得更加凝重了,卻見大廳中,各種華貴的椅子井然有序地排列成了兩行,一個個姿容端莊華貴的皇室成員,安靜地坐著。不愧是建國多年的老牌帝國,這皇室成員的質量的確過硬,男的豐神俊朗,女的高貴艷麗,只從外表上來說,確實稱得上是人中龍鳳,哪怕是上了中年的皇帝,依然是一個充滿了魅力的男人,就算不提他這皇帝的身份,恐怕也會有大批無知少女拜倒在他的褲管之下。

不過,這會兒這個充滿了中年男士魅力的皇帝,臉色看上去卻不是那么的好看。他陰沉著臉,雙目緊閉地在養神,年輕一些的皇室子弟,不時地悄悄瞥上他一眼,眼神中充滿了敬畏,生氣的皇帝,那是非常可怖的存在啊!

在這比三司會審還要嚴肅幾分的氣氛中,老管家哈博帶著已經換上便裝的春香出現了。這滿屋子金燦燦的頭發,已經讓林錚他們看得有些晃眼了,忽然出現來一個棕色頭發,卻是讓人有種眼前一亮的驚艷感。

“陛下!公主殿下已經到了!”

哈博的話音剛落,皇帝便睜開了他的眼睛,一雙藍色的眼睛如同刀子一般朝春香望了過去,看得春香腳下的步伐便是一頓。見狀,林錚嘴角便是一撇,什么狗屁皇帝呢,這是你女兒,不是你的大臣,拿管理臣下的方式來處理家人關系,簡直是腦子抽了!

就在林錚鄙視著皇帝的時候,春香已經走到了皇帝正面,在諸多皇室成員的注目下,春香微微躬身,“春香參見父皇!”

皇帝微微頷首,繼而沉聲說道:“讓你過來的原因,你自己也應該知道了,說吧!我想聽聽你是這么解釋的!”

聞言,春香臉上這就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搖起頭道:“沒有什么好解釋的,只是簡單地暴露了,然后被指揮官趕走了而已!”

“暴露了?!”皇帝聽得額上的青筋頓時便冒了出來,繼而怒目圓睜地大喝道:“你竟敢說簡單地暴露了?!你知不知道,那新月號對我們的意義到底有多重要?!為了將你送到上面去,我們又廢了多大的心思?!而現在,你竟然隨隨便便地就和我說暴露了?!”

“登上新月號的資格,是我靠自己的實力爭取到的!”春香緊盯著皇帝道,別的她可以不在乎,但是這點不行,這是她僅存的一點驕傲了!

皇帝聽得神態微微一滯,繼而卻更加火爆地大喝道:“你還敢頂嘴?!我問你,當初你是怎么向我承諾的?!”

“我只說過我會盡力!”春香沉著地說道,“新月號的系統構成究竟是什么樣的,誰也不清楚,我可從來沒有向父皇您承諾過,一定會拿下新月號!”

“可是你現在什么都沒有做就已經被趕回來了!”

“誰說我什么都沒有做的?!”說著,春香便微微地低下頭,從自己眼中取出來一塊隱形鏡片,“這里面就記錄了新月號的部分系統代碼,當然,如果有人看得懂的話!”

聞言,皇帝立刻便喊道:“哈博!”

“是!陛下!”哈博微微躬身后,這就上前從春香手中接過了鏡片,并取出來一個巴掌大的立體投影儀。這時候,在場的皇室成員都期待了起來,新月號的系統代碼,這絕對是末法宇宙最為珍貴的寶物之一,如果能解析新月號的代碼,那么……

“這是什么?!”看著投影儀投映出來的立體影像,皇帝立刻便暴怒地大吼了起來,“春香,你竟然拿這種莫名其妙的東西來糊弄我?!”

但春香卻依然平靜地說道:“不管父皇相不相信,這的確正是我所看到的,新月號的系統代碼!”春香話音剛落,投影儀所投影出來的畫面立刻便晃動了起來,下一刻,林錚一行人的身影便出現在影像中。影像中的眾人,除了和林錚一塊過來的眾人之外,可以說是末法宇宙如今最為耀眼的明星了,尤其是林錚的那一張面孔!

一看到林錚的面孔,皇帝的雙瞳立刻便是一縮,猛地便站了起來,“林一平!他怎么回來?!”

“剛才不就已經和父皇說了么?我是被指揮官給趕出來的!”春香神色黯然地說道,“還是您以為,除了他之外,還有誰能自稱新月號的指揮官?”

皇帝緩緩地坐了下去,盯著定格下來的影像,臉色陰晴不定。作為平定了黑鐵獸戰爭的英雄,現如今被無數人民所信仰崇拜的地獄戰神,林一平這個人物,誰敢小看?若不是知道他離開了末法宇宙,就算給外人一百個膽子,也沒有人敢去覬覦新月號,那家伙實在是太神秘了,誰也不知道,他到底還擁有多少底牌!

片刻之后,皇帝這才問道:“莫納比呢?”

“莫納比?”春香聽著神色便是一愣,繼而吃驚地大呼:“您是說,他和我一樣?!”

“兩個人行動,總比一個人多一份可能!”說著皇帝便看了下春香,“看你這表情,莫納比應該還沒有被林一平發現,林一平果然也不是無所不能的么?!”說著皇帝便是一聲冷笑,只是神色卻又陰郁了不少,“怎么?在上面過了一年,連自己是誰都忘了?!”

“是又如何呢父皇?”春香直視著皇帝道,“那個地方,已經沒有了我的容身之所!”

“你還能認清楚現實就最好了!”皇帝沉著臉盯著春香,話音剛落,坐在皇帝左手邊的皇后,這就開口說道:“陛下,春香已經被趕出了新月號,所幸,新月號方面并沒有對外聲張,卻是給我皇室保全了一份顏面!所以,為了皇室的威嚴著想,妾身以為,必須得給春香挑選一門親事了,只有這樣,才能堵住那些記者的嘴巴,免得他們對世人胡言亂語,玷污了皇室的臉面!”

一旁的林錚幾個聽得一陣白眼,就你們還有所謂的臉面么?而皇帝卻是微微頷首,“皇后說的有道理,春香忽然離開新月號,總得事出有因,才能堵住悠悠眾口!那么皇后,你以為,誰比較合適呢?”

皇后盈盈一笑,望向春香道:“那就史塔爾公爵的長子吧!公爵長子,和春香也算得上門當戶對,加上艾比諾也未曾婚娶,正是適齡的絕佳人選!”

皇帝聽得一陣點頭,“不錯,正好也借此機會收攏一番史塔爾公爵一系,稱得上是一舉兩得,那就這么決定了吧!”

說罷,皇帝便望向了春香,“最近不許離開皇宮,好好做好新娘的婚前學習,別到了公爵府后丟了皇家的臉面!”

春香身體一顫,繼而緊盯著皇帝道:“不管你們怎么安排都行,但是父皇,希望您還記得答應過我的事情!”

皇帝露出一臉不耐煩之色,揮了揮手道:“答應過你的事情,我自然不會失約,你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就行了!”

“那春香這就下去了!”說罷,春香微微躬身一下之后,這就轉身離開了客廳。

看著春香離開,皇后眼中流露出來幾許得意之色,轉而對揉著頭的皇帝說道:“陛下,事已至此,您再頭疼也沒用!林一平的回歸,是誰也無法想到的意外,這并不是我們的責任!而且,春香雖然被趕出來了,但也不是一無所獲,她得到的那一段代碼,已經足以向那些人交代了!”

聽罷,皇帝這就嘆了口氣,“沒想到新月號的程序代碼竟然如此古怪!”

皇帝話音剛落,便有一名皇子開口道:“父皇,那些東西會不會是春香在糊弄我們的?!”

“應該不會!”皇帝晃著頭說道,“上面那些人早就猜測了,新月號的戰斗力強大得難以想象,單純的科技文明是絕對無法打造出來那樣的怪物的,其中必然融合了仙神文明的技術,只是新月號所融匯的技術,要比我們高明太多了,所以我們沒辦法直觀地看出來而已!現在的話,卻是基本可以落實了!”

說著,皇帝的目光便落到了那重播的影像上,看著那神秘的符文,皇帝瞇著眼說道:“類似的東西,我在上面所提供的技術中也有看到,這是被稱之為大道符文的東西,并不是隨便就能創造出來的符號!而使用這種符文編寫代碼的新月號,毫無疑問,正是仙神文明的高端產物!”

聽到皇帝的話,林錚立刻便惱恨地咬緊了牙!不是因為新月號的秘密泄露,這樣的信息,就算是泄露了,對新月號來說也沒有什么影響!想從那一段代碼上解開新月號的中央程序,那更是無稽之談,哪怕林錚將完整的代碼公布出來,這諸天萬界,也沒有任何人能夠破解!不說沒幾個人能完全理解那些大道符文的含義,就算理解了也沒用,因為沒有人知道,林錚到底是用什么程序語言編寫的!

林錚真正惱恨的原因,來自于皇帝的心機,明知道代碼并沒有什么問題,卻還在之前對春香大發雷霆,若非看到林錚出現,還不知道這廝會對春香提出什么條件!將心機耍在自己的女兒身上,這樣的渣滓,也配稱之為父親?!


在搜索引擎輸入 網游之劍刃舞者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網游之劍刃舞者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本站Android客戶端,純綠色,全免費.
點擊這里下載或者在手機上輸入 http://www.ifreeing.com/dl

上一章  |  網游之劍刃舞者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
浮云閱讀Android版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