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漫步在武俠世界

073章 毒(下)

更新時間:2017-02-28  作者:四咸
是因為他并不清楚,不知道自家的酒水已然被人在不知不覺中下了毒。

他是無辜的。

可能夠開客棧的人,能夠在客棧里工作的人,在過往早就見識了不少,也聽說了太多的江湖傳聞。能有人下毒,那么事情絕對不是那么簡單,他們的這個客棧被卷入了一次波濤之中。

店小二在害怕的時候,心中同時還有一個疑惑。

這女兒紅既然被人下了毒,那這個年輕貴公子卻仍然淺酌了一口,這不是找死嗎?而且只要牽扯到江湖恩怨中,能用到下毒這樣的手段,只怕等會兒整個客棧的人都會被影響到。

這客棧,只怕要受血光之災。

一想到這里,店小二心中更加的恐懼了。

見店小二驚駭欲絕,岳緣朝對方投去了一個安慰的眼神,道:“小二,不關你的事,不需要這般害怕。”

對方是專門針對自己而來!

在前往華山的時候,岳緣就早就察覺到對方的隱隱尾隨在后的蹤跡,能夠隱忍至此,在這個時候出手,既是因為對方尋不到出手的機會,也是自己想要給對方一個出手的機會。

這客棧之行,便是岳緣給予對方的機會。

而這個機會,對方自然也是抓住了。

只不過這放入女兒紅中的毒藥讓岳緣有些失望,對方的水準似乎并沒有讓岳緣覺得滿意,這與他想象中的要差上不少。

一旁。

不提岳緣那淡然無比的表現,胡青牛的面色在這個時候卻是凝重到了極點。

顯然。

這番出手的人在胡青牛否定了之前不可能的猜測后,讓他想到了一個人的身上。一想到這里,想到對方出手的目標乃是岳緣后,胡青牛額頭的汗水已經化作水線在不斷的往下流淌。

不一會兒,他的腳下便出現了一灘水跡。

再等岳緣緩緩回過頭望向他的時候,胡青牛推金山倒玉柱啪的一聲便跪在了地上,額頭不斷的在地板上磕著發出砰砰的聲響,求饒道:“家主,饒命!”

“求家主饒命!”

“請家主看在奴仆的面上,看在奴仆還有一點用的份上,饒她一命!”

很快。

地板上已經出現了絲絲血跡。

那是胡青牛的額頭與地板大力觸碰后,留下的血液,不僅如此,他的額頭在短短的時間里已經是血污一片。可是,額頭的疼痛早已經讓胡青牛變得頭昏腦漲起來,但在這個時候他根本在乎不了這些,他在乎的是那個下毒之人的性命。

對方下毒如此挑釁,以岳緣的能耐,只怕對方會死無葬身之地。

就在胡青牛想要再度叩首的時候,一股無形氣勁托起了他的身子,使得這個頭無法磕下,正要抬頭,便聽到岳緣的聲音在胡青牛的耳邊回蕩開來:“這么維護她,這個女人應該就是你的那個妻子王難姑吧!”

“她的膽子,真的不小!”

王難姑!

胡青牛的妻子。

這是一對向來便喜歡與胡青牛斗氣的夫妻。

這兩人的脾性在明教內部都顯得頗為有名,只不過這夫妻二人的脾性都讓一般人覺得難以接近,一個號稱見死不救的醫仙胡青牛,怪異的脾氣哪怕是明教中人都覺得難以忍受。

另外一個則是蠻橫好勝,草菅人命,更是號稱毒仙。

都說毒醫不分家,在胡青牛這里倒是真正的證實了這句話。

不同尋常夫妻之間的鬧脾氣,這兩人之間的鬧脾氣那簡直是牽連到了其他無辜的陌生人。但夫妻二人之間雖是關系相處的很是奇怪,卻不能不承認這是屬于他們特殊的‘感情交流’方式。

這一次。

王難姑的下毒對象落在了岳緣的身上。

即便是胡青牛在怎么寵溺自己的妻子,在這個時候,他也不得不承認王難姑這一次簡直是不知天高地厚。不提岳緣身為明教教主的身份,在加上岳緣幫胡青牛報了小妹之仇,王難姑便沒有理由去招惹岳緣。

可事實上……

王難姑就是招惹了,而且還膽大包天的采取了下毒的手段。

哪怕是躲在暗地里研習毒經,卻也應該知道岳緣成為明教教主的事情。可即便是這樣,王難姑仍然敢直接對岳緣出手,這已經不是膽氣或者是傻能夠形容的了。

就在胡青牛正準備再度強行磕頭認錯的時候,一道略顯尖銳的聲音傳了進來。

“胡青牛!”

嗓音尖銳,彰顯來人的怒火。隨著門簾的被推開,一道人影從外面走進了客棧。人剛進客棧,一股奇特的香氣便已經徹底彌漫開來,不一會兒四周正在看戲的觀眾便口吐白沫的昏迷了過去。

眨眼間,整個客棧里便只有岳緣、胡青牛與來人三個清醒的人了。

“難姑!”

抬起頭,胡青牛呆呆的看著直接走了進來的女人,一陣失神。不過,轉念間,胡青牛已經反應了過來,正要開口讓王難姑求饒的時候,卻見王難姑已經有了動作。

上前。

玉手上揚,然后狠狠甩下!

被扇了一耳光的胡青牛傻眼了。

望著王難姑這般做法的岳緣同樣不由得意外,這潑婦一般的做法讓岳緣也愣了一下。就在岳緣愣神的那一刻,王難姑已經將胡青牛生生的給扯了起來,然后如老母雞護犢子一樣的將胡青牛擋在了身后,人則是怒視著岳緣。

半晌。

迎著王難姑憤怒的目光,岳緣在瞅瞅胡青牛那側臉上清晰可見的五道指印,啞然失笑。

聞名不如見面。

這王難姑的性子果真潑辣蠻橫。

在看這中年女人模樣長得并不是很美,從眉眼上倒能看出過往的她是一個秀麗的女子。只是這性子,著實潑辣了些。

面對他岳緣,這王難姑仍然敢當著面直接先甩了一巴掌給自己的夫君,這蠻橫性子已經不能用潑辣一詞去形容了。

“你為什么要跪?”

“你為什么要求饒?”

怒瞪了岳緣一眼后,扭過頭王難姑直接噴起自己的夫君來:“即便是他是明教教主,也沒有任何的理由讓你胡青牛跪拜,讓你成為奴仆!”言語中,王難姑只覺得心頭窩著一團火,燒的她十分不痛快。

面對河東獅吼,胡青牛倒是變得戰戰兢兢起來。

此情此景,岳緣倒是明白過來。

這王難姑是在為胡青牛鳴不平,而她鳴不平的手段,便是下毒。不過,這女人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樣愚蠢,倒是有一點聰明。

“看來有些事情你并不清楚!”王難姑的如此表現讓岳緣肯定了心中的猜測,目光越過王難姑,落在了胡青牛的身上,說道:“胡青牛,你給你夫人一個解釋。”

“然后,再給本座一個解釋!”

岳緣的話讓胡青牛人一顫,面色不由發白。他攔住在準備出聲的王難姑,苦著臉對自己的夫人說出了事情的真相。

在胡青牛的言語中,他解釋起了王難姑并不知道的事情。

解釋了他為什么會成為奴仆的真正原因。

隨著胡青牛的解釋,王難姑的眉頭也越發的皺的厲害,面色也變得同對方一樣慘白。不提家主這個身份,單單以冒犯教主之罪,便足以讓他們夫妻二人死無葬身之地。

這一刻,王難姑終于明白了自己的夫君為什么苦苦哀求對方的原因。

能壓服明教高層上下,成為教主的人的手段,這是一個什么樣的人物,王難姑心中已有推測。在加上剛剛的打量,王難姑便知道眼前看起來少年模樣的岳緣,是一個野心勃勃的梟雄。

冒犯這樣的人物,會是什么樣的結局,不言而喻。

更何況對方已經直言他需要一個解釋了。

而且自己的毒藥,看上去更是對對方無可奈何。

想到這里,王難姑的神情變得苦澀起來。她雖蠻橫,雖潑辣,可王難姑并不傻。當心頭那一股憤怒之火消散后,王難姑便已經看清了眼前的局勢。因為她的貿然插手,不僅將自己陷入了險境,更牽扯了胡青牛。

反抗?

能壓服明教那一眾羈傲不遜的高層,能直面華山派使得胡青牛報仇,更能在她的毒藥面前談笑風生,這樣的人物怎么反抗?

就在胡青牛準備再度叩首期望岳緣饒恕的時候,王難姑當著岳緣的面再度給了胡青牛一耳光,這一耳光直接打的胡青牛整個人徹底的懵了。

人,昂首挺胸,踏步上前。

王難姑迎著岳陽那深邃的眼神,深吸了一口氣,道:“教主,這次是我王難姑的冒犯,不關胡青牛的事,還請教主不要責罰他!”

王難姑的話是以明教弟子的身份開口,而不是以胡青牛的妻子的身份來回答。這舉動,讓岳緣心中生了些許詫異,但真正讓岳緣高看一眼的卻是王難姑接下來的動作。

“既然教主需要解釋,我王難姑一人做事一人當!”

說完,王難姑上前,直接拿起了那擺在桌子上開了封的女兒紅,仰頭灌下。

站在后面的胡青牛見狀早已經面色大變,人就要上前擋下王難姑的動作的時候,卻發現周身一股無形的氣勁束縛著他動彈不得。他只能焦急的吶喊著,阻止著王難姑的動作。

一邊求饒,一邊阻止,胡青牛凄厲的嘶喊聲在客棧里回蕩,好似杜鵑啼血。

“家主啊!”

“教主啊!”

“求您饒難姑一命,我胡青牛做牛做馬都可以……求求您!”

只可惜胡青牛言語間在怎么求情岳緣仍是面色不變,靜靜的看著王難姑生生的將一壇十斤重的女兒紅給灌進了肚子。

很快。

一壇酒水已空。

提著空壇子的王難姑面色一陣紅一陣白再一陣青,人更是在東搖西擺。

“哈!”

岳緣嘴角一扯,輕笑間,拍了拍巴掌,贊道:“女人,我敬你是一條漢子!這個解釋,本座接受了。”話語落下,只聽啪的一聲脆響,酒壇墜地,化為碎片,而王難姑整個人亦是眼白一翻,就那么仰頭直直倒了下去。

束縛胡青牛的氣勁消除,胡青牛整個人猛地撲了上前,直直抱住倒下的王難姑。看著面色已經青白,出的氣比入的氣更多的王難姑。

胡青牛不敢!

已經心神大亂下的胡青牛不由放聲大哭。兩行血淚,由著眼角蔓延而下。


在搜索引擎輸入 漫步在武俠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漫步在武俠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本站Android客戶端,純綠色,全免費.
點擊這里下載或者在手機上輸入 http://www.ifreeing.com/dl

上一章  |  漫步在武俠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
浮云閱讀Android版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