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重生之溫婉

明睿番外(四)

更新時間:2013-05-31  作者:六月浩雪
他一直以為,娘是自小如珠如寶,在所有人的呵護之下長大的。因為在他的印象之中,只有沒經歷過苦難的人才能每日都這么沒心沒肺地日日都開開心心。

可是很快他知道自己錯了。他在寺廟里聽著娘說得那些話,心里萬分震撼。沒想到娘竟然會是被自己的生父跟家族拋棄了。他的娘親,是踏著一條荊棘之路成長的

看著娘陷入在憤恨之中,他趕緊扯了下娘。希望她不要陷入這種仇怨之中。他的娘應該是開開心心,快快樂樂的。

娘很快恢復正常,他其實想多問一些。但是不敢問,怕問了又勾起了娘的辛酸往事。只是心里卻是萬分的疑惑。娘是公主的女兒,怎么會被送到鄉下莊子上。而且,為什么娘說以前她是啞巴呢?

他終于忍不住問了夏瑤。他又一次被震撼到了。他娘不僅是天下第一才女,而且在十歲就揚名天下。他大哥雖然自小聰慧,有天才之稱。但十歲的時候名氣僅僅限在江城之內的。而他娘卻在十歲名揚天下。并且,他那總喜歡用胡須扎他臉的師公,竟然是天下第一學者。

他風中凌亂了。他到底來到了一個怎樣的世界。不對,他到底是得了一個怎么樣的親娘呀!最讓他無語的是,娘竟然對這些不屑一顧。天下人夢寐以求的事她娘壓根沒放在眼里。還說是虛名。娘知道不知道多少人耗盡畢生都得不到她說的這些虛名。

娘出書的結果就是家里來了不少的客人。每次都還要他們過去見。特別是那個據說是他未來的岳父大人,竟然考校起功課,他頭上一群烏鴉飛過。搞沒搞錯,他兩歲還沒滿好不好呢!

他們哥倆每個月都會被娘帶去皇宮,他們哥倆都習以為常了。他看著明瑾每次對著皇帝賣乖,心里都是在偷偷笑。不過這次去后,回來的時候母親面色凝重。他覺得有不好的事發生。一問,皇帝竟然要娘教導龍子皇孫。

他只有嘆氣了。娘出的那兩本書其實只是幌子,真實的原因是他娘太有才了。皇帝肯定也希望娘能教導出一個如娘一樣的人。這樣皇帝就后繼有人了。顯然,娘也知道只是不愿意對他多說。

他很為家里的前程擔憂。爹娘太出色了,出色的過頭了會有危險的。每次他有這樣的擔憂,娘就抱著她呵呵直笑:“娘既然把你們生下來,就會讓你們平平安安長大。那些有的沒的,還不需要你來擔心。”

他相信娘說的話,但是他也知道娘跟爹終有老去的的一天的,他是嫡長子。到時候就得他支撐起這個家了。

皇帝的一個主意,家里來了一群孩子。他看著那幾個孩子,其實不用想,以他對娘的了解怕是最后挑選的就是翎k。他在這個時候甚至有一種感覺,怕是他娘早就有所準備了。否則為什么這些年來就單單對翎k這么親。結果如他預料一般,娘果然挑選了翎k。

他有預料卻還是很好奇。忍不住問了原因。結果答案卻在預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他娘,不孝的說,真是一妖孽呀!他前后活了兩輩子都達不到娘的水準的。

娘忙工作,他忙著認字跟練功。最后將那懶惰的出奇的小不點也拖來練功。不聽話,開始還會說兩句。發現勸說對于小不點來說等于是放屁后,他直接用拳頭。小不點就一典型欺軟怕硬的人。因為他也決定以后小不點不聽話就用拳頭解決,效果會很好。

小不點告狀他是早有預料,卻是沒想到娘卻是一句訓斥的話都沒說。只是私底下讓他下手輕點。好吧,下次他輕點。

娘收了翎k當學生。雖然女人收學生有點奇怪。但是以他娘的學識跟地位,愿意收翎k那是他的福氣。他娘很會教人,相信就算翎k資質一般,在娘的調教下也能出眾。

他以為會一直這樣下去,卻沒想到娘想要請先生。他表示反對,這一年他已經大概知道這個朝代的背景,除了他娘這個奇葩,與他所處的朝代背景差不多。他以后走爹的路,不需要再學習。他現在是恨不能除了睡覺都練功。可惜這個美好的愿望遭到了娘的反對。每天只準半天練功。若是敢偷偷練。娘說不讓夏瑤姑姑教了。

他有點不理解。娘點著他的額頭笑道:“傻孩子,過猶不及。慢慢來。你以后還有時間。”

好吧,慢慢來就慢慢來,胳膊扭不過大腿。誰讓夏瑤姑姑也聽娘的呢!不對,是身邊的人都聽娘的。

翎k的到來,與他們并不起沖突。到是小不點有點吃醋,時不時捉弄一下他。不過時間長了,他發現翎k心性寬厚,他這時候明白過來娘為什么要選這樣一個人教導了。心性寬厚,就意味著能容人,他們家情況特殊,需要一個寬厚的能容人的皇帝。

也在這個時候,他真的將所有的顧忌放下了。娘對這些都有成算,他完全就是杞人憂天。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學好本事了。

日子過得很快,轉眼就到了六歲。他從兩歲開始練功,到現在師傅說小有所成。當然,夏瑤說不準叫他師傅,只能叫姑姑。

原本以為日子就這樣波瀾不驚地,如以往一般。可是娘看到明瑾太挑食,為了磨練明瑾,帶了他們到鄉下了。他以前一直擔心娘會溺愛明瑾,最后養成如李兆一樣的性子。可是幾年下來,他非常確信娘是疼愛明瑾不假,但是卻并不溺愛。明瑾身上小毛病很多,但是大方向卻沒錯。

他拭目以待,娘這次是如何改掉明瑾的這個壞毛病。這幾年,他是發現了娘教導孩子很有一套。不說別人,就說越來越沉穩的翎k,只能嘆為觀止。明瑾為此是經常吃醋的。他卻是清楚,表面上娘對翎k傾注的心血比對他們哥倆多。除了三餐跟晚上,他們哥倆都沒時間與娘相處。可是他心里卻知道,娘這么辛苦都是為了他們哥倆鋪路。在他的勸說下,加上翎k又是個厚道人,所以幾年下來與明瑾相處到也算融洽。

娘帶了他們他們三個去了鄉下。看著那低矮的房子。娘愛一遍跟他們解說房子的用處。

他大致明白了母親要做什么。果然,不僅他們住在滿是蚊蟲的地方,而且連膳食都變了。這些膳食對百姓來說也許很美味,但是對從小習慣了山珍海味的明瑾來說那就等同于豬食。他是硬著頭皮,端起碗舉起筷子,吃了這難吃的東西。小半碗。

娘跟著他們一起吃著難吃的飯菜。他想著娘這些年來養尊處優,若不是為了明瑾娘哪里還需要吃這種苦。于是繼續端了碗,將碗里的飯菜吃完。翎k表現也不錯。可圈可點。明瑾則不成了。

下午,娘帶著他們三個聽著積年的老農給他們介紹各種的菜。他開始是抱著打醬油的態度去的。可是聽著老農的解釋,他覺得很有意思。他雖然經常吃,但是真沒接觸過這樣方面的東西。

晚膳又如豬食,他跟翎k都為了將肚子填飽,還是老實地跟著娘一起吃了。而明瑾扛著就是不吃。

到了半夜。餓急得明瑾拉著娘要吃的,娘直接閃人。那小子餓得只有在屋子里哭了。

他聽了窩火,但是心頭卻覺得娘過了,萬一真餓出個好歹可如何是好。看著要餓暈過去的明瑾,只能出去找點吃的去了。

好吧,廚房里什么都沒有,只能找著兩個姑姑了。看著手里的那一截小小的番薯,他嘴角直抽搐。可夏影說就這番薯還是她偷偷的拿過來的。好辦,有總比沒的好了。臭小子餓得不管什么抓著就吃了。

不僅吃得。穿得方面也變了。習慣了穿上好的綢緞,再穿這樣的粗衣很咯人。非常難受。可難受的時候卻也深深滴佩服娘。若是上輩子母親沒有驕縱李兆,想必李家又能再繼祖先的風光了。可惜,世界上沒有如果。不是所有當母親的都能如娘這樣狠得下心來。

明瑾受不住,哭著喊著要回京城。對下了決心的娘來說明瑾的哭喊是無用的。結果,明瑾想要自己回家。這個臭小子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竟然想單獨一人回去,他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復雜。

也在這個時候,他覺得應該讓明瑾知道外面世界的黑暗。不要以為外面也如家里一般。李兆就是因為在家里太順心了。以致一不如意就是去了方向。他不準明瑾走一樣的老路。哪怕萬分之一的希望都不能。所以,他出面跟娘談了這件事。

娘考慮了好久最后還是猶豫。他說他跟著去。娘想了一下點頭認同了。當然。他不會認為娘是不疼他們。他很清楚,娘答應不代表不讓人跟著。他跟明瑾離家,暗中會有高手保護。

明瑾還想說服翎k一起離家出走。可惜翎k拒絕了。對此他還是很欣賞的。作為一個帝王,一定要有堅定的意志,而且還要有良好的品質,那就是不能告狀。

他帶著明瑾離家出走了。搭上他娘為他們哥倆準備的馬車到了鎮上。這時候已經中午了。明瑾一到鎮上,看著各式各樣的東西,聞著香味,肚子咕咕叫。

他對于明瑾叫餓要買吃得很無語,這小子到底知道不知道,離家出走也得帶錢呀!沒法子,他也沒帶錢,兩人啃了一個番薯。可是吃了中餐,晚膳怎么辦。

明瑾看著一個穿的破破爛爛的孩子向著路人乞討,眼睛閃了閃。不過很快自己又搖頭了。他在心中暗暗點頭,還好沒真想當乞丐。否則他回去非的好好操練這個家伙了。

晚膳沒著落了,沒辦法他將外套當了。當了三十個銅板,他給了明瑾讓他去買吃的。鍛煉鍛煉這個小子的生活能力。結果這個家伙買個兩串冰糖跟兩雞腿。

他無語地看著明瑾,好吧,等他肚子餓了以后就知道自己做了一件多么犯傻的事情了。果然,半夜餓醒后,聽到明瑾說后悔了。

第二天明瑾又將自己的外套當了,一樣當了三十個銅板。這下明瑾老老實實地買了饅頭跟大餅。然后跟著他一起走路。

路走多了,腳底板也磨出血出來了。明瑾坐在路邊,看著路過的馬車,眼淚汪汪地:“哥,我想娘了。”

他心里吐槽,這才第二天就想娘了。苦頭還在后面呢:“想娘也沒辦法。我們還是早點回到京城了。”

明瑾本來想說還是回去找娘吧。結果被明睿這么一說。啥話也說不出來了。離家出走是他提出來,現在說回去太沒面子了。

當天晚上,他們夜宿在外面。夜色很好,他們哥倆躺在草叢里數星星,還是很有意思的。可惜,這里不是家里。不僅有蚊蟲,還有老鼠。明瑾當下被一只老鼠嚇的哇哇大叫。

他小試牛刀,殺了這只老鼠。剝了皮烤了肉吃。明瑾看著他手里的老鼠肉惡心之極。可惜最后抵擋不住誘惑。還是吃了。他看著心里搖頭,以他家的情況,明瑾這樣的性子實在是要不得。看來好得好好磨練磨練了。

第三天,繼續趕路。臨近下午趕到了縣城。明瑾一直叫著餓,他也想著法子怎么解決晚膳。正在這個時候,一個穿著光鮮的人走過來。問著他們哥倆是不是沒吃飯。他可以請他們去酒樓吃好吃的。

他看著明瑾顛顛的跟著去了,當下無語望天。這個臭小子難道不知道天上沒有餡餅掉。這個人百分百的不懷好意。但是為了讓明瑾知道受不住誘惑得付出慘重的代價,他也裝成不知道

果然這個人不是好人,是個人販子。等他們兄弟跟著走到偏僻無人煙的地方要帶他們走。明瑾終于意識到不對勁,開始掙扎。結果被這些人捆綁起來。然后哥倆被關在一個四方的院子里。

明瑾不傻,只是不知道外面的世界。他見著明瑾還想叫,當下說道:“你若是不想這些人殺人滅口,就不要說皇帝舅公跟娘的事。他們問什么都不要說。”他這是防備這些人狗急跳墻。一旦知道他們的身份,百分百是要殺人滅口的。他希望能讓明瑾認識到人心險惡。

兩天的時間確實讓明瑾見識到了人心險惡。吃是不愁。但是跟豬食一般。至于其他,不僅要做很多活計,而且一不如意就巴掌伺候。前一天明瑾就被打了,只是下手比較輕。第二天明瑾抱著他哭,這小子受不住了。因為哭的時候,被人販子看到,那人販子竟然竟然一巴掌差點將明瑾打暈。還說要將明瑾賣到紅館去。他當下忍住心底的怒火,到晚上摸到了屋子里去,他要宰了這東西。

可惜屋子里不僅有這個人販子。還有一個人高馬大的中年漢子。若不是他有依仗。知道暗中有人保護,怕是這下得陰溝翻船了。在護衛的幫助下。他殺了這個人販子。另外的那個男人讓護衛殺了。

明瑾進來,看著屋子里滿是血,差點嚇暈過去。他也趁機帶著明瑾逃出來,兩人躲到破廟里去了。到了破廟,明瑾抓著他的胳膊哭著叫道:“哥,我想娘了。哥,我想回家了,哥,我要回家。”

他本來還想在磨練磨練,但是武星出現了。說明瑾已經到了極限,不能再繼續下去。若不然適得其反。他看著蜷縮成一團的明瑾,最終也是點了下頭,沒反對。

回到山莊,明瑾見到娘以后,抱著娘哭得驚天動地。在外面受盡折磨的小子終于知道,外面的黑暗,家里的好了。

明瑾受了這次教訓,不僅老實了許多,而且還勤奮了。可也因為如此他也知道了一個事情。娘小的時候竟然忍凍挨餓。不僅如此,最后還被人販子賣為丫鬟。

他當時聽了都有點不相信。他娘可是公主的女兒,真正的皇天貴胄。竟然會沒飯吃沒暖身的衣服穿。若不是他娘親口說,他真的很難相信。絕對會認為謠傳。

他看著娘云淡風輕地說著這些經受過的苦難,不明白為什么娘小時候受了這么多磨難,現在還能活的這么開心快樂,他真的有些不能理解。他娘的心胸該的多寬廣。

明瑾慢慢在地改變,這種改變看似潛移默化,但是其實卻是終身受益的。不說明瑾,就是他也受益不少。娘處事態度讓他很受啟發。他若是能學到娘一半的功底,也可以出師了。

本以為娘就是為了特意磨練他們,直到回京。卻沒想到娘竟然請了騎師教導他們騎馬。

他很高興,上輩子他騎術不成,只能坐轎子。沒想到現在就可以學馬。等去了馬場才知道,原來娘的騎術很不錯。現在的他對于娘會做的事不感覺到稀罕了。他就稀罕他娘有什么不會的。

他四歲就開始跟爹通信,詢問了很多邊城的故事。他認為,他以后能接爹的班,代替爹守護邊城。所以信里也是各種的問題。好在爹因為娘的優秀,不僅沒懷疑過他的早熟,反而很欣慰繼承了他的衣缽。有問必答,而且回答的很詳細。

不過雖如此,他聽到爹送回來武師還是有些奇怪。論武功。夏瑤姑姑號稱天下前十,爹那邊的人還有比夏瑤姑姑更厲害的人?騎射師,娘找的騎射師傅功底都是一等一的。差的娘也不會找來。

等他聽了娘的解釋,只有望著娘了。娘的目光放得很長遠,沒有局限在眼前,而是放在了將來。聽完娘的解釋他都慚愧了。這么簡單的道理他卻一下沒想透。

娘笑著親了他一下。雖然他有點難為情。但是娘說這表示親昵之意,他勉強接受了。

娘說:“書中自有黃金屋,學得多了懂得多了,看問題不僅能看透徹,還能將目光放長遠。活到老,學到老,不能知道一點就驕傲自滿。天才是九十九的汗水加一分的天資。”

他聽了頻頻點頭,他知道要學的東西還有很多很多。也因為如此,對待方先生的課他也開始用心了。以前他都是敷衍了事的。

這件事以后。他就開始修習內家功。他以前聽說內家功越早修習越好。夏瑤姑姑說六歲開始修習內家功是最好的。而他的底子好,每個月還要泡的藥澡又事半功倍。所以他的很高。

他們家一直處于風尖浪口,所以他出門在外一直保持很高警惕。陰謀無處不在,就算有娘的防備,也不得不小心。可是再小心,還是著道了。明瑾中毒了,在后宮之中毒了。

看著明瑾被灌了那些腥臭無比的藥,他內疚萬分。娘已經告誡過不知道多少回不能吃皇宮里的東西。他怎么就心軟答應了明瑾了。若是他態度強硬一點,明瑾就不會中毒。若是明瑾真有個萬一。他想到這個可能性。他殺了自己的心都有。

他看著娘差點暈倒,心理越發的內疚了。他握緊了拳頭告訴自己,這是最后一次。再不會有下一次了。好在明瑾很快就醒過來了。不過這個臭小子醒過來第一件事就是要聽‘豬八戒背媳婦’的故事。

他聽了這小子的要求,很想吐槽。這小子該得有多想要娶媳婦呀!竟然這么百聽不厭。話說,你不厭煩我也厭煩了,看在臭小子中毒的份上,忍了這一次。

不過聽完這個故事后,他很想知道娘當日在平家以及這些年是如何過來的。皇宮里勾心斗角,爾虞我詐,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他娘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到尊貴郡主的位置的。在他的朝代,別說外姓女,就是皇室女都沒人能走到這一步。

如他所預料的,娘的上位就是一部驚險史。但是娘講得很輕松。可這份輕松在明瑾說爹不靠譜的時候,娘面色突然變得凝重了。

他知道娘有多想爹,也知道娘對爹其實也有怨言的。但是在他跟明瑾面前,卻總是說著爹如何如何好,從不說爹半個字的不好。娘是希望他們兄弟只記著爹的好。父子不生疏。

明瑾中毒的事情,讓娘大開殺戒。他其實清楚,娘能得這樣的高位,絕對不是真的心慈手軟。但是聽到這個消息,再看著對著他們永遠帶著笑容的娘,總覺得是兩個人。

娘好像感受到他的疑惑,笑著說每個人都有兩面的。在外一面,在家一面。而在家就是真實的一面。

他跟小不點在家里是不會出事的,內院的人都是兩個姑姑精挑細選的。可以說他們家就跟銅墻鐵壁似的。最讓人擔心的明瑾自從上次得到教訓以后,也不會想著離家出走。不過可惜,不是所有的家都跟他們家一樣的。翎k在自己的家里就出事了。謠言傳出來說翎k殺妹,真虧那些女人想得出來。

咳,他這時候只能慶幸沒投身在皇家。要不然,他真要找地哭去了。當皇家的人,特別是皇子,其實是一件相當苦逼的事。

他看著面色枯黃。整個人都萎縮下去的翎k。有點意外,這個樣子還到他們家來,太子跟太子妃就不管了。見著他娘忙前忙去,他眼中冷光一閃。太子妃這個女人,還真是見縫插針呢!

這件事夏瑤跟夏影兩位姑姑都看不順眼了。故意將太子妃的盤算告訴了翎k。翎k發高燒,娘大發雷霆。他卻覺得兩位姑姑做得是對的。有了對比,才能讓翎k牢記娘對他的好。以后上位,換取的利益也是最大的。所以他尋了機會也會挑撥挑撥翎k與東宮的關系。話說他是真看不上這個太子妃。算計得如此明顯。絕對是沒有將翎k當成自己的兒子,只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這樣的女人,哪里配當母親呢!所以他挑撥起來無壓力。

虎威軍出事了,虎威軍出事與他家是沒關系的。可惜,是有關系的。等知道他娘是虎威軍的最高統帥,他有一種想暈的沖動。

軍權跟財政向來是分開的。現在這最重要的兩樣都集中在他家。皇帝就不怕他爹跟娘一起造反,謀了這天下。

好吧,他想多了,舅公還是個很英明的皇帝,只是皇帝跟他娘之中到底是如何建議了這等超越正常的信任。

他問了娘,結果娘的回答讓他只有更郁悶。他這些天早就看出來,他娘對軍事一塊很不上心。這回掌管這么數千人軍隊,他娘卻想著如何當一個甩手掌柜的。他除了心頭嘆氣,不知道該說什么了。這件事他只能感嘆皇帝舅公的強悍了。竟然當軍事為兒媳。

好吧。他還沒感嘆完,娘竟然說這件事讓他全程跟蹤了解。以后他當了將軍以后,可以避免這樣的事。他聽了很詫異,話說他現在才六歲就讓他接觸這些,會不會太早了。當然,早是早了點,但是他很欣喜地接受了。

他原本以為娘會替虎威軍的將士翻案,可是娘卻什么都沒管。由著大理寺的人跟皇帝派的人審查。到最后還讓他去旁聽。他知道娘派他去旁聽的意思,他與爹長得那么相似。虎威軍是爹一手創辦出來的。他去旁聽不僅代表了娘。還代表了爹。

他旁聽后回去,娘將這些人的宗卷給他看。這些人。無不為大齊立下了功勞。只是卻走上了這條不歸路。

他本以為是旁聽,卻沒想到還要觀刑。他上輩子上過戰場,可惜都是在后方,沒真正的看到鮮血淋淋的場景。這次刑罰,卻是將他嚇著了。這些刑法也太狠了。

聽著他娘借此機會教導他們三兄弟,平衡之術,不僅是帝王用,他們駕馭下面的人也一樣用得上。

娘教導他很多東西。讓他吃驚的是娘竟然懂兵法。他一直以為娘不懂兵法,不喜軍政呢!可是現在又一次打破了這個猜測。

他去監獄里看這些曾經叱咤風雨的人。坐下來心平氣和地與他們談話。他其實不想跟這些人談的,跟階下囚談話,多丟份,只為了完成娘交代下來的任務。

他以為于恒會跟他說自己如何的不得已。結果于恒卻是半點沒提這件事,只是跟他說著虎威軍的狀況,還有沿海一帶的局勢以及他的擔心。最后還給出了不少的建議。

聽完這些,他反省自己。

娘很快知道了他私底下挑撥翎k與東宮的關系。娘沒說他什么,只是讓他以后不要再做了。還說母親終究是母親,千不是萬分錯,也不容許別人去算計與欺負。

他聽黯然。娘說得對,生母有養育之恩,再錯也得容忍。就好比上輩子的他,他除了容忍,遠離,其他什么都做不了。

好吧,這件事完了以后家里又多了一個客人,表舅祁哲。明瑾對祁哲很是反感。這小子認為多來一個人,就多一個人跟他搶娘了。卻不知道,多一個人以后他們兄弟其實也多了一個助力。

每次過年,他們一家三口都會去溫泉莊子上度假。這次也不例外,娘帶了他們四個去了。不過這次有個特別的要求,娘要求他們學游泳。他認為游泳用不上,不想學。

他還沒問到底什么原因,明瑾答應得很順溜。好吧,娘讓學就學。他很快就學會了。明瑾卻是怕喝水,怕被嗆,幾天下來都沒進展。好在他監督之下,最后也學會了。話說他是真的有點擔心,這小子怕吃苦受罪,以后真不知道能做什么呢!

回到京城,他隨著娘去見了虎威軍新的副統領。也在這個時候讓他真正見識到了娘的功底。娘竟然將這個副統領問得滿額頭的汗珠。對于娘的問題,他其實心里也很多的疑問。因為很多問題他別說懂了。聽都沒聽過。一直知道娘博學,卻不知道竟然如此博學。

他去過邊城呆了三年,這三年基本上是在給朱玉出謀劃策。算起來他其實是沒出去遠門的。可是這次聽著娘跟這個關二郎的談論,他很想去海口看看。

他這么想,就跟娘提了這個建議,不出意外地被娘拒絕了。但是他不氣餒。跟娘說了他的理由,娘果然沒拒絕了。

他為了逼真,以絕食抗議。真沒想到,小不點為了幫他竟然也絕食了。他可是知道這小子挨不住餓的。可是他卻是硬餓了兩天,而且還能堅持不吃。不枉費了他這么辛苦地教導。

娘故意做了一桌子的好菜。香味沖入鼻尖,他當時真的很想上去吃得,真的,本來就餓,再聞著這股香味不是更餓。他抗住了。小不點可憐巴巴地望著那一桌子的菜,寧愿受著煎熬而不為其所動。

他很感動小不點為他做的。可是面對明瑾的發問,他卻不能說實話。這件事隱藏的東西太多,他怕明瑾藏不住話。要知道家里現在還有兩個外人在。明瑾的嘴巴又不牢靠,只能順著明瑾的想法告訴他要去邊城找爹了。明瑾面上從不在娘面前提爹,那是因為他說過提爹娘會難過的。但是明瑾心里還是很想念爹的。也一直希望能見著。

明瑾餓得有氣無力,嘟囔著他還能看書。他這是看書轉移注意力呢!他勸明瑾也無用,這個時候他真的知道了,什么是親兄弟。親兄弟。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三天之內就跟著關二郎去海口。他心底有點舍不得。但是想著將來要走的路,舍不得也要舍得。這僅僅是個開始。

他看著娘眼底的淚珠。忍不住說著:“娘,等我回來以后哪兒都不去。就一直在你身邊。”

娘笑著搖頭。說著雛鷹長大了,就該要學會飛了。飛得多遠,多高,就看自己的本事了。不過娘提了要求,等她六十以后就得守在她的身邊。他打算十歲從軍,有三十年的時間足夠他功成名就了,所以,他答應了。

娘還把武星跟夏瑤姑姑給他。他本不想要,他是知道武星跟夏瑤姑姑是娘身邊最得力的助手。可是娘有他的理由,他人小言微,只能聽從了。

臨走前一晚上,娘抱著她說了一晚上的話。言語之中都是不舍。他以前就覺得娘嘮叨,現在仍然覺得嘮叨。只不有人對自己嘮叨著長長短短,其實也是一種幸福。

第二天一大早順利離開京城。上馬的時候看著關二郎目瞪口呆的模樣,他很自得。學騎射學了這么長時間,騎射師傅都是數一數二的高手,他們幾個學得都很不錯的。

他知道皇帝要親征,若是皇帝親征,邊城最少三五十年內無戰事。這次娘開口讓他去海口,又在山莊上讓他們兄弟學游泳。關二郎過來拜見娘又特意讓他跟明瑾在旁聽。以前娘什么事都不讓他們知道。這次卻破天荒地讓他在旁聽這樣的軍政大事。娘從不做無用的事。他隱約猜測到娘的意思了。雖然有些出入,但是相比邊城,海口好像確實是一條更好的出路,而且沒有的兵種更有挑戰性。

到了驛站,關二郎晚上特意帶他出去游玩,讓他見識見識外面的世界。他對此很想翻白眼,這些東西別說他了,就是明瑾都沒興趣了。但是不得不說,娘的教育真的很好。至少娘補充了他教導明瑾的空白,那就是沒讓明瑾成為不知實務的人。

坐船去海口,這還是他上下第一次坐船呢!上船沒兩天,夏瑤跟武星兩個人都吐了,不過他們兩人相比要輕些。其他人都吐得全身發軟了。怪異的是他竟然半點反應都沒有。仿若在平地一般。

關二郎說虎父無犬子,他很想暈。他不吐跟他爹有什么關系。好吧。眾人都說是,那就是了。

他在船上,也沒耽誤了練功學習。只是不做這些的時候,他還是很想念娘跟明瑾的。習慣了一家人一起,如今一個人還真覺得孤單。想著離別的時候娘的不舍,他心頭內疚又閃現出來。娘一直說,她這輩子就求著一家人平平安安,開開心心一起。可是他。卻注定要讓娘的這個愿望成空了。

到了海口,他看著海口的繁榮,當下震撼了。這里的繁華不下京城,甚至比京城更為熱鬧了。而且這里還有各式各樣的外國人。

夏瑤姑姑笑著說海口的繁榮,娘居功至偉。當年是娘主張開放港口,發展貿易。這才十多年功夫。就發展得這么繁榮。不僅如此,每年賺錢的利潤也是驚人。

他只能無言以對了。他娘發展得海口如此繁榮,賺下的錢基本都進了國庫了。他娘雖然有財神的稱號,但是手頭上其實沒多少錢的。這也是為什么皇帝能這么放心娘了。

到了京城,他最先見了在海口負責情報工作跟島嶼建設的冬青。據說這個人也是娘的心腹。話說他娘的心腹全都是女人。上輩子的他,雖然不至于瞧不起女人,但是真沒想著女人還能做外頭的事。他娘顛覆了他的認知。再有夏瑤跟夏影兩個人,讓他知道女人不遜色于男人。

冬青辦事很利索,這讓他很滿意。相比他就不是很滿意那個肥頭大耳的姜林。胖得跟只豬似的。一看就是油水吃多了。

夏瑤姑姑是他師傅,又是自小看著他長大。一下就發現他的不對勁。知道他對于姜林的認知笑著解釋道:“看人不要看表面。在海口,姜林跟冬青一樣,對郡主忠心耿耿,沒有二心。”見著他有點不相信,笑著將姜林的底細盤給了他。

他聽了皺眉。竟然將敵人收留在底下做事,娘這心也太寬了。夏瑤姑姑笑著說道:“郡主說,是人才,愿意降服就可以用。你可能不知道。海口的這些生意郡主只把控大局。具體的事情都是姜林在做。這些年沒出過一點差錯。郡主交代他的事,都順利完成。”

十多年能一點差錯沒出。可以確定這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他娘除了偶爾的心慈手軟看人的眼光還是不錯。既然夏瑤姑姑都說這個人可信,那就信了。就算這人心底真存了什么不干凈的心思,他也不擔心。弄死他跟捏死一只螞蟻一般簡單。

到了海口,其他人是不需要拜會的。不過海口的知府大人是表姑父,而且表姑也在。按照禮節還是需要走一趟的。

他以前隱約聽過,表姑父以前好像也想娶娘,不過最后被娘拒絕了。這次見到這個表姑夫,長相不說,從那雙銳利的眼神來看,此人也不是一個簡單的人。

當然,再不簡單他也不喜歡。這人深沉似海,這樣的人都是有故事的人,而且還是有很多故事的人。

海口如此繁華,若是不去逛逛走走看看娘的杰作,太可惜了。在路上碰到一個男孩子。他不是那種善心濫用的人,但是看到那個男孩子,卻是不知道為什么,讓侍衛給了他二十兩銀子。很多事,也許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就這么一個善舉。讓他未來贏得了一個忠誠不二的臂膀。

到海口的第三天就啟程去了島嶼之上。這次娘的意思是讓他呆在島嶼之上,躲避過京城的風雨。要不了多久,明瑾也會過來了。他知道,若是只想保全他們的安全,以他娘的本事就是在京城也無人傷害得到他們。但是娘想讓他們多見識見識外面的世界。

到了島嶼上,看著一路上的農舍田園,雞鳴狗叫。他有一種錯覺,這里是他娘想要建造的一個世外桃源。寧靜,安詳,遠離紛爭。

可到了里面,別有洞天。

在島嶼上,他在沒落下學習跟練功的前提下跟著冬青熟悉島嶼。娘說這里是他們的大本營,以后他們家的重心將在這里,這里將是他們家應付萬一的退路。

他其實有些不明白,就這么一個島嶼就算設計得再精巧,皇帝真有心要滅了他們,又如何能抵擋得住朝廷的千萬大軍。不明白的事太多,他暫時也不費這個心神去了。

島嶼上的生活,其實很枯燥。好在他本就沒過多的要求。每次都是如在京城一般。只是他也學會了在學習之外放松自己。做完要做的事情,他就拿著魚竿到海邊釣魚。或者什么都不做,只是看著海浪拍打著巖石,撞擊出一朵一朵的浪花。

他漸漸發現,他的心越來越寧靜,那些陰影好像也漸漸的離去。他想,不知不覺之中他也受了娘的影響。

分別的日子過得很慢,時間長了。他就開始做夢,夢見娘,夢見弟弟。每次夢醒后,他就開始寫信。告訴娘跟明瑾,他很想他們。同時也告訴,他在島嶼之上很好。

接到娘跟明瑾的回信,娘在信上絮絮叨叨地說了很多,無非就是保重自己。別讓他擔心。明瑾寫得可就多了,將這段時間發生的大大小小的事都說了。還說很想他,要來看他。

要不了幾個月,明瑾也該出來了。到時候就只剩下娘一個人在京城了。他不放心,但是再不放心也只能放在心底。因為他現在什么忙都幫不上,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扯了后腿。

在搜索引擎輸入 重生之溫婉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重生之溫婉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本站Android客戶端,純綠色,全免費.
點擊這里下載或者在手機上輸入 http://www.ifreeing.com/dl

上一章  |  重生之溫婉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
浮云閱讀Android版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