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裁決

第一百一十三章 最壞的打算

更新時間:2016-11-02  作者:七十二編
在人類避禍救贖大陸以來所興建的城市中,羅曼城是最古老,也最宏偉的一個。

當年羅曼皇朝建都于此,兩百年間,將城市擴大了十倍。其后龐貝帝國襲承至今,又陸續擴建,如今羅曼城的規模不光稱雄救贖大陸,甚至比起歷史上神賜大陸的那些雄城,也不遑多讓。

然而,就是這樣的雄城,如今也一派擁擠混亂的景象。

大量從東北方向逃難來的難民,幾乎將羅曼城擠爆了。原本空置的房屋,全都租了出去,就連破舊的倉庫也有人搶著要。而原本寬敞的街道兩側,都搭起了窩棚。救濟所和教堂更是人滿為患。

人多了,影響的就是方方面面。

整潔的街道變得污水四溢,泥濘難行。市場里的糧食蔬菜和肉類的供應也立刻變得緊張起來。偷盜和謀殺一類的案件,短時間內翻了好幾倍。而擁擠的城北貧民區窩棚的一場大火,更燒死了好些人。

這還是頭十幾天發生的事情。

最近一個多月,城防軍方面直接就關城設卡。每天只批準三百個通過了申請的難民入城。這基本上就關閉了普通平民進入羅曼城的通道。就連一些低級貴族和有錢人,也要想方設法才能弄到幾張定居文書。

于是,城外的帳篷就越來越多。到最后,就形成了幾個大型城寨。

人們暫時居住在城寨里,每日為了三餐奔波忙碌,為了得到一張入城文書更是絞盡腦汁,不惜一切代價。

有花費巨額金錢鉆營的;有貼上貴族,諂媚討好的;更有不惜出賣肉體的。

從某種程度來說,一座羅曼城,城內城外,就是天堂和地獄的區別。

不過,就算運氣好進了城,日子也過得提心吊膽。除了物價飛漲生活艱難之外,大伙兒最擔心的,就是不知道魔族什么時候會打過來。

現在已經不像以前了。

倒回去幾個月,說起魔族,那還是非常遙遠的事情。不可逾越的斷天山脈,就是最堅固的城墻,除了書本里的描述之外,大伙兒對魔族的印象就只是停留在法林頓要塞城下那些模糊的看不清面目的身影上。

許多人甚至分不清魔族和深淵惡魔的區別,還有些人從小到大,都堅定地相信魔族其實就是另一種魔獸,和魔族的戰爭,就像是應付獸潮。

可現在,魔族來了。

不是在斷天山脈的東面,而是真正踏足于救贖大陸。

再沒有什么能夠阻擋他們了。短短兩個月的時間,龐貝帝國東北就已經糜爛。在魔族的兵鋒面前,人類軍隊幾乎是一觸即潰。

這場遙不可及的災難,終究是發生了。就像人們總說天塌不下來,可這一天,天就是塌了!

死亡的陰影,籠罩著每一個人。

無論是貴族還是平民,也無論是有錢人還是窮人。

魔族什么時候會打倒羅曼城,未來又能逃到哪里去,人類的末日,真的就這么降臨了嗎?這些問題,不是忙碌的生活而疲倦的奔波能夠掩蓋的。只要一靜下來,人們就會想,就會為之焦慮,為之恐懼。

這種恐懼,已經襲擊了很多人。見天城里都有人因此自殺。

對許多人來說,因為害怕魔族而自殺是一種很難理解的邏輯。畢竟,無論是魔族來了還是天塌了,人生最艱難至多也是一死而已。何必現在就自己尋死呢?

可是,只有那些被恐懼折磨得寢食難安死去活來的人才知道,這是一種解脫。

恐懼不是屠刀揮下之后,而是舉起來的那一刻。

停留的時間越長,恐懼的折磨就越深。

每一天,人們都聚集在不知堂,政閣軍方的公告欄下,傭兵的任務堂以及諸如市場,小酒館等能夠獲知外界信息的地方,打探,議論。希翼得到哪怕一丁點好消息。

例如大伙兒聽說,在坎諾蒂行省,一位男爵領著麾下十來個武裝騎士和一個魔法學徒,就干掉了好幾十個魔族。用事實證明魔族也沒什么可怕。已經有好些逃亡貴族決定聯合起來回頭跟魔族干。

大伙兒還聽說,帝國最精銳的雷神騎士團,戰神騎士團和教廷的圣殿騎士團,已經在東面卡洛城防線幾次出擊,重挫魔族。使得魔族軍隊如今已經停下了向西的腳步,近一周來不得寸進。

還有,斐烈帝國已經舉國動員。以騎兵聞名的他們將出動重騎,與魔族決一死戰。圣索蘭帝國同樣舉國動員,召集聯軍北上抗敵。不僅大陸強者們紛紛出山,就連那些已經和人類分道揚鑣的異族也都準備聯合起來。

每一個讓人振奮的消息,都會讓人們反復談論,就像一塊干香的牛肉,反復咀嚼。

人類或許是這個世界上最喜歡自我安慰,也最容易適應災難的種族了。

地震,火災,干旱,洪水,疾病瘟疫,戰爭,親人離世……在人生的短短百年時間里,人們經歷著各種各樣的磨難。可是,仔細觀察你就會發現,他們總是在你不知不覺的時候,就重新站了起來。

失去了丈夫的女人,用柔弱的肩膀扛起了生活的重擔。失去了父母的孩子,在市井中歷練得圓滑而又堅韌。被天災摧毀了生活的農夫們,會在春天到來的時候再一次播下種子,而被摧毀的城市,要不了幾年,又是一派繁華景象。

面對各種各樣的災難,人們總是能用最短的時間,將痛苦埋藏在記憶的最深處,該怎么生活,還怎么生活。

面對魔族入侵也是一樣。

在經歷了最初的恐懼之后,最近幾周以來,人們終于逐步適應了這種壓力。雖然每天還有大量的難民抵達羅曼城,雖然物價還在飛漲,生活越來越艱苦,但大伙兒欣喜地發現,魔族的進攻步伐,似乎并不如想象的那么快。

從魔族入侵救贖大陸到現在,已經近三個月來。

的確,戰爭爆發前期,龐貝帝國丟了大量的土地,敗仗一個接一個。可按照許多人的分析,那不過是吃了猝不及防的虧罷了。

東北行省一向是龐貝帝國的腹地。和斐烈帝國索蘭帝國哪一個都不交界。因此,帝國在這個方向的駐軍極少,偶有一些也不過是用于維持治安,震懾反叛者和盜匪團罷了。其戰斗力在帝國軍隊序列中根本排不上號。

因此,當魔族入侵的時候,和他們作戰的,大部分都是一些當地貴族的私軍。

這些私軍的戰斗力原本就不怎么樣,彼此之間又沒有統一部署協調,自然不是魔族的對手。況且,三百年來,魔族這兩個字帶來的恐懼早已經刻進了骨髓里。此刻陡然遭遇,任誰也難免慌亂。

再加之魔族善于使用魔霧,戰斗方式和使用的戰術也和人類內部戰爭截然不同,因此,前期敗幾仗在所難免。

不過,如今帝國精銳軍團都開始集結調動,戰火也已經向斐烈帝國和索蘭帝國蔓延過去。就如同泄洪之后,帝國的壓力,已經比以前小了很多。

在種種振奮人心的好消息支撐下,有人樂觀估計,魔族要打到位于中西部的羅曼城,至少也要一二十年的時間。

當年人魔大戰,不就打了整整一百年嗎?

雖然如今人類的實力,遠不如三百年前,可魔族畢竟是從斷天山脈東面翻山越嶺而來,山高路遠,無論后勤還是兵力都不如本土作戰的人類。優勢劣勢抵消,局面恐怕也和三百年前差不了多少。

不過,這種論調,在九月的這一天,徹底崩塌了。

當盧修斯坐著馬車,穿過城市的時候,哪怕是隔著車窗,他也能聞到彌漫在街道上的不安。

車輪從石板路的污水中碾過,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響。幾個赤著腳的平民小孩,飛快地穿過車尾,跑到了街對面,鉆進一條小巷不見了蹤影。一個差點被他們撞上的中年大嬸發出高亢而疾速的咒罵聲。

她怒氣沖沖地向小巷方向揮了一下粗壯的手臂,這才離開。

而在街口,幾個紳士打扮的男人正在低聲談論著什么,他們的臉色陰沉,完全沒有平常散步遇見熟人時的輕松愉悅,不時爆發的爭吵,讓他們看起來失去了溫文爾雅,倒像是那些火藥味十足的傭兵。

街邊一個鐵匠鋪里,赤著胳膊的鐵匠,依然在用力敲打著鐵砧上的劍胚。

聲音還是往常那叮叮當當的聲音,就連拉風箱的伙計和揮大錘的副手,姿勢也和往常一模一樣。只不過,每一個人的眉頭都皺得緊緊的,看起來心事重重。

更多的人們,在街上匆匆而過。放眼看去,根本看不到一個面帶笑容的。整條街上,只有幾個孩子跑過時有那么一絲生氣。而當孩子們鉆進巷口之后,立刻就被一種壓抑的沉沉死氣給籠罩了。(廣告)

“快點,”盧修斯跺了跺車廂地板,對車夫道,“五分鐘內趕到角斗場。”

“遵命,我的主人。”車夫恭敬地道。

他抬頭看了看陰沉沉的天,嘟囔了一聲:“這鬼天氣,看來又是一場暴風雨。”手上馬鞭在空中抽了個響,讓馬車加快了速度。

很快,馬車就穿過羅曼城東區的兩條街道,順著一條堆積著雜物的狹窄小巷,拐進了角斗場的側門。

這時候,雨已經下了起來。

在滴著雨水的屋檐下,盧修斯下了馬車,腳步匆匆地穿過走廊,走進了位于角斗場地下的角斗士大廳。

羅曼城的第一角斗場,興建羅曼皇朝最鼎盛的時期,耗資巨萬,歷時十年。是羅曼城最著名的標志性建筑之一。

不過,一般人只能看到第一角斗場表面的雄偉宏麗。卻很少有人知道,在角斗場的地下,還有一個遠比上層建筑更龐大的地下世界。

地下角斗士大廳,總共有三層。最下面一層是監牢,用于關押奴隸和罪犯。這些人不能稱為角斗士。他們的作用,只不過是助興的道具罷了。就地位而言,甚至比不上同樣關押在這里的猛獸。

而角斗場的第二層,就是角斗士的休息區了。

各大角斗營的營主,會在角斗開始之前一天就把營里的角斗士帶來這里。每一個角斗營都能獲得一個獨立的區域。飲食,美酒,乃至女人的供應都是應有盡有。當然,那都是在角斗士獲勝之后。

而在角斗之前,角斗士需要的是安靜,是訓練師協助的狀態調整和長時間的心理調整。每一次角斗都是一次直面死亡的挑戰,誰也不能保證自己能活著回來。因此,賽前犯下的任何錯誤都是愚蠢而致命的。

最上面一層,則是角斗場最精華的地方了。

這里是貴族和富人的天堂。

這里有賭場,有酒吧,有舞會廳和宴會廳,還有一個小的斗籠,用于非公開角斗。他們在這里一邊觀看血腥搏殺,讓血液在獸性的放縱下沸騰,一邊享受精致的美食,悠揚的音樂和貓一般嬌媚的女人。

許多貴族都愛來這里消遣。當然也不是每一個人都能來。能擁有自由進出這里的權利的都是羅曼城最頂尖的大人物。而一般的中小貴族,若不是這個圈子里的,就算運氣好混進來了也不過是徒惹冷眼罷了。

別說攀附上誰,能不惹一身麻煩就算不錯了。

盧修斯并不喜歡來這里,不過,從門口的守衛到巡邏的護衛隊,包括往來的貴族們,顯然對他都非常熟悉,見了他,也都是畢恭畢敬。

就像每一片山林,都會有一只統治的魔獸一樣,在第一角斗場地下這個堪稱龐貝帝國最頂尖的圈子里,也有一個所有人都必須敬畏的核心存在。

這個人就是龐貝帝國皇室皇儲,大皇子亞爾曼。

而眾所周知,盧修斯就是亞爾曼的人。十幾年來,圍在亞爾曼身邊的貴族們不止一次見證了盧修斯對亞爾曼的影響力。

盧修斯是亞爾曼的首席智囊。可以說,亞爾曼對盧修斯是言聽計從。

平常,亞爾曼尋歡作樂的時候,盧修斯很少參與。這位帝國皇家宮廷大學士,更多的時候是呆在皇宮或者皇家學院的圖書館里看書,偶爾的消遣,也不過是在羅曼城西府邸附近的湖邊散散步。

在沒有亞爾曼召見的時候,盧修斯近乎是不存在的。

他并不熱衷于權勢,也沒有什么特殊的,需要用某種特殊方式才能滿足的嗜好。加之個性恬淡清高,因此,許多人在亞爾曼身邊多年也沒見過他出現幾次。

有時候亞爾曼舉行宴會,都要派人三催四請,他才會勉為其難現身幾分鐘。往往不等宴會結束就先行離開了。

不過,只要事關緊急,他就一定在亞爾曼的身邊。

就如同此刻一樣。

走進角斗士大廳,盧修斯一眼就看見了亞爾曼。

身材高大,體形彪悍的亞爾曼,有著龐貝皇室特有的綠色眼睛和濃密的卷發,看起來,就像是一只精力充沛的豹子。

此刻,他穿著一身寬松的白色絲綢長衣,正如同獸籠里的困獸一般來回踱步。四周,無論是端著食盤和銀水瓶的侍女,持矛的護衛,還是衣著華麗身份尊貴的大人物們,個個都小心翼翼,連大氣也不敢出。

氣氛,顯得異常壓抑。

盧修斯嘆了口氣,他知道,這一切,都只因為日前從東北傳來的一個消息。

局勢惡化了。

魔族在短短三天之內,忽然發動了一系列的兇猛攻勢。

先是東北線的季風城丟了。那是一座古老而堅固的要塞,駐軍一萬五千人。由四位大光明騎士領銜鎮守reads;。原本大伙兒以為能守很長時間,可一夜之間就莫名其妙地陷落了。如此一來,東部防線頓時就打開了一個缺口。

同時,在北面,兩個侯爵的領地城堡連同他們的軍隊被魔族一口吞了下去。被派去救援的部隊還中了魔族的埋伏。兩千多人只逃回來不到一半。這意味著,魔族的兵鋒可以在北面有更大的騰挪空間。

萬一他們迂回向南的話,那么,關鍵的卡洛城防線,或許就會面臨崩潰的危險。

如果這還不算什么的話,那么南面,原本根本就用不著和魔族作戰的邊軍第三軍團在摩西城全軍覆沒,就足以震動整個帝國了。

沒人知道摩西城究竟發生了什么,大家只知道,兵力高達三萬的邊軍第三軍團,一夜之間就徹底潰散。軍團核心高層死戰之后,生死不明,數以千計的逃亡士兵散布于方圓數百平方公里的范圍內。

簡直一片糜爛!

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所有人都懵了。

之前大伙兒以為還能夠和魔族僵持,可沒想到對方一發力,己方就接連慘敗。而按照魔族現在的攻勢和速度,打到羅曼城恐怕連半年也要不了。那些以空間換時間,堅持一二十年的想法簡直天真可笑!

身為皇儲,亞爾曼顯然是壓力最大的那一個。

七年前,陛下就將龐貝帝國的軍政事務交了大部分在亞爾曼的手里,魔族入侵之后,亞爾曼更是所有目光的焦點。帝國未來如何,他有沒有能力成為領導龐貝帝國雄霸天下的偉大帝王,就看他這一次的表現了。

因此,這是亞爾曼的一個巨大危機。如果他不能解決問題,而被陛下收回權力,那就意味著他的失敗。

別以為皇儲就一定能繼承皇位。亞爾曼讓人羨慕的身份,同樣是一個危險的火山口。

龐貝帝國的皇子超過三十個。其中和亞爾曼年齡相仿,有著相當勢力和競爭力的皇子,就有七八個。他們就像狼群里的年輕公狼,野心勃勃。一旦亞爾曼犯錯,他們立刻就會群起而攻之,將他拉下皇儲寶座。

權力,是一劑充滿致命誘惑的毒藥。更何況,這是一個龐大帝國至高無上的權力。沒有人能夠在機會面前無動于衷。

因此,盧修斯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這里。事實上,他動身的時間還在亞爾曼的送信侍從趕到之前。

而盧修斯此來,并不僅僅為解決亞爾曼的問題。

很少有人知道,身為皇家大學士的盧修斯除了精通歷史、天文、地理、文化藝術等方面并有著出眾的謀略之外,還是一位研究了魔族十幾年的魔族專家。

用一位盧修斯的摯友的話來說,盧修斯甚至比魔族自身,更了解這個種族。為了研究魔族,十幾年來,他幾乎每年都要去一趟法林頓要塞。與無數和魔族打過交道的人交談,查閱無數的書籍資料。

也因此,當得到西面的消息時,盧修斯知道的遠比其他人更多。而局勢,也那遠比亞爾曼的地位受到威脅嚴重得多。

一見到盧修斯,亞爾曼的眼神頓時一亮,叫到:“學士。”

“殿下。”盧修斯走到亞爾曼的面前。

環顧四周,盧修斯發現,這個原本供人享樂的地方,已經變成了一個巨大的軍事會議室。柔軟的沙發被撤去,中央一張巨大的條桌上鋪著一張巨幅軍事地圖。而桌邊,十幾位軍方將領和貴族大臣,正在緊張商議著對策。

“情況你都知道了吧?”亞爾曼二話不說,拉著他走到鋪著巨幅軍事地圖的長桌前,焦急地問道,“快說說你的看法。”

站在地圖前,盧修斯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凝重地看著亞爾曼,說道:“殿下,這一次,恐怕我們不得不做最壞的打算了。”

“最壞的打算?”盧修斯的話,讓亞爾曼愣了一下。

亞爾曼并不是一個蠢貨。相反,他天資聰穎,性格堅韌而果斷。偶爾的暴躁并不影響他的判斷力。卻讓他擁有一位君主應有的壓迫力和征服力。很少有人能夠在他怒火中燒的注視下繼續抵抗。

就成為一個英明帝王的潛質來說,盧修斯未見過比亞爾曼更好的。

只不過,盧修斯的話,顯然出乎了亞爾曼的意料。哪怕如今的局勢下,他所承受的壓力遠比任何人都重,也比任何人

得到消息之后,論焦慮論壓力,亞爾曼比誰都大。可即便如此,他也沒想到盧修斯一來,竟然說出了做最壞打算如此嚴重的話來。

“什么最壞的打算?”亞爾曼問道。他感覺自己的手腳有些發涼,就連聲音都有些變形。

沒有人比他更了解盧修斯。

盧修斯絕不是一個危言聳聽的人。相反,哪怕再堅定判斷,不到萬不得已他也不會使用一些讓人緊張的詞匯。他總是從容平靜,舉重若輕。有時候直到事情結束之后,回顧一切,你才會驚出一身冷汗。

也只有那時候,你才會發現在盧修斯的身上,壓著多么沉重的膽子。

這也就意味著,如果盧修斯說需要做最壞的打算的話,那么,自己可能需要做的,就是最壞中最壞的那一個決定。

不過,并不是所有人都如同亞爾曼一樣信任盧修斯。

在聽到盧修斯的話時,長桌四周的貴族官員和軍方將領們,都停止了交談,把目光集中在了盧修斯的身上。

有疑惑,有凝重,也有冷漠和輕蔑。

“是啊,大學士,”一位素來最討厭這些所謂智囊夸夸其談危言聳聽的將軍上千一步,大聲道,“什么最壞的打算,說來聽聽reads;。就算局勢不利,但咱們和魔族的戰爭才剛剛開始呢。真正的打仗還一場沒打,帝國最精銳的軍隊也都還沒有投入作戰,怎么現在就要做什么最壞的打算了?您不是害怕得太過了吧?”

“閉嘴!米勒!”亞爾曼一臉鐵青呵斥道。那將軍老老實實的閉上了嘴巴,可神情間,依然透著強烈的不服。

見亞爾曼轉頭把目光投向自己,盧修斯嘆了一口氣,拿出了一本厚厚的筆記。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魔族已經掌握了某種直接通往救贖大陸的方法。”盧修斯一開口,就石破天驚。

在眾人陡然收縮的瞳孔中,這位皇家大學士一字一頓地道:“所以,我們以為他們是翻越斷天山脈通過圣城增兵,完全是錯誤的。”

房間一片死寂。

下一秒,米勒的聲音,就如同炸雷一般響起:“這不可能!”

隨著他的話,大廳里,頓時一片騷動,眾人交頭接耳,嘩然一片。沒有一個人相信盧修斯所說。就連亞爾曼,看向盧修斯的眼神,有充滿了一絲懷疑。

“學士,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激動的米勒,不顧亞爾曼之前的呵斥,上前大聲質問道:“不經過圣城,魔族直接通向這里?他們怎么過來,飛過來,還是用他們的沙蟲在地底打通一條隧道?”

四周響起了一些細微的嗤笑聲。

眾所周知,斷天山脈并不是一座山脈那么簡單,那是兩個大陸之間的屏障,是一片絕跡的死地。除了天生的缺口法林頓以及做為第二低點的圣城之外,根本沒有其他通道。

山頂的罡風,能讓最強壯的巨龍變成一片秋風中無助的落葉。而至于打通一條隧道,更是無稽之談。別說沙蟲,就算是天神,也打不出這樣一條穿越百萬群山,長達上千公里的隧道來。

因此,翻越斷天山脈的難度和通過無盡的死亡之海也沒有區別。別說千萬年來,沒有人能夠做到,就算有一天,真有那么一位超凡強者完成了這樣的壯舉,那也不意味著一支支軍隊也同樣可以。

況且,如果魔族不需要翻越圣城的話,那么他們為什么又要攻陷圣城?若不是礙于亞爾曼殿下,許多人都想送盧修斯一句東方的俏皮話。

“那不是脫了褲子放屁,多此一舉么?”

不過,對于眾人的質疑,盧修斯顯然是早有準備。他將手中的筆記放在亞爾曼面前,一頁頁的翻開。

“我做出的這個判斷,要從十年前說起了……”盧修斯緩緩道,“不過,我可以先回答米勒將軍的問題。”

米勒在盧修斯的注視下,傲慢地昂著頭,一副好斗的模樣。他壓根兒不相信,盧修斯能夠給出什么合理的解釋reads;。

然而,盧修斯只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三百年前我們是怎么來的,現在的魔族,就是怎么來的。”

“這簡直是胡……”米勒一聽,頓時就炸了。

他從沒聽過如此可笑的解釋。

可是,就在他反駁的話才剛剛出口的時候,他卻忽然愣住了,張開的嘴巴,發不出一個字。而與此同時,四周的貴族大臣和將領們,臉色也和他一樣。

一片蒼白。

而盧修斯并沒有再理會他們。

他將筆記本攤在亞爾曼面前,為他講解自己的發現。

“殿下,這是我摘抄的,史書《百年戰爭》中關于魔族入侵的記載。”他指著其中的一頁記錄,緩緩道:“四百多年之前,艾瓦隆大陸是完全由我們人類所統治的。那時候,我們的魔法文明正處于巔峰時期。不斷涌現的魔法研究成果被運用到經濟、軍事、城市建設、文化教育等方方面面,與每一個普通人都息息相關……”

在盧修斯的講解聲中,亞爾曼點點頭。

受過嚴格教育的他,對于人類的這段歷史當然很清楚。有時候閱讀史書,他也不禁遙想當年人類魔法文明的強盛并為之感嘆。和那時候比起來,如今救贖大陸的人類簡直就如同沒開化的另一個種族一般。

當年的榮耀和輝煌,如今就只是被塵沙掩蓋的歷史。這是身為一個人類,無論是平民還是皇子,心中都永遠的痛。

“……但很少有人知道的是,那時候,我們的魔法研究,其實已經觸碰到了一個現在被視為禁忌的領域,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盧修斯的聲音持續著,說到這里的時候,他微微頓了一下。終于還是說道:“那就是被譽為魔法皇冠上最璀璨珍珠的空間魔法!”

說到這個,在場的所有人臉色都變得有些不自然。

龐貝帝國是梵丁堡和教廷山的所在地。也是三大帝國當中受教廷影響最大最深的。無論是貴族還是普通平民,許多人都是忠實的信徒,對神權的敬畏甚至遠遠超過了皇權。

而空間魔法,卻是早在數百年前就被教廷宣布為禁忌。

尤其是當年圣帝以大十字術破開空間,帶領人類來到救贖大陸的那一天起,穿越空間就毫無疑問地成為了神的標志。任何凡人對之觸碰,都是狂妄的褻瀆。研究空間魔法的魔法師,更是比亡靈法師更罪孽深重的異端。

因此,就算盧修斯只是說一下,大伙兒也感覺怪怪的。不過沒有人打斷盧修斯,所有人都只是靜靜的聽著。

似乎是知道大家在想什么,盧修斯說道:“正如我們所知的那樣,生命和空間的奧妙,只有神才能夠掌握reads;。前者或許還有神所眷顧的使者和仆人可以運用,而后者,則是神的權杖。任何狂妄的覬覦,都會引來災難……”

“……根據史書的記載,就在人類空間魔法取得成果的時候,魔族入侵了。沒有人知道這是不是神對人類的狂妄的懲罰,但我們可以知道的是……”

說到這里,盧修斯的手指,順著筆記本上的一段話移動著,念誦道:“八月九日中午,天色忽然大變。原本清朗的天空中黑云驟生,閃電如織,狂風大作。東海岸天盛公國國都望海城南,一個巨大的黑色漩渦浮現……”

念到這里,盧修斯抬起頭,環顧四周:“我們都知道,這是空間之門。”

眾人都沉默著。

一位貴族忽然開口道:“我記得,關于魔族如何來到救贖大陸,一直都是一個謎。天盛公國的確是最早遭受魔族進攻并覆滅的,可是,大部分歷史記載里面對這一段歷史都語焉不詳。只有極少的記錄過天盛國的空間漩渦,但也并沒有得到證實。也因此,我們雖然可以確定魔族從他們的位面而來,一定是通過空間通道。但究竟是一個空間裂縫,一個自然形成的空間漩渦還是人為的空間之術,誰也不知道。”

這位貴族本身是一位魔法師,顯然對這段歷史也有所研究,最后質疑道:“……況且,如果他們掌握了空間之術,我們根本不可能抵抗他們上百年。就算是現在……他們如果有這樣的能力的話,為什么不直接出現在慕尼城?”

他的話,引來了眾人的贊同。

空間之術,對如今的任何一個種族來說都是一種逆天的存在。想象一下,當對方的軍隊能夠自由的出現在他們想出現的任何一個地方,當自己的要塞,重鎮乃至國都,都被敵人如入無人之境,那是多么的可怕。

盧修斯點了點頭。對于這些疑問,他早有所料。

他沒有直接回答,而是翻開了筆記本的另一頁,一邊遞給亞爾曼等人看,一邊說道:“是的,我們并不能確定魔族最初來艾瓦隆大陸的時候是否掌握了空間之術。但根據史書記載,魔族同樣有和我們類似的空間之術的研究。這是其中一段秘聞……”

眾人圍看筆記,發現上面記載著從不同研究魔族的書籍中摘抄的資料。其中好幾本書,都詳細記載了人類在和魔族百年戰爭時期,從俘虜的魔族智者,以及被摧毀的魔族圣塔中得到的關于空間之術的研究資料。

史書記載,當時人類的大魔法師們,還從中得到了不少的啟發。只不過這一切,并沒能轉化為成果。最終之戰過后,魔法文明隕落,這些也就被徹底淹沒了。

“魔族已經掌握了空間之術,并不是我毫無根據的臆測,而是事實,”盧修斯道,“根據記載,當年魔族對空間之術的研究就已經不下于我們人類了。這三百年過去,作為戰爭勝利者的他們,只會比以前更強大。”

“至于他們為什么不直接出現在羅曼城,原因很簡單,”盧修斯翻到了筆記的最后,對眾人道:“這些,是當年我們得到的魔族空間之術的資料。雖然已經殘缺不全,但一些記載還是留下了,并且,我為此專門請教了幾位帝國法神……”

見眾人都看了筆記,凝神細聽,他才繼續道:“空間之術并非萬能。開啟一條可供軍隊通行的空間通道,需要耗費極其龐大的資源。并不是想怎么開,就怎么開的。當年,即便是圣帝施展的大十字術,窮盡神力,不也只是一條維持了僅僅七天的通道嗎?”

“另外,根據推斷,魔族的空間之術如果成功的話,距離其實非常有限。長距離通道需要設立多個中繼節點。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們忽然偷襲圣城,不是為了翻越,而是以其作為跳板!”

這一下,所有人都沉默了。

尤其是幾位魔法師,在看了筆記資料之后,都是緩緩點頭。

雖然大家還是覺得匪夷所思,甚至完全沒辦法接受,可誰也不知道該怎么反駁。尤其是魔族忽然出現的大量軍隊和加強的攻勢,更是一個以“自圣城翻越斷天山脈”的說法所無法解釋的。

要知道,斷天山脈不但高,而且并不是一座山那么簡單。那是百萬大山。東西走向,哪怕是最薄弱的法林頓方向,也需要繞經上千公里的山路和動輒上百公里的峽谷。圣城所在更是崎嶇難行。

從這個角度來說,似乎盧修斯的說法,反倒更合理。

“那我們……”亞爾曼最先回過神來。無論怎么難以置信,他都知道,有些事,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哪怕盧修斯所說只有萬分之一的可能,對于龐貝帝國來說,也是滅頂之災。

他必須比所有人都更加小心,更加謹慎。

“做好放棄羅曼城的打算,”盧修斯毫不猶豫地道,“接下來的戰爭,會證明我說的究竟是對的還是錯的。我倒是寧愿我判斷錯了。可是,一旦我猜對了,那么我們面臨的就是一個擁有源源不斷兵力的魔族。”

“放棄羅曼城?”亞爾曼來回踱了幾步,良久,才一咬牙道,“這個準備,我們可以提前做。一會兒我就去向父親稟報。可是……”

他猶豫了一下,問道:“帝國百萬大軍,上百精銳騎士團,加上圣教騎士團,數不清的強者,難道都抵擋不住魔族?”

“三大帝國,完全是一盤散沙,”盧修斯道,“除非出現一個能夠凝聚所有人的人,否則,任何一個帝國想要獨立抵抗魔族,都會遭到慘敗。所以我的建議是——我們必須盡早和斐烈及索蘭帝國聯合……”

他最后,目光幽幽地盯著長桌上的地圖,眉心皺成了一個川字,說道:“要知道,魔族不會給我們太多機會reads;。而我們的力量,也最多只能支撐我們進行一次決戰。這一戰若是失利,人類就完了……”

大廳,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良久過后,一位貴族道:“如果要說有一個人能夠凝聚所有人的話,那除了殿下,還能有誰?”

“別奉承我,”亞爾曼掃了他一眼,冷冷道,“就是龐貝帝國,不服我的人還多著呢,何況別人?”

眾人的臉色變得有些古怪。顯然,那貴族是馬匹拍在了馬腿上。

世人都知道圣索蘭帝國因為權臣唐納德的存在而皇權不振。但很少有人知道,看似強勢的龐貝帝國,其實也有同樣的隱憂。

原因有兩個,一是神權,二是蘭里斯家族。

神權自然就不用說了。百年前,索蘭大公鐵騎縱橫八方,所向披靡。一度打得龐貝帝國還不了手。最后是教廷出手,這才有了今日三分天下的局面。不然的話,龐貝皇室現在還不知道在哪里呢。

因此,龐貝皇室在教廷面前的腰板一向都不怎么硬。況且如今的教皇尼古拉斯二世雄才大略睥睨天下,就算皇室有挑戰神權的心,也沒這個膽子。

而相較于神權,蘭里斯家族似乎是一個更頭疼的問題。

這個家族天才輩出,早在羅曼皇朝時期就已經權傾天下。

他們強大,貪婪,野心勃勃。幾乎每一代蘭里斯家族的族長,都把成就帝國霸業當成自己的夢想。

對此,他們毫不掩飾。

當年羅曼皇朝崩潰的時候,他們其實就有著更多更好的機會。可是,錯誤的判斷使得他們在那場亂世逐鹿中落了后,反倒是當初并不怎么被人看好的三個家族登上了皇位。因此,百年來他們一直耿耿于懷。

而歷史的原因,也使得蘭里斯家族在龐貝帝國成了一個特例。

無論是他們自己,還是其他貴族,都沒有把他們當成是帝國的一員。他們背靠的是教廷這座大山,對龐貝皇室打骨子里就看不起。之所以依然保留在龐貝帝國的貴族體系之內的位置,不過是因為利益的需要罷了。

在帝國內部,他們插手軍事,政治和經濟的方方面面,只要有利益的地方,就會有他們伸出的觸手。從某種程度來說,他們其實是以一種與龐貝皇室共治的姿態存在。只不過一在明,一在暗而已。

在許多方面,帝國貴族們都不得不看蘭里斯家族的臉色行事。沒有人愿意得罪他們。無數人的悲慘下場,已經證明了那是一條死路。

由此可以想見,身為帝國未來的統治者的亞爾曼對于蘭里斯家族的觀感有多么惡劣。沒有人愿意在自己的農場里看見一頭橫沖直闖的野豬。如果自家養的獵犬也不得不和這頭野豬同流合污,那就更憋氣了。

而更糟糕的是,因為都是同一輩人,又都是帝國頂尖人物,亞爾曼時常會被人拿來與小他六歲的奧古斯都做比較。

這讓亞爾曼很難受。

因為無論從哪一個方面來看,他都是這種比較里的失敗者。

奧古斯都是艾瓦隆大陸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是教皇尼古拉斯二世的教子,是圣殿騎士團的未來團長,是受龍族承認的天生龍騎士,更是大陸所有女性的夢中情人。

而亞爾曼,除了一個皇儲身份之外,別的方面都無法和奧古斯都相提并論。因此,如果要說什么亞爾曼是未來人類領導者當仁不讓之選的話,就連他自己也不相信。畢竟上面還有奧古斯都壓著一頭呢。

似乎是知道亞爾曼在想什么,盧修斯道:“其實現在討論這個話題還太早了一些。所謂亂世出英雄,只有最殘酷的戰場才能告訴我們誰是我們的領導者。這個人可能是殿下,也可能是任何一個人。并不一定非得是某個被指定的人選……”

說著,他話頭一轉:“……不說遠了,大家應該都知道索蘭帝國的盧利安行省爆發的深淵惡魔入侵事件吧?”

眾人都紛紛點頭。

因為隔得遠,加之兩國信息交流多少有些阻礙,因此,直到最近,關于那一戰的詳細信息才傳遞到羅曼城。

“當初那些傭兵探索深淵的時候,不也是一盤散沙?”盧修斯道,“那里面,成名的騎士和傭兵,成名的傭兵團老手,不知道有多少。可最后,他們卻在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年輕人率領下逃出生天……”

他笑了笑,不動聲色地瞟了亞爾曼一眼,最后道:“所以,什么天選之子,我從來都是不信的。”

亞爾曼冰冷的臉色,微微松了下來。

“索蘭帝國的事情我也聽說了。對了,盧修斯,你見多識廣,跟我說說那個費迪南德家族。我記得,前朝時期,我們和這個家族似乎還有些淵源……”


在搜索引擎輸入 裁決 無線電子書 或者 "裁決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本站Android客戶端,純綠色,全免費.
點擊這里下載或者在手機上輸入 http://www.ifreeing.com/dl

上一章  |  裁決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
浮云閱讀Android版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