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裁決

第一百一十一章 風云變幻

更新時間:2016-10-31  作者:七十二編
龐貝帝國坎諾蒂行省北方,還只是九月末,就已經是一派冰天雪地的景象。

雪已經在森林原野上積得厚厚的了,山嶺上更是冰雪封結。刺目的白色加上低壓的云層,讓天地連成蒙蒙地一片,顯得壓抑而又蕭瑟。

在一條滿是大小坑洼的破爛道路上,幾名渾身都是泥雪的騎士由南向北策馬飛奔。他們正路過一座早已經空無一人的廢棄村莊。路基下,破舊的木屋,垮塌的圍墻,被遺棄的箱子衣服還有病死家畜的白骨,如同飛一般向后退去。

忽然,一聲悲嘶。一匹戰馬在奔跑中力竭倒地,巨大的慣性使其在泥地里翻了好幾個滾。幸而馬上騎士反應得快,幾乎是在戰馬失蹄的一瞬間就騰空而起,這才躲過一劫。

“該死!”

落馬騎士走到滿是泥水的戰馬身邊,檢查后發現它已經摔斷了腿,只能罵了一句,用劍結束了戰馬的痛苦,將馬鞍和包袱解下來,放在另外一匹隨行的馬上。

“快點。”領頭的一名大胡子騎士掀開斗篷兜帽,露出有些焦躁的臉,對那落馬騎士道,“我們必須在十二個禱時之內趕到紅土鎮探查情況。將軍還等著我們的回報呢。”

“回報?”那落馬騎士一邊飛快地干著手里的活兒,一—一—本—讀—小說邊頭也不回地道,“紅土鎮什么情況就是一頭豬都能猜到,還用得著我們去探查?咱們這次去,就是去送死的。反正是個死,著什么急?”

說話的時候,另外四名騎士也撥轉馬頭回來。大伙兒面面相覷,臉色都有些陰沉難看。

這是一支來自于龐貝帝國第三邊軍軍團的斥候小隊,正奉命去北方一個名叫紅土鎮的地方探查情況。

魔族入侵龐貝帝國已經三個多月了。

當救贖大陸南方的人們對魔族的印象還只存在于歷史書一級級每天的戰報上時,這里卻已經是戰火連天,滿目瘡痍。

從突破圣城到現在,魔族可謂一路勢如破竹。在這一過程中,龐貝帝國倒也不是沒有抵抗過。只是前期投入的軍隊都只是邊軍和東北的地方守衛部隊。幾次接敵下來,死傷慘重,幾乎一觸即潰。

到后來,帝國的方略就改變了。軍方主力和精銳騎士團全都調派到了西面,扼守通往首都羅曼城和圣教梵丁堡方向的道路,只單單放開了南面。

上層在想什么,大伙兒都明白。正因為如此,原本駐守南面的龐貝邊軍第三軍團,早在一個月之前就已經大步后撤。如今軍團主力,已經在西南方的摩西城。北面只留下了一個騎士大隊和兩個步兵營。

留下這些部隊,自然不是為了抵抗魔族。

事實上,因為軍團先一步南撤,因此,北面還有許多地區的居民,貴族以及大量的地方部隊沒有撤出來。

這里的道路資源本就緊張,就算加上一些繞經山路的小道,南北也不過兩三條路罷了。最大的這條商道,最多只能并排通行四輛馬車。加之今年的雪下得特別早,地面的泥濘濕滑,更加劇了擁堵。

當沿途成千上萬的難民都涌上這條道路的時候,簡直就成了一場災難。

就算是軍隊擁有通行特權,一天的時間也走不了多遠。至于那些扶老攜幼的難民就更可憐了,雪地里走得慢不說,還得不時下路基為軍隊讓路。加之缺衣少食,許多老弱婦孺走著走著就一頭栽倒在地,再也起不來。

從南往北一路過來,這支斥候小隊不知道看到了多少凍得僵硬的尸體,不知道看見了多少被廢棄的村莊和城堡。

畢竟,這不是人類之間的戰爭,這是種族戰爭。

交戰雙方的唯一目的,就是滅絕對方。

況且,一旦落到魔族的手里,沒人知道會受到怎樣的折磨。而這種未知的恐懼,甚至遠比死亡本身更讓人害怕。

因此,當魔族的兵鋒指向自己所在的城鎮時,所有人的唯一念頭,就是逃。往更遠的地方逃。

在這樣的情況下,軍團自然需要一些留守部隊,來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們”。

當然,以龐貝帝國軍方的德行,這些需要幫助的人自然不會是普通的平民百姓。而就斥候們所知,需要幫助的人一共有大約六百多人,全都是紅土鎮以北的貝當城及其周邊的貴族和富人。

雖然就整個帝國的范疇來說,一個中等城市的地方貴族實在算不上什么。不過,帝國各大家族之間關系盤根錯節,難免沾親帶故,而這些貴族之中也有好些都是豪門旁支。因此,他們的安全是一定要保證的。

而對于第三軍團來說,這也是一筆大生意。

這些貴族背井離鄉的逃亡,不但帶著全部的身家,臨走時更將領地刮地三尺。搜羅了每一個銅幣。為了安全離開,他們支付了軍團一大筆錢。而如果能夠順利抵達首都羅曼城的話,他們還會額外再給一筆。

然而現在看來,這筆生意似乎出了意外。原本早就應該抵達摩西城的貴族至今不見人影。連同留守部隊,總共三千多個大活人,就如同被一個神秘的黑洞一口吞下去了一般。別說人,就連一點消息也沒有。

軍團也放了信隼試圖聯絡,可是,就連信隼都消失了。

意識到事態的嚴重,軍團長親自下令,派出斥候部隊前往北方偵查。一共十二支斥候部隊,這一支是其中的第七支。

說實話,在諸多斥候中被選中執行這個任務,絕對是倒霉到了極點。而更讓這隊斥候忐忑不安的是,之前派出的六個小隊,也沒傳回一點音訊。所有人都知道事情不妙,只不過,一路行來,他們都把這些悶在心里,直到此刻落馬騎士說了出來。

氣氛一時有些凝重。

從摩西城出發,小隊已向北走了差不多三十公里,再往前二十公里,有一個名叫野豬坡的地方,就是如今軍團的外圍第一防線了。

也就是說,如今軍團能夠保證安全的范圍,就在野豬坡以南。至于北面是什么情形,有怎樣的危險,誰也不知道。更何況,這支斥候小隊要去的地方,還是遠在野豬坡以北至少七十公里外的紅土鎮。

不過,再怎么危險,畢竟軍令如山。既然被選中,那該執行的任務就必須執行。不然的話,別說他們自己,就連他們的家人都會受到牽連。

龐貝帝國對這類犯罪士兵的懲罰非常之殘酷。

不遵行命令會受鞭刑,偷盜者會被砍手,逃兵更是會被處死。而謊報軍情這種可能導致更嚴重后果的罪行,會直接牽連整個家族。

除了主犯自己被處死之外,家人也會被送到勞工營服勞役。如果運氣更差一點的話,被送進妓院或角斗場,甚至獸籠都不稀奇。

“其實也沒那么糟,”領頭騎士見手下情緒有些不對勁,當下寬解道,“當初軍團離開的時候,魔族還在兩百公里之外。就算那幫貴族晚了三天,但也不至于就落到了魔族的手里。我猜測,他們可能……”

他話音未落,忽然,只聽不遠處響起一聲凄厲的慘叫。旋即,一陣狂風平地而生,排山倒海一般襲來。

斥候們無論人馬,都在這劇烈的風中站不住腳,一陣東倒西歪。

而最令他們臉色大變的是,他們發現,隨著著狂風的出現,一道宛若墨汁一般的黑色霧氣,也在不知不覺之間出現在不遠處的山林。

魔霧!

斥候們驚恐交加,拉著韁繩原地打轉。

魔霧是一種無毒,但是極其濃郁的黑色霧氣。通常伴隨著魔族軍隊的出現而出現。

自入侵艾瓦隆大陸以來,魔族軍隊就常常使用這種黑霧輔助作戰。他們在魔霧中如魚得水,來去自如。而人類身處其中,雖不說伸手不見五指,但視線和行動力也要受到極大的限制,實力連三成都發揮不出來。

除了戰場之外,魔族還慣常用魔霧來隱蔽行蹤,控制占領區。可以說,這種黑霧,已經成為了魔族的標志。

可是,這里怎么會出現魔霧?

斥候們正驚疑不定之時,忽然聽一陣急促地馬蹄聲傳來,片刻之后,從前方道路拐角的山林里,飛快地闖出來近百騎士。

這些騎士穿著不同的服飾,有的是貴族騎士打扮,有的像是傭兵,還有的穿著和斥候們相同的第三軍團的制服,甚至有十來個,還赫然是教廷騎士。

誰也不知道這些人怎么湊在一起的,可如今,他們個個都是衣衫襤褸,傷痕累累,臉上身上黑一道紅一道,滿是塵土血跡。

一沖出小樹林,這些騎士就**地打馬狂奔。

他們的神情看起來又驚惶,又猙獰可怖,還沒等斥候騎士們回過神來,當中一個領頭的教廷騎士就沖他們大聲喝道:“走!快走!”

教廷騎士的話音剛落,只聽轟的一聲巨響,斥候們駭然看見,他們身后的那片小樹林驟然垮塌下去。一棵棵參天大樹頃刻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就如同被什么東西吞噬了一般,地下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坑穴。

而連同這片樹林一同消失的,還有四五個跑在最后的騎士。連人帶馬,就如同丟進了水里的石頭,徹底消失。

一股寒意,自后背直躥上頭皮。斥候們哪里還敢再耽擱半分,紛紛撥轉馬頭,拼了命地催馬,試圖逃離這恐怖的地方。

而就在這一瞬間,就聽見平地又是一聲炸雷般的巨響。無數的泥土樹木和各種各樣的戰馬,人體以及衣服鎧甲的碎片,從那大坑里沖天而起,旋即,一只如同蚯蚓一般的紅色巨蟲從地底鉆了出來。

一看見這只巨蟲,斥候們的瞳孔就急劇收縮。

這時候,他們終于明白發生了什么。

“沙蟲!”

一個斥候發出凄厲都吼聲,整張臉都在巨大的驚恐中變了形。

沙蟲和沙獸,是魔族手中的兩種可怕的戰爭兇獸。這兩種生物,并非是艾瓦隆大陸的原生生物。而是當年魔族入侵時從他們的本位面帶來的。其中,尤以沙蟲最為可怕。

沙蟲生活在地底,外形和蚯蚓一樣,不過大了無數倍。成蟲的身體長度可達兩百米,直徑可達十米。它們有著一張可以張到直徑超過三十米的圓形巨口。口中環形排列著五圈鋒利無比的利齒。

無論是山石還是精鋼,只要被它吞入口中,立刻就會被絞成粉碎。

自魔族入侵以來,沙蟲一直都是人類聯軍的噩夢。在魔族的驅策之下,它們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地從地底潛行到任何地方。不知道有多少場戰役,人類聯軍就是因為這種蟲在關鍵時刻出現而導致了失利。

在人類聯軍評出的十種最危險的魔族生物當中,沙蟲高居第五。而若是以論造成人類傷亡數量多少來排名的話,沙蟲能排到第一。

由此可見沙蟲的可怕。

哪怕最終之戰已經過去三百年,如今的人類大部分都沒有見過沙蟲,可這恐怖的記憶依然存留在浩若煙海的歷史書和軍事書上。別說這些要直接面對魔族的斥候,就算是普通人也能認出來。

而讓斥候們恐懼的不僅僅是遭遇這種傳說中的恐怖生物,最可怕的是,魔族竟然已經在不知不覺之間出現在這里。

要知道,這里可是野豬坡防線的后方啊,深入軍團防區腹地二十公里!

更糟糕的是,因為軍團得到的方略,就是保持和魔族的距離然后放開南面。因此,從這里往南一直到摩西城,除了少量的巡邏隊和幾個小村鎮駐扎的少量士兵之外,連一條像樣的防線也沒有。

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讓魔族殺入摩西城……那樣的后果,讓斥候們不寒而栗。

到這個時候,紅土鎮發生了什么答案已經昭然若揭,不需要他們再去探查了。如今他們的任務,剩下的就只是逃命。

只有活著,才能夠把消息帶回去。

一切都發生在石火電光之間,而這些念頭,也只是在斥候們的腦海中一閃而過。撥轉馬頭的他們毫不猶豫地催動十二層斗氣,并將其毫無保留地輸入到戰馬體內。

聲聲狂嘶中,一匹匹原本正常的戰馬,雙目赤紅,體形頃刻間膨脹了一倍。毛皮之下,虬結的肌肉和蜿蜒的血管清晰可見。

隨著斥候們的催動,戰馬如同箭一般射了出去。

因為事發突然,而且需要轉身啟動的時間,因此,斥候們的速度其實比那些奔逃而來的騎士還要慢一些。

幾乎是在他們轉身催馬的同時,上百名騎士就已經從他們身邊一掠而過。

“究竟出了什么事?”斥候配備的都是軍中最好的快馬,很快,他們就跟上大隊伍。領頭騎士在靠近一名穿著破破爛爛的第三軍團制服的騎士時,飛快地問道:“魔族怎么打到這里了?野豬坡呢?”

“死了!都死了!”那騎士臉色煞白眼神發直。

他一邊近乎機械地抓著韁繩,隨戰馬奔馳。一邊下意識地回答道,“我們被魔族騙了。他們根本不止表面上那么點兵力。這些沙蟲是忽然出現在我們后面的。貝當城的守軍來不及撤退,就被包圍了,死了三萬人,就連教廷騎士也死了兩百多個。我們野豬坡防線一夜之間就毀了,好多人還在睡覺就被沙蟲給吃了。”

短短幾句話,這騎士就給斥候們勾勒出一幅凄慘的畫面。

領頭騎士焦急地問道:“魔族有多少部隊,沙蟲有多少?他們從哪邊過來的,西面呢,還有東北的雞籠鎮呢……”

“不知道,這些人都是從北面一路逃過來的,幾萬人,就這么點幸存……”那騎士只說了這么一句,忽然坐下戰馬前蹄一軟,摔了下去。

飛馳中的斥候們只看見他的身體一沉,下一秒,就已經遠遠落在了后面。而還沒等他做出任何的反應,巨大的沙蟲已經凌空而下,一口將他吞噬的同時,巨蟒一般的身軀又如同鉆豆腐一般輕松鉆入了地下。

“快快!”

領頭斥候大叫一聲,催馬疾行。很快,眾人就沖過之前來時經過的那個空無人跡的村落。不過,就在他們沿著道路跑到村口一個小山丘上的時候,忽然,所有人都勒住了戰馬,個個瞳孔收縮,面如死灰。

不是他們不想逃,而是已經沒法逃了。

只見不遠處的樹林里,幾個瘦小的身影,緩緩走了出來。他們比矮人也高不了多少,長臂拖地,看起來如同猴子一般。而在他們的臉上,長著一張宛若蝎子一般的嘴。背后,更有一根蝎尾。

魔族,蝎族人!

在魔族的八大種族當中,蝎族是最陰險最兇狠的一個種族。

他們的人口不多,身材體形也瘦小,但憑借極快的速度,劇毒的蝎尾和一身堅硬的皮膚,依然擁有極強的戰斗力。

從破卵到成年,普通蝎族人一共要經歷五次蛻殼。每一次蛻殼,他們的實力都會變得更強大。而一些天賦出眾的蝎族人,最多可經歷九次蛻殼。到這個時候,他們的實力,足以比肩人類最頂級的圣域。

不過,這還不是蝎族人最可怕的地方。他們之所以能夠躋身魔族八大種族最大的原因,就是因為沙蟲。

在魔族原本的位面,沙蟲只是一種溫和的生物。它們生活在地底,以泥土礦物為食,很少到地面來,更別提對其他生物發動攻擊了。

可是,當它們被蝎族捕獲并馴養之后,一切就不一樣了。

蝎族人的蝎毒,天生就對沙蟲有控制和刺激的作用。他們捕獲幼蟲,從小飼養,每日注入蝎毒并喂食特殊的藥物,使得長大之后的沙蟲不但體形比野生沙蟲更龐大,性格更兇猛,而且只聽他們的驅策。

可以說,蝎人和沙蟲完全就是一種共生關系,有蝎人的地方,就有沙蟲。有沙蟲的地方,就一定會見到蝎人。

不過,蝎人的陰險狡詐,使得他們并不輕易出現。而一旦他們主動現身,那通常都意味著對手已經無路可逃了。

就如同此刻,眾人絕望地看見,那幾個蝎人正用他們那幾乎填滿了整個眼眶的褐色的眼珠緊緊的盯著自己。而隨著他們的出現,他們身后的樹林里,荒廢的農田里,一個個巨坑塌陷下去,一只只沙蟲正從地底鉆出來。

而更遠處,泥土正不斷地隆起。

這些隆起的泥土,拉出了一條條筆直的線,向著南方飛射而去。速度之快,宛若水面下游動的劍旗魚。

那是沙蟲的軌跡。

無數根線,就是無數只沙蟲。而它們前行的方向,正是毫無防備的摩西城!

這一刻,四周一片死寂。只有戰馬不安的嘶鳴聲和人們絕望的喘息聲。

終于,極度絕望的騎士們,拔出了長劍,摘下了騎槍。其中,也包括幾名面如死灰的斥候。他們知道,自己已經沒有機會把消息送回去了。

“殺!”

領頭的斥候騎士當先沖了出去。

然后是第二個,第三個……一百多名衣衫襤褸傷痕累累的騎士,就如同一小群螞蟻,向直立而起,足有數十米高的沙蟲,發動了最后的沖鋒。

“殺!”

這沙啞,絕望而又**的吼叫聲,在黑沉的天地間回蕩著。

然后就越來越弱。

幾分鐘之后,最后一只沙蟲的身軀一彎,潛入了地底。只留下原野上的幾個大洞和旁邊那個早已經空空如也的村落。

又過了一會兒,黑色的霧氣彌漫而來來,就連這一切,都已經消失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裁決 無線電子書 或者 "裁決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本站Android客戶端,純綠色,全免費.
點擊這里下載或者在手機上輸入 http://www.ifreeing.com/dl

上一章  |  裁決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
浮云閱讀Android版下載